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作者:十六夜的雪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剑三+宝莲灯]穿越为龙三公主的奶秀伤不起 !

    把来到桃山的目的达成,寸心的心情轻松起来,成功的把战狂牌交给瑶姬姑姑,将来金乌大阵开启时就不必担心了。

    “姑姑,我帮你梳头吧。”

    看瑶姬的发鬓有些散乱,寸心拿出一把玉梳跪坐到她的身后动作轻柔的梳理起来,一边梳一边说着她被压在桃山之后一双儿女所经历的事情……

    说二哥为了救表姐开启天眼杀死六妖、说两兄妹要拜师学艺拯救母亲、说二人好心放过一对狐狸精却被出卖先后被抓上天庭、说杨戬机智的把大金乌坑进天牢、说她和哪吒假扮大金乌和玉帝从法场救出表姐、说她眼看二哥就要被斩杀在南天门外,来不及等哪吒过来就一个人出去劫法场拖延时间……

    瑶姬听着儿女在这段日子惊心动魄的经历,眼泪控制不住的流淌下来,只恨自己被关在这里,不能为一双儿女遮风挡雨。

    为瑶姬梳理好一头秀发的寸心拿出手帕轻轻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柔声劝慰道:“姑姑,别难过了,不经历风雨哪能见到彩虹,二哥和表姐这段时日真的成长了许多,尤其是二哥,现在心心念念的就是学好本事把您从桃山救出来,已经变成一个非常有担当的男人。”

    被安慰到的瑶姬握着她的手关切的说:“寸心,你这样无私的帮助我们一家,姑姑真的很感谢你,以后你也要多加小心,千万不要被天庭知道你的身份。”

    “姑姑放心吧,我隐藏得很好,而且我才不怕暴露给天庭呢,大不了西海的三公主不当就是了,只要不被大金乌知道我在帮助你们就万事大吉。”

    寸心发自内心的说着,反正她将来是注定要被削去公主封号的,根本就不在乎这种事,最重要的是隐瞒住大金乌,她实在不想让大金乌为自己陷入两难的境地。

    瑶姬见她提起大金乌时眼中充满了柔情蜜意,心里不由得暗暗的一沉,如果这个纯真善良的孩子喜欢大金乌绝对将是一场悲剧,那个行事以天规戒律为准则的男人根本就不可能会动凡心,将来寸心一定会受伤的。

    瑶姬正想劝说寸心不要对大金乌投入太多的感情以免将来受伤,脚步声从外面传来,两人一同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就见手持太阳宝轮的大金乌走进来,他看到寸心身处于潭水中央的囚台上顿时皱下眉头,然后沉声道:“阿萝,回去了。”

    看大金乌进来寸心才发觉自己已经在这里呆了挺长时间,吐下舌头就飞身来到他的面前说:“对不起,跟你姑姑说话忘了时间。”

    “跟她有什么好说的。”大金乌的语气非常不好,寸心赶忙开口劝道:“怎么说也是把你养大的姑姑,态度好一点啦。”

    “我倒情愿没有被她养过。”

    “我也希望从未养过你。”

    眼看这对姑侄僵持上了,寸心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不管是大金乌还是瑶姬都是她非常亲近的人,尤其两人曾经的关系那么好,现在却是变成这样,这让她的心里非常难受。

    大金乌看向瑶姬压抑着心中不断奔涌的激烈情绪沉声说:“姑姑是在怪我吗?你又有何脸面责怪于我?当年,你掌管欲界四重天的时候,是多么神圣、多么荣耀,让我们这些人都对你顶礼膜拜,可你为何自甘堕落,让父皇和我们,颜面丢尽,难道你一点儿不觉得羞愧、不觉得脸红吗?

    寸心的唇角抽搐一下,这不是大金乌将来驻守桃山时对瑶姬说的话吗?看来这些话早就憋在他的心里了,现在终于找着机会全部吐露出来。

    下意识的看向瑶姬,她的回答果然和未来一样,“我为天庭有你这样的神仙感到脸红,我为有你这样的晚辈,感到脸红。”

    大金乌听到姑姑平静却充满责备的话语低垂下眼帘露出难过的神色,但随即就掩去这罕见的情绪,拉住阿萝就转身大步离开,一直到回玉泉山他都没有再开口。

    眼看大金乌沉默的坐在山崖上一脸落寞的看着天空的流云,寸心知道他的内心一定是非常压抑沉闷的,就乖巧的坐在旁边安静的依偎着他,这种时候任何安慰的语言都显得太过于苍白,只要默默的陪伴就好了。

    不知过了多久,大金乌终于开口,“等完成父皇交代的任务,我们再去九重天外的那颗巨树上一起看月亮吧。”

    虽然很想说这种立flag的话实在太不吉利了,但这种时候她也没有心情吐槽,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然后有些疑惑的问:“怎么忽然想起要去那里了?”

    片刻的沉默之后,大金乌才充满怀念的低喃道:“很想,再一次感受到,那种轻松宁静的心情。”

    寸心无声的叹了口气,姑姑的那番话果然对他影响甚大,其实寸心也明白大金乌此刻的心情必定是复杂苦涩的,因为一直憧憬着姑姑,从小到大他定然是希望得到姑姑认同的,然而现在瑶姬却说为他感到脸红,哪怕这个触犯天条的姑姑令他非常失望,但那种直白的否定依旧令他感到难受吧。

    或许是想早日摆脱这个任务,大金乌在接下来的日子积极布控,派出手下的兵将遍布各个通往玉泉山的要道,力图尽快抓捕到天庭钦犯,然而任务不是想完成就能完成,如此过了三个来月,却始终没有杨戬等人的下落,就算是一向沉稳的大金乌都有些焦躁起来。

    这一日,大金乌例行巡视过各处岗哨后就回到堪称作战指挥中心的竹屋,发现天蓬元帅竟然光着上半身在竹屋外面用九齿钉耙刨地,而他出门时还在睡觉的阿萝此时正倚着竹屋外的围栏一边吃果子一边看天蓬刨地,一脸很欢乐的样子。

    此种情景当即就让大金乌的脸黑下来,快步上前大声斥责道:“天蓬!成何体统?!衣服给我穿上!”

    他随即伸手遮住阿萝的双眼非常不悦的说:“有什么好看的,也不怕伤眼睛。”

    “确实没什么好看的。”寸心讪讪的说:“我就是觉得他刨地挺有意思的,才多看一会儿。”

    大金乌当即转头看向天蓬不爽的问:“堂堂天蓬元帅,你这次是干吗?”

    天蓬元帅一本正经的回答道:“这不是嘛,咱得学种种地呀,这要是万一被贬下凡,削了神籍,咱也有个营生啊!”

    旁边被大金乌捂着眼睛的寸心都要笑死了,觉得天蓬这种想法真是太不神话了,简直就跟被开除党籍的中央高官回家卖红薯一个性质,再顺便想象一下大金乌挥着锄头种地的样子,那画面太美,她不敢继续想下去!

    大金乌低头看看那一大块被天蓬刨出黑土的地,话音有些急躁的说:“你学什么种地啊?三个多月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天蓬附和的说:“是啊,就连你要拔那牙都没回来。”

    不等大金乌继续说话,寸心拉下他捂着自己双眼的手,强忍着笑意说:“你别着急,就算真的被削神籍也没有关系,我会养你的。”

    大金乌听到她的话脸再度黑下来,他堂堂的太阳金乌怎么可能让阿萝来养,那还不如跟天蓬一起学着种地呢!

    “就算被削了神籍也不需要你养我。”大金乌郑重申明,而寸心则是一脸恍然的神情,“也是哦,哪怕削了神籍也不能改变你是太阳的事实,你完全可以利用自己的种族天赋在夜晚贩卖阳光为生嘛!”

    寸心兴致勃勃的替他规划未来再就业的择业方向,大金乌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阿萝虽然平时很乖巧,但某些时候真是够糟心的。

    “对了,大金乌!”寸心忽然想起来问,“如果你被削了神籍,还能不能维持人形?会不会直接变成鸡小萌的样子啊?”

    眼看阿萝双眼闪亮亮的看着自己,大金乌忽然感到后背一阵恶寒,当即一敲她的头说:“瞎想什么呢!”

    他一点也不想知道阿萝之前所说的“养”到底是“供养”还是“饲养”的意思。

    如果天蓬元帅知道他的想法一定会笑得很贱告诉他这个“养”其实还可以是“包养”的意思。

    不想再纠结这件事的大金乌看向天蓬说出之前想要说的话,“我问你,你认为他们还会不会回玉泉山?”

    天蓬元帅当即很不屑的说:“就玉鼎真人那点臭本事,这仨月都传遍三界了,这谁不知道啊?我估计吧,会不会这杨戬走到半路上听谁说了一嘴,一拐弯儿,拜别人为师了。”

    “言之有理。”大金乌对天蓬的话很认同,思索一下说:“这样儿,留一万兵马驻扎在玉泉山,剩下的九万兵全部出去各自寻找他们的下落。”

    “那行!我就在玉泉山,你去拔牙吧。”

    “好!”大金乌好像听不出天蓬话音中的调侃之意,还很认真的给出回应,让寸心忍不住想要捂脸,谁能相信外人眼中冷酷无情的大金乌竟然是这么容易被捉弄的老实人。

    “大哥!”远处传来二金乌的喊声,三人一起看向他,就见二金乌快步走过来报告说:“大哥,东海龙宫四公主敖听心求见。”

    “四公主?”天蓬直接扔了九齿钉耙露出一脸迷醉的猪哥像,大金乌则是保持着长兄的威严沉声问:“她来干什么?”

    “她说,她有了大闹天宫那个妖孽的线索。”

    听到二弟的回答,大金乌当即说道:“快让她上来。”

    眼看听心堂姐就要过来,寸心脸色有些慌乱的说:“我要赶紧走了,你们千万别跟堂姐说认识我。”

    “为什么?”大金乌一脸的疑惑,而寸心快速的说:“因为父王不喜欢我来找你啊,如果被听心堂姐知道我在这里,回去跟父王说一嘴,我会挨骂的,就这样,我走了,绝对不要跟听心堂姐提起我哟!”

    寸心把身旁的竹屋摄取到手中就直接跑路,其实她的便宜爹尽管并不太喜欢她去见大金乌,但也不至于骂她,真正原因是她曾经因为说漏嘴骗大金乌自己在东海陪着听心堂姐为堂兄敖丙守灵,这要是跟听心堂姐一接触,让大金乌发觉守灵之事子虚乌有,到时候就没法解释了,所以她只能选择战略性转移了。

    离开大金乌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做什么的寸心开始回忆接下来的剧情,以决定自己下一步的行动。

    想要为兄长报仇的听心堂姐会将哪吒的情报告知大金乌,然后与他联手逼死哪吒,杨婵表姐历尽千辛万苦的将哪吒的遗体带回乾元山太乙真人处寻求复活之法,之后听从太乙真人的话带着哪吒来到华山建立哪吒行宫收集香火,希望三年后复活哪吒。

    寸心决定暂时还是别去找杨婵了,心中有愧无颜去见哪吒啊,虽然她的妙舞神扬可以轻易复活哪吒,但哪吒注定要变成莲花化身,不然将来封神之战还不知道会怎样,她可负担不起改变哪吒命运的罪责,所以只能继续有愧下去了。

    至于杨戬,现在好像正带着啸天犬前往昆仑山打算拜元始天尊为师,寸心囧了一下,天蓬元帅还真是神预测啊,大金乌看起来很是精明干练的样子,实际上脑子转得还没有天蓬快,难怪总是被他作弄,点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