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作者:十六夜的雪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剑三+宝莲灯]穿越为龙三公主的奶秀伤不起 !

    一阵急促的跑动声打破了两人之间温馨的氛围,几乎算是连滚带爬过来的滚滚冲进正堂嗷嗷的大叫着,杨戬还在疑惑滚滚这么激动在叫什么,就发觉原本还在他的怀中温柔浅笑的妻子整个人都不对劲起来,竟是骤然爆发出冲天的煞气和杀意。

    杨戬正想询问发生了什么事,眼睛都红了的寸心已经从他的怀中挣脱出来一脚就踢翻了哮天犬面前的案几,然后掐着他的喉咙怒道:“你把大金乌弄到哪里去了?!”

    意识到大金乌不见了的杨戬急忙抓住妻子的手腕令他放开哮天犬,口中劝道:“表妹!冷静!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过来报信的滚滚直接变成人形说:“才没有误会!昨天夜里哮天犬进屋忽然就打晕了我,刚刚我醒来发现一直躺在床榻上的大殿下不见了,肯定是他带走的!”

    心知不妙的杨戬赶忙看向护在身边的哮天犬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觉得自己为主人排忧解难的哮天犬毫不掩饰的用表功的语气说:“是啊!大金乌让主人这么不开心,我就把他扔了!”

    见哮天犬竟然这样轻描淡写的说出把昏迷不醒的大金乌扔掉的话,已经愤怒到失去理智的寸心当即挣开杨戬的手,拿出泰阿重剑就灌入庞大的法力用力砸向哮天犬。

    见妻子劈过来的重剑冒出凌厉的飓风竟是想杀了哮天犬,杨戬急忙亮出三尖两刃枪用力格挡,从泰阿涌出的磅礴力量当即就掀飞了屋顶再一次将笼罩杨府的曜光罩粉碎,因此而产生了的耀眼金芒再度直冲九霄,让天庭所有的神仙都知道灌江口的那对夫妻又打起来了!

    “你要杀了哮天犬吗?”杨戬惊怒交加的叫着,想不到妻子竟然要杀了自己的兄弟,若不是他在这里哮天犬只怕就没命了!

    “那又怎样?大金乌现在没有神智!哮天犬竟然扔了他,那跟杀他有什么区别?!”寸心双眼通红的叫着,而杨戬据理力争,“那你也不能对哮天犬下杀手!他只是一条狗,头脑简单做事不知道考虑后果,他其实没有坏心的!”

    寸心的火气顿时更盛,“没有坏心?难道没有坏心做出的就不是坏事了吗?他头脑简单,简单到就那么毫无罪恶感的把人事不知的大金乌扔到外面,杨戬!你的狗帮你做了你最想做的事情,你现在很开心对吧!”

    听到妻子迁怒的话语,杨戬也气道:“我开心什么?难道你以为是我指使哮天犬做的?好!就当是我指使的吧,你要撒气尽管冲着我来,哮天犬的过错我替他担!”

    “杨戬!就是因为你这种态度才会惯得哮天犬肆意妄为,替他担?你说替就能替吗?”

    滚滚见两人现在还在为哮天犬争执,当即叫道:“你们别吵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大殿下!哮天犬!你把大殿下扔哪了?”

    “我也不知道,我飞了一会儿被烫得不行就挑了座山扔下去了!”

    “用你的鼻子闻啊!”

    “我不要!主人就是因为他那么不开心,三圣母和梅山兄弟都被他逼走了,只要他消失了这个家就能变回以前的样子了!他就死在外面好了!”

    哮天犬躲在杨戬身边这样说着,看到三公主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有些害怕,但想到有主人护着又放下心来,他知道主人肯定会护着自己的。

    听到大金乌被这样诅咒,怒极攻心的寸心当即就挥剑劈向哮天犬,杨戬赶忙再一次挥枪阻挡,话音急迫的说:“表妹!你别跟条狗一般见识,我劝劝哮天犬,让他用万里追踪找到大金乌。”

    “不必了!”怒火中烧的寸心直接叫道:“滚滚,让哮天犬吐出龙珠!”

    滚滚听到她的话变回原形“嗷”的一嗓子,哮天犬当即就无法控制住的吐出了龙珠,然后就再也无法保持人形,变回了一条黑狗。

    眼看妻子一脸嫌弃的将龙珠拿在手里就要离开,杨戬急忙拦住她的去路,“哮天犬没了龙珠就只能做条普通的狗,那样对他太残忍了!把龙珠还给哮天犬!”

    “残忍?他将人事不知的大金乌丢到山里就不残忍了?给我让开!”寸心直接将泰阿往他身上拍去,想要逼他让路。

    杨戬不肯退让,手中三尖两刃枪格开泰阿重剑,然后横枪拦住妻子的去路,“我不想跟你动手,龙珠你必须给我!”

    见他竟然如此逼迫自己,寸心当即就激愤到无法控制情绪,口不择言的叫道:“跟我动手?杨戬!你忘恩负义!当年我三番五次的救你,为了你差点连命都没了,你现在竟然为了一条狗跟我利刃相向,好啊!我今天就是不交龙珠!有种你就杀了我自己来拿!”

    寸心说着就大步撞向横在身前的三尖两刃枪,只要对方不退让她就势必要被重伤,杨戬自然不肯伤她,飞快的把三尖两刃枪收回去,而寸心已经乘机来到门口转头对杨戬说:“还算你有点良心,你若敢伤我,我情愿毁了龙珠也不会如你的意!”

    她随即又看向变回狗的哮天犬,话音狠厉的说:“最好大金乌没事,不然你没机会做人了!”

    扔下这句恐吓的寸心带着滚滚冲出杨府,眼看妻子头也不回的离去,杨戬看着狼藉一片的厅堂露出悲凉之色,不明白事情怎么会演变成这样,明明之前还和妻子恩爱有加,转瞬之间却是争吵得如此激烈,这究竟是谁的错呢?或者谁都没有错,两人都太过于在意自己重要的人,却偏偏忘记他和妻子才是彼此最重要的人。

    见主人一脸的难过,变成狗的哮天犬伸出舌头舔舔他的手,杨戬摸摸它的头呢喃道:“这次你是真的做错了,若真的为我好就不该招惹大金乌,表妹气成这样,也不知道还能不能一起过中秋节了?”

    寸心按照系统地图大金乌的位置一路疾飞,还时不时的关注着司日的小金乌,看他依旧坚守岗位就知道大金乌的存在并没有被发现,心里暗暗的松了口气,如果小金乌发现大金乌的存在就麻烦了,到时候还不知道会惹出多少事。

    按照系统地图的标识,寸心最终落在一个繁华的市镇,她知道大金乌就在这里,却无法得知具体地点,于是看向身旁的滚滚说:“接下来就靠你了。”

    寸心对滚滚很有信心,熊猫的嗅觉本身就比警犬还灵敏,滚滚更是属于成精的那种,就算达不到哮天犬那种水平,但要在这城镇里找人还是没有问题的。

    “包在我身上好了。”

    人形的滚滚当即就变回圆滚滚的熊猫开始嗅着大金乌的味道,虽然镇上的气味很杂,他还是轻易的就嗅到大金乌的味道,然后带着寸心往大金乌所在的地方跑去。

    寸心很快就来到一个人来人往的市集,她一身飘逸的粉色衣裙和精美的金银饰品看起来就犹如大家闺秀一般,和这个乡土气息非常浓厚的集市格格不入,就犹如走错了片场一般,让四周赶集的乡民、镇民都偷偷注视着这个衣着华贵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家出来的女子。

    心急如焚的寸心根本就懒得理会众人对自己的围观,只是焦灼不已的四处张望寻找着大金乌,直到滚滚“嗷”的一声,得知大金乌就在前方的人群里面当即快步的跑过去挤开人群,眼前的一幕顿时令她呆站原地,潸然泪下。

    那个记忆中总是威风凛凛严肃冷酷却对自己无比温柔的男人此时一脸呆傻的坐在地上,原本火红的长发已经脏得看不出本来的颜色,硬朗坚毅的面庞也满是尘土,身上的污泥更是多到连一身仙家衣物都无法立刻去除的程度,如此凄惨落魄的模样哪里还有半分曾经天庭大太子的尊贵、威严,看起来竟如同凡间最低贱的乞丐一般。

    看到大金乌面前放了铜钱的破碗,寸心才意识他在这些凡人面前的身份就是乞丐,旁边还有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乞丐口沫横飞的大声介绍说:“……我这个弟弟那是真可怜,七、八岁就没了娘,亲爹给他娶了后娘就变成了后爹,逼着他小小年纪就为家里干最脏最累的活,却总是吃不饱穿不暖,过得还没有同父异母的妹妹好,眼看可以娶妻生子熬出头了,结果走路跌一跤就摔傻了,直接被亲爹后妈赶出家门,多可怜啊,父老乡亲行行好,多少接济点,给口吃的也好,我替弟弟谢谢你们了。”

    乞丐唱作俱佳的表演着,说得跟真事似的,围观的群众见那个长得挺好看的年轻人确实一副傻傻的模样,再加上这个镇上的人都挺富裕的,也不差这点钱,就纷纷慷慨解囊拿出铜钱往大金乌面前的碗里扔,不少人没有准头直接就扔到大金乌的身上,当即就令忍受不了的寸心大声叫道:“住手!都住手!不许再扔了!”

    那个乞丐听到她的话顿时不满的说:“姑娘,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看我弟弟多可怜,你不给钱就算了,怎么能阻止这些好心人给钱?看你穿得这么漂亮,心肠怎么这么坏啊?”

    寸心直接一拳将他打倒在地,然后一脚踩在他身上愤怒的叫道:“你弟弟?好大的脸啊!三界众生谁有资格做他的兄长?你知道他是谁吗?竟然这样侮辱他!信不信我将你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寸心此时已经气得连最讨厌的玉帝的名言都拿出来用了,恨不得弄死这个胆敢侮辱大金乌的乞丐,四周围观的人见此都是议论纷纷,一看那个姑娘的衣着打扮就知道不是普通人,再听她说的话,看来那个傻子青年也是来历不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