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你以诚相待 > 第十八章 潜龙

第十八章 潜龙

作者:懒猫最爱吃鱼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你以诚相待 !

    在看到那束寒光后,楚离潇便迅速的向后撤开,同时体内磅礴灵力尽出,没有丝毫保留的向着身外扩散。

    那股一向是浩瀚无形的灵力,此刻也瞬间化作金色光芒,这道雄浑灵力所蔓延之处,飞沙走石,似将一切都化为虚无!

    只是这股在同天人境都极为难挡的灵力波动,忽然在一侧好似被撕开一条口子。灵力本无形,但在那股力量过来的时候却似是成为有形之物,伴随着气流一同被撕开,那道寒芒转瞬间向楚离潇刺来。

    这里地形本就不利于楚离潇的发挥,更何况身后还背着一个娇滴滴的美人,楚离潇哪里敢硬抗,脚步一点,向后纵跃开的同时,身影同时向着半空飞上。

    只是如同算好了一样,在楚离潇刚及跃上四五丈时,山上同样也有两道寒光现出,这绝不是普通的匕首,刚一出鞘,便散发出那股用于诱敌和震慑作用的轻颤,寒芒微闪,那两道埋伏已久的身影,一前一后,迅速的向着楚离潇与他身后的叶若凌刺过去。

    若楚离潇一人想躲开,自然无碍,或是那两个人没有手中那奇怪的匕首,也可以无碍,却偏偏他现在背着叶若凌,而两边却都是同样棘手的匕首刺过来,楚离潇心中一慌,忙第一时间将身形微侧,避免叶若凌受到伤害,随后分挥出两股灵力,打向那手握匕首的二人腹部。

    那二人虽然手握匕首,可是本身修为却根本比不上楚离潇,那股浩瀚无形的灵力透过,瞬间吐血从峰岩上跌落,而楚离潇也不敢再动,就扒在那处山岩上,冷冷的扫望身畔,目中也充满着警惕。

    “楚大哥,你受伤了!”背上的叶若凌声音有些慌,她心里更似一阵茫然,先前那几道匕首寒芒刺过来的时候,若是没有楚离潇,她肯定第一时间就毙命了。

    她修为虽是入圣境,但却帮不上一点忙,反而成了楚离潇最大的拖累。

    杀手出招,本来就是往致命的地方招呼,楚离潇刚才虽然救下叶若凌,可他终究还是被那两道匕首刺伤,血溅白衣,即便在深夜中也是如此的触目惊心!

    正自叶若凌彷徨无措时,却听到那道温暖含笑的男子声音,如似让她心安一般,“小伤而已,那两个小毛贼可要不了我的命。”

    他不敢多加分神,安慰完叶若凌后,便及安静下来,仔细倾听周围的动静,而背上的女子也不想再拖累他,不敢再有所发问。

    楚离潇现在若贸然再往上,那定会落入敌人进一步的埋伏,可是若继续这么僵持,下面那个棘手的人摸上来,他可只有更难办。一双目光警惕望着周围的同时,心中却也在不断盘算。

    整个魔天大陆上,能无视修为将他灵力当豆腐一样切开的,应该只有一把匕首,而那样的神物,据说已经消失近千年了,初次出现,总不会就是他这么倒霉吧。

    而且...刚才刺破他灵力的已经有三把匕首!这还只是刚出手,那些暗中的敌人,楚离潇推断他们很可能也有相同性质的匕首。

    “难道这些年我真的太沉迷于美色,赶不上外面的脚步了吗...”

    楚离潇心中暗暗沉吟,这个念头刚一升起,就立刻想道:“不应该,八成有诈。”

    就在这时,身后一道泛着寒意的幽光闪来,楚离潇的灵力被斩开的一瞬,瞬间被他捕捉到。

    嗡。

    那道在夜色映衬下竟有些美丽的幽光,闪在白衣男子那双狭长目光内,修长二指,已紧紧夹住对方那柄刺向他脖颈的匕尖,锋芒颤颤,倒映出了那俊逸面容上丝丝阴沉的模样。

    对着那黑衣身影点出二指,楚离潇动作快若闪电,二指夹匕,两指点出,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那杀手中了他的灵力灌体,哼都没哼,已然软倒跌落崖下。

    那柄匕首自然便被楚离潇缴获到手。

    这个人只是幌子,刚将匕首夺过来不久,在崖下的那个难缠身影原来已摸上来,向着楚离潇身后的叶若凌悄无声息的刺至!

    “找死!”

    楚离潇面色阴沉,体内灵力,疯狂向那人身下汇聚扩散开来,只是被他身前匕首轻轻一划,他原本蛮横磅礴的灵力竟瞬间被划散,一道幽光闪来,叶若凌肩头已经被刺伤,连带着还有楚离潇的小腹,同样被划出一道极长的血痕。

    来人那双波澜无惊的目中,竟也难免流露出几分喜意。像楚离潇这等天人境的强者,若是能死在他们的手上,那可是极大的一种荣耀!

    只是他高兴得有点太早了,他没有看到,在楚离潇刚刚转身的时候,手上已多了一把剑,而他的匕首虽然划破楚离潇的身体,但毕竟匕首太短,而且...楚离潇手上的剑太强了!

    他的匕首,可斩一切有形之物;而楚离潇的那把剑,却可化作无形之物!

    还没来得及得意多久,那人忽然感觉腹下一热,那柄在夜中朴实无华的剑已然是将他身体刺穿,在对方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握着匕首的手,软萎般的松了开来。

    “潜龙勿用...神物谱第十八,竟然...在你的手上。”

    那名杀手至死都不敢相信,那柄消失了近千年之久的神物,竟然出现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手里,而且自己,竟还是死在这把神物的手里。

    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神物,绝非他们手上这些冒牌货所能及得上的!

    楚离潇一脚将那人踢下,身上多处所受下的伤,很快的让他脸上出现一抹潮红,呼吸也渐渐带着急促起来。

    那个被楚离潇击杀的杀手,修为应该似涅槃境,类似于杀手这种职业,拼的就是年轻,因此涅槃境界,一般就是他们的巅峰,修为再强那就不用做杀手,直接改成明面上的大能了。

    其他就算藏了一些人,修为也应该是渡灵境巅峰到入圣境之间,要解决他们,起码比刚才那个人轻松多了。

    “若凌,你先忍一忍,我很快就搞定他们。”

    那双极有魅力的狭长丹目,忽然溢着丝丝冷笑望向周围,楚离潇身上失血,也不宜与他们过多耽搁,沉吟一下,他并未继续再用手中那柄三尺长剑,而是再度收回到白袖中,双掌合十,交叉,接连变换了十几道手印,再次撑开手心时,忽然有着星星点点灵力化成的萤火,快速向着四周散开,密布向整个峡谷。

    “灵魅影,爆!”

    而那道富有磁性却泛着冰冷的声音扩散向山谷之际,但凡刚才由他灵力密布出去的萤火,尽数的响起了爆炸,那些星星点点的灵力何止是成千上百,瞬间爆炸所显露出来的威力,绝不比任何一卷高阶战技来得要差。

    那些杀手毕竟只是善于埋伏,在修为方面被完爆的他们,顷刻间被炸出来五六个,其余似乎有几道身影饶幸活了下来,向着山下迅速奔逃,而楚离潇的魅影爆炸尚未结束,更是让他们苦不堪言。

    他适才不适用这招,是因为需要做一些准备,无论是何种战诀,都很难在顷刻间成型,关键时刻如果不是他还藏了一手,恐怕真的要被那个涅槃境修为的杀手给葬送在这里了。

    待爆炸渐渐停歇,应该不会有杀手再停留后,楚离潇潜心运起灵力,几个纵跃向着山崖上方而去。

    没有了顾虑,那道白衣身影上得可谓极快,只在呼吸之间便上到峰顶。凌晨的冷风吹过来,同样将楚离潇脊背后的冷汗也溢下去不少,他将身后的叶若凌放下,目中含着几分关切道:“若凌,你的伤怎么样了?”

    “楚大哥...”叶若凌那发颤声音下,似乎隐隐都带着几分哭腔,适才她根本派不上什么用场,只能笃定咬紧牙关,绝不给楚离潇捣乱,如今逢凶化吉,心中的愧疚,歉然还有伤感,却一股脑的爆发出来,一把抱住了楚离潇,不争气的泪花流淌。

    “刚才要不是我...你肯定不会受伤的...都是我连累了...”

    那张发白的小脸,都似带着满满愧疚,令楚离潇反倒有些不知所措。

    他性子本就如此,若是说怕不怕死,那他定然还是怕死的,可若是就让他丢下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不管,那简直比杀了楚离潇还难受。适才的举动,也全是他下意识就这么做的,仔细想一想却也没什么大不了。

    反而是楚离潇温言笑道:“是我没保护好你才对,让我看你伤得重不重了。”

    刚才时间虽然极短,但两人都可谓是死里逃生,纵然修为至了楚离潇这般天人造化,刚才竟也感觉到死亡的恐惧,他虽然觉得命长有些无聊,但活着总比死了要好。

    叶若凌脸上微红,道:“你伤得比较重,我学过一段时间止血的法子,让我先给你治伤吧。”

    楚离潇微微沉吟,倒也没有推辞,脱下那身衣物时,血已然有些凝固似乎和衣服粘在一起,难免痛得他呲了呲牙。

    待到他将上身袒露,被刺中的三道伤口,每一道都依旧在溢着血,而那道从腋下几乎直劈到腰间的伤痕,更是看起来触目惊心。

    叶若凌咬了咬贝齿,她虽说是人妇,但却全然没和男子有过什么亲密的接触,更何况到了这个年纪,反而愈发的有些放不开,只敢望着楚离潇那几道伤口,却根本不敢看他的身体。运起了那道圣白色的灵力,为行他先止血治疗。

    楚离潇把玩着那把刚刚缴获到手的匕首,将其放在幽幽月色下。

    借着月光的照耀,只见那把匕首上的森森寒气,仿如实质一般透出,带着几分幽寒之气,风吹来,匕身轻颤,发出很细微的轻鸣声。

    如此一来,连楚离潇也不由的叹道:“仿得可真是像...”

    这时叶若凌忽然泛着惊慌,娇呼道:“楚大哥...你的伤有些不对劲,没办法用灵力止下血来...”

    楚离潇的肩头伤口的确有些重,不过那道极长的伤痕,其实不过伤到皮肉,但到了现在竟还在源源不断的流淌出血,无论叶若凌怎么努力,都还是没办法让那些血停止凝固下来。

    楚离潇倒同样有些着急,白袖一闪,将七八个瓶瓶罐罐拿出来,急声道:“我可忘了这一茬了,若凌,我先给你治伤,再迟一会可能会有大问题。”

    叶若凌脸上一红,她伤的是在背部,若是真的让楚离潇治疗,岂不是要让对方看到自己身子了吗,就算只有一点点,可那终究不好。

    慌忙摇手道:“我没事的...那只是一道小伤口罢了。”

    却见楚离潇已拿着一个小瓶向她望过来,他的那道目光并不如何寒或者厉,却另有一种让叶若凌说不清的因素在内,似是一个到了关键时刻霸道的丈夫,沉声道:

    “先脱了衣服,让我看看伤口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