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仙路逆途 > 第三十二章 国子监

第三十二章 国子监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仙路逆途 !

    长安城南不足千里有一条巨大的山脉,名曰秦岭。

    秦岭西起袁州安盘山,向东经凉州的长梁山进入北仴,横跨数州之地,是大秦的龙脉所在。

    秦岭之中有两条大河经过,一条源河,乃是秦人的母河,沿着秦岭横跨东西。一条洛河,直插秦岭腹地贯穿南北。

    两条河流的交汇之处有一座大山,名曰终南。

    终南山九峰一体,山中常年云雾缭绕,大秦国修仙界的最高学府国子监就坐落在这被云雾包围的终南山中。

    提起这国子监,在仙界绝对是家喻户晓的地方。从国子监内走出的,有运筹帷幄的统帅,所向披靡的将军,治理天下的能臣,妙手回春的丹师,通天彻地的阵师等等,只要是大秦所需要的人才,在国子监内都能找到。

    这国子监就是大秦帝国人才的摇篮,几乎每一个从这里走出的修士几乎都是大秦的中流砥柱。

    作为大秦帝国的死敌,天庭做梦都想将国子监从终南山中抹去,但这也只能想想罢了,先不说终南山距长安城只有千里之遥,修士转眼即到,单单在国子监内潜修的大能就不下两位数,任何人想要打国子监的注意无异于找死。

    终南山周围的迷雾就是国子监的第一道防线,闲杂人等若误入其中便会迷失方向,几天几夜之后等误入之人饿的筋疲力尽,山中迷雾便会自动分开一条道路将人送出。

    久而久之山中猎户便知道此山另有玄机,虽然心下好奇但谁也不愿意被饿上几天,渐渐的这终南山也就很少有猎户光临了。

    但是今天终南山下却多了两名行人,这两人一个年老一个年少,仿若一对祖孙。再看他们的穿着虽不华丽却也崭新干净,很明显不是终南山下的猎户。

    这年少的正是被齐王打发到国子监修行外加逃难的吴越,老头却是当日在宗人府帮吴越一家检测灵根的那位老者。

    几天相处下来吴越终于知道了这位老者的姓名,雷震云。

    名字很霸气,但为人却很和蔼,一路上对吴越也很是关照。

    “这秦岭乃是昔日神族风神部的祖地,终南山更是风神部祭祀的地方。大秦立国以后皇上见此山九峰环绕,接天连地,并且山内灵气浓郁,是一等一的洞天福地,便下旨将国子监搬迁到此。”

    “终南九峰,以前的名字已经无从考证,自从国子监搬到此处后便以先天八卦为名,分别为天乾峰,地坤峰,巽风峰,震雷峰,坎水峰,离火峰,艮山峰,兑泽峰以及被这八峰围在中间的通天主峰。”

    雷震云沿着洛河一边前行一边对吴越讲解国子监的基本情况,当听到终南山竟是神族风神部的祖地时吴越心中一惊,若他没记错风飚怒那家伙也是风神部的,他竟然将这家伙带回了风神部祖地。

    吴越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总觉得风飚怒这次一定会搞出什么事情,这股预感来的毫无理由却又挥之不去,而且越是靠近终南山这种感觉就越强烈。

    雷震云走在前面丝毫没有发现吴越异样的神情,继续说道:“经过数万年的发展国子监的弟子越来越多,已经接近了九峰容纳的极限,鉴于这种情况,国子监又在外围八峰之下设立了八院,想要成为九峰弟子就必须先在八院中修行,等达到一定的条件后才会被九峰录取。所以才有了下八院上九峰之说。”

    一刹那的恍惚之后吴越很快回过神来专注的听起了雷老头的讲解。即将进入国子监,而且今后的一大段时间都要生活在这里,但是国子监内的情况他却一无所知,所以对于雷老头的话他一个字也不想错过。

    “想要晋级为九峰弟子需要什么条件呢?”雷老头刚说完吴越便忙不迭的问道,那模样,那神情像极了一位求知欲强烈的孩子。

    雷老头见此脸上露出了笑容,说:“下八院之间每隔十年都会有一场小比,前十名会直接被上九峰录取,还有每一峰都有自己的考核条件,只要通过考核自然也就成了九峰弟子了,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情况,等你进入国子监之后自然也就了解了。到地方了,我们进去吧!”

    吴越听的似懂非懂,抬起头时发现眼前白茫茫一片除了雷老头什么也看不见,吴越心中一惊,没想到一不留神竟然已经到了终南山中,想起山中的传闻吓得他急忙抓住雷老头的衣襟,生怕万一走散被困在迷雾中,步了山下猎户的后尘。

    雷老头见此哈哈大笑道:“你都这么大了没想到胆子却这么小啊!”

    吴越被说得脸色通红,急忙松开了他的衣襟,随后又赌气似得再次抓住说:“我可不想被困在里面饿上几天几夜!”

    雷老头说道:“那你可抓紧了!”说着便朝迷雾深处走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前方突然传来一声怒吼:“站住,什么人竟敢擅闯我国子监?”

    吴越一惊,急忙定睛朝前方看去,只见前方不远处站着一群大汉,相貌被迷雾遮挡住只能看见几个模糊的影子。

    吴越看向雷老头,这种时候自然不需要他多嘴,他只需要静静等待就成!

    果然,雷老头上前一步说:“在下宗人府雷震云,奉齐王殿下之命求见离火院桑弘院主,还请道友代为通传一声。”

    “原来是齐王使者,晚辈失敬了,请随我来!”先前说话那人回道,口气明显缓和了一些,说完之后便转身走开,其他几人却朝着反方向离开,看来是去继续巡逻了。雷老头见此拉着吴越急忙跟上。

    终于走出了迷雾,吴越眼前一亮,也终于看清了拦路之人的模样。此人穿着一身红色紧身袍服,袖口却绣着三片绿色树叶!

    出了迷雾之后此人依然没有停留,径直朝着前方走去,经过一道巨大的木质拱门后将两人引进了一栋三层小楼之中,然后朝雷震云说道:“雷大人请在此稍后,晚辈这就去通知桑弘院主!”

    此人走后雷老头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闭目养神起来,吴越却兴奋的四处观察起来!

    “终于解脱了!”终于到了国子监,吴越兴奋的两眼放光,若不是因为雷老头还在估计早就高兴的仰天长啸了。也不怪他如此失态,实在是这几个月过得太憋屈了。

    清水县那一档子事就不说了,来到京城之后他就好像被关进笼子的野兔,行事谨小慎微处处看人脸色,生怕一不小心铸成大错。还有相亲的悲惨经历,现在回想起来他还心有余悸。

    要不是齐王他不知道还得在这水深火热的苦日子里煎熬多久。提起齐王吴越心中闪过一丝感激,要不是这位热心的王爷他们一家在京城的这些日子估计得更加艰难!

    现在好了,苦日子终于熬到头了。在齐王的干涉下整天登门摆放的客人终于少了,吴宏佑也终于有时间搬进新建好的庆王府了,江县令也将他祖母的陵墓从老家迁过来了,摇身一变成了庆王府的长史,一下连升了好几级!

    尘埃落定苦尽甘来,唯一遗憾的是他还没有在新建成的庆王府住过呢便被送到了国子监,这让吴越好一阵长吁短叹!

    “雷兄大驾光临小弟有失远迎,罪过罪过!”突然一阵爽朗的笑声打断了吴越的思绪,转头一看雷老头竟站起身来朝外迎去,吴越连忙跟在身后。

    走出房门后便看见一位四十多岁,下巴上有颗黑痣的中年男子朝这边赶来,身后跟着的正是先前带他们来的红袍男子!

    雷老头一见此人同样发出了开怀的笑声,走上前去一把拉住对方的手臂说道:“你这老小子,在国子监里呆的久了还真把自己当酸腐秀才了,听你说话我牙都酸倒了!”

    雷老头不由分说拉着桑弘院主便走,桑弘院主脸色当即垮了下来,一脸的幽怨与无奈。经过吴越身边时吴越急忙侧身躲开,生怕搅了雷老头的雅兴!

    看得出来这雷老头与桑弘院主私交很好,进屋之后还未坐下雷老头便喧宾夺主的指着吴越吩咐道:“桑弘,咱们先办正事随后再叙旧,这位是庆王世子吴越,齐王殿下命我将其送来在你离火院修行,你可得给我照顾好了啊!”

    桑弘院主将目光移向吴越上下打量起来,吴越急忙站直身子做出一副乖巧的样子,许久之后桑弘院主满意的点了点头说:“你就是庆王世子?果然一表人才,既然进了我离火院就把这当成你第二个家,有什么不懂的就询问你的同窗以及老师便好!”

    吴越点了点头,桑弘院主又朝红袍男子喊道:“尹正,你带世子去办理一下入学手续!”

    吴越这才知道这位红袍男子的姓名,尹正应了声“是”,又转向吴越说:“世子殿下请随我来!”

    吴越急忙跟上说道:“尹师兄,大家今后同在离火院修行,你入学比我早年纪又比我大,今后还是直呼我的姓名便好,或者喊我师弟,小吴,小越都行,叫我世子殿下感觉挺别扭的!”

    尹正回过头看向吴越,见对方不似作伪,冷漠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说:“好,那我就喊你吴师弟好了!”

    随后吴越随着尹正前去户科殿办理了入学手续,所谓入学手续无非就是将身家以及功法境界登记造册,方便国子监日后查询,有齐王做靠山,再加上他世子的身份自然一路绿灯,不一会儿就从户籍殿出来了!

    一切办完之后尹正说:“我现在带你去居住之所,咱们下八院条件艰苦,都是七八人一个院子,比不上上九峰,更比不上你庆王府,还望师弟莫要介意!”

    吴越当上世子才几天,其他世子奢侈糜烂的生活他虽然向往可还没有经历过,对此自然不会介意,忙说:“师兄说哪里话,既然来了离火院自然就要遵守离火院的规矩,再说我以前的居所估计还比不上这里呢,又有什么资格挑剔!”

    关于吴越的事尹正多少听说过一些,见吴越如此坦诚心中对他的好感又深了一分,遂不再多言,带着吴越朝居所走去。

    “就是这里了!”两人走到一座四合院的门口停了下来,尹正正要上前敲门,院内突然传来一阵大喝!

    “哥俩好啊三星照!”

    “五魁首啊六个六!”

    “七个巧,八匹马!”

    “大白天的竟然在划拳,而且听那声音响的跟打雷似得,明显是喝高了!”尚未谋面吴越便对自己的这群舍友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扭头看向尹正,眼神满是疑问!

    在吴越的注视下尹正脸色变得通红,臊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急忙转过头一把推开院门朝着里面大声骂道:“一个个不去修炼大吵大嚷的做什么,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辰,是你们喝酒撒泼的时候吗?”

    院内正在划拳的几人手僵在了空中,几乎同时扭头朝尹正望了过来,然后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齐齐愣在原地,

    吴越站在尹正身后同样看到了院内的场景,但他的视线却被酒桌上一位红衣女子的身影给吸引住了,吴越怎么也没想到他都逃到国子监了,竟然还能遇见这个女人!

    “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