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作者:十六夜的雪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剑三+宝莲灯]穿越为龙三公主的奶秀伤不起 !

    见大金乌想要连同表妹一起抓捕,自知失言的杨婵当即闭嘴,眼中浮出懊悔之色,竟然不小心让大金乌知道表妹的存在,绝对不能再暴露表妹的身份了。

    “说!你的表妹是谁?还有杨戬在哪里?”大金乌沉声问着,杨婵却是低下头再不肯开口。

    见好好问话没用,大金乌原本沉稳的声音陡然变得严厉起来,“看来你是想试试,太阳到底有多热!”

    大金乌直接将手中的太阳宝轮对准她释放出庞大的热量,杨婵当即被那股热量拉扯到半空发出痛苦的叫声。

    “不说,我烤死你!”大金乌厉声喝道,见杨婵始终不肯回答,当即对着四周的山林充满威胁的喊道:“杨戬!你妹妹在我手上,如果再不出来,她会被活活烤死!”

    躲在附近的杨戬眼看着三妹被大金乌折磨忍不住想要冲出去,悬在半空看到二哥的杨婵当即大声叫道:“只要我们两个活一个,母亲就还有希望。大金乌!你不会找到我二哥的,是的,就在两天前,他为了救我还可以以死相拼,但是,现在他不会了,因为他找到了目标,他一定能够挑起拜师学艺救出母亲的重任,为此,他不惜付出一切代价,甚至,是妹妹的性命!”

    杨戬知道三妹这番话是说给自己听的,用尽所有的力气才没有跑出去自投罗网,眼睁睁的看着最重要的妹妹被大金乌折磨,心中痛苦难当,却只能流着泪在心中默默的对三妹说对不起。

    对杨婵用刑的大金乌听到她的话心中一阵恼火,本想加大太阳宝轮所释放的热量迫其开口却又临时改变想法,话音冷酷的说:“好!很好,既然你断定他不会出现,本将便不问杨戬的下落,告诉我,你的表妹是谁?说出她的名字本将便不再折磨你。”

    大金乌现在更想抓到杨婵的表妹,毕竟杨戬代表着天蓬元帅的过失,而督查不严导致杨天佑和杨蛟的魂魄被半途截走则是他的过错,他现在非常想把造成他过错的人抓上天庭问罪。

    “大金乌!像你这种冷酷无情的人怎么懂得什么叫亲情?什么叫感恩?我死也不会说出表妹的名字!你永远也抓不到她!不要痴心妄想了!”

    杨婵大声叫着,而本来就很火大的大金乌被她的话搞得更是火冒三丈,当即加大太阳宝轮的热量……

    心中恼怒的大金乌下手没了分寸,太阳宝轮的热量已经到了足以烤死人的温度,几乎在同时,还在西海睡觉的寸心接收到系统发来的语音通知。

    【检测到剧情人物杨婵因宿主的关系即将死亡,现立刻将宿主传送至杨婵处改变杨婵的死亡命运。】

    睡得迷迷糊糊的寸心听完这段语音通知还没等反应过来,就瞬间被传送到杨婵的所在地,然后一下子砸到还在对杨婵用刑的大金乌身上,当即把他砸趴在地,杨婵也顿时从半空掉在地上昏死过去。

    “怎么又绕回来啦?”

    拿着扇子的玉鼎真人正好在这时跑过来,看到一向威风凛凛、作风强硬的大金乌竟然被个女孩子压在地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忽然间发现玉帝的儿子除了不识数之外还很容易被压倒啊!

    玉鼎真人忍不住走近一些想要看看大金乌的热闹,这一多走几步才发现那女孩的衣服简直……玉鼎真人急忙移开视线非礼勿视,正好看到昏死在地上的杨婵赶紧跑过去查看,见她脱水濒死纠结了一下到底还是拿水灌给杨婵救了她的性命。

    躲在不远处关注这边情况的杨戬虽然为三妹的暂时得救松了口气,却又为突然莫名出现砸到大金乌的表妹感到担心,这个大金乌冷血无情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表妹只怕有危险了。

    杨戬还在焦急的看着这边的情况,被系统弄过来的寸心此时总算睡意尽消的清醒过来,见杨婵正在被玉鼎真人救治就知道接下来没自己什么事了,当即眼泪汪汪的向身下的大金乌呜咽着撒娇……

    “呜~好过分,你怎么穿这么硬的金甲?好痛~~硌死我了!你看我的手臂都被硌青了。”

    隐藏在不远处的杨戬吃惊的看着竟然在对大金乌撒娇的小表妹,内心翻涌不断,想不到于杨家有着大恩的表妹竟然会和有灭门之恨的大金乌如此亲近,这两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还在给杨婵灌水的玉鼎真人倒是没听出来寸心是在撒娇,虽然对大金乌很不爽,对于他被压趴在地上这件事也是喜闻乐见,但听见这个砸趴下大金乌的女孩子如此理直气壮的抱怨他的铠甲硌到自己,还是忍不住说:“无耻得这么清新脱俗的女子贫道还是生平仅见。”

    “闭嘴!”又一次被阿萝砸在地上很想静静(不要问他静静是谁)的大金乌当即冷声道,虽然声音很有气势,但此时灰头土脸的样子真的是什么气势都米有了。

    一直注意不把视线移过去的玉鼎真人马上非常好心的说:“你看他都叫你闭嘴了,所以小姑娘你赶紧别抱怨了,这玉帝的儿子最喜欢把人弄上天治罪,惹怒了他小心也和这姑娘一样被烤得半死不活的。”

    “本将是在叫你闭嘴!”大金乌很火大的对玉鼎真人的喝道:“敢把今天这事说出去本将决饶不了你!”

    “呜~~大金乌,你是不是生气了?”

    寸心的眼圈当即就有些红了,大金乌虽然不是在凶她,但在她面前从来都不会表现得这么狠厉,现在会如此失态果然是在恼怒吧,也对,他一直在外人面前维持的威严冷酷的形象就这样在她的一砸之下碎成渣了。

    趴在地上被砸得一点形象都没有了的大金乌听到她可怜兮兮的呜咽声,只得放缓声音用很无奈的口气说:“我没有生气,阿萝,从我身上起来。”

    玉鼎真人听到这两人的对话当即恍然大悟的说:“原来你俩认识啊!”

    【不止是认识这么简单。】

    杨戬沉默的看着就算被砸得如此狼狈丢脸都没有对表妹说出一句重话的大金乌,虽然暗暗为表妹松了口气,心里却也涌出一股说不上来的莫名情绪。

    “大金乌,你怎么样?我帮你治疗一下吧。”

    趴坐在他身上的寸心一边轻手轻脚的站起来一边非常心疼的说着,心里真是恨不得把系统塞小黑屋,这传送的落点也太准了,就好像瞄准了往大金乌身上砸一样。

    感觉到阿萝从自己身上离开,大金乌也随即站起来拍着身上的尘土说:“不用,我没受伤。”

    “骗人!上次都被我砸伤了。”

    “上次是在距地面几千里的高空被你砸下来的。”

    听到两人对话的玉鼎真人一阵无语,敢情玉帝的儿子被这个小姑娘砸趴下已经不是第一次,难怪这么淡定了。

    大金乌拍掉身上的尘土才看向阿萝,对方一身半透不透的白纱衣当即让他的脸色黑下来,赶紧扯掉金甲上的披风用力裹住她的身体气急的叫道:“你怎么穿成这样就跑出来了?!”

    被披风裹得严严实实的寸心这才想起自己临睡前被侍女换上比较透的冰蚕纱的睡衣,不由得嘟着嘴说:“人家又不是有意的,正在自己的寝宫睡觉就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了。”

    “阿萝不是自愿出现在这里的?”大金乌听到她的话顿时锁紧眉头,寸心则是一脸郁闷的说:“我就算再怎么不靠谱,也不可能穿着睡衣跑出来啊!”

    见大金乌陷入沉思,不想他再纠结此事的寸心当即一脸恍然大悟的说:“这应该跟我神行的能力有关吧,我终于明白自己当年还是个蛋的时候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从西海来到人界了,好像我的神行有些时候不能控制啊,大金乌你也好倒霉,一共就失控两次,还两次都砸到你身上了,缘分呐!”

    “以后神行少用,睡觉也穿严实点,”相信了她的说辞的大金乌这样吩咐着,然后忽然想起来问:“这都什么时辰了,阿萝怎么还在睡?“

    “人家为了照看你好几天没睡,之后又守了一夜的灵,都困死了,就一直睡到现在。”

    寸心一不小心说漏了嘴,当即暗道不好,果然就见大金乌露出疑惑的神色。

    “守灵?”

    “啊——是啊,守灵。”寸心脑筋飞快的想出一个理由,“我东海的三堂哥敖丙被个小孩打死了,我四堂姐好伤心,所以就过去陪她啦!我好可怜啊!长这么大都没有连续这么多天没睡过。”

    害她好几天没睡的大金乌听到阿萝的话心里一软,放缓声音说:“阿萝,你也不要太勉强自己。”

    “我这算什么勉强啊?倒是大金乌你一直在勉强自己吧,你的伤才刚好,却压根没有休息又来到下界公干,玉帝就不能派别人来吗?怎么什么事都让你来做啊?他天庭没人了吗?”

    寸心越说越心疼,明明是玉帝的错,却要大金乌来背锅,真是让人恨不得在那个玉帝老儿身上踩上一万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