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作者:十六夜的雪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剑三+宝莲灯]穿越为龙三公主的奶秀伤不起 !

    用过午饭,举行了一个还算郑重的拜师仪式,沉香就正式成为猪八戒的徒弟,因为寸心的从中作梗,敖春总算没有成为猪八戒的徒弟,不过沉香学艺时他也可以跟着一起学,为以后拜师玉鼎真人时打基础。

    迫不及待的想要传道授业过一把师父瘾的猪八戒当天下午就开始教导沉香和敖春,寸心就坐在一旁吃着果子看他们练功,至于小玉不见踪影,闭着眼睛都猜得到她在房里为要不要拿宝莲灯的灯芯做思想斗争。

    寸心真的很同情小玉这个可怜的娃,要不是为了剧情,她直接就把老狐狸弄进宝莲灯跟狐妹团聚了,虽然老狐狸口口声声要为小玉的父母报仇,但实际上还是为女儿报仇,至于五哥那种卑鄙小人估计老狐狸自己都恨不得弄死他。

    沉香和敖春修炼了一个时辰已经满头大汗,寸心招呼两人过来休息便把事先准备的布巾递过去。

    敖春接过布巾胡乱的擦下脸,才看着她傻笑着说:“丁姑娘,你真细心。”

    “女孩子当然要比你们男人心细了,那边还温着茶,我去给你端过来。”

    眼看丁姑娘去端茶,沉香一拍还在痴望着她背影的敖春说:“我就不明白,这个丁姑娘到底哪里好,让你这么神魂颠倒,连天蓬元帅那么有本事的师父都不肯拜,她一个凡人怎么可能会认识厉害的师父,别耽误了你。”

    沉香原本还期待着和好兄弟一起拜师,结果拜师仪式上丁姑娘横插一脚阻挠敖春拜师,让无法和敖春成为师兄弟的沉香非常遗憾,连带对于提出带着敖春另拜师父的丁姑娘也有点意见。

    因为丁姑娘之前偷偷的提醒他不要把须菩提的名号说出去,所以敖春现在也没法说他要拜的是孙悟空的师父,只得说:“我相信丁姑娘,她是不会骗我的。”

    “你才认识她多久?你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吗?你什么都不知道就这么信任她会不会太草率了?”

    被沉香这么一提醒,敖春才发觉自己并不知道丁姑娘的名字,看到她端着茶水过来马上凑过去说:“丁姑娘,咱俩关系都这么好了,还不知道你的芳名呢。”

    一直等着敖春问这个问题的寸心直接说道:“我的名字跟沉香有点像,我叫丁香。”

    “丁香?这名字好记啊,和他一样啊,都有个香字,而且还很好听。”

    得知丁姑娘芳名的敖春还在傻笑着说,一脸惊诧的沉香已经着急的问道:“你爹是不是丁大善人?”

    “你怎么知道?”寸心故意说道,然后一脸恍然大悟的问:“你爹是不是叫刘彦昌?”

    明白丁姑娘就是自己的未婚妻,沉香当即满脸惊慌的否认,却被一脸不解的敖春直接戳破谎言,证实他爹就叫刘彦昌。

    短暂的寂静之后,寸心就表现出特别激动的样子要揍沉香,敖春赶忙拉住她询问怎么回事,得知真相后简直一脸晴天霹雳的表情,他心仪的女孩竟然跟他的好兄弟是指腹为婚的关系,这让敖春整个人都有些傻了。

    感觉气氛已经尴尬到不行,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寸心快步离开这里,敖春赶紧追过去急切的说道:“你不会真的要嫁给他吧?”

    “我才不会嫁给沉香呢,我又不喜欢他,我喜欢的人是——”

    寸心说着脉脉含情的看向敖春,顿时让这个大男孩傻乐起来,心中的阴霾都消失无踪。

    看到敖春乐得嘴都合不拢的傻气模样寸心忍不住想要叹气,为什么敖春的性格会跟大金乌截然相反啊,或者说为什么严肃冷厉几乎不会笑的大金乌转世狐会变成这种单纯、天真整天就知道傻笑的模样啊,明明是同一张脸、同一个灵魂,给她的感觉却好像是两个人似的。

    非常想念大金乌的寸心忍不住将敖春拉进旁边的一间禅房里,把门插上就对一头雾水的敖春说:“脱衣服!”

    “啊?”敖春再次傻了,羞涩而又期待的看看这间封闭的很适合做坏事的屋子才言不由衷的说:“不……不好吧,大白天的……”

    “白天怎么了?让你脱就脱!”

    见敖春磨磨蹭蹭的样子,等得不耐烦的寸心直接就上手扒他的衣服,在敖春忽略到不计的抵抗下,那件红色的外衫很轻易的就被扒下来了。

    “丁……丁香……这样真不太好……”敖春下意识的抓着内衣的衣襟脸已经烫得快要烧起来一般,心里又是紧张又是期盼,“但你如果实在想的话……我……我愿意……”

    他之所以抗拒是因为还没有成亲就做这种事对丁香也太不尊重了,但既然丁香这么主动他觉得自己还是乖乖从了比较好,况且敖春的心底深处隐隐有个声音在告诉他不要拒绝,不然一定会伤害到面前的女孩。

    想到这,敖春就主动把身上唯一一件衣服也脱下来,露出赤/裸而健壮的上半身,让刚刚还彪悍的脱他外衣的寸心双颊浮现一抹红云,赶紧移开视线说:“那件衣服不用脱。”

    “哦。”尴尬不已的敖春赶紧把衣服重新穿上,心里一阵遗憾,觉得自己好像误会了什么。

    “闭上眼睛,我不说睁开就不许睁开。”

    敖春听到丁香这样说就乖乖的闭上眼睛,内心一阵期待,不知道丁香打算对自己做什么?不管做什么他都能接受啊!

    看敖春闭上了眼睛,寸心就从宝莲灯里拿出一套不知道是几金乌的太阳金甲帮敖春穿上,反正太阳金甲的款式都一样,不戴头盔凑合着穿穿吧,也算是最古老的cosplay了。

    帮敖春把太阳金甲穿戴好,寸心就把他的头发披散下来,再切换成龙魂状态用法术把黑色的长发变成红色,然后一下子就让寸心看痴了,除了没有胡子简直跟大金乌一模一样。

    眼睛湿润起来的寸心强忍着才没有把大金乌的名字呼唤出声,只是扑入他的怀里紧紧的抱着这个男人心中百感交集,直到此时此刻寸心才深切意识到自己有多么的想念大金乌,想念得已经没有耐心等待下去了。

    一直闭着眼睛的敖春感觉到丁香扑入自己的怀里,忍不住伸出双臂抱住她,唇边不由得流露出一抹笑意,耳边也随即传来丁香的声音。

    “叫我阿萝。”

    “阿……萝?”

    这种带着些许迟疑、毫不沉稳的声音让寸心分分钟出戏,再看看想象中一本正经、严肃认真的“大金乌”脸上显露出的竟然是些许窃喜的笑容,这让寸心非常失落,明明敖春就是大金乌,可是给她的感觉却跟大金乌截然不同,寸心直到这时才深刻意识到敖春就算打扮成大金乌的模样也无法代替他。

    沉默的离开敖春的怀抱,把太阳金甲从他的身上卸下收回宝莲灯,又用法术把他的发色变回原本的颜色,寸心才无精打采的说:“睁开眼睛吧。”

    敖春发觉丁香的情绪特别低落,急忙关切的问:“发生了什么事,你好像不太开心。”

    “我没事,只是有些累,你出去和沉香练功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寸心对他露出甜美的笑容,努力做出精神满满的样子,一向都很好骗的敖春这才放下心恋恋不舍的离开。

    眼看敖春走出房门,寸心把门栓重新插好就叫出宝莲灯说:“灯灵,大金乌还有多久才能回来?我已经等不下去了。”

    【宿主,根据我的探查,大金乌的意识要恢复很难。】

    寸心微微睁大眼睛,然后就抓住宝莲灯用力摇晃着叫道:“你不是说大金乌会醒来吗?怎么会醒不过来?你给我解释清楚!”

    【宿主你别激动啊!一千三百多年前我就说过他只有一半的几率恢复意识,你早就应该有这种心理准备了!】

    “我才不会有这种心理准备,这种结果我绝不接受,你快给我想办法!不然我就直接把你塞茅坑里!”

    寸心连威胁带恐吓的说,结果真的把宝莲灯吓出一个主意出来。

    【有一个办法,宿主你本身就是我的灯芯,只要你把沉香的那盏宝莲灯的灯芯给敖春吃下去,就可以借由两个灯芯彼此间的共鸣唤醒大金乌。】

    寸心听到这个消息真是喜出望外,高兴了半天才想起来说:“我把灯芯给敖春吃下去,他一下子拥有了万年的法力怎么跟沉香解释?小玉怎么办?她没了万年的法力以后的剧情怎么走?天道不会落雷劈死我吧?”

    【这个灯芯是为了唤醒大金乌,增添万年法力的也是大金乌,敖春的法力不会有明显的提升,至于小玉……这也是我将要跟你说的,如果你非要用灯芯唤醒大金乌,就必须用你本体的千年法力凝练成灯芯作为替代,不然天道真的落雷劈死你。】

    “唉,辛辛苦苦一千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寸心很忧伤的说着,却完全没有抗拒这件事,既然拿了那颗至关重要的灯芯,用自己的千年法力作为代价也很正常,当年看钢之炼金术师就深刻的明白了等价交换的道理,其实说起来她还是赚大了,中间可是有着九千年的差价呢!

    “对了,我的一千年法力感觉好像不太够啊,以后熬不出灯油怎么办?还有梅山兄弟那边也有些难以应付,他们哪个不是修行了千年以上,小玉打不过怎么办?”

    寸心有些担心,梅山兄弟的本事连她都不能小视,小玉仅仅增加一千年的法力,练劈天神掌大概够,但对付梅山兄弟就有些不够看,尤其仅仅一千年法力凝结的灯芯,血液中的法力浓度肯定不够,会不会影响到熬灯油的质量啊?

    【宿主可以放心,你本身就是我的灯芯,千年法力凝结的灯芯用来使用沉香那盏宝莲灯都没有问题,小玉吃下后放血敖灯油不会有丝毫影响。至于梅山兄弟那边你也可以放心,小玉凭添的经过转化的千年法力跟你本身的千年法力不同,已经变得非常浑厚,暂时用来唬人还是可以的】

    寸心听到宝莲灯这么说顿时放下心来,马上就脱离丁香的身体回归华山水牢下的本体请宝莲灯帮忙把自身的千年法力转化成灯芯,她好尽快把沉香的那盏宝莲灯的灯芯偷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