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仙路逆途 > 第八十二章 这不会是他们演的双簧吧

第八十二章 这不会是他们演的双簧吧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仙路逆途 !

    杨寻雁愣住了,吴琼怔住了,就连北寒山等人也盯着吴越半天说不出话来,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吴越话锋一转,突然来了这么一下。

    原本北寒山还担心,这么多人看着呢,要是吴越沉默,别人还以为他怕了吴琼与杨寻雁,记恨在心的刘若蓓出去后还指不定怎么编排是非呢。

    可若是参与争夺,那不摆明上了刘若蓓那小娘们的当了吗,不但会同时得罪吴琼与杨寻雁,还要被人骂成傻.逼!这个问题不管怎么选对吴越都很不利。

    北寒山正绞尽脑汁的想着应对之策,没想到吴越一句话就将局势完全扭转过来,不但洗清了先前戏弄杨寻雁的无耻名声,还顺带化解了与杨寻雁的恩怨,反观刘若蓓,先前的挑拨在此刻看来更像是一个小丑的表演。

    “吴越,你……”刘若蓓指着吴越,脸色一时变得非常精彩。

    杨寻雁的脸色更精彩,一颗芳心被吴越撩拨的一荡一漾的。

    很快,丹药送来,确信这次吴越不是骗自己后杨寻雁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学着凉蕊第一时间服下丹药,然后用跟刘若蓓相同的语气甜腻的说:“吴越哥哥,你可真是大方,小妹感动的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呢!”

    看着两人打情骂俏,吴琼气的一把捏碎手中茶杯,任由碎屑嵌进肉里,双眼喷火的盯着吴越一言不发。

    他知道这个时候不管说什么都是自取其辱。

    杨寻雁却懒得在乎吴琼的感受,语带挑衅的说:“刘若蓓,‘定颜丹’最后还是落到了我手里,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哼!”刘若蓓银牙紧咬,半天才从牙缝里崩出几个字:“吴越,你狠!”

    拍卖会继续,白宏的声音响起,再次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下面拍卖的物品是一件极品法器‘冲虚奇光镜’,此镜乃是法宝‘神璃镜’的仿制品,可射出冲虚奇光,任何法器只要被奇光碰到就会瞬间变成一团死物,各位炼气筑基期的道友们,一镜在手天下我有,机不可失啊!”

    “此镜底价五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千,现在开始!”

    吴越眼前出现了这样一幕,敌人拿出法器正要攻击,被镜子一照后法器瞬间失灵,然后自己乘敌人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冲上去就是一顿暴揍,这场景光想想就让人想乐。

    吴越几乎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铜镜,就要张嘴喊出一个天价将所有竞争者都压下去,北寒山突然从背后捂住他的嘴说:“我的小祖宗唉,您就消停点吧,好歹给别人留点机会啊,这要是把所有人都得罪了,咱以后在离火院还怎么混?”

    吴越一想也是,做人高调可以,但不能吃独食,否则会犯众怒的。

    吴越回头朝北寒山尴尬的笑了笑,放弃了。

    但其他人却没有放弃,叫价声如同浪潮,一浪高过一浪。

    “五万五……”

    “六万……”

    “八万……”

    “十万……”

    很快价格就突破了十万大关,但依然没有停歇的架势,直到飙升到二十万后,一楼的叫价声才停了下来,只剩下二楼三五个房间依然不肯退让,这其中就包括吴琼。

    “三十万……”终于,吴琼喊出了一个天价,其他几个房间顿时沉默了。

    除开吴越与吴琼赌气的那颗五十万的“定颜丹”之外,这可是拍卖会开始以来所拍出的最高价格了。

    “三十万一次……”眼看无人继续,白宏举起手锤敲了下去。

    “三十一万……”吴越急忙喊道,既然是吴琼抢去了,他不介意再多加一把火,反正双方的仇已经结下了,让对方不舒服的事吴越不在乎多干几件。

    这个时候喊价明显是出来搅局嘛,吴琼直接跳上桌子,指着吴越骂道:“吴越,你别太过分,真当我吴琼是泥捏的不成?”

    吴琼是真的气急了,自拍卖会开始以来,吴越一而再再而三的处处针对他,要不是这里是拍卖会场,吴琼早就冲出去揍他丫的了。

    偏偏吴越还没有自知之明,依然不断挑战他的忍耐极限,吴琼在心里暗暗发狠,若对方再这么不识抬举,他宁愿违反院规也要暴揍吴越一顿出口恶气。

    暴怒的吴琼丝毫没有引起吴越的警惕,吴越冷笑一声说道:“我管你什么捏的,拍卖会的规矩一向都是价高者得,我钱多碍着你什么事了,没钱你别来啊!”

    吴琼什么时候受过这种侮辱,气的一脚踢碎窗户,然后从窗户中冲出来,看向吴越说:“吴越你辱我太甚,今天有我没你有你没我,哪怕触犯院规老子也认了!”

    吴越愣住了,其他人同样怔住了,口头争斗发展成了暴力冲突,这在国子监拍卖史上可是从未有过啊。

    众人纷纷感叹不虚此行,抱起胳膊等着好戏上演。

    白宏露出一丝苦笑,有心吩咐执法弟子维护秩序又不舍得流失吴琼这么一个大客户,只好无力的喊道:“这是拍卖会,两位殿下别冲动啊!”

    吴越见此急忙缩到北寒山身后,吵架没问题,但打架他可就有点缺乏底气了,再加上此刻吴琼就像一头暴怒的狮子,走路都带着风,光气势就将他给镇住了。

    “都是嘴贱惹得祸!”吴越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想要说点服软的话,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实在说不出口,只好看着吴琼越走越近。

    离吴越的房间还有半丈,吴琼一脚踢了过去,一个巨大的脚印如出膛的炮弹,直接将吴越房间的窗户踢成了碎片,吴越等人顿时暴露在了吴琼的面前。

    北寒山,童鼓,严康急忙将吴越护在身后,拿出法器盯着吴琼一脸严肃,吴琼可是筑基巅峰的修士,又是上九峰的执法队长,不管是境界还是经验都超出他们太多,虽然身后人数众多,北寒山却依然没有一点信心。

    眼看大战一触即发,杨寻雁急忙出言制止,说:“吴越,吴琼,你们俩这是干什么,在公众场合公然打架成何体统?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跟路边骂街的泼妇有什么区别,为了一个破镜子你们至于么?”

    “这里是拍卖会场,不是你们的王府私邸,身为皇族子孙你们难道就一点都不顾及皇族的颜面吗?”

    “这不是镜子的问题,这是尊严的问题,从拍卖会开始到现在,这小子不停的找我茬你没看到吗,今天要是不给他点教训,以后我在国子监还怎么混!”吴琼气愤的说道。

    话虽如此吴琼还是停下来脚步,杨寻雁的话虽重但却在理,吴越可以不在乎皇族的脸面,但他吴琼却不能不在乎。

    吴越躲在北寒山身后恨不得抽自己两大嘴巴子,这嘴贱的毛病怎么就不能改改呢!

    看着暴怒的吴琼吴越一句话也不敢说,生怕再把对方惹毛了。吴琼真要是不管不顾,他们这群人还真不是人家的对手。

    此刻他只能在心里祈祷杨寻雁能将吴琼劝回去,大不了这镜子他不要了。

    “吴越殿下,吴琼表哥,你们看这样行不行,距离拍卖会结束还有一段时间,两位不妨各退一步,吴琼殿下看上的东西吴越殿下不得参与争夺,同理,吴越殿下看上的东西吴琼表哥也不能故意捣乱,这样既不用伤了和气又能省下一笔学分,何乐而不为呢。”

    “别忘了,蓄意哄抬价钱最后便宜的可是拍卖会,吴越殿下,我知道你钱多,但也不能毫无节制的挥霍吧!”杨寻雁娓娓道来,提出了一个让双方都不满意但也都能勉强接受的办法。

    吴越忙不迭的点头,只要能让吴琼离开,哪怕让他放弃后面的全部拍品他也捏着鼻子认了。

    吴琼见此却提出了不同意见,问道:“那如果我们俩同时看上了一件物品呢?”

    杨寻雁笑了笑说:“先行商量,谁更需要归谁,如果二位都有势在必得的决心的话,那就只能按照拍卖会的规矩,价高者得了,但是不管是谁,都不能再对对方进行人身攻击!”

    “哼!”吴琼冷哼一声,显然是默认了这个方案。

    杨寻雁又转向吴越说:“吴越殿下,小妹的提议你觉得如何?”

    既然杨寻雁给出了台阶,吴越哪还有不借坡下驴的道理,忙说道:“这镜子我不要了!”

    两个最大的客户在大庭广众之下商议剩下拍品的归属,白宏看的脸色泛苦,像活吞了一只苍蝇般难受,偏偏还找不到阻止的理由。

    少了这两位一掷千金的豪客,他后面得少赚多少!

    最终,吴琼以三十一万五千的价格买下了“冲虚奇光镜”,这场闹剧才落下了帷幕。

    白宏有气无力的喊道:“接下来拍卖的物品是极品法器‘青霞古焱炉’,施法时可放出青色火蛇,不管是对敌还是炼丹都是上上之选,底价六万,每次加价最少五千!”

    吴越眼睛直盯着桌上的丹炉,巴掌大小,通体青色,炉口的位置雕刻了四条青色小蛇,蛇口微张,獠牙闪着寒光。

    “吴琼殿下,你一天乾峰弟子总不会要这丹炉吧!”吴越看向吴琼,换来的是一声冷哼。

    吴越见此直接坐在了窗框上,豪气干云的喊道:“既然如此,这个丹炉我要了!”

    窗户被踢碎也不是没有好处,往窗台上一坐视野格外开阔,看着楼下那近万修士吴越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

    当然,如果他们不背对着自己那就更好了。

    其他同样想要丹炉的修士见此识趣的闭上了嘴巴,这位世子殿下有多土豪众人可都见识过了,既然明知比不过,他们又何必去得罪一位喜欢记仇的世子殿下呢!

    就这样,目前为止价值最大的“青霞古焱炉”拍出了开拍以来最低的价格,仅仅六万就被吴越收入了囊中。

    这场景看的白宏都快哭了,落锤时的手都带着颤抖。

    “接下来的拍品是二阶丹药‘聚灵丹’的丹方,底价五万!”白宏有气无力的说道,连丹方的功能都懒得介绍了。

    “我要了!”尽管如此,下面依旧一片沸腾,吴越见此连忙喊道。

    这“聚灵丹”可是好东西,一颗能增加筑基修士月余修为,只要长期服用此丹,修行速度就会大大提高,尤其是对他这种灵气感应度不高,修炼速度奇慢的人来说,更是不可多得的珍宝。

    坊市内一颗“聚灵丹”高达八九百,而且还不愁销路,不管是服用还是贩卖,这“聚灵丹”可都是上上之选:“吴琼殿下,你一个天乾峰弟子估计也不会炼丹吧?”

    吴琼一声冷哼决定了聚灵丹方的归属,白宏气的脸都绿了,忍不住说道:“吴越殿下,吴琼殿下,你们这样可不合规矩啊!”

    吴越反驳道:“白管事,你这话就不对了,拍卖会的规矩,价高者得,你这东西其他人看不上跟我们哥俩有什么关系,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我们哥俩可没作弊啊!”

    刚才还剑拔弩张呢,一转脸就成哥俩了,这个商人出身的王子脸皮得有多厚啊。

    白宏欲哭无泪却又无法反驳,只好打落牙齿往肚里咽,心里却将吴越与吴琼这俩混蛋咒骂了无数遍。

    “接下来的拍品是极品辅助法器‘星罗盘’,只要捕捉到修士的气息就能锁定修士的位置,有“星罗盘”在手,不管是队友还是对手,在你眼中都将无所遁形,当然,‘星罗盘’是有距离限制的,一旦超出方圆五百里,定位将会失效。底价八万!”

    上两件拍品彻底打击了白宏的积极性,有吴越吴琼这两个搅局的在,对于后面的拍品,他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果然,底价刚报出吴琼就喊道:“吴越,这件归我!”

    虽然主角由吴越换成了吴琼,其他人依然没有开口竞价的意思,吴琼虽然不是特别土豪,但也得分跟谁比,比不过吴越比他们还是绰绰有余的。再加上有先前的教训在,他们还真怕吴琼再次犯病,将他们暴揍一顿。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吴琼一样豁的出去的。

    就这样,吴琼同样以底价拍下了极品法器“星罗盘”。

    把玩着心仪的罗盘,吴琼突然发现与吴越合作还不错,最起码能省不少,否则若是正常竞价,这“星罗盘”没有三十万休想拿下来!

    拍卖会上发生了奇怪的一幕,任何拍品摆上桌后吴越与吴琼先选,他俩放弃之后其他人才会参与竞拍。

    几轮下来,最好的东西都以最低的价格进了吴越与吴琼的腰包。

    白宏突然觉得吴琼先前的发飙是做给自己看的,这对堂兄弟联合上演了一出双簧,将其他人都震在当场,然后他们哥俩坐地分赃!

    一件极品的“七彩宝罗衣”再次被吴越以最低价收入囊中后白宏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你们这群笨蛋,他俩的钱再多总有个数吧,现在不将他们的财富耗光后面的东西你们拿什么跟他们竞争,这可是下八院联合举办的拍卖会,十年才举办一次,你们难道就真的忍心这么放弃?”

    一语惊醒梦中人,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若再任由吴越兄弟俩这么下去,他们就真的毛都捞不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