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仙路逆途 > 第八十七章 离火双骄

第八十七章 离火双骄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仙路逆途 !

    这一幕看的众人脸色大变,尤其是凉蕊,脸色更是一片苍白,十指紧扣,指甲都嵌进了肉里,在手背上留下几道深深的血痕。

    虽然劫雷被磨灭的只剩下一丝,但那毕竟是天雷,又岂是凡人肉胎所能抗的?

    桑弘丘上前一步取出法宝就要相助,于恩泰一把拉住他说:“你疯了,你一旦出手就会引来更大的天劫,到时候你跟他都会死无葬身之地的,现在除了他自己,谁也帮不了他!”

    桑弘丘脸色急剧变幻,脚步一阵踌躇,最后还是无奈的叹息一声,退了回来。

    身处其中的吴越却是另一种感受,天劫未至,一股极强的气势扑面而来,气势如山,压迫的他连喘息都难。

    好在吴越参加过浩然书院的登山试炼,这样的气势还不足以让他惊慌失措,没了分寸。

    “阵法破了,灵石没了,法器……碎了,天劫,你欺人太甚!”吴越抚摸着右手上仅剩的拳套法器,眼中闪过一丝狠厉,抬眼望去,满是杀意,既然已经到了图穷匕见,短兵相接的地步,那就狭路相逢勇者胜,看谁狠!

    吴越带着拳套的手臂轻轻一转,胳膊瞬间膨胀到了小腿粗细,袖子顿时传出一阵不堪负重的“咯嘣”声,胳膊再一转又粗了几分,袖子当场崩裂,化为碎片。

    吴越对这一切毫不在意,最后抬头望了一眼天劫,眼中满是战意。

    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吴越大喝一声高高跃起,竟然一拳朝着天劫砸了过去。

    “碎星拳!”

    那可是天劫啊,所有人都被吴越疯狂的举动给吓住了,唯有于恩泰眼中露出一丝赞赏。

    竟然有人胆敢挑战它的威严,仅剩一丝的天劫仿佛受到了羞辱,如同离弦之箭,带着滔天的愤怒与毁灭一切的杀意,无情的朝吴越射来。

    彗星撞皓月,针尖对麦芒!终于,天雷与吴越的拳头发生了碰触。吴越手上的拳套连一个呼吸都没支撑下来就被化为齑粉,雷电透过拳头传遍全身,吴越的身上顿时冒出了噼里啪啦的电光,头发更是朝天竖起,直立如枪。

    天雷临身,一股深深的麻痹感席卷全身,吴越好像被禁锢在了原地一般,连动下手指都无能为力。

    眼看天雷再次临身,吴越双眼一片血红,这个时候若是认怂就只有死路一条。

    吴越猛一咬舌尖,勉强让自己恢复了一点意识,然后将体内真气瞬间抽空,全部涌向拳头。

    就这一下,经脉传出了不堪负重的声音,吴越疼的脸色扭曲,眼中却充满了笑意。

    疼痛加身,顿时冲破了麻痹的束缚,吴越顾不上其他,再次施展“碎星拳”朝着天雷迎击上去。

    这是吴越所能施展的最后一击,也是最强一击,为了这一击,他抽空了体内所有真气。

    狭路相逢,要么胜,要么死,谁都没退路。

    天劫与铁拳再次相击,天劫终于被消磨殆尽,无力散去。

    而吴越也失去了所有意识,不受控制的从天空坠了下来。

    于恩泰见此一个闪身,下一刻就出现在吴越身边,将其抱住。

    吴越的衣服早就被天雷击成碎片,赤身裸体的躺在于恩泰怀里,身上倒是没什么伤口,但让于恩泰触目惊心的是,他体内的血液好像被瞬间抽干了一样,全身上下苍白的可怕。

    于恩泰急忙将身上的外套脱下盖在吴越身上,先遮住羞处再说。

    刚忙完这些其他长老也涌了上来,发现吴越只是晕过去之后同时松了口气。

    于恩泰将吴越交给公羊畅说:“公羊长老,这小子麻烦您先照顾一下。其他人跟我去议事大殿,商量一下吴越的归属问题。”

    桑弘丘闻言脸色一变面泛苦涩,这墙角挖的,也太明显了吧!

    坎水院主与兑泽院主却欣喜的笑了,有了于恩泰的支持,这下不怕他桑弘丘不放人了。

    于恩泰等人走后,公羊畅抱着吴越站在空中大喊一声:“都散了吧!”

    人群这才依依不舍的缓慢散去,离去时每个人脸上的表情不尽相同,有的兴奋,有的落寞,有的依然没从先前的震撼中恢复过来,被同伴拉着强行离开。

    心绪最复杂的莫过于吴琼了,此刻的他已经没有嫉妒的心情。这场天劫不但击晕了吴越,也击碎了他的自尊,他的骄傲。今天这一幕成功的在他心中留下了一道阴影。吴琼知道,他若走不出去,他这一辈子都得活在吴越的阴影之下。

    公羊畅却懒得关注这群弟子的内心想法,见人群散去,同样准备离开,却被一个温柔的声音叫住,回头看去,只见凉蕊正抬头望着他,含羞带怯的问道:“公羊长老,我想跟着去照顾他,可以吗?”

    吴越与凉蕊的事在离火院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公羊畅想了一下,大袖一挥,凉蕊便从地上飞起,跟着公羊畅扬长而去。

    ……

    上次公孙胜渡劫所选的那个山谷太过隐秘,除了离火院几位长老以及有限的弟子之外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虽然之后此事也传了出去,但没有亲眼所见总是缺少一点信服力,也就没人太将天劫当回事。

    可时隔不到一个月,吴越又再次渡劫,而且这次选的位置比较空旷,再加上拍卖会结束不久,很多其他院弟子尚未离开,在离火院的修士大多数都亲眼目睹了吴越渡劫的全过程,天劫的威势以及吴越的彪悍,就算事后想起依然让人心有余悸。

    下八院弟子从未见过天劫,大多数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经过此事之后纷纷回去查阅典籍资料,这才从浩瀚的书海中得知了天劫的一鳞半角。

    原来他们突破时没有天劫出现,并不是他们人品爆发,得上天眷顾,而是他们实力不够,人家天劫压根就懒得搭理。

    这一结果打击了很多人的自信心,也让吴越的名声继拍卖会之后再次响彻下八院,众人津津乐道的除了天劫那毁灭一切的无穷威力,还有吴越那奇葩的渡劫方式。

    就像于恩泰说道,这场天劫可谓是被吴越拿钱生生给砸过去的,且不说那让人眼晕的数百万灵石,单单吴越自爆的极品法器就不下二十件,按照市场价来算,这么多法器足有数百万,再加上那些灵石,为了渡劫吴越砸出的灵石都快接近一千万了。

    这么奢华的渡劫方式世间有几人能挥霍的起!

    见识过天劫的威力后,渡过天劫的公孙胜同样被好事之徒挖了出来。

    陆轻候从张大胖口中得知公孙胜渡劫的全过程之后抓住机会,几篇文章相继问世,题目取得极有噱头,一经问世很快就被抢购一空。

    孙安晏也不含糊,生拉硬拽的将张大胖请到“三院酒楼”连续说了好几天的书,“三院酒楼”因此生意爆棚,座无虚席,很多人宁愿站着也不愿离去。

    得知公孙胜的渡劫方式后所有人齐齐傻眼,怎么也没想到世间还有这样的猛人,吴越渡劫好歹布置了几套法阵,外加无数法器灵石,就这最后还被天劫给击晕了。

    可公孙胜渡劫就一把破剑,简直寒酸的让人想掉眼泪。

    尽管如此,公孙胜不但渡过了天劫,还在天劫的压迫下领悟到了剑意化形的真谛,这样的牛人在国子监历史上还从未听说过。

    要知道,剑意化形可是剑修独有的技能,就连很多金丹剑修都未能领悟,公孙胜刚刚筑基就领悟到了,这代表着什么还用说吗?

    一时之间吴越与公孙胜被称作离火院两大天骄,面对他们,天字院那群天骄主动低下了自认为高贵的头颅,并且放出话来,不许再在他们面前提天骄二字!

    有这两位爷在上,再说别人是天骄,这不骂人吗?

    还有兑泽院那群往日眼高于顶的剑修,得知此事后羞愧的低下了头,人家离火院一个业余丹修剑术都能达到这种高度,两相一对比,他们这群专业的剑修可就太给兑泽院丢脸了。

    做了几年生意,严康也学精了,指着自家店里的法器自豪的说:“这圆珠与吴越砸向天劫的那颗是同款,连天劫都砸过,威力就不用我多说了;这宝衣,这盾牌,这丹炉,他们的兄弟可都是对抗过天劫的;这把飞剑,与公孙胜渡劫时手持的那把也是同款,虽然最后碎了,但也把天劫给斩灭了啊;还有这件衣服,公孙胜渡劫时穿的,这双靴子,吴越脚上套的。”

    严康满嘴打弹弓,别人偏偏还就信他这一套,杂货店的法器很快就被抢购一空。

    其他店铺见此有样学样,一时之间,离火院冒出了很多公孙胜、吴越同款,就连两个当事人都没想到,他们的名字竟成了法器的品牌。

    人怕出名猪怕壮,公孙胜的过往很快就被挖了出来。

    孤儿,无父无母,就连姓名都是将他带回来的那位采风使给取的。还有,公孙胜就是一个苦修士,除了丁戊九院的几位弟子之外,几乎没什么朋友,履历清白的如同白纸,人际关系简单的可以忽略不计,这样的人简直就是各大家族招揽的最好对象啊。

    那些身负使命的勋贵们纷纷动了心思,吴越是庆王世子他们无法招揽,但公孙胜可以啊,穷的叮当响,还不有奶就是娘?

    一时之间丁戊九院的门槛都快被勋贵们给挤破了,来者是客,公孙胜只能尽心招待,但对勋贵们提出的要求却保持缄默,既不拒绝也不同意。

    那些勋贵们见此跑的更加勤快了,几天下来公孙胜受不了了,他本就不善言谈,这种场合更加应付不来,被逼的急了,索性直接说道:“诸位的好意心领,但我现在是庆王世子的贴身护卫,货没有卖两家的道理不是!”

    勋贵们傻眼,一个个垂头丧气的离开,在心里咒骂起吴越来,这小子下手也忒快了。

    钱如峰与顾烈河同样没闲着,他们两可是负有使命的,要想尽一切办法包装与宣传吴越,让他“隐雾秘谷侦察大总管”的身份尽快传到逆仙盟密探的耳中。

    原本此事还有些困难,毕竟吴越在离火院虽然小有声名,但还不足以担此重任。

    不得已,钱如峰只好在吴越他爹身上做文章,将这当做于恩泰讨好庆王殿下的手段来包装,现在看来没必要了,人家连天劫都渡过了,做一个小小的临时大总管不顺理成章的事吗,谁能不服,谁敢不服?不服你弄个天劫试试!

    ……

    外面因为两人闹得天翻地覆,议事大殿同样不太平,一群长老像泼妇骂街一样吵成一团。

    于恩泰大马金刀的往首位上一坐,对着桑弘丘说:“桑弘院主,我打算将吴越与公孙胜特招进通天峰,你觉得如何?”

    这个时候可顾不上上下尊卑了,桑弘丘与兑泽院主几乎异口同声的说:“不行!”

    说出之后两人意外的对视一眼,第一次发现他们竟有如此默契。

    于恩泰的脸就没那么好看了,看着兑泽院主不悦的说:“这两人是离火院的弟子,跟你有什么关系。”

    兑泽院主说:“怎么跟我没关系,公孙胜可是剑修,就算要特招也得进兑泽峰,那才是剑修的圣地,你把他弄到通天峰干什么去,打杂吗?”

    “放屁!”桑弘丘不乐意了,说:“他可是我离火院弟子,就算特招也得去离火峰,跟你兑泽峰可没关系!你也甭拿误人子弟那一套说辞压我,我们离火峰也是有剑修的,我们离火峰绝对有能力将公孙胜培养成杰出的剑修,就不劳你们兑泽峰操心了。”

    过几天就大比了,公孙胜虽然只是筑基初期,但以他的实力绝对能碾压筑基巅峰修士独占鳌头,事关下八院的排名,桑弘丘怎么可能自断臂膀,把人给让出去。

    兑泽院主又是气愤又是无奈,这样的绝世剑修怎们就跑到离火院了呢,好好一朵大白菜这不让猪给拱了吗?

    “你们离火峰总没有杰出的将军吧?”坎水院主开口了:“吴越与公孙胜我不管,但北寒山与卓寒必须归我坎水院,桑弘院主你应该知道,我大秦处在四战之地,连年征战,最紧缺的就是统兵作战,带领将士取得胜利的将军,事关边关战局大秦国运,你可不能这么自私。”

    桑弘丘翻起白眼说道:“就两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怎么就上身到事关国运的高度了,老陈,你也太小题大做,危言耸听了吧!”

    “什么情况?”于恩泰见此好奇的问道:“离火院还有俩让坎水院嫉妒的军事天才?”

    “没有!”桑弘丘与坎水院主的回复格外统一,生怕财富露白被于恩泰惦记。

    于恩泰见此哪还有不明白的道理,知道跟桑弘丘道理讲不通,索性直接以权压人道:“按照国子监的传统,所有优秀弟子率先进入主峰,吴越,公孙胜,北寒山,卓寒,这四人特招进我通天峰,就这么定了!”

    “谁说就这么定了,老夫还没同意呢!”一个雄浑的声音传来,于恩泰脸色一变,不悦的看向桑弘丘,桑弘丘却转身望向殿门,一脸庆幸!

    救兵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