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你以诚相待 > 第十三章 挟持

第十三章 挟持

作者:懒猫最爱吃鱼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你以诚相待 !

    相岳城,叶家建筑群内。

    是夜。

    伴随着烛火若明若暗的跳动,清净整洁的那一香暖闺房内,女子纤纤胜雪的手,似含着一些心事,在缓缓转动着一根碧玉簪子。

    簪子上淡淡涌动的那一股灵力的波动所致,带着几分暖意,就算是毫无修为的普通人,平时戴着也可以起到安神之效,这原本是一支配用灵兽灵核打磨出的很名贵的簪子,只是在有些时候,它非凡起不到原本安神的效果,反而容易让它的主人…加倍的怀着心事。

    睡不着。

    “他到底是什么人…修为到了他那样,样貌恐怕也是假的…说不定得有一百多岁,可是…却又不像…”

    房间中,似幽幽的传来一道女子喃喃,这声音柔媚,似含着几分天然的娇意,若是青涩的少女,绝对无法做到如此浑然天成。

    她的美,很淡。要与气质搭配,那般不需要做作就自然生出的妩媚,以及每一个动作都似带着女子若水的柔软特性,只莫名的那一声叹,都会让男人忍不住的心怜。

    仔细算下来,叶若凌应该有三十七岁了。

    就算她修为到达入圣境,按理说要较普通人长寿许多,也没有那么显老,可她毕竟都不再年轻了。

    而且从十几年前那场家族大劫中逃出来以后,她就愈发的心力交瘁,虽是已为人妇,却从来没有体会过女人应享受的半点快乐,懵懵懂懂,再过几年,她年老色衰,恐怕就要成老太婆一个…

    在那之前,她当然希望再被宠一回。

    “唉…我却又想他干嘛。人家只是游戏人生,若凌啊若凌,你还真以为他是喜欢你吗…”

    幽幽间,叶若凌又叹了一声,压下脑海里那些糟乱不切实际的想法,正要熄了烛光就此歇息,蓦然身后似有一阵微风轻刮,而那双修长如玉的手,已在第一时间刹住了她的咽喉。

    “叶姑娘,别来无恙。”

    男子声线略带着磁性,有一种说不出的好听在里面,只是他语气里却似有一些寒,完全不像之前那般温和,动作更有一些粗暴。

    无形灵力,被他那双温暖的手透了过来,暂时让叶若凌呼吸都有些困难,更不要提说话。

    楚离潇将灵力暗暗扩散出去,将整个房间内强行笼罩,与外界暂时的隔离保证他们听不到屋内的动静后,这才轻哼一声,松开了叶若凌。

    “咳…咳咳…”刚一被松开,叶若凌顿时难受了一阵,脸色渐渐好转下来,那一双眸子向他望过来,神色有一些的复杂,“你这淫贼,又来找我做什么,上次还嫌害得我们叶家不够惨,又来看我们笑话吗。”

    楚离潇面色有些沉,哼的一声,那股无形灵力便似一堵气墙,瞬间向着叶若凌体内灵力压下,在这股力量之下,叶若凌顿时口不能言,身上更似有团火在炙烤折磨着她。

    而那之前还曾对她温和笑语的男子,则是冷冷的看着她,说道:“我有一些事情想问你。你们掳来的那些少女们,现在都被送到什么地方去了,如果你执意不说…我楚离潇也只好动身去问别人。”

    听完这番话后,叶若凌顿时觉得身上那股威压一松,只是那双狭长的丹目灼灼盯着她,好似她要是不说出满意的回答,就会有更加冷酷的责罚在等着她。

    再见到这个冤家,叶若凌本来是芳心一乱,不知该和他如何自处,如今看他对自己全然似是敌人,心下为自己气苦的同时,那双美眸也不由向他瞪过去,娇声喝道:“你若有本事就自己找去,反正我们叶家早就是你的手下败将,要杀要剐随你,我也没什么好交代的。”

    楚离潇冷声道:“那这个分家族呢,我就算把他们全杀了,你也不想阻拦吗。”

    叶若凌同样是冷笑了声,说道:“我们叶家中,知道这件事的也是极少数,大部分叶家人还是安稳度日,你真的想好了,愿意为了那些无辜的人,来伤害叶家无辜的人吗?”

    “你不信?”楚离潇微微的眯住了眼,那目中的寒光,令叶若凌脸上都下意识花白一下,只是她咬着牙,依旧朝着对方怒瞪过去。

    “你要杀便杀,姑奶奶…”

    轰!

    她的话尚未说完,耳边便传来一声震天巨响。

    那是无形灵力瞬间扩散到极致,在她面前向着外面炸裂开来的声音。

    只见楚离潇手掌已然抬起,掌心所对准的地方,房间整个坍塌,烟尘弥漫过后,显露出被破坏了一片的叶家建筑。

    殿宇倒塌,花树连根拔起,更是隐隐听到了叶家人的哀痛和呼喊。

    “你疯了,他们又没犯什么错!”

    叶若凌尖叫一声,想要跑到屋外去看有没有家族之人被伤到,却蓦然又被那股无形灵力压下,楚离潇近似于蓦然的声音,再一次的在她耳边响起。

    “刚才我特意没有伤人性命,但若再来一次,我可不会向你保证…你们叶家人还能够平安无事。”

    叶若凌小脸花白,颤声道:“你就算把这里毁了也没用,我既是叶家的人,就绝不能背叛家族。”

    就在这时,听闻动静仓促从远处赶来的几道身影,似乎发现了在她房间里的异常,身上扩散出或赤焰或圣白的灵力光芒,迅速的向着这里赶来。

    那一只白袖已缓缓抬起,楚离潇神色漠然,那些奔涌过来的叶家人,修为不过是渡灵境和入圣境,以他修为,一击便可以全部击杀。

    他漠然间,再次道:“说,或不说?”

    “我不知道!因为你的关系,家族已经中止让我执行这项计划,现在所有知情的叶家人都不在这里!”叶若凌哪里还敢再耽搁,神色慌张连忙的喊道。

    她声音顿下,见到楚离潇神色微缓,收回了那只手,终于心下里松了一口气,只是那道修长身影如风,已出现在她身侧搂住她腰肢,在叶若凌还没反应过来时,人便已经被抱着离开了房间,随着楚离潇几个纵跃,耳畔已听不清叶家人在说什么。

    不过片刻时间,她便感觉到里叶家越来越远,反而向着相岳城内而来。

    突然间一道细微的开窗声音,叶若凌眼前一晃,已经被扔到了一张床上,而楚离潇随手掩好窗门,微皱眉头看着她。

    顿了一顿,他忽然走到桌前,拿起桌上的一支墨笔,砚墨蘸墨,在一张白纸上用心勾勒起来。

    如今离叶家已远,他已没有必要挟持着叶若凌,也就没有将磅礴灵力压在她身上,叶若凌得以自由,揉了揉那有些被摔痛的肩膀,四下一望,才发现这里似乎是个酒楼的客房。

    她心里有气,不由得语气里带一股嘲讽,向楚离潇嗤笑道:“真是白瞎了你那身修为,翻窗成性,像个小贼。”

    魔天大陆虽然地势寥阔,但能够修炼到天人境的,哪一位不是心高气傲,若是被她顶上这么一句,将自己与为人所不齿的小贼放在一块,定然要气得吹胡子瞪眼,可楚离潇偏偏就是一个例外。

    他对叶若凌那嘲笑充耳不闻,继续的用墨笔作画,短短几笔,已似勾勒出一位妙龄少女的身段样貌。

    叶若凌恼他对叶家两度出手,见他作画,不由又是冷笑道:“堂堂天人境,却连这么小的姑娘家都不放过。她怕不是只有十三四岁吧,恐怕连禽兽都不忍心伤害人家,偏偏就是有些禽兽不如的人。”

    她正待要再次嘲笑,蓦然见楚离潇停笔,向着她皱眉望过来,一张绝美的脸也似染了层花白,只是如今离叶家已远,她不需要担心叶家人的安慰,却不迟疑的向他也瞪了过去。

    “怎么,我说错你了吗。”

    楚离潇心有挂念,也懒得和她吵闹,心念一动,指尖瞬间缠绕起一小团幽色的火焰,他点着灵力在那白纸墨画上重新勾勒,这次却迅速了许多,指尖蔓延,行云流水般将所有线条连接,旋即那纸上的素描少女像如同活过来一般,盈盈的站在桌子上。

    墨笔刻画的虚影女孩儿,倒似是呈像一般,栩栩如生的立体展现在叶若凌面前,那衣裙相貌,甚至于神态中那一抹属于富商女儿的扭捏娇羞,也展现得一清二楚。

    楚离潇这时望向叶若凌,那双狭长丹目透露出几分锐利,沉声的说道:

    “你们叶家…有没有虏走这个女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