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仙路逆途 > 第七十二章 真情告白

第七十二章 真情告白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仙路逆途 !

    黑影终于反应过来,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的更加热切:“没看出来你还挺调皮,哥哥我越来越喜欢你了,放心,一会儿看哥哥怎么疼惜你!”

    “呃……”到现在还没分清男女,这人得色迷心窍到什么地步啊,吴越再次无语,转眼一想,准备将计就计,先弄清楚对方的身份再说。

    想到这里吴越朝黑影抛了一个媚眼,然后扭过头去嗲声嗲气的说:“公子想要奴家得先告诉奴家的姓名,不然奴家可不让你碰。”

    这媚眼抛的,这声音嗲的,黑影的骨头都酥了,又靠近了几分说:“你猜,猜中了哥哥给你奖励。”

    这话说的吴越都快吐了,强忍着恶心朝床内挪了挪,决定恶心一下黑影,便继续用那腻死人的声音说:“奴家才不猜呢,昨天晚上奴家陪了十八个男人,他们都让我猜,我又不是半仙哪猜的出来,还是公子亲口告诉奴家吧!”

    “呃……”黑影果然被恶心住了,脸上的笑容消失,身体也瞬间站的笔直,看向吴越的眼神透着一丝厌恶,同时在心里暗骂道:“这两个该死的奴才,居然随便找个妓女来糊弄我,简直该死!”

    黑影脸色变得比翻书还快,看着吴越眼中闪过一丝杀机,同时五指弯曲,一颗透明光球在手心内快速形成:“既然如此你就去死吧,本殿下对你这种比抹布还脏的女人可没一点兴趣,黄泉路上别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命背!”

    感受到对方身上传来的杀机,吴越瞳孔一缩,紧盯黑影手中的透明光球,虽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法术,但威力肯定比他的风刃与火球强多了。

    吴越不敢再等下去,急忙喊道:“殿下?不知道是哪位王府的王兄,在下庆王世子吴越,刚来长安不久,未曾识得王兄尊颜,还请王兄海涵。”

    武力值差距太大,又在对方的领地,智慧根本无用武之地,吴越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亮明自己的世子身份,希望对方有所顾忌不敢下死手,况且这人竟是位殿下,身为皇族成员行事应该更加顾忌才对。

    黑影的脸色阴晴不定,怎么也没想到两个属下抓回来的竟是个男人,还是位世子。这要是其他人他一巴掌拍死然后将尸体随便一扔,这事也就了了,国子监每年都有弟子无辜失踪,没人会将这种事当回事。

    但这位却是庆王世子,更是庆王的独子,庆王虽不及自己的父王有势力,但自己的亲兄弟有上百个,死上一两个他那位无情的父王绝不会心疼。吴越却不一样,他可是庆王的独苗,身子金贵着呢,他要有个三长两短,庆王非拼命不可。

    如今庆王正得宠,吴越若真的死在离火院皇上肯定会彻查,只要黑陵卫插手,再隐秘的事也能抛出来。犯了这么大的事,自己的父王绝对不会庇护自己。

    可如果将吴越就这么放了,那他也太没面子了,更何况吴越看见了他的脸,以这根搅屎棍的德行,出去后还指不定怎么诽谤自己呢。

    想到这里黑影就恨不得拍死那两个无能的属下,给自己请回来这么一个瘟神,杀也不是,送也不是,简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黑影内心挣扎了很久,终究没敢对吴越下杀手,散掉手心的光球,大手一挥,房间内几根蜡烛同时亮了起来,换上一副笑脸说道:“原来是吴越王弟啊,为兄太子府吴琼,先前真是失礼了。只是王弟怎么会是这幅打扮。”

    原来他是太子之子,吴越心中一凛,虽然吴琼打消了杀他的念头,但吴越一点也不敢放松,鬼知道这位从未谋面的堂兄是个什么习性,为今之计只有打起十二分精神与对方周旋。

    吴越看着自己的装扮,苦笑一声说:“唉,一言难尽,不过王兄你这属下眼力也忒差了点吧,居然连男女都分不出来?”

    吴琼脸色像活吞了一只苍蝇般难看,许久才强颜欢笑的说:“唉,谁让王弟长得这么……王弟这身打扮真是……对了,听说王弟犯了点事被桑弘院主罚去面壁,按理说王弟这会儿应该在‘蹒跚园’受刑啊,怎么会出现在坊市呢?”

    吴越没有回答,反问道:“小弟初到京城见识浅薄,没想到王兄竟然还有这爱好,还真是……呵呵……”

    两人同时发出一阵心照不宣的笑声,既然彼此都有把柄在对方手里,那剩下的事就好办了。吴越朝吴琼一抱拳,说:“夜已深,吴越就不打扰王兄休息了,告辞。”

    “等等!”吴琼急忙拦住吴越说:“我希望你尽快离开‘蹒跚园’,别打扰凉仙子的清净!”

    这个精虫上脑的混蛋,竟然连凉蕊都惦记上了。谁的主意都敢打,真当我是泥捏得不成。

    吴越回头盯着吴琼,两人足足对视了一盏茶的功夫,然后吴越冷笑着说:“王兄,你也知道,我去‘蹒跚园’乃是桑弘院主下的命令,不去不行啊,如果王兄能将我从里面捞出来,吴越感激不尽。”

    找桑弘院主说情,还是算了吧,桑弘院主最近忙的跟鬼似得,那顾得上这点屁事。见吴越这么不识抬举,吴琼的脸当即冷了下来,说:“王弟,你刚来京城有些规矩可能不知道,我劝你别给自己找麻烦。”

    “告辞!”吴越没有再理会,走出房门扬长而去。

    看着吴越离去,吴琼眼中弥漫出浓郁的杀机,一巴掌将身边的圆桌拍的粉碎!

    ……

    吴琼住的不是弟子的宿舍区,而是离火院专门招待客人的别院,吴越对那一片不熟悉,独自摸索着走了许多弯路,期间还要躲避巡逻的执法弟子,可谓是费尽了功夫。

    “该死的,还是实力不够啊!这次回去一定要多买些法宝符篆,将自己彻底武装起来,你要敢胡来,老子跟你玩命!”吴越在心里发狠,吴琼居然敢打凉蕊的注意,简直就是在揭他的逆鳞。

    人活一世,有些事可以退让,但有些事,寸步不让!

    兜兜转转一大圈,回到“蹒跚园”时已经三更天了。

    刚一踏进小楼就看见凉蕊趴在桌上熟睡,手里还握着酒坛子,吴越苦笑一声拿开酒坛,近距离看着凉蕊的容颜。

    尽管睡熟了她的眉头依然紧蹙,心事重重的样子看的吴越很是心疼。上次喝醉之后凉蕊吐露的只言片语,再加上谈论家事时的刻意回避,吴越知道,凉蕊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但他不在乎,既然喜欢她,就要永远陪着她,守护她,哪怕前方的风雨再大。

    一缕发丝遮住了凉蕊的眼睛,吴越轻轻的将其捋到耳后,然后柔声细语的说:“蕊,你放心,不管吴琼还是其它什么人,我吴越决不允许他们伤你丝毫!”

    不求闻达于诸侯,只求有你在心头。

    吴越将凉蕊抱进卧室,安顿好之后并没有去休息,而是一头扎进了厨房。

    张大胖说的对,作为男人该出手时就得出手,否则拖到最后后悔的肯定是自己,没看见凉蕊都被吴琼惦记上了吗,再过几天说不定又会出现什么张琼,李琼的,这种事吴越决不允许发生,为了凉蕊,吴越不介意与全世界为敌。

    “吴越,吴越,我渴!”头疼,恶心,喉干,口渴,凉蕊再次体会到了宿醉之后的难受,极度的口渴让她迫切的想要喝水,但浑身无力又实在懒得从床上爬起,迷迷糊糊中下意识的喊出了吴越的名字,喊完之后才发现这是自己的闺房,吴越不可能在这。

    凉蕊正要从床上爬起,突然有敲门声响起,吴越的声音随之传来:“凉师姐,你醒了吗,我可以进来吗?”

    凉蕊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靠在床上说:“你进来吧!”

    门开了,吴越端着一个盘子走到床前,将一杯白开水递了过去说:“一个人你喝什么酒啊,昨晚我要不回来,你就得在楼下冻一晚上,不知道我心疼啊,来,喝点热水。”

    面对吴越的又一次调戏,凉蕊出奇的没有生气,接过水杯,感受着水杯上的温暖,热在手里,暖在心里。

    一杯水很快下肚,吴越又递过去一碗粥说:“这燕窝粥是我连夜熬得,喝点吧!”

    凉蕊却没有喝,将粥放到一边问:“你昨天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回来那么晚,是酒楼那边出什么事了吗?”

    酒楼没出事,他却出事了,昨天发生的事太过离奇,吴越不想让凉蕊知道,免得跟着担心,坐直身子一脸郑重的说:“凉师姐,我有话跟你说!”

    “说吧,我听着!”凉蕊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状。

    一连好几次,话到嘴边吴越都咽了回去,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看的凉蕊直皱眉头,急切的说:“你到底要说什么啊,扭扭捏捏的!”

    被这话一刺激,吴越顿时闭上眼睛,横下心说:“师姐,小时候因为祖母的关系,我们一家在清水县一直不受待见,自懂事起我就下定决心,将来一定要出人头地,然后带着我父母光明正大的站到江家面前。”

    “可计划赶不上变化,我们一家被接回了京城,我也摇身一变,成了大秦国最没存在感的王世子。来到京城以后我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干什么,仿佛能干的事很多,又仿佛什么也干不了。”

    “来到京城以后我觉得我的生命是无趣的,生活是空白的,直到遇见你。”

    “你就像一盏明灯,突然出现在我的世界里,给我指明了前进的方向。看到你的时候,你就是我的一切,看不到你的时候,一切都是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你已经占据了我全部心扉,若没有你,我真的无法想象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下去!”

    “师姐,我想说我喜欢你,打见你第一面起我就喜欢上了你,喜欢你的恬静,如那甘甜的泉水,能将我的灵魂洗涤;喜欢你的微笑,虽然你不经常笑;喜欢你的偶尔小脾气,你追着我打的时候,身上虽然痛但我心里却很舒服。”

    “师姐,我就想告诉你,我是真的喜欢你,喜欢你的所有,喜欢你的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