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仙路逆途 > 第七十八章 得罪谁了

第七十八章 得罪谁了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仙路逆途 !

    “剑修的威力竟然强悍至斯,连天劫都能生生磨灭,看来以后在剑术上得下点功夫了。”吴越一边走一边沉吟,想起脑海中那部《寂灭剑典》心底顿时火热起来。

    “还是算了,先顾眼前吧,把拍卖会请柬换回来后再去坊市买几件趁手的法器,再给蕊儿买几件贴心的礼物,然后回家安心准备大比的事,哼,那位师兄连天劫都敢挑战,我就不信我弄不残一两个筑基修士。”

    理想永远是要败给现实的,吴越思索了一下,就目前而言,他还真没有太多时间浪费在练剑上,还是先忙完大比的事再说吧。

    拿定注意后吴越的脚步加快了许多,眼看就要走出山谷,天空突然落下一个黑色布袋,根本不容吴越反应直接将他套在里面。

    吴越手脚并用的想要撕开布袋,奈何这布袋过于结实,一时根本拉扯不断。

    吴越见此反而冷静下来,双手掐诀准备施展法术强行破开。周围刚出现法力波动吴越屁股上就挨了一下重击,直接将他踢的趴到了地上,然后一顿乱脚就踏了上来。

    “诸位师兄饶命,咱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有事好商量啊!”吴越急忙喊道,这一顿打挨的实在郁闷,他在“蹒跚园”当了三年的乖孩子,这才出来几天,还没来得及惹事呢怎么就被人盯上了呢?

    仔细回想了一遍在离火院的经历,除了执法堂他也没得罪什么人啊,可是这都过去三年了,执法堂不会还记仇吧,萧成道与钱如峰都不像背后下黑手的人啊,莫非是吴琼那王八蛋躲在这里阴自己?

    恩,这个可能性很大。

    吴越没有等到对方的回复,反而迎来了一顿更猛烈的暴揍,看来对方是铁了心要给自己一个教训,吴越索性不再白费口舌,抱着脑袋蜷缩起来,护住自己的要害,然后任由这群人的拳脚如雨点般的打在自己身上。

    这场暴揍持续了近一盏茶的时间,起初吴越还传出撕心裂肺的惨叫,慢慢的惨叫声越来越弱,到了现在已经彻底没了声息。

    布袋外的凶手仿佛鞭尸一样,又打了几下觉得没意思便停了下来。

    七名离火院弟子将裹在布袋内的吴越围在中间,其中一人看着一动不动的布袋说:“这家伙怎么没反应了,不会死了吧!”

    “应该不会吧,这个力度顶多使人重度昏迷,致死还不至于!”另一名弟子答道,但显然也有些不太确定,这话不像是对同伴说的,更像是在安慰自己。

    这时迎面走来一位穿着黑衣带着斗笠的女子,走到几人跟前后女子将斗笠摘了下来,露出一张极度妖艳的脸,那鲜红的嘴唇像熟透了的蜜桃,估计任何男人见了都忍不住想要上去啃上两口。

    但殴打吴越的几位离火院弟子仿佛很怕此女,刚一看清对方容颜便齐齐躬身行礼:“属下见过戎使者!”

    这女子竟是当日那位让凉蕊极为害怕的戎使者,她看着几人眉头微蹙,轻启贝齿问道:“怎么没动静了,不会死了吧?这位庆王世子对本盟有大用,他若死了你们谁也别想活!”

    七名弟子面面相觑,谁也不敢接话了,既要打昏又不能下手太重,布袋内黑灯瞎火的这分寸还真不好把握!

    戎使者将目光投向一人,那人硬着头皮说:“应该没死,我们下手还是有分寸的!”

    “打开!”戎使者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道。

    七人不敢怠慢,急忙将布袋拉开,见吴越抱着脑袋蜷缩成一团,又将其掰开使之平躺在了地上。

    这时几人才看清了吴越的模样,身上倒看不出什么,但脸面就有些惨不忍睹了,青一块肿一块的,尤其是左眼,肿的已经看不见缝隙了。

    这幅样子看的戎使者直皱眉头,不悦的扫了众人一眼,然后弯下身子伸出手指去试探吴越的鼻息,这时吴越的眼皮突然动了一下,似有挣开的迹象,戎使者急忙一记手刀砍向脖子,吴越脑袋一歪,彻底晕过去了。

    在晕过去前,吴越闻到了一股及其浓郁的奇怪香味,初闻有些刺鼻,缓过来后却感觉余味悠长,极其好闻。

    “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差点让他看到我的脸,一群废物!”戎使者生气的骂道。

    七人低着头不敢辩驳,这幅低眉顺眼的模样看的戎使者更加生气,挥手呵斥道:“全部滚蛋。”

    七人如蒙大赦,分七个不同的方向匆匆离去。

    戎使者也没有久留,将吴越收入储物袋后朝“蹒跚园”赶去。

    虽说储物袋内不能存放活物,但戎使者也没有其他办法,总不能扛着吴越大摇大摆的在离火院招摇过市吧,所以只能委屈一下这位庆王世子了,反正一时半会也憋不死。

    “蹒跚园”内,凉蕊正在药园侍弄药田,得知戎使者再次拜访后急忙放下手中活计迎了上去,将其请进小楼行礼寒暄之后,戎使者直接表明来意:“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凉蕊闻言满脸苦涩,三年了,该来的还是来了,她诚惶诚恐的说:“国子监对风神葬地的事保密的很是严格,属下实在无从得知他们的实力配备。”

    见戎使者面露不悦,凉蕊吓得一哆嗦,急忙说道:“风神出世极有可能是国子监故意设置的陷阱,这个消息的真假属下还没来得及确认,还请使者大人再给属下一些时间,属下一定调查清楚,给使者一个满意的答复。”

    戎使者冷哼一声说:“不用确认了,这个消息是假的!”

    “啊,怎么可能!”凉蕊抬起头,看向戎使者,脸上尽是不可思议。

    戎使者说:“消息传回盟中后盟主与诸位长老极其重视,共同商讨多次都委决不下,最后不得不请天机长老以损耗寿元为代价算了一卦。天机长老算出,风神传承出世就在近日,地点就在隐雾谷附近,因此这绝不可能是国子监设的陷阱。”

    “你的一条虚假消息,害的天机长老白白损失了数百年寿元,就连我都跟着吃了一顿瓜落,蓄意欺骗本盟,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吗?”说道最后,戎使者已经声色俱厉,显然怒到了极点。

    凉蕊被吓得脸色瞬间苍白,喃喃自语道:“怎么会这样?不应该是这样?”

    “怎么,你是不相信本座,还是不相信天机长老的天机演算?”戎使者语气越发严厉,几乎等同与质问。

    凉蕊脸色再变,连忙躬身说道:“属下不敢,属下失职,还请使者饶恕!”

    见她态度诚恳恭敬,戎使者脸色才好看了一些,说:“让你一个炼气修士去刺探国子监高层的消息确实有些强人所难,原本我也没指望你能做出多大成绩,只是想看看你的态度而已,没想到你太让我失望,这三年来只顾着与情郎缠绵,早已忘了本盟交付之事,怎么,你是真打算不顾你二哥死活了吗?”

    凉蕊低着头,身体哆嗦着一句话也不敢反驳。

    戎使者轻挥柔荑,吴越顿时出现在餐桌之上,那凄惨的模样看的凉蕊脸色大变,急忙冲过去查看,确定性命尚在后回头怒视戎使者:“我们之间的事跟他没关系,有什么事冲我来为什么要动他?”

    戎使者冷笑一声说:“好一副君伤妾忧的感人场面,这只是给你一个警告,免得你忘了自己的身份。对了,最近各院各峰的执法弟子频繁出入离火院,离火院的议事大殿大门紧闭。他们一定在谋划着风神传承之事,尽快搞清楚他们的计划。”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若再无动于衷,阳奉阴违,你看到的就不再是一个活人,而是一具尸体了!”戎使者带上斗笠扬长而去,根本不给凉蕊拒绝推诿的机会。

    凉蕊只能压下心中酸楚,将昏迷的吴越抱进房间,抚摸着他那几乎面目全非的脸颊,凉蕊的眼泪不受控制的在眼眶里打转:“对不起,没想到最后还是连累了你。”

    凉蕊趴在吴越的胸膛上哭了很久,最后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爬起来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白色药瓶,从里面倒出一粒药丸,药丸呈黑色,散发着一股刺鼻的腥臭味。

    虽然下定了决心,可事到临头还是有些犹豫,她一手拿着药丸一手抚摸着小腹,喃喃自语道:“孩子,娘好想亲口告诉你爹你的存在,可是娘不能。不是为娘心狠,实在是你压根不该来到这个世上。”

    自我安慰了一番,然后手一扬,黑色药丸顺着喉咙吞下了肚里,凉蕊捂着口鼻哭的更凶,不久之后腹中传来一阵绞痛,凉蕊脸色扭曲,但却强忍着没有喊出声来。

    ……

    吴越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凉蕊破天荒的没有起床,就靠在他的肩上,看起来脸色奇差,整个人透着一股虚弱。

    吴越担心的问:“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凉蕊说:“练功岔着气了,肚子有些疼。”

    “你早说啊,我去帮你找药,实在不行我把七姐请过来,她丹术高明肯定有办法!”吴越说着就要起床,凉蕊却将他搂住说:“别走,今天我什么也不想做,就想在你怀里躺着,多陪我会行吗?”

    这一个多月来凉蕊的状态都有些奇怪,问她什么她也不说,吴越知道多说无益,便将她搂进怀里转移话题道:“我昨天怎么回来的?”

    “不知道,我刚从药田回来就看见你躺在大门口,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吓死我了!”凉蕊说完又问道:“你这是怎么了,跟人打架了吗?”

    吴越苦笑一声说:“要是跟人打架就好了,问题是我连对方什么样子都没看到就被拍了板砖敲了闷棍了,提起来真让人郁闷。我昨天从张大胖那回来原本是打算……”

    吴越滔滔不绝的将昨天的行程全讲了一遍,尤其是讲到渡劫那段,更是说的精彩绝伦绘声绘色,好像渡劫的是他自己一样,但讲到挨闷棍那段时尴尬了,这事闹得,实在让人难以启齿。

    凉蕊小鸟依人的躺在他的怀里,就像小时候躺在父亲怀里听故事一般,听的格外认真,等他讲完后才问:“是什么人袭击你,你就一点眉目都没有吗?”

    吴越苦笑一声说:“应该不是执法堂,萧成道再怎么说也是位长老,不至于对弟子做这样的事,钱如峰是个谦谦君子,应该也不会,顾烈河就更不可能,他那个暴脾气直性子,绝不会在背后玩这种龌龊事,卢友明被处决,安胖子没这个实力,算来算去,我得罪的人里面也就只剩下吴琼最有嫌疑了。”

    “吴琼殿下可是太子之子,应该不可能吧,再说你怎么得罪他了?”凉蕊惊讶的问道。

    “怎么不可能,别看那家伙长得人五人六的,眼睛里不是冒着戾气就是泛着淫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吴越说道:“至于我跟他的过节,还不是因为你。”

    “关我什么事?”凉蕊不乐意了,这事怎么看都跟她扯不上关系啊。

    吴越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还不是因为你长得太漂亮,入了那色狼的狗眼,自古红颜多祸水,古人诚不欺我啊,来,小妞,让大爷我先爽爽!”

    吴越眼冒淫光,瞬间变成了他口中那个色狼,一个翻身压在了凉蕊身上,刚要下口却被凉蕊推开,搂着他的脖子温柔的说:“这会不太舒服,晚上行吗?”

    “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吴越一拍额头,又躺了回去。

    凉蕊搂的更紧,笑的也越发甜蜜,只是这笑容中参杂着一丝吴越无法察觉的苦涩。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我得到了真心,却找不到与他一起走下去的路。

    两人就这样躺着,彼此拥抱着,有说有笑的交谈着一切可以谈论的事,这一刻的吴越怎么也没有想到,此刻距离如此之近的两个人,不久之后会变得遥不可及。

    幸福来得突然,走的决绝。

    “我说老风,我挨揍的时候你就在旁边看着,一点忙都不帮!”

    吴越与凉蕊从早上一直躺到下午,终于吴越饿的受不了了要去做饭,凉蕊却以他有伤在身为由极其温柔的将他拦住自己钻进了厨房。

    没办法,吴越只能继续躺着,闲的没事便与风飚怒拉起了家常。

    风飚怒没好气的说:“不然呢,我能干嘛?这些年我帮了你多少,你帮了我几回,身上的铁链到现在都没帮我解开,你还好意思呵斥我?”

    “我这不是有心无力嘛!”吴越脸色有些尴尬,急忙转移话题说:“对了,你看见揍我那群人的模样了吗,都是什么人啊?”

    “没看到!”

    “哎我说,你又没昏过去怎么会看不到呢?”吴越问道,原本还指望风飚怒能告诉自己点有用的,得,这老小子也变得不靠谱了。

    风飚怒没好气的说:“别忘了我是寄宿在你体内的,我平时看世界都是通过你的眼睛去看,当时你眼睛被蒙住了,你让我怎么看?”

    吴越无语,感情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