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作者:十六夜的雪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剑三+宝莲灯]穿越为龙三公主的奶秀伤不起 !

    【灯灵,我要怎样做才能像本体那样不惧金乌的热量。】

    寸心当即就用意念跟宝莲灯通话,被小金乌握在手中的宝莲灯亮了亮才回答这个问题。

    “只要我进入你现在的身体将之蕴养成灯芯就不惧怕金乌高温,但这样一来你的这具身体受伤就无法用我来治疗,而且和龙身的联系也会更加紧密,以后人身受伤,龙身也会出现相同的伤痕,这不是件好事,毕竟脆弱的人类身体太容易受伤了。”

    为了将来能够碰触到大金乌,寸心毫不犹豫的说:【你进来吧,我以后会尽量小心的。】

    听到她如此说,原本还握在小金乌手中的宝莲灯当即就飞入丁母怀中的婴孩体内,被襁褓包裹看不到的地方,小婴儿的锁骨部位浮现出一朵小小的莲花,和寸心身上那朵一模一样。

    丁母一看神仙的法宝飞入女儿的体内,顿时不知所措的说:“神仙,这怎么飞进来了?我女儿没事吧。”

    小金乌见到这种情形虽然意外倒也并不奇怪,丁香毕竟是阿萝的转世,宝莲灯飞入她的体内也很正常,便对丁母说:“无妨,以后好好照顾丁香便是,我会时常关注丁府的。”

    还要回去司日的小金乌说罢就飞上天空重新化作太阳,而抱着女儿的丁母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刚刚得知老爷和儿子遇到山崩感觉天都要塌了,结果家里忽然来了神仙,不但告知丈夫儿子没事,还给了她仙丹,现在女儿还得到了神仙的宝贝,简直就跟做梦一样。

    在场的丁府下人们同样有种做梦的感觉,腰杆都比平时挺直了不少,神仙把宝贝都给了小姐,还说以后会经常关注丁府,他们这是被神仙庇护了,真是祖上烧高香啊,以后谁敢趁老爷不在欺上门来,他们可不答应。

    一个仆妇关切的说道:“夫人,这里风大,快点把小姐抱到屋里吧。”

    丁母这才反应过来,赶忙抱着女儿进屋,旁边的下人见夫人走得急,都赶紧跟在一旁生怕她一时不小心摔了小姐,仙人可是两次都提及要好好照顾小姐,谁都不敢怠慢。

    感觉自己瞬间变成重点保护对象的寸心忽然想起来一个非常纠结的问题。

    【灯灵,你现在跑到我这里来了,以后不会就在丁府嵌入新天条吧?】

    隐藏在她体内的灯灵回答道:【宿主的人类身体没有法力供我嵌入天条,还是要回到华山借助你的本体来做这件事。】

    【那你怎么回去?让小金乌过来再把你带回去?】

    【不需如此麻烦,宿主的人身和龙身之间已经联系得非常紧密,我可以从这里直接回到你的本体。】

    寸心听到它这么说放下心来,只要不影响嵌入天条就行,毕竟她现在的工作量超大,宝莲灯拿来拿去也太耗费时间了。

    回到华山水牢,寸心正想继续往七彩石里嵌入新天条的工作,却发觉二哥脚步沉重的走进来,想到他不久前被迫亲手将妹妹压入华山,也可以理解他此刻压抑的心情。

    寸心吃力的从台子上坐起来,然后看着他柔声安慰道:“二哥,别难过了,这不是你的错。”

    满心痛苦、自责的杨戬听到表妹的话眼底顿时泛起泪光,飞身来到寸心的面前就用力抱住她,抱得紧紧的,似乎这样就会让自己好受一些。

    不知过了多久,杨戬充满愧疚的低喃道:“我要怎样向母亲解释?我答应她保护妹妹,可我却让三妹遭受到和母亲一样的命运。”

    寸心伸手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用最温柔的嗓音说:“二哥是为了北郡十万饥民才会忍痛做出这个决定,姑姑不会责怪你的,还有姑父、杨蛟表哥、杨婵表姐,大家都会理解你的。”

    如果不是这种时刻不适合开玩笑,寸心真想说就连你家的毛驴都会理解你哒。

    杨戬并未被安慰到,他的声音蕴含了沉重的楚痛,“三妹的丈夫和孩子都因我而死,她永远都不会原谅我。”

    “表姐会原谅你的,被落石砸死的那对父子并非你的妹夫和外甥。”

    寸心安抚的说着,实际上很想揪着二哥的衣领cos咆哮马,那是我的便宜爹和便宜哥啊!你就这么随随便便让人扑街了,真是造孽啊!!!!

    杨戬听到她的话一阵惊喜,当即就和表妹分开一些距离充满期盼的看着她追问道:“真的?我的外甥没死?”

    【二哥~~为什么光是外甥?难道你的妹夫挂了就没关系?】

    寸心默默的吐糟着,然后缓缓的点头,“是真的,有宝莲灯护佑两人都没事,将来新天条出世就要靠你的外甥了,那孩子说起来真是一言难尽,二哥你以后有得愁了。”

    “那是我杨戬的外甥!以后自当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人物!”

    杨戬理所当然的说着,那口气听起来不像在说外甥倒像是在说儿子,寸心在心里默默的给将会被狠狠调/教的刘沉香点蜡,顺便也给狠狠调/教外甥导致各种受伤的二哥点蜡!

    “表妹,我把外甥找回来带到身边抚养如何?”一提到外甥心情就舒缓了一些的杨戬充满期待的询问道。

    寸心抽抽唇角说:“天奴一直监视着二哥,你现在千万不要找他,等到十六年后二哥感应到沉香的存在再找不迟。”

    杨戬听到她这么说只得遗憾的同意,随后又问道:“被乱石砸死的那对父子是谁?我想给逝者的家人一点补偿。”

    其实这件事调查起来并不难,杨戬只要派手下的草头神简单排查一下就能够知道那对父子的身份,不过表妹一向什么都知道,问她更方便。

    “我之前已经拜托小金乌带着宝莲灯去救活那对父子,二哥不用再自责了。”

    听到表妹如此说,杨戬心中的愧疚感顿时消失,忍不住再度抱住她,很感激她为自己所做的一切。

    寸心察觉到二哥的想法真想说不用感激,她的便宜爹和便宜哥自然得救,不过目前她还不想让二哥知道自己投胎成丁香的事,所以只能瞒着了。

    接下来的日子,寸心除了每日定时去丁府当丁香就是在这个水牢往七彩石里嵌入天条,其实这项工作宝莲灯才是主力,她就是充当支撑宝莲灯作业的生物能源,但能源真不好当啊,体内的法力日日都会被抽取一空,简直就像是在消耗她的精血一般,从压入华山开始寸心就没有精神好的时候,每天都是一副病怏怏的虚弱模样,若不是小金乌时常给她送来各种滋补身体的灵丹、灵药,每年都会过来一趟的二哥也给她送来大量的灵草妙药补身体,寸心觉得自己真的支撑不下去,都快要被吸干了有木有。

    当然,也不能说这种抽取法力的方式没有好处,至少她恢复法力的速度比以前快了很多,而且法力也凝练深厚了许多,但回复速度再快、法力再深厚都比不上宝莲灯的吸取速度,照样得天天趴着,还有那每隔几年二哥就送来的玉鼎真人呕心沥血的新天条的补充条款,全部堆积起来整个囚台都摆不下,她觉得自己的竹简恐惧症已经治不好了。

    时间过得飞快,十六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寸心也终于在剧情开始前把手头上的天条全部嵌入七彩石中,这让她有种泪流满面的冲动,前年二哥送来一堆竹简时还说这是最后一批天条,以后她终于不必再充当生物能源,终于可以结束着枯燥的工作真正出去玩了!

    元神离开水牢变成丁香的寸心脚步轻快的从位于丁府的闺房中走出来,一直守在门口的丫鬟当即就惊喜的说道:“小姐,您醒了!小婢马上就去叫厨房准备饭食,这次小姐要清醒多久?”

    寸心听到丫鬟的话唇角抽搐一下,没办法,她的那个昏睡症的怪病可是远近闻名,每天清醒时间屈指可数,当年丁母不知请了多少大夫都诊断不出原因,最终只能任由她睡下去,于是得到了一个睡美人的称号。

    “以后本姑娘的昏睡症就彻底好了,我娘呢?”

    “夫人在招待表少爷。”

    “就是那个娶了五门亲,抢了三门亲的钱天富?他来做什么?”

    寸心在丁府有限的清醒时间都听到那个便宜表哥不少的混蛋事迹,可见那家伙平时有多么的混蛋,而这个色胚将来还要供养一个残害婴儿的妖僧,简直踏进丁府都脏了这块地,让寸心很想一重剑拍死。

    “他是来提亲的。”

    “我的十二姐姐不是都嫁出去了吗?”

    寸心随口说道,然后才意识到那个色胚是来向自己提亲的,看来她还真是“美”名远扬,那家伙连面都没见过就垂涎起她了,还是直接拍死吧,留着都是污染空气。

    “把我的剑拿来。”寸心当即就很有气势的吩咐道。

    丫鬟听话的进屋提了一把大剑出来,然后苦着脸说:“小姐,您可悠着点,别再把腰扭了。”

    寸心再度抽搐下唇角,这孩子说话能别揭人短吗?当初扭到腰是在转大风车的时候错误的估计了自己人类状态的实力,以后那种错误是不会再犯的……话说这剑可真沉,明明是凡铁打造重量连泰阿的十分之一都没有,就让她提起来这么吃力,人类的身体真是太弱了。

    丁府的厅堂内,钱天福笑得色眯眯的请丁母收下他的聘礼,自从吃下小金乌给的仙丹,丁母这些年一直都是荣光焕发,看起来比当年还要年轻,现在眼见这个恶名昭彰的侄子不但想要迎娶宝贝闺女还对自己色眯眯的,简直气到不行。

    她正想命令身边的家丁赶人,提着大剑的寸心已经一脚踹开厅堂的大门,钱天富看到踹门进来的粉衣女子当即就移不开眼,张大嘴口水都要留下来了。

    “三姑,这就是表妹吧,我的八个老婆加一起都没表妹一个人漂亮,这门亲事你一定得答应我!”

    钱天富舔着脸说着,不等丁母拒绝就哈巴狗一样凑到寸心的身边。

    “表妹~~~我是你表哥。”

    寸心直接一重剑把这个便宜表哥砸趴在地上,然后踩着他的脑袋说:“凭你也配我叫我表妹?知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妈蛋,那一声“表妹”叫得太*了,根本就反应不良啊!二哥要是在这里一定抽死他!

    钱天富身边那些总是跟着他作恶的狗腿子见少爷被踩当即就过去解救,然后被寸心一招横扫千军统统给拍趴下了,怎么说她也是大闹过天宫的人物,虽然现在是个战五渣,但对付那些战斗力连五都不到的渣滓还是绰绰有余的。

    “姑!三姑!快帮帮侄儿啊!要被踩死了。”

    钱天富急忙喊丁母帮忙,窝了一肚子火的丁母才不想管这件事,只是吩咐女儿悠着点就回到后堂去看账了

    眼见丁母走了,钱天富当即就对寸心求饶道:“表妹~~我知道错了,我改,我再也不来提亲了。”

    “还敢叫我表妹,你是不是不想好了?”

    寸心一边说一边继续踩他的头,钱天富哭丧着脸说:“那我叫你什么?”

    “叫我女王大人!”寸心的脑子里忽然冒出这个梗,然后就很开心的使用起来。

    想到钱天富过去和将来做的那些欺男霸女的坏事,寸心有些不解气的把这些人渣统统踹到院子里,逼着他们一边喊“女王大人”一边做俯卧撑,寸心就在旁边盯着,看谁偷懒就一重剑拍下去,钱天富等人从中午做到日落时分才被获准离开丁府,走的时候一个个恨不得长了八条腿,这辈子都对丁府有心理阴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