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仙路逆途 > 第三十六章 狠敲竹杠

第三十六章 狠敲竹杠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仙路逆途 !

    经过常蕴涵的介绍,吴越对下八院的情况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剩下的就要靠自己去验证了。

    早餐就在两人愉快的交谈中端上了桌,而此时太阳已经从云层中探出了身子,但整个丙戊三院依然只有吴越与常蕴涵,其他人估计还在做着美梦。

    吴越想到此心里极度不平衡,忍不住骂道:“这群家伙也太不自觉了吧,天都亮了还不起床,一日之计在于晨,大清早不好好修炼睡什么懒觉!”

    常蕴涵自然听出了他话中的不忿,笑着说道:“他们平时不这样的,估计是昨晚都喝多了,这会儿还没缓过劲来呢,你先歇会,我去喊他们!”

    吴越想起竺立轩临走时的话眼珠一转拦住常蕴涵说:“你歇着,我去!”

    常蕴涵有些不解,但当她看见吴越嘴角的那一抹坏笑时心中一突,脚步顿时踌躇起来。这吴越一看就没安什么好心,鬼知道肚子里在憋什么坏水呢!

    果然,吴越并没有去喊其他人起床,而是再次回了厨房,等出来时手里多了一口黑锅与一根烧火棍。将黑锅往院中间一放,然后抡起烧火棍就砸了下去。

    “砰、砰、砰……”一连串刺耳的声音响起,与此同时吴越也没闲着,展开破锣嗓子大声喊道:“起床了,吃饭啦,手快有手慢无啊!”

    黑锅敲击发出的声音就像老树摩擦一样既难听又刺耳,常蕴涵第一时间捂住耳朵躲向一边,看向吴越的目光满是幽怨!

    吴越却玩的不亦乐乎,边敲边喊的像极了戏台上的武生,同时心中还在默念道:“该死的竺立轩竟敢抓小爷当苦力,那你也别想睡得安稳!”

    果然,几声之后房间内便传出了抗议声,第一个抗议的是老二童鼓,扯开那比吴越高出几倍的嗓子骂道:“老八,大清早的你嚎丧呢,还让不让人睡觉!”

    吴越丝毫没有被童鼓的暴怒吓住,反而像受到了鼓励一般脸上的坏笑更浓,手下的动作也更加卖力,毫无规律的敲击声一声高过一声,早已传出了丙戊三院,传向了四方:“现在是吃饭时间你睡什么觉,我饭都做好了你们不吃难道倒掉不成?”

    童鼓一窒,正要回骂北寒山的声音却传了出来:“倒掉就倒掉吧,一顿早饭哥几个还浪费的起,老八你别再敲了行吗,大伙还睡觉呢!”

    “当然不行!”吴越眼里拒绝:“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粮食得来不易怎能浪费,你们不起我就不停,你看着办吧!”

    “你……”这一下不止童鼓与北寒山,其他人纷纷出声谴责吴越的不道德行为,就连刚睡着的竺立轩也被吵醒,隔着房门气急败坏的骂道:“老八,我不是告诉过你吃饭别叫我吗,你吵吵什么啊?”

    竺立轩气急败坏的声音听在吴越耳中格外舒心:“我没叫你啊,我也没做你的早饭,六哥你继续睡啊!”

    “你……你就是故意报复!”竺立轩气的牙根都疼,刚要回骂突然想到对方的目的,顿时泄了气,从昨晚拍马屁之事就看得出来,这小子脸皮比城墙还厚,骂能管用才怪!

    其他人却没想到此点,依然在不停的呵骂,不料吴越好像故意跟他们作对似得,他们骂的越凶外面的噪音就越大。

    足足过了一盏茶的时间,童鼓气的被子一扔,光着脚丫就跑了出来:“妈的,这觉没法睡了,该死的老八看我怎么收拾你!”

    童鼓怒气冲冲的样子吓了吴越一跳,急忙拿烧火棍指着他说:“二哥,咱都是国子监的高材生,君子动口不动手啊,我炖了鸡汤,这就给您盛去!”

    说完将烧火棍扔向童鼓扭头就跑,等童鼓避开烧火棍时吴越早已跑进了厨房。

    吴越端着一大碗冒着热气的鸡汤小心翼翼的站在厨房门口,生怕童鼓这暴脾气一言不合就冲将过来揍自己一顿:“二哥,你闻闻,这鸡汤还合你口味不?”

    童鼓摆出一副饿虎扑食的动作,正要冲过去将吴越狠揍一顿,听见吴越的话后神情一窒,然后便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香味,他狠狠的吸了几口脸上露出了意动的神色:“愣在那干嘛,还不赶快端过来!”

    “我怕你揍我!”吴越就像脑袋一根筋的诚实孩子回答的非常直接,童鼓顿时气结,一时之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一张脸憋得通红!

    常蕴涵莞尔,上去接过吴越手中的碗笑骂道:“二哥这直脾气迟早得被你玩死!”

    常蕴涵将鸡汤递给童鼓,等童鼓喝下去后吴越才小心翼翼的走上去问:“二哥,味道如何,还合你口味不?”

    童鼓点了点头没有回答,吴越继续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其他哥哥还没吃呢,要不喊一下?”

    “你不是说手快有手慢无吗,把他们都叫起来够吃吗?”童鼓有些不乐意了。

    吴越见此嘴角露出一抹坏笑说:“二哥,你得这样想,他们都在睡大觉却把你叫起来摆事情,这像话吗,谁不知道早晨的回笼觉最舒服啊!”

    童鼓一想也是,说道:“那你继续敲吧,我进去再盛一碗!”

    摆平了老二吴越信心更足,捡起烧火棍又奔向黑锅,刚停歇不久的噪音再次响起,迷迷糊糊似睡未睡的北寒山愣是被突如其来的噪音吓得一个激灵,蹭的一下坐了起来!

    其他人也是一样,知道这觉没法睡了,纷纷气冲冲的从床上爬起,摩拳擦掌的准备去找吴越的麻烦。

    吴越可比泥鳅滑溜多了,见此情形立马溜之大吉,躲到常蕴涵身后与他们玩起了老鹰抓小鸡的游戏!

    常蕴涵无奈做起了和事佬,苦口婆心好话说尽,这才将几人的怒火平息下去。

    常蕴涵带着这群睡眼惺忪满腹怨气的兄长向厨房走去,吴越则贼眉顺眼的缩在队伍最后,生怕一不小心落入谁的视线中又将对方那好不容易平复下去的怒火激发。

    厨房内又是另一幅景象,童鼓坐在饭桌前将腿搭在另一个椅子上吃的满嘴流油,一盆鸡汤被他喝的快见了底。

    其他人一见再也顾不上吴越,纷纷跑过去抢夺剩下的菜肉,一时之间忙的不亦乐乎!

    吃完之后老四死胖子一边剔着牙一边说道:“老八手艺不赖啊,以后大家的伙食你全包了啊,就当是你今天早晨折腾我们的惩罚了!”

    作为一个厨师最光荣的事就是自己做的饭被人吃的一点不剩,吴越见自己的厨艺这么受欢迎顿时喜笑颜开,与此同时心底那个模糊的想法越发清晰:“没问题,诸位哥哥,你们今天谁闲着,陪我出去逛逛呗,我初来乍到什么也不懂,正好借此机会熟悉熟悉!”

    北寒山:“我要修炼,没空!”

    童鼓:“我接了一个锻造任务,一会儿得上工,没空!”

    四胖子:“我还有一片灵田要照顾,没空!”

    陆轻候:“我要帮陈老师炼丹,也没空!”

    竺立轩:“别看我,我要睡觉!”

    这群混蛋一点也没有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的觉悟,拒绝的还真彻底,吴越心底诽谤,最后不得不将目光投向常蕴涵:“七姐,你不会也没空吧!”

    常蕴涵莞尔一笑说:“我最近修炼到了瓶颈,急需一颗‘凝气丹’啊!”

    吴越一愣,没想到最后一个更狠,直接打秋风了:“没问题,只要坊市卖咱就买!”

    “我想学炼丹,可是缺一个丹炉啊!”常蕴涵说。

    “买!”吴越牙疼了。

    “我下个月准备出去做任务,手里还缺几张保命的符篆啊!”

    “买!”吴越手哆嗦了。

    “我上次在坊市看见了一块盾牌法宝,既能防御又能进攻,那模样真讨人喜欢,可惜……”常蕴涵继续。

    “买!”吴越嘴唇哆嗦了。

    “上次乙壬院的一位姑娘穿的宝衣特漂亮,不知道我穿上会不会好看。”常蕴涵眼中满是笑意。

    “买!”吴越的脸色变了。

    “我还……”常蕴涵还要再说,吴越急忙哀求道:“七姐,要不你把我卖了吧!”

    常蕴涵的心情异常愉悦,说道:“还需要什么我一时想不起来了,等想起来再告诉你吧,世子殿下,你觉得咱们什么时候出发合适呢?”

    吴越大手一挥,颇有一种百万雄师踏征程,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壮烈:“出发!”

    常蕴涵挽起吴越的胳膊,小鸟依人的随着吴越离开了饭堂,离开了丙戊三院。

    依然坐在饭桌前的北寒山几人面面相觑,似乎还未从先前的惊讶中回过神来。许久之后死胖子才酸溜溜的说:“没看出来咱们这位小弟还是个财主,财大气粗啊!”

    竺立轩眼中闪过浓浓的羡慕,以比老四更酸的语气说道:“人家可是庆王的独子,百亩青田一根独苗,稀罕着呢!”

    北寒山却说:“还是七妹有远见,傍上这么一个土豪,这竹杠敲得我看着都疼。”

    童鼓却后悔的捶着胸膛说:“人跟人真是没法比啊,早知如此我就毛遂自荐自告奋勇了,唉,没想到老八出手还真阔绰!”

    北寒山一群人在饭堂内长吁短叹时吴越已经带着常蕴涵直奔离火院的坊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