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仙路逆途 > 第一百零五章 荒唐过后

第一百零五章 荒唐过后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仙路逆途 !

    既然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与目的,吴越自然不可能继续精虫上脑的意乱情迷。

    但他也是八面玲珑的人物,不可能当场与对方撕破脸去,只好一边虚与委蛇一边思索应对之计。

    考验双方演技的时候到了!

    吴越没有露出丝毫异色,那双不安分的手继续在戎欣桐身体上来回摸索,口中却说:“据于监丞所说,隐雾谷乃是风神的墓穴,下面埋葬着风神传承,而且很快就要出世了。”

    “你也知道,终南山中群魔乱舞,各种邪修横行,在终南山,咱们国子监并没有占据多少优势,因此,为了防止风神传承落入邪修之手,执法堂不得不早作防范。”

    “但是,在这之前我们必须搞清楚那群邪修的实力以及计划,也好对症下药,我这个‘隐雾秘谷侦查大总管’就是个负责调查隐雾谷周围邪修动静的,然后将获得的消息回报给执法堂,至于执法堂如何行动,就跟我没多大关系了!”

    吴越一边说着于恩泰早就编好的故事,一边思索着戎欣桐的来历。

    按照于恩泰的说法,终南山中的邪修大多数都与“逆仙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戎欣桐能在国子监内自由出入,而且这个时候来找自己,甚至不惜出卖色相也要撬开自己的嘴,那么她在“逆仙盟”的身份估计与自己这个侦查大总管差不多,都是负责打探敌方消息的。

    区别在于自己是假冒的,戎欣桐却是货真价实的!

    戎欣桐自然不会想到自己的调查已经误入歧途,更不知道吴越就是于恩泰设给她的一个圈套,任由吴越那对爪子在自己身上上下其手,继续深情款款的说:“殿下年纪轻轻就能担此重任,人家越来越崇拜你了呢。对了,那你知道执法堂准备怎么对付这群邪修吗?”

    吴越放在戎欣桐臀部上的手一僵,脸上也闪过一丝疑惑。

    戎欣桐见此脸色一变,以为问的太直接引起了吴越的警惕,用力一搂,将吴越的脑袋埋进她胸前深深的鸿沟之中,温柔的说:“你若为难就别说了,我也不是很想知道。”

    戎欣桐暗骂自己愚蠢,如此操之过急岂不是明摆着告诉吴越自己另有目的吗?

    该死,险些误了大事!

    吴越被戎欣桐如护鸡仔一般搂在怀里,她身上那浓郁的芬芳香气如决堤的洪水,齐齐涌进吴越的鼻息,吴越深吸了几口,然后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没错,就是她!”

    第一眼见到戎欣桐,吴越就觉得她身上的味道有些熟悉,却死活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刚才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想起公孙胜渡劫时,自己被人敲了闷棍,昏迷前闻到的好像就是这个味道。

    一窍通百窍通,先前吴越还有些不确定,但此刻他与戎欣桐紧贴在一起,那熟悉的气息一直在他的鼻尖萦绕,仔细回想一番,吴越终于确定,当日暗算自己的人就是她。

    “原本我还以为是吴琼干的,现在看来是真的冤枉他了!”

    吴越同样明白操之过急的道理,撂的太痛快反而会引起对方怀疑,索性借坡下驴,从她胸前的鸿沟里挣脱出来,说:“好,有些事还是不知道的好,再等等,等风神传承出世,尘埃落定之后,就算你不想知道,我也会上赶着告诉你的。”

    戎欣桐再次在他的脸色轻吻了一下,然后捏着他的耳朵说:“我才不要听那些没营养的故事,我要你把风神传承抢过来,送给我。”

    吴越搂着她的小蛮腰,嘴角露出一丝痞笑,说:“好,别说风神传承,就是天上的星星,只要你要,我都摘下来送你。”

    这话说的戎欣桐极为受用,故作娇羞的说:“坏人,你真是我的冤家,来,我们喝酒!”

    两人一边喝酒一边试探,戎欣桐旁敲侧击的想要撬开吴越的嘴,吴越顾左右而言他的故意扯开话题,几番较量,吴越感觉竟比做一天生意还累。

    戎欣桐同样有些羞恼,这个该死的庆王世子还真是油盐不进,浪费了本姑娘这么多口水,竟一句有用的都没套出来,可恨!

    不对,这小子不会察觉到什么了吧?

    戎欣桐定睛看去,发现吴越眼中依然一片朦胧,显然已经有了七分醉意,估计那成了浆糊的脑子早已停止运转,只剩下本能在行动了,戎欣桐这才放下心来。

    终于,吴越那双从未停止的咸猪手不再满足于只在戎欣桐的后背移动,一只手顺着臀部移到了她的大腿.根部,另一只手则顺着小腹冲上去,一把抓住了她那丰满的胸部:“送上门的便宜,不占白不占,敢找人揍我,今天怎么说也得将这个场子找回来。”

    戎欣桐不料有此变故,猝不及防之下发出一声尖叫,脸色瞬间冷了下来,看向吴越的眼中充满了杀机。

    奈何吴越的心神都被戎欣桐胸前那一抹雪白吸引了过去,丝毫没有发现她脸上的异样。

    “既然你找死,那我成全你,正好我的《姹女玄音功》还差一些火候,吸了你的精气说不定能更上层楼,将我一举推到筑基巅峰!”

    “渡过天劫,身体受过劫道之光洗礼的你,说不定还真能给我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

    想到此戎欣桐终于下定决心,将吴越的脑袋拉到面前,眼波迷离,如一汪春水,魅到了骨子里。如同柔荑般的玉手抬起吴越的下巴说:“我的殿下,瞧你那馋样,今晚人家又不会走,你急什么,这里不舒服,我们去卧室吧!”

    这一番挑逗说的太过直白,反而把吴越弄尴尬了。

    到底是谁在勾引谁啊,怎么她看起来比我还主动。

    吴越手下的动作一缓,戎欣桐顿时察觉,问道:“怎么了?”

    吴越“嘿嘿”两声,傻笑道:“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蕊儿还在等我呢!”

    混蛋,无耻,这会儿倒想起装情圣来了!

    戎欣桐佯装恼怒的一把推开吴越,骂道:“怀里抱着我,心里却想着你的蕊儿妹妹,我就知道,你跟其他臭男人一样,口是心非!”

    “时间真的不早了,早点休息,咱们明天见,晚安!”吴越陪着笑脸安慰了一句,然后快步走向门口,看那架势还真要离开了。

    “你走,走了就永远别回来,这么大个美女脱光了站在面前你都不敢上,吴越,你还是不是男人?”戎欣桐恼羞成怒,指着吴越的背影骂道。

    诱骗不成改激将了,这个女人为达目的还真是不择手段啊。

    吴越可不认为自己的魅力已经大到让美女一见面就倾心托付的地步,而且还是这么一个心机深沉,来历不明的女人,这要是一个没忍住,说不定就被对方给卖了。

    但戎欣桐那身材,那脸蛋,确实值得人犯罪。如此唾手可得,现在放弃还真有些不舍。

    男人啊,面对美女,上不上都后悔!

    去逑,不管了,明天的事明天再说,至于今晚,就当是对她敲我闷棍的报复了。

    吴越背对着戎欣桐,眼中闪过一丝冷笑,然后转过身,快步走到戎欣桐面前,一把将其拦腰抱起,然后直奔卧室:“今晚我就给你证明一下,我到底是不是男人!”

    “没想到当双面间谍还有这种福利,于监丞,以后再有这种好事,可千万别忘了我啊!”吴越在心里默念着,走进卧室后扔垃圾一般将戎欣桐扔到床上,然后饿狗扑食般的压了上去。

    “接受过劫道之光洗礼的身体就是不一样,才筑基初期而已,体内的精气就堪比筑基巅峰的体修了,吴越啊吴越,既然你硬要送我这份大礼,那我可就不客气了,但愿你明天早晨还能站直双腿!”

    感受着吴越身上散发出的男子汉气息以及肌肉内蕴涵的充沛精气,戎欣桐同样欣喜,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柔弱无骨的双臂与双腿如同八爪鱼一般同时缠到了吴越身上。

    两人水乳交融化为一体,在床上滚来滚去,一时之间,房间内风光旖旎,春情无限。

    ……

    与此同时,蹒跚园内,躺在床上的凉蕊好像忍受着极大的痛苦一般,面孔扭曲,整个人蜷缩成一团,豆大的汗珠不断的从脸上跌落,床单被子早已湿成一片。

    更不可思议的是,一枚红色光圈在她的胸口不断缩小,就好像要将她的心脏挤爆似得。

    “同心咒”发作了,那么吴越与戎欣桐正在干什么,还用说吗?

    此刻凉蕊的心里充满了悔恨,原本一时兴起种下的“同心咒”此刻却成了她无法面对也无法逃避的枷锁,让她不得不承受身体与心灵的双重折磨。

    明知道此刻自己的男人正跟别的女人滚在一起,她不但不能上门理论,还得拼命压制“同心咒”,免得它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发作惊动了吴越。

    女人做的这个份上,连她都觉得自己下贱。

    终于,“同心咒”的威力发挥到了极限,凉蕊再也压制不住,伴随着一声惨叫,一个仰卧起坐便从床上弹了起来。

    夜幕之下,她的脸比纸还白,狰狞的如同厉鬼。

    ……

    “啊……”东市酒楼内,全身赤条条,早已进入正题的吴越同样发出一声惨叫。

    撕心裂肺的感觉来的太过突然,毫无准备之下吴越痛的差点晕过去,一把推开压在身上的戎欣桐,然后学着凉蕊蜷缩成了一团。

    “同心咒?”戎欣桐发出一声惊呼,看着吴越胸口不断收缩的红色光圈脸上写满了震惊:“竟然用这种手段来控制男人,凉蕊啊凉蕊,你是有多不自信,没想到你长得挺清纯,心却如此的狠。但是,就算有同心咒,今天你也休想坏我大事。”

    吴越依然在床上翻滚,就这一会的功夫,脸上身上已经布满了汗珠。

    戎欣桐见此眼中闪过一丝决然,然后伸出玉指朝吴越胸膛点去。

    戎欣桐的指间闪烁着黑光,每点一下,指间的黑光便顺着肌肤融入吴越的胸膛。戎欣桐一连点了七下,然后一掌拍向吴越心脏。

    只见红色光圈的内圆周围突然出现了七个黑点,然后一条黑线闪过,将七个黑点连接在一起,组成了另一个光圈,之后黑色光圈向外扩散,将红色光圈挤得越来越大。

    作用在心脏上的挤压之力消失,吴越脸上的疼痛终于缓解下来,几个呼吸之后便恢复了正常。

    吴越坐起来,看看胸前不断交战的黑红光圈,再看看戎欣桐那娇美的容颜,笑道:“没想到你还有这本事,能教教我不?”

    戎欣桐莞尔一笑,顺势将他再次扑倒,调侃道:“你学这个干什么,为以后出.轨做准备?”

    “哪能啊,我只是没想到,这玩意发作起来,真特么的疼!”吴越有些后怕的说道。

    戎欣桐将玉指搭在他的嘴边,一脸疼惜的说:“瞧瞧你这汗出的,刚才肯定痛极了吧,凉蕊妹妹也真是的,怎么能对你下这么恶毒的东西,真搞不懂你到底喜欢她什么。”

    戎欣桐眼中闪过一丝幽怨,好像被丈夫冷落的怨妇一般,那眼神绝对能勾起任何男人的同情心。

    但此刻的吴越却是个例外,提起凉蕊她突然一惊,说道:“同心咒发作了,那咱们的事蕊儿肯定知道了,不行,我得回去!”

    吴越双手搭在戎欣桐肩上,就要将其推开。

    费了这么多功夫,到手的猎物戎欣桐又怎么舍得将其放走,她撑开他的双手,然后深深的吻了上去。

    一阵狂吻之后,戎欣桐抬起头来,娇声喘息道:“你现在回去解释说咱俩什么都没干,你觉得她会信吗?既然已经知道了,那我们就把该办的事办完呗,否则你多冤呢,是吧!”

    “再说了,你可是堂堂的庆王世子,娶个三妻四妾再养几个外室,不很正常的事吗,凉蕊妹妹那么通情达理的一个人,不会连这个都想不开吧!”

    这个……貌似说的有道理,吴越心中纠结起来。

    戎欣桐却不容他多想,素手沿着吴越的胸膛向下移动,然后一把抓住他那传宗接代的宝贝,用力一捏,猝不及防之下吴越一个激灵,翻起了死鱼眼,顿时将凉蕊忘之脑后。

    戎欣桐见此嘴角露出奸计得逞的笑容,直接骑到吴越身上,按住他的胸膛极有节奏的涌动起来。

    吴越舒服的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在颤栗,索性闭上眼睛享受起来。

    他根本没有察觉到,体内辛苦修炼的精气如同找到了宣泄口的洪水,正拼命的顺着下体涌进戎欣桐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