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你以诚相待 > 第八章 纵崖

第八章 纵崖

作者:懒猫最爱吃鱼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你以诚相待 !

    “你…你就为了这件事…”

    叶若凌的声音似有一些颤,更似有一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以一己之力将他们家族挑了的男人,竟然在做这样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只为了给她这根玉簪。

    楚离潇看着她,很正色的道:“这是第三次相遇我该当送你的礼物,虽然现在情况有些特殊…可在我心中,这根玉簪已经该属于你了。”

    这是他的实话,从见第一面开始,楚离潇就想要将这支玉簪给了她,只可惜因为这些事,他的初衷反而得不到了。但就算叶若凌已恨上了她,这根玉簪却是无错的。

    玉簪配美人,在他看来刚刚好。

    做完这件事后,楚离潇便及转身,微运灵力,白衫身影迅速的踏在半空,一步一方位,以极快的速度沿着去路返回,眨眼间人已不见。

    在客栈那边还有一位少女的事没有处理,他自然要先解决了那些事情再说。

    他来的快,回去时其实要慢下不少,一方面刚刚经历一场大战,他体内灵力也消耗了不少,另一方面,那老人临死前的最后一击,的确将楚离潇伤到了,而且不轻。

    叶家暗地里收罗女子这件事毕竟见不得光,这个时候,他们定然不会节外生枝来找自己报仇,可若是接下来再跟下去,自己行踪毕露,楚离潇可没把握再去闯更深的龙潭虎穴。

    这里只是叶家分家,在魔天大陆上,叶家这样的分家何止几十处,若是再遇见天人境的强者,楚离潇只怕还要命丧在那儿。

    以他无限的生命,去做这种事,自然是不值得的。

    去往相岳城,楚离潇只用了小半个时辰,再回来的时候,楚离潇却用了大半个时辰,加上前前后后耽搁的时间,再回去时,已经是将近午时。

    楚离潇带着一些忐忑,迈入那客栈的门,正想着应该如何向那少女解释,实话实说,说自己已经活了三千九百岁,已经不会再爱了?还是说昨天只是一场意外,咱们从此还是井水不冒河水比较好?

    正如此想着,那店家忽然走过来,向他说道:“这位客官,您早上交代的那位女子…她已经走了。”

    “什么时候?”楚离潇心中一沉,他的那一双丹目也似微眯起来,在外人来看泛着一些寒。

    “她…她是在前不久才走的,我本来想拦,只是那位姑娘什么也不说,哭着就离开了…”这店家只是普通人,却哪里见到过这种气势,一时间有些腿软,声音带颤。

    在他这番话讲完之后,楚离潇人已离开店内,只是白袖一甩,放下了一锭钱银。

    在街面上匆匆走出,楚离潇心中大骂自己猪头,竟然忘记在她身上先施下一些灵力,若那女孩儿真的因为昨晚那件事而想不开,那他可真的罪过大了!

    如此急切之下,他哪里还敢再有所保留,修长手掌撑开,在那掌心之上,有着一股炽烈如火的灵力蹿起,这股不同寻常的灵力一经出现,同样以楚离潇掌心为点,迅速的将周围天地灵力吸纳到手上。

    如似星盘的这漩涡成型之后,在楚离潇的掌心,忽然有着无数的灵鸽飞出,这些以他灵力化形出的灵鸽向着四面八方离去,一旦感觉到那少女的气息,楚离潇就会第一时间知情。

    白衫的身影,就站在一棵最高的树梢上,那双丹目同样的在搜寻少女踪影,片刻之余,忽然有一只灵鸽感应到那股熟悉的气息,楚离潇双目一亮,人似鬼魅,已迅速的向着那个方向靠拢过去。

    几个呼吸间,他已来到一处高山上面,远远望及到少女那清秀的背影时,楚离潇心下微了口气,略一沉吟,并没有立即出现,而是躲在一颗青石后,凝神去倾听少女在说些什么。

    “师傅…弟子…弟子对不起您,可是那又不是别人的错,是我自己不小心…”

    “您让徒儿千万小心男人,可是我还是着了他们的道…我…我怎么这么命苦…”

    他的那灵力运起,耳内听到少女伤心欲绝的啜泣声时,心中更似如同刀割。

    楚离潇的确算不上什么好男人,可生命到了如此,唯一能让他上心的貌美女子,他却每一个都诚以相待,就算时候不会见面,可在一起时,他却真的是抛心抛腹,如今少女因他的事而哭,这份歉疚,自然是最要了命的。

    正当他心中长叹,神色之中有着一抹歉疚闪过时,那女子的话忽然又变了。

    “反正我回不去门派…还…还做下那等事,我不如死了算罢…也免得连累了他…”

    听到此节,楚离潇哪里还敢迟疑,在少女望着下方那数十丈悬崖之时,他几个纵跃,身影已出现在她那柔弱身影背后,只是楚离潇脚步甚轻,如此做,少女却半点都没有感觉到。

    隐隐望见少女通红眼角上的那一抹泪痕,楚离潇更增心怜,还不待她做出什么傻事,那双手,已自然的搂在宛若无骨极清瘦的腰肢上,俊逸的面容,更是向少女玉颈凑过去一些,口中轻轻吞吐暖气。

    “谁!”骤然被陌生人抱住,少女身子一颤,正想运起灵力反抗时,却蓦然听到了那个让她骨子都似要再度酥掉的男子声音。

    只听身后的楚离潇轻而温柔,在她耳垂边说了声:“是我。”

    “你…”昨天夜里,在她耳边轻轻喃昵情话的熟悉声音,她又怎么可能忘掉,少女一张俏脸瞬间白了,那身子一软,险些就要跌倒,而身后那身影,却以紧紧的靠住了她,只要他不倒,少女自然不会跌倒下来。

    “你…你来找我做什么…是来看我笑话的吗。”少女急欲想要挣开他的怀抱,只是她的挣扎太过无力,却根本逃不脱楚离潇的这一搂。

    何况少女心思,纵然看起来是要挣脱,她又怎会是真心的。

    楚离潇柔声道:“你是不是生我气了,只要你肯消气,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你…那我让你去死你愿意吗!”少女含着羞恼,一时气苦道。

    楚离潇在她耳边柔声一笑,道:“这有何难。”

    说话间他已放开了女子腰肢,不等那少女再说什么,白衫身影大跨步来到崖前,一步便纵身跃下。

    “别!你别跳。”少女大急,只是跑过来时却已经晚了,只见那白衫的身影已经跌落到看不见的地方,少女神色更见慌乱,哭诉道:“怎么办…我害死了他,他不该死的…”

    就在她全然无措之时,身后却莫名又传来楚南潇那温笑之言:“你要让我活过来吗?那好,我现下就活过来了。”

    少女一惊,回头才发现那白衫修长的身影正站在自己身后,笑吟吟的看着她,那只胳膊探出,再次搂着她的腰肢离得那悬崖远了些。

    少女这才明白楚离潇原来只是在骗他,当下柳眉一凌,气声道:“你骗我!难怪师傅说,所有的男人都是下贱坯子,嘴里没一句实话。”

    楚南潇神色似带着无限怅然,失落道:“那你是真的希望我死吗。”

    少女气往上冲,“是”这个字正要出口,只是蓦然望及到那一双狭长丹凤的目光,那双眼中的柔和与凄测,却全然不似作假,她心里一软,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气话了,只是紧紧的泯着薄唇,那张绝美的脸蛋上,更似带着一股凄苦。

    倒似是一个伤感多叹的仙女一样。

    楚离潇正想要逗逗她,哄得她开心一些,只是小腹内那股墨色灵力忽然反扑,令他脸上迅速化为苍白,嘴角上,同样溢出丝丝殷红的血迹。

    “你…你这是怎么了。”少女望见到他那惨白的脸色,顿时有些慌,声音之中,更见关切。

    楚离潇轻抚着她那秀发,目光泛柔,轻声道:“当然是去给你报仇了,他们叶家那么欺辱你,我怎么能不给他们点教训。”

    “你…你去找他们了…他们势力那么大,你怎么能去招惹他们…”少女神色更颤,她虽然说了那许多气话,可是昨晚两人已是肌肤之亲,纵然之前从不认识,可是无论如何,楚离潇在她心里都已有极重要的地位,若是他真的出了事,少女哪里能接受得了。

    楚离潇向她眨了眨眼,轻笑道:“放心,我很强的,他们都不是我的对手。”

    少女颤声道:“那…其他的女孩儿,你都救下来了吗?”

    楚离潇沉吟道:“没有,他们应该是都转移了,而且我受了点伤,又挂念着你,不敢再深找了。”

    少女关切道:“伤在了哪儿,伤得重不重,叶家的那些人尽用悲哀手段,你可千万要注意着些才行。”

    她心思慌乱下,忽感觉到腰肢后的那双手将她搂得更紧,那张无论怎样看都是如此俊美的面容,却带着温柔而甜腻的轻笑,向她柔声的道:

    “只要在你身边,受再重的伤,我都能很快恢复过来,只是你可别再寻短见了,不然我一难过,可就要陪你一块儿去死了。”

    顿了一顿,在见到少女脸蛋上升起的那一抹娇羞红润时,楚离潇又刮了刮她的鼻子,轻笑道:“你肚子也饿了吧,咱们去吃些东西,这样对我的伤势也有些好处。”

    少女娇羞之下,哪里敢看他,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正想要迈步时,身子下传来的疼痛,却蓦然的让她脚心一软,随后一阵天旋地转,再次望过来时,楚离潇却已将她抱在怀中。

    轻轻一笑,身影向着山下城镇徐徐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