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仙路逆途 > 第八十三章 万恶的潜规则

第八十三章 万恶的潜规则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仙路逆途 !

    大伙都不傻,只是一时陷入了思维的误区。

    先是吴越胡搅蛮缠的一通乱喊,随后又是吴琼暴怒踢碎窗户,摆出一副大打出手的架势,这种事在以前的拍卖会上可以说是绝无仅有。

    大家一时都被镇住了,本能的觉得这两人一个钱多,一个脾气爆,反正竞争不过,不如省点力气。

    经白宏点拨后众人才醒悟过来,你吴越钱再多总有花完的时候,只要将价格提上去,等你财力消耗完之后就是我们的机会。

    这么一想,众人纷纷两眼放光,精神抖擞起来。

    台下的气氛终于不再沉闷,但白宏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先前那么多珍惜物品被吴越与吴琼以底价拿走,后面生意就算再火爆,估计也弥补不回这部分损失。

    “下面的拍品是……”白宏的声音再次响起,话音刚落叫价声便此起彼伏,一个个卯足了劲的摇旗呐喊,不再给吴越与吴琼丝毫机会。

    “该死!”吴琼见此气恼的砸了一下窗框,已经尝到甜头的他自然不愿意拍卖会回到正常轨道上去,在心里将白宏咒骂了几遍后忽然眼珠一转看向吴越。

    这个奸商奸猾似鬼,也许有什么好的提议,要不要请教一下?

    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吴琼就摇头将其甩开,先前两人弄得那么难看,现在却要低声下气的去请教,你让他吴琼殿下怎么拉的下脸。

    可是若不用点手段,后面那几件物品未必能争取的来。

    吴琼摸着有些干瘪的储物袋面显愁色,他可不像吴越那么土豪,挥金如土面不改色。

    先前那些物品虽说都是底价拍下,但也花去了不少,对于后面势在必得的几件物品,他还真有些缺乏信心。

    再者说了,现在局势有变,吴越还会不会遵守先前的约定他可不敢保证,若到时候吴越再横插一杠子,以吴越的财力,估计就没吴琼殿下什么事了。

    钱可是硬头货,没有就是没有,大罗神仙也没办法。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事这些年他见的还少吗?

    想到此吴琼再也顾不上颜面,反正今天该丢的脸都已经丢了,再丢一次貌似也没什么大不了。

    吴琼在颜面与金钱之间艰难挣扎,吴越也没闲着,同样一脸不爽的听着一浪高过一浪的竞价声,这声音此刻听来格外刺耳。

    吴越搓着双手,正琢磨着一些黑暗的念头,这时耳边突然传来吴琼的声音:“吴越弟弟,我们再合作一次如何,这种场景我想你也不希望看到吧,有没有办法改变一下?”

    吴越吓了一跳,怎么也没想到吴琼会突然出现,急忙四下寻找,转了一圈没有发现吴琼的身影却发现北寒山等人依然盯着大厅,好像什么也没听到一般,吴越正纳闷之际吴琼的声音再次响起:“别乱看,这是‘神念传音’,等你筑基后自然就会了。”

    这什么“神念传音”他可不会,又不敢大声喧哗,只好将脑袋伸出窗外,以口语对吴琼说:“什么意思?”

    吴琼继续说:“别把脑袋伸出来,目标太大,没看见白宏一直盯着你吗?你把要说的话告诉北寒山,让他转达给我吧,这样不容易被发现。”

    “我的意思很简单,怎么能将拍品的价格给压下来,这样哄抬下去我们的损失会很大。”

    “这所谓的拍卖会最是坑人,摆出物品让大家竞争,一件原本价值十万的物品愣是被他们炒到三十万,五十万,看着这么多人为了一件物品挣得头破血流,他们躲在后面还指不定怎么乐呢。”

    “我们在这里争得死去活来,最后钱却进了他们的腰包,吴越弟弟,我知道你有钱,但你就真的甘心被他们当猴耍?”

    吴越明白了,原来这混蛋尝到了先前的甜头,心里憋着坏呢!

    吴越捅了捅北寒山,将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对北寒山说:“问他,怎么会低声下气的向我服软,这不像他的风格啊!”

    吴琼这么做不相当于将脸伸过来让他打吗,这么难得的机会他吴越怎么舍得放过。

    北寒山一脸古怪的看看吴越,再看看吴琼,怎么也没想到这两个势同水火的人会勾结在一起。

    北寒山还是将原话转述了过去,透过窗户看见吴琼那张漆黑的脸,吴越心里乐开了花。

    这时吴琼的声音再次传来:“你也知道,隐雾谷的事发酵的差不多了,为了应付即将到来的大战,有几件东西我志在必得,到时候还望吴越弟弟高抬贵手,莫要……呵呵……”

    有北寒山做传声筒,两人的对话没有被任何人察觉。

    吴越继续问道:“你怎么知道后面一定有你要的东西,莫非你有拍卖会的清单不成?”

    一想到这个可能,吴越不淡定了,他生平最恨这些走后门搞特权的,当年浩然书院的试炼,通判之子雷冲竟然被直接保送,本来就只有可怜的五十个名额,还被这群不学无术的衙内生生占去了五个,若没有那群衙内,他又怎么会因为一个名次的差距被卓寒给顶下去。

    没想到今天又来这么一处,这些家伙竟然会有拍卖会的拍品清单,这让他们还怎么玩?

    吴琼脸色一变,没想到吴越这么机灵,但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吴琼索性直接承认,说:“没错,拍卖会对拍品清单的保密虽然严格,但对我来说想弄一份并不难。清单我可以给你,但你也得拿出一点诚意,将拍品的价格给压下来。吴越弟弟,你一向足智多谋,我想这点小事应该难不住你吧?”

    吴越冷笑一声说:“这有何难,每件拍品你都疯狂喊价呗,就像白宏说的,钱再多也有个数,等把他们的钱耗光了,自然没人跟你竞争了!”

    这明显是敷衍,吴琼不悦的说:“你当我傻吗,这样做会不会砸手里且不说,如果真这么做了估计在场的人都得被我得罪光吧,况且这样一来最后便宜的还是拍卖会,你就真的甘心?吴越弟弟,我是真心想跟你合作,你可别忽悠我。”

    吴越目前虽然贵为世子,但骨子里依然还是商人逐利的本性,既然有利可图自然不会再继续跟吴琼磨嘴皮子去,眼珠一转便有了主意,说:“我有一计可让拍卖会赔的血本无归,你也能轻松得到想要的东西,但在这之前你得先告诉我,那天为什么袭击我?”

    吴琼一呆,想起吴越被敲闷棍的事顿时叫起了撞天屈,说:“我从来没有袭击过你!”

    “哼,你以为我会信吗,除了你还有谁?”吴越明显不信,继续问道。

    吴琼不满的说:“既然你不相信,又干嘛问我?”

    吴越说:“我就想知道原因,拍卖会之前我好像没得罪过你。”

    吴琼冷哼一声说:“我以太子府的名义起誓,不,我以吴家先祖的名义起誓,你在山谷遇袭的事不是我干的。”

    “那会是谁?”吴越纳闷了,除了吴琼之外,他还真想不到与谁结过仇了。

    吴琼没好气的说:“我怎么知道,你坏事做了那么多,谁知道有没有一两个怀恨在心的,戈杀文等人的同伙潜伏进来报复你也说不定啊!”

    戈杀文,说不通啊,自己跟他没结过仇啊,确切的说自己还间接救了他一命呢,若不是他与执法堂起争执,戈杀文能顺利逃出去吗,这孙子就算再邪恶,也不至于恩将仇报吧!

    “该说的我已经说了,你到底有没有办法?”吴琼出言打断了吴越的思绪。

    吴越回过神来说:“先将清单给我,我再告诉你。”

    “你不会诓我吧?”吴琼露出一丝警惕。

    吴越翻着白眼说道:“合作是你提出来的,你怎么也得拿出点诚意吧,我也不怕告诉你,我身上的现金接近一千五百万,再加上北寒师兄几人的,估计不下两千万,就算没有这张清单,我看上的东西也绝对逃不出我的手心。”

    两千万……

    吴琼倒吸一口凉气,他知道吴越土豪,却没想到会土豪到这种地步。

    他有生之年还从未见过这么大一笔巨款呢。为了参加这次拍卖会,他砸锅卖铁东拼西凑才弄了不到五百万,原以为可以在拍卖会上好好的逞一回威,没想到遇上吴越这么个作弊的,一瞬间就被比了下去。

    吴琼丝毫没有觉得吴越是在骗自己,拍卖会之前他可是亲眼看着于恩泰给了吴越八百万,再加上丙戊三院那几个产业的利润以及庆王府的支持,两千万对吴越来说还真不多。

    “要是能打劫这小子一番……”吴琼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但这事就算要做也得等到拍卖会以后,至于现在,还是先顾眼前吧!

    吴琼将一枚玉简从窗户扔了过去,吴越一把接住细心的查看起来,看完之后顿时惊住了,剩下的拍品竟然还有六七百件之多,而且无一不是精品,吴越看的两眼放光,恨不得直接打劫了拍卖场。

    吴琼想打劫吴越,吴越想打劫拍卖场,这兄弟俩还真不愧是一家人。

    吴越将玉简扔给童鼓等人,然后对吴琼说:“我的计划很简单,就像杨大小姐说的,万事好商量嘛!二楼总共就那么百十来号人,我想你应该都认识吧,咱们所有人坐下来好好商谈一番,哪件东西谁更需要就归谁,如果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同时看上,就你们两个内部商量,放弃的人下一场再找补回来就是。如果实在不想放弃,就按规矩来,价高者得,如何?”

    “至于一楼不用太在意,他们人数虽多但极品法器没几个人买的起的,大多数都是来看热闹的,到时候我们把不要的东西扔给他们几件就是了。”

    “既然官场与商场都有潜规则,为什么拍卖场就不能有呢,只要我们这群人商量好了,这场拍卖会的基调基本也就定了。”

    “对啊,为什么拍卖场就不能有潜规则呢?”吴琼一拍桌子,兴奋的差点跳起来,说:“我这就联络其他人,你先想好自己需要什么东西吧!”

    得知吴越与吴琼商量的内容后,童鼓等人看怪物似得盯着吴越看了许久,然后齐齐朝吴越竖起了大拇指,陆轻候更是故作惊讶的说:“老八这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怎么就跟其他人不一样呢!”

    其他人深有同感!

    吴琼抓紧时间联络其他人,没想到此事出乎预料的顺利,所有人都同意了,就连仇怨极深的杨寻雁与刘若蓓都放下成见暂时达成一致。

    毕竟没有人愿意跟钱过不去对不对!

    拍卖会终于回到了正轨,先前的几件物品都卖出了不错的价格,白宏的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丝毫没有察觉到后面会有更大的惊喜。

    又一件物品拍卖完毕,白宏继续喊道:“接下来的拍品是极品法器‘云浪光月琴’,琴身由红杉硬木制成,琴弦由血玉蜘蛛的丝炼制而成,琴声直慑心魄,是精通神识攻击与音律攻击之人的首选,底价六万……”

    话刚说完,叫价声一片,奇怪的是这一次叫价的全是一楼的修士,二楼竟没有一个参与进来,白宏也没太在意,还以为这群阔少等着最后绝杀呢,依然嘴角含笑的看着这不算火爆的一幕。

    “十二万……”

    终于,一楼一位女修语带颤抖的喊出了目前为止最高的价格,然后会场一片寂静,很久都没再听到叫价声,白宏只好将目光投向二楼。

    “十二万一次……”白宏见二楼同样没有动静,只好无奈敲下了手锤,作为比较偏门的音律系攻击法器,这个价格确实太低了些。

    “十二万二次……”偏门法器的价格本来就比普通法器要高出一截,更何况还是音律系这种偏门中的偏门,价格就更高了,白宏原以为,这件法器怎么也能炒到三十五万以上,没想到最后连逾期的一半都没有达到,他的眼中露出了浓浓的失望。

    “等等,一楼的道友还有加价的吗,没有的话我加了啊!”二楼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白宏兴奋的收起手锤,看着二楼眼中充满了期待。

    “十二万五千……”那个声音只加了五千,然后整个会场再次沉静下来,白宏眼皮一跳,顿时升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最后,“云浪光月琴”以十二万五千的价格被人拍走,敲响手锤的时候,白宏的嘴唇都在抽搐。

    上一件拍品的价格没有达到预期,白宏叫价也失去了力气,说:“接下来的拍品是‘猎风雀’的卵,经数位饲灵大师鉴定,这是一颗活卵,有八成的几率孵化出‘猎风幼雀’,诸位道友,‘猎风雀’擅长风系法术,速度奇快,不管是当坐骑还是当伙伴,都是绝佳之选,底价十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万。”

    看着桌上那枚青色鸟卵,所有人眼中都放出贪婪的光芒,还没来得及喊二楼突然传来一声娇喝:“都给我安静!”

    这是刘若蓓的声音,一楼所有修士,包括白宏纷纷抬头望去,只听刘若蓓说:“杨寻雁,一万学分,雀卵归我。”

    杨寻雁说:“不行,怎么着也得三万”

    刘若蓓继续说:“最多两万,要不要?”

    “成交!”杨寻雁答应了。

    刘若蓓得意的看向下方,喊道:“一楼的道友们,你们谁想跟我抢?”

    这是什么情况,一楼所有人集体傻眼,一个个面面相觑,半天没回过神来。

    白宏见此,想起先前吴越与吴琼造成的盛况,脸色顿时就绿了。

    这时一楼有一位不开眼的女修喊道:“十一万……”

    刘若蓓霸气的回复:“你说吧,你最高能出多少,我都加一万。”

    那位女修顿时不说话了,不管是金钱还是权势,她都比不过刘若蓓,眼看二楼集体沉默,再叫下去估计非得得罪死这位刘大小姐不可。

    就这样,刘若蓓以十二万的价格获得了“猎风雀卵”,再加上付给杨寻雁的两万,总共才十四万,比预计的省了三分之二还多。

    刘若蓓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白宏见此哪还有不明白的道理,显然这群二楼的勋贵在背后做了交易,不用问,这种伤天害理的鬼主意肯定是吴越出的,一时之间他恨不得提刀子去将吴越这货给剁了。

    白宏绞尽脑汁想着应对之策,可这是光明正大的阳谋,除了立刻结束拍卖会之外,他一时还真没有办法可想。

    半天没有动静,其他人急了,二楼几位勋贵不满的喊道:“白管事,你快点啊,这么多人等着呢,拍卖会还开不开了?”

    白宏急的都快哭了,他没有权利结束拍卖会,只好欲哭无泪的继续。

    这一次一楼的修士也学乖了,物品摆出后没有再继续竞价,而是齐齐看向二楼。

    果然,二楼只喊出一个底价后再没声息,白宏只好违心的将拍品送了出去。

    接下来的拍卖速度格外的快,白宏喊出底价,二楼要么直接拿走,要么与竞争对手讨价还价一番再拿走。

    只有他们都看不上的东西,才会大方的让一楼修士相互竞争去。

    二楼的勋贵们当着白宏的面讨价还价丝毫不在乎白宏的感受,一个个搂起袖子说的唾沫横飞,彼此之间攀交情,拉关系,就连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都提了出来,那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的架势比起那些在商场打滚多年的奸商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时之间二楼变得格外热闹。

    但无一例外,所有的差价都被他们内部消化,再没有一分多余的钱流入拍卖会,所有拍品白宏几乎都只赚了个底价。

    原来拍卖会还可以这样玩,一楼的近万修士长见识了,一个个纷纷抬起头仰望着二楼,听着二楼这群勋贵相互攻讦,扯皮,顺带着知道了很多勋贵之间的隐秘消息。

    突然发现,这场面比拍卖会可劲爆多了。

    白宏脸色苍白,浑身颤抖,欲哭无泪的哀嚎:“这是拍卖会啊,你们怎么能这样!”

    这场景怎么看都不像一场拍卖会,更像是一群山贼之间的分赃大会。

    这样一来所有人都有斩获,二楼这群勋贵收获了心仪的法宝,而白宏,则收获了泪水。

    这届拍卖会未必是下八院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但绝对是损失最惨的一次。

    到了最后,白宏脸色发白,嘴唇发干,好悬没晕过去。

    原本预计三天的拍卖会因为吴越等人的搅局,速度提升了好几倍,华灯初上时分便已接近了尾声。

    到了现在,白宏不但是脸色,就连声音都格外的吓人:“接下来是本届拍卖会的压轴之物,六阶丹药‘洗髓伐经丹’,低价五十万。”

    吴越眼中一片火热,不管是修士还是凡人,打出生起就受到天地间污浊之气的袭扰,久而久之体内难免会残留许多污秽之气,这些会严重影响修士的修炼速度与对天地的感悟。

    随着修为提高,修士也可以将体内的污秽之气排出去,但这种排除是不彻底的,哪怕你再努力,这种污秽之气只会越来越少,却不能彻底清除。

    有了“洗髓伐经丹”则不然,顾名思义,洗髓伐经,就是将体内的筋脉骨血彻底洗涤一遍,让人的身体恢复到出生时的状态。

    这样的机会可是人人都梦寐以求的,这“洗髓伐经丹”也是唯一一种不看修为,不看境界,修士与凡人都能服用的丹药,也是化神期以上修士才能炼制之物,足见其珍贵。

    用它来做拍卖会的压轴之物,绝对名副其实。

    往日人人争抢的物品此刻摆在桌上却没了动静,一楼修士都有自知之明,知道这不是他们能惦记之物,至于二楼,人家怎么商量他们也管不着。

    终于,二楼一个声音响起:“吴越,吴琼,按照先前的约定,这‘洗髓伐经丹’你俩看着办吧!”

    吴琼朝吴越喊道:“吴越弟弟,这颗丹药让给我如何,条件你随便提!”

    吴越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说:“吴琼哥哥,你好像忘了,我现在可是‘隐雾秘谷侦察大总管’,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把丹药让给我,要么,你明天就去隐雾谷的虹彩深处巡逻去!”

    “吴越,你……”

    “吴越,你欺人太甚……”

    吴琼话还没说完,一声更凄厉的惨叫传来,众人寻着声音望去,只见白宏一口逆血喷出,然后仰面倒了下去。

    作者你我当初说:六千字大章,求鲜花,求收藏,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