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仙路逆途 > 第一百一十章 危险游戏

第一百一十章 危险游戏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仙路逆途 !

    吴越就当是在夸奖了,又往戎欣桐身边凑了凑,说:“你一个巽风院弟子跑到人家艮山院擂台前干嘛去了,不会是去看艮山院那群大力士秀肌肉吧!”

    “谁说我是巽风院弟子了,我本来就是艮山院弟子好吧!”戎欣桐没好气的说!

    一会儿巽风院,一会儿艮山院,怎么比变色龙还善变,这个女人满嘴打灯泡,鬼知道她说的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一定要小心,不能再被她给骗了。

    吴越暗自警惕,嘴上却说:“不是你说在巽风院混不下去了就来投奔我吗,我还以为你是巽风院弟子呢,原来不是啊,亏我还天天诅咒你尽快被巽风院赶出去,感情白浪费唾沫了!”

    “什么,诅咒我?”戎欣桐媚眼一瞪,怒气横生。

    吴越丝毫不以为意,继续露出一副猥琐的嘴脸说:“是啊,你若被赶出来,不就可以回到我身边了吗!你不知道我想你都快想疯了,这几天看不见你,我睡不安枕食不下咽啊!”

    “油嘴滑舌!”戎欣桐低头玩起了衣角,明知道他的话全是放屁,可怎么就这么悦耳呢!

    吴越见此用肩膀碰了一下她,调戏道:“没想到你居然是艮山院的弟子,你说你这么娇滴滴的一个美人,修炼艮山院的功法久了,会不会把自己练成一个肌肉虬结的大汉或者满身长毛的黑猩猩,若真是那样,对我的视觉冲击力得有多震撼!”

    说完之后吴越撒腿就跑,待戎欣桐反应过来后早已跑出好几丈远,戎欣桐气的猛一跺脚,急忙追了上去:“你个混蛋,给我站住!”

    两人嬉笑打闹一路追逐,不经意间又再次逛到了东市。

    看着那熟悉的高楼以及冷清的街道,吴越回头朝戎欣桐眨着眼睛说:“你说,,这是不是命运的安排?”

    “流氓!”戎欣桐鼻孔朝天,瞪了他一眼说:“走了,还要参加比赛呢,没空跟你耗!”

    “别介!”吴越急忙追上去,拉住她的胳膊说:“你现在可是艮山院所有弟子的焦点,确定要以这幅样子回去?”

    戎欣桐脸色一变,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束,这幅打扮虽然在人群中毫不起眼,但被吴越一番折腾之后,现在回去可就有些扎眼了。

    就算不为隐藏的身份着想,单单一群人围着你唾沫星子乱飞,正常人也受不了啊。

    美女这种生物天生就有耍无赖的特权,戎欣桐在吴越胳膊上使劲拧了一把说:“都是你害的,我不管,你必须给我想办法解决!”

    “这有何难,既然已经到了坊市门口了,就进去逛逛呗。买几身好看的衣服赶快将身上这件换下来。说实话,我还是喜欢穿女装的你,穿这身,我怎么看都感觉有点膈应!”

    一番话说的戎欣桐再次瞪起了眼睛,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个流氓心里打的什么主意。

    若是不去,眼下这身装束确实不适合再在人前显露,必须找个地方再次改扮一下。

    可若是去了,岂不是正称了这小流氓的意?

    戎欣桐在去与不去之间纠结徘徊,拿不定主意。烦躁的一甩脑袋,正好对上吴越那双饱含深情,满含期待的双眸,突然灵机一动,想到:“看来这小流氓是彻底拜倒在了本姑娘的石榴裙下,估计此刻脑子里充满了龌龊的想法,也好,索性利用这个机会套出执法堂的计划。”

    想到这里戎欣桐主动上前挽住吴越的胳膊说:“那就逛逛吧,提前说好,今天我看上的东西你都得买给我,不许心疼钱!”

    吴越闻言内心冷笑,脸上却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说:“那必须啊,但你也得答应我,一有机会就将身上这身皮给换下来!”

    戎欣桐展颜一笑,伸出玉指点了一下他的鼻尖说:“天色还早呢,看把你猴急的!”

    两人各怀鬼胎,却愣是表现出一副浓情蜜意的情侣模样,有说有笑的朝坊市走去。

    相比往日,今天的坊市显得格外冷清,每个店铺只有稀稀拉拉那么两三个客人,有的店铺里面甚至空无一人。

    吴越对此也没太在意,与戎欣桐随便选了一家冷清的店铺走了进去。

    店员正迷迷瞪瞪的趴在桌上打瞌睡,看见吴越与戎欣桐进来后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只见一个脸色蜡黄穿着朴素的壮汉挽着一位翩翩少年的胳膊,相互依偎着走了进来,这场景怎么看都觉得诡异。

    这个店员显然不是一个好奇心重的人,眼中闪过诧异后又继续睡去,压根懒得搭理。

    在店员想来,今日这种盛况,炼气七层以上弟子都跑去观看大比了,谁有心思逛坊市啊,至于炼气七层以下弟子,手里能有几个闲钱?肯定都是只看不买的穷鬼,自然不值得浪费力气。

    但剧情接下来的发展可就让店员大跌眼镜了,只见那个脸色蜡黄的汉子随手朝房间指了几下说:“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我都要!”

    随后翩翩少年掏出身份玉牌往店员面前一砸说:“全包了!”

    店员这才晓得来了大客户,也顾不上深究两人诡异的关系,立即屁颠屁颠的忙碌起来。

    走出店铺,戎欣桐摸着鼓囊囊的储物袋脸上充满了兴奋,迫不及待的拉着吴越冲进了下一个店铺,进去之后看中什么就买什么,丝毫不为吴越心疼钱。

    几圈下来,戎欣桐的胃口越来越大,品味越来越高,所有东西都是只挑贵的,不买对的。逛了不到两个时辰,吴越的玉牌内至少少了五百万学分。

    “镇灵阁”是东市所有法器铺中排名前三的店铺,一向以法器优良而著称。

    此刻,戎欣桐与吴越坐在“镇灵阁”二楼的雅间内,两人面前摆放着好几件极品法器。戎欣桐看看这个又摸摸那个,脸上充满了不舍。

    吴越见此大手一甩,豪气干云的对站在一旁的管事说:“全要了!”

    这声音听在管事耳中简直如同天籁,手在算盘上扒拉一番后,赔笑道:“一百二十三万!”

    吴越递过身份玉牌,管事同样拿出一枚玉牌在上面一划,一百多万又没了!

    都说男人结账的时候最帅,戎欣桐此刻深有体会,在坊市逛了那么多家店铺,每次结账时少则数万,多则数十万上百万,到目前为止共花了多少钱她都不敢算。

    反观吴越,脸上依然挂着云淡风轻的笑容,好像这么多钱在他眼里真的只是数字一般,那种大气从容直接震撼了戎欣桐的心灵。

    以戎欣桐的美貌身边自然不缺乏那些一掷千金,只为搏她一笑的勋贵公子。

    可那些所谓的勋贵面对她时,虽然表现的一本正经,风流倜傥,但眼中深藏的浴火淫念却瞒不过她的双眸,那种表里不一的虚伪让她想起就觉得恶心。

    还有那些勋贵表面上一掷千金,极为豪爽,可要真让他们掏个百八十万,一个个脸上的表情就跟死了爹妈似得,看着就让人反胃。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在认识吴越以前,戎欣桐以为大秦勋贵都一个德行,可眼前的吴越却彻底改变了她的观点。

    这位世子殿下虽然猥琐,好色,爱耍流氓,但他身上却有一种那些勋贵所不具备的率性与真诚,说什么就是什么,从来不做作。

    就像现在,几百万如流水似得花出去了,他的表情依然如先前般温和淡然。

    那种视金钱如粪土的豁达是其他勋贵无论如何也装不出来的。

    付完账后,吴越朝戎欣桐温柔一笑,然后扔垃圾似得将几件价值连城的法器扔给她说:“走吧!”

    笑容如和煦春风,吹得戎欣桐芳心一颤,急忙站起来跟在他身后走了出去,只是这次,她的脚步明显有些踌躇,就连面具下的俏脸上,也露出了一丝难以名状的复杂!

    从店铺出来时已经华灯初上,人流也变得多了起来,吴越见此心情大悦,转身问道:“还有什么想买的,咱们这就去吧!”

    戎欣桐走上前去想要挽住他的胳膊,眼神一撇突然看见袖口的颜色,这才想起自己现在的模样,有些尴尬的收回双手说:“我有些累了,咱们回去吧!”

    陪女人逛街真不是什么好差事,这一下午走的吴越腿都酸了,闻言终于松了口气说:“我的姑奶奶,你终于松口了,我还以为你要逛到天亮呢!”

    戎欣桐“噗嗤”一笑,若不是面具遮着,估计这个笑容肯定能颠倒众生。

    得以解脱的吴越眼中满是兴奋,丝毫没有察觉到戎欣桐语气中的细微变化,强忍着酸软的双腿朝早已预定好的酒楼走去。

    还是上次那家酒楼,进去之后吴越挥手赶走准备迎上来的店小二,然后直奔上次那个房间而去,走到门前,吴越主动后退半步将开门的权力让给戎欣桐。

    戎欣桐奇怪的看向吴越,却见他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

    戎欣桐不疑有它,一把推开房门,然后一股浓郁的玫瑰花香扑面而来。

    戎欣桐定睛看去,只见房间的地板上撒满了玫瑰花瓣,那些花瓣就好像一层红毯,均匀的铺在地上。

    还有,入眼可见的餐桌上竟多了一个巨大的红色桃心,仔细一看,这个桃心竟也是用玫瑰花瓣摆放出来的。

    戎欣桐何曾见过这种场面,当即就被怔住了。吴越见势上前一步,将脑袋搭在她的肩上问:“喜欢吗?”

    震撼的场景,磁性的声音,如温柔的陷阱。

    戎欣桐那颗饱经风霜的心一阵颤动,瞬间沦陷了,她转过身去一把抱住吴越,什么话也不说,就这样紧紧的抱着!

    “江斌啊江斌,没想到你这一招还挺好用!”吴越同样伸手将她抱住,说:“我说过,就算你要天上的星星,我也会千方百计给你摘下来的!”

    戎欣桐闻言鼻子一酸,强忍着落泪的冲动,抱的吴越越发紧了。

    吴越拍着她的后背说:“要不我们先进去吧,老待在门口算怎么回事啊!”

    戎欣桐这才松开,两人携手踏进房间,关上门后吴越哂笑一声说:“你能不能先把衣服给换了,目前这身跟眼前场景实在不搭啊!”

    戎欣桐顺从的点了点头,直奔卧室而去,吴越急忙跟上,刚到门口戎欣桐回头问道:“我换衣服,你跟进来干什么?”

    “我看着你换!”吴越腆着脸笑道。

    “想得美!”戎欣桐白了他一眼,然后“砰”的一声关上房门,吴越不但没挤进去,还差点碰到鼻子,不满的隔着门说:“你说你全身上下哪里我没看过,都老夫老妻了害什么臊?”

    吴越也就痛快一下嘴而已,并没有打算真的进去,趁这会功夫,急忙吩咐店小二上菜。

    “女人真是麻烦,换个衣服都这么慢!”酒菜上齐后还不见戎欣桐出来,吴越郁闷的自己先喝了起来。

    几杯下肚后,卧室门终于打开,然后吴越一脸呆滞,手中酒杯直接掉了下来。

    只见戎欣桐穿着一身红色长裙,腰肢纤细,双峰叠起,一枚红色腰带将她的身材完美勾勒出来。

    还有她的俏脸,眉眼口鼻,无一不是造物主最巅峰的杰作,看的吴越眼睛都直了。

    戎欣桐走到吴越面前说:“老实交代,这一切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谋划的!”

    “说谋划多难听啊。”吴越顺势搂住她的细腰说:“这分明就是爱的力量!”

    “油嘴滑舌!”戎欣桐一指他的鼻子,眼中尽是笑意。

    “先吃饭吧,走了一天饿死了都!”吴越拉着戎欣桐坐下,然后递给她一杯酒,酒杯碰触的刹那,戎欣桐玉手一颤,心跳没来由的加快了几分。

    两人推杯换盏,你来我往,很快就带上了几分醉意。

    吴越平日里就满嘴跑火车,醉酒之后更没个正行,各种醉话,荤话,笑话张口就来,将戎欣桐逗得又是娇羞又是好笑。

    良辰美景总是容易喝醉,又是几杯下肚,吴越彻底醉了,趴在桌上说起胡话。

    戎欣桐见此,双手在吴越眼前不断翻飞,一个个法印在十指间不断变幻,与此同时,一缕缕黑丝从十指间冒出,直奔吴越双眼。

    很快,吴越便如同僵尸一般,神情呆滞,一脸木然。

    施法成功,戎欣桐心中却并没有预想中的那么高兴,反而夹杂着一丝悔恨,盯着他那空洞的双眼沉吟道:“吴越,你别怪我,我也是被逼的!”

    “戎欣桐,你是‘逆仙盟’的密探,怎么能对大秦皇孙动情,必须当断则断,否则会彻底陷进去的!”

    戎欣桐狠狠的扇了自己一个耳光,再次看向吴越时眼中充满了坚定,问道:“风神传承什么时候开启?执法堂打算如何应对?还有,对于聚集在隐雾谷的邪修,执法堂打算如何处理?”

    一口气问出了三个问题,然后紧盯着吴越,生怕漏掉哪怕一个细节。

    吴越嘴唇翕动,将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毫无保留的全说了出来。

    说完之后,两眼一闭,彻底失去了意识。

    戎欣桐将其架起,抱进卧室安置好后,抚摸着他那张清秀的脸庞说:“吴越,对不起,你是勋贵我是贼,我们永远都是两个世界的人,希望今后你能一切安好,还有,以后莫要再轻易相信女人了!”

    说完之后,戎欣桐掩口跑出卧室,看着客厅那鲜艳的玫瑰以及其上散发出的浓郁香气,戎欣桐鼻子一酸,眼泪如断线珍珠不争气的流了下来,然后急忙跑了出去!

    这个地方她一刻也不想多待,待的越久,内心的悔恨与愧疚就越发难以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