爱尚小说网 > 仙路逆途 > 第二十二章 抵达京城

第二十二章 抵达京城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仙路逆途 !

    “其实我们神巫二族与仙族交战这么多年,期间也抓住了一些俘虏,从他们口中得知仙族来自另一个界面,而那里才是真正的仙界,有超越大乘境的真正的仙。听说那个界面要比我们蛮神大陆大很多倍,里面百族林立比咱们蛮神大陆可乱多了。”

    “而仙族就是因为丢失了最重要的族器才会在与敌人的战争中失败,沦落到了几乎被灭族的地步。”风飚怒悠悠的说。

    江越脸色不是很好看,主要是被风飚怒给气着了,骂道:“那你当日告诉我说你不知道仙族的来历,感情是在骗我?”

    “我又不是打算一直瞒着你,你一个尚未踏入修仙者行列的凡人,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等你修炼到了一定的程度我自然会告诉你的,可我没想到你竟然会是吴天的孙子,眼看着马上要到长安城了我才告诉你这些,省的你两眼一抹黑犯下什么致命的错误!”风飚怒没好气的说!

    归根结底还是实力不济,江越郁闷了,内心深处对于力量的渴望越发强烈,同时对于风飚怒口中关于仙族与另一个界面的事也越发好奇,问道:“什么族器这么厉害,竟直接关乎到了一个族群的生死存亡。还有,他们为什么这么确定东西丢在蛮神大陆而不是那个真正的界面或者与蛮神大陆相同的其他界面?”

    风飚怒说道:“好像叫什么九层荒塔,据说当年青帝手持的那座塔就是其仿制品,青帝拿着一件仿制品就可以独对我们神巫二族好几位大乘境老祖,可想而知真正的九层荒塔有多厉害,至于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毕竟能成为神巫二族的俘虏,可见那些仙人在族内的地位并不怎么高,所知肯定也有限的很。”

    “按你所说这枚小塔是你爷爷送给你奶奶的定情之物,若此物真是九层荒塔,吴天那个老家伙的脸可就丢大发了,竟然连族器放在其面前都没认出来,哈哈!”

    江越最看不惯风飚怒这家伙的得意样,没好气的讽刺道:“说不定我爷爷就是故意将镇族重器送给我奶奶的,这叫爱情。”

    “放屁!”风飚怒骂道:“吴天是什么人,能成为一方霸主又岂是儿女情长之辈,更何况就算他再白痴也不可能将一族的镇族重器随便交给一个女人。若此物真的是九层荒塔,那你小子可就赚大发了。当然,这更有可能只是一件普通的宝塔!”

    听到最后一句江越明显有些遗憾,风飚怒好像察觉到了江越的变化继续说道:“别那么气馁,这对你反而是件好事,若真是此物你这辈子都别想安生!”

    江越却摆了摆手说:“算了,不想这些没用的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对了,我还没问你呢,你先前是什么境界,若跟裴镇督比谁更厉害一点!”

    风飚怒不悦的骂道:“大人的事你一小屁孩参合什么,与你有半文钱关系吗,累了!”

    风飚怒再次消失,任由江越如何呼唤都没有回应,江越见此忍不住嘀咕道:“打不过人家就明说呗,我又不会嘲笑你!”

    ……

    刚一从传送阵出来江越便不管不顾的找了个角落狂呕起来,那舌头伸的跟黑白无常似得,恨不得将心肝肺一股脑的全吐出来,看的守卫传送阵的两位军士一愣一愣的。

    裴元华见此眼皮一阵乱跳,急忙用手遮住了半边脸孔,生怕被这两位军士给认出来,这可真是老猴跋落树跤—丢人丢到家了。

    江越扶着墙壁足足吐了半柱香的时间,起来时两腿发软头晕眼花,看见的人影都像是坐在一个轮子里面,以自己的双眼为中心不停的旋转,越转他的脑袋越晕,越晕人影转的越快,吓得江越急忙闭上眼睛甩了甩脑袋!

    裴元华见此急忙上去将他扶住,再回头一看江天佑夫妇,早晕过去了,这时他不禁有些后悔起自己的莽撞来。

    先前从源水郡传送到袁州,三人就受了不轻的伤,足足修养了一个月才得以恢复。短距离传送都变成这样,更别说袁州到京城的远距离传送了,三个凡人肯定过不去,不得已他只好费尽心思弄来几张传送符给三人护体,没想到依旧没能抵住传送阵巨大的撕扯!

    其实这也不怪他,从袁州到京城路途遥远,如果不依靠传送阵单凭他炼虚期的修为再加上悬空岛的辅助,最起码也得飞行几十年,双方谁也耽搁不起这么长的时间,只好冒险一试了,虽然受了点轻伤但好在终于安全抵达京城了!

    裴元华吩咐属下照顾江天佑夫妇,自己则扶着江越朝传送大殿外走去,出了大殿后踏上宗人府早已准备好的马车离去!

    马车驶到一所别院前停了下来,刚逃过传送阵的撕扯,又被马车一路颠簸,一到地方江越再也忍不住跳下车跑到一边狂呕了起来,胃里的东西早已吐完,这会除了酸水只剩下干呕了,可那种恶心眩晕的感觉却丝毫没有减轻。

    宗人府前来迎接的两人面面相觑,最后齐齐将目光投向裴元华,裴元华的脸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看着江越心中没好气的骂道:“这个混蛋,怎么也不学学他爹娘,直接晕过去多好!”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将三人交给宗人府后裴元华直奔皇宫复命,没多久便带着几名御医又回到了江越下塌的别院。

    此时的江越好像听到了裴元华的心声,终于晕死过去,御医来诊断过之后见无大碍给三人个服下一粒丹药便离开了!

    裴元华原本也打算离开的,但从皇宫出来后就改了主意,站在床前看着昏迷中的江越裴元华又想起了面圣时的情景,当皇上听到江念之小姐已死的消息时便一屁股坐在了龙椅上久久没回过神来,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光看着就心疼。当听到江小姐竟然产下一子,并且已经娶妻生子时又兴奋的从龙椅上站了起来。

    一向不喜形于色的秦皇竟然失态到这种地步,裴元华顿时明白了这江家三口在皇上心中的分量,也顿时决定等江越一家的事彻底忙完之后再离开。别的不说,能多几次面圣的机会也是好的。

    江天佑夫妇一直昏迷了三天两夜,江越好点,但也睡了足足一天。有御医喂下的丹药,三人醒来之后伤势已经痊愈,整个人神采奕奕的。

    但皇家规矩繁琐,三人并没有被立即召进宫,而是要先到宗人府测验血脉,登记户籍。在没有确定他们父子真是皇家血脉之前,皇帝与礼部大臣可不敢让他们入宫!

    ……

    宗人府,是大秦帝国专门负责皇家事物的机构,掌管皇家的宗族名册,按时编纂玉牒,记录宗室子女嫡庶,名字,封爵,生死,婚嫁,谥号,安葬等事!

    宗人府设置宗令一人,权力不大地位却不低,比宰相还要高半级,除了宗令之外还置有左右宗正,左右宗人,共同协助宗令掌管皇家事物。

    这天一早江越一家就在裴元华的带领下直奔宗人府而去,宗人府位于皇宫西侧,距离江越所住的别院尚有一段路程。

    坐在车里江越有些忐忑,就像独自行走在一个黑暗的甬道里,虽然明知出口就在前方,但心里还是免不了有些紧张。

    对于他来说宗人府任何一个官员都是从未见过的大人物,此时更是可一言而决自己一家的命运,对于他们的相貌脾性一点也不了解,到时候见面该怎么说,怎么做,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又岂能不紧张!

    江越抬头看向父母,发现两人脸色同样有些发白,双手无意识的挪动,那局促的模样比起江越更是不如。

    这个时候江越想起了风飚怒,多希望这个老家伙此刻能出来陪自己聊会天,平复一下紧张的心情,可风飚怒好像也害怕了似得,无论江越内心怎么呼唤,就是不回答!

    路途再远也有到达终点的时候,马车终于停了下来,然后便听到了裴元华的声音:“江老板,江公子,宗人府到了,请下车吧!”

    江天佑在冯惜若的搀扶下率先下了车,江越紧随其后,待站定后他便看见三位老头满面红光,脸含微笑的快速从门前的台阶上下来,为首一人穿着一身红色官服,头上挽着朝天髻,此人走到江天佑面前站定,然后双手抱拳说道:“想必您就是小皇子吧,本官宗人府右宗人关天河,奉宗正大人之命前来迎接小皇子,殿下里面请!”

    江天佑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先是朝着宗人大人抱拳一拜说道:“草民江天佑见过大人!”然后便将目光投向了裴元华,想要询问下一步该怎么做!

    右宗人关天河仿佛才看见裴元华一般,急忙上前见礼说:“没想到小皇子竟是裴镇督亲自护送,恕下官眼拙未能识得镇督大人真颜,罪过罪过!”

    这家伙就是故意的,裴元华虽然知道,但也只能装作若无其事毫不在意的样子,抱拳回道:“关大人说的这是哪里话,末将今日只是小皇子的护卫,又岂能喧宾夺主!”

    “既然已经到了宗人府,小皇子交给下官就好,今日宗人府事忙,就不招待裴大人了,裴大人还请回吧!”门还没进关天河就下了逐客令,看来黑陵卫的人到哪都不受待见!

    裴元华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看着关天河将江天佑父子带进宗人府后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马车边等待起来。

    此事皇上极为关注,他裴元华当然要表现出一副尽忠职守的样子,说不定就被皇上看见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