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你以诚相待 > 第三十一章 因果报应

第三十一章 因果报应

作者:懒猫最爱吃鱼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你以诚相待 !

    见到本家族人被丢掷过来,那老人自然不能挥舞九幽之寒将人给批了,只好收起匕首,灵力外撑想要将对方救下。

    但老人却没有料到,楚离潇刚刚已经在这叶家族人身上布了一层自己的灵力,如此一撞,他全无防备,不光是灵力被冲散,自身更是被撞得七荤八素。

    眼看着楚离潇越逃越远,老人不免怒声大骂,“姓楚的,有种过来跟我真刀真枪的大战,你光会逃又算得了什么本事。”

    将那受伤的叶家族人放下后,又迅速的对其追赶上去。

    在老人心中,就算不能杀了楚离潇,那也决不能放跑了对方,不然到时候他去祭坛上捣乱,他们叶家可就要功亏一篑了!

    楚离潇也不着急,尽是找一些偏僻生怪的地方,纵跃闪身,寻找其他叶家人的身影。

    不多时又在林中见到两个并肩搜寻的叶家人,楚离潇如法炮制,同样的将其抛给身后的老人,老人心有憋屈,却又不能真的伤到了他们,只能硬承受下楚离潇那灵力的再次碰撞。

    他修为上面对楚离潇本就有所不如,适才与白衣雪战斗时又耗费了不少灵力,哪里经得起这么多次折腾,在好不容易又找到楚离潇时,却见对方刚好将一名涅槃境的叶家族人制服,笑眯眯的又给他抛掷过来。

    “姓楚的,枉瞎你那么高的修为,竟然这点气度都没有,竟然专找修为不如你,落单的叶家人下手!”

    老人心里极为憋屈,忍不住动用灵力,向着百丈外那白衣身影怒声骂道。

    楚离潇一声轻笑,朗声道:“好说,枉你们叶家人也是一个大族,竟然半点脸都不要,竟然专找那些柔弱女子下手。”

    其悠悠声音,传入到老人耳内时,顿时让他老脸红涨,明知对方说的是实话,心里却只有更加的气愤。

    若是在平时,他大可以将其当成恶作剧,哈哈一笑,可是如今家族命运当前,哪有什么玩笑事!楚离潇的那笑声,在他听来更加像是一种讽刺。

    而且在这段时间内,楚离潇看似漫无章法的逃离,其实一直在隐隐接近着祭坛处。

    那茂密山树,渐渐的被一片荒芜所取代,进入到祭坛所影响的范围,眼看楚离潇已快要接近,老人心里更急,在这段时间里,他们又遇到几波叶家族人,以楚离潇的修为,对这些落单的族人自然是手到擒来,却只有让老人更加感到憋屈难受。

    而且他体内的灵力,也在随着这样的阻挡而消耗了不少。

    “楚离潇,你我都是有身份的人,你做这种事自己就不感觉憋屈吗!要不然这样,我们各退一步,只要你不再逃,我就绝不动用九幽之寒,和你光明正大的战一场,这样如何!”

    情急之下,老人只好用出这种笨法子。

    楚离潇身有潜龙勿用,老人自然不可能是其一合之敌,可只要能拖住一些时间,纵是丢了他这条命又有何妨。

    楚离潇知他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心里暗笑,他本来就是个采花贼,原就不是什么好身份,哪里会感觉到什么憋屈,当下也不答话,渐渐的离得祭坛更近了。

    他中途但凡遇到叶家人,都会想办法朝着老人扔过去,一来是消耗他的灵力,二来是给对方造成阻碍。

    老人眼看已渐渐离清瑶山巅近了,心里更是大感着急,有时都忍不住升出要挥匕首劈了那扔来之人的心思,虽然这种想法终究被忍耐下来,可他眼中都不由得带着怒火,心里更是感觉到异常的憋屈。

    他二人一追一逃,转眼已到了清瑶山主峰脚下,楚离潇眼睛探望过去时,忽然的心中一紧。

    只见在峰脚下,那只庞大如山峦的谛听兽就在旁侧,他若是要正面硬抗,免不了又要费些手脚。

    硬碰硬,潜龙自然是不虚的,可若是由九幽之寒来...那谛听兽的攻击手段就更加能轻而易举的化解了!

    目中微闪,楚离潇打定主意后,不再朝着山巅那边跑,反而折返了一下,向着有不少叶家族人汇聚的另一边而去。

    老人此刻怒火中烧,更是不疑有他,见到楚离潇又钳制住一名叶家族人,这次却不再向他这边抛,反而离得老人远一些抛出去。

    他擒拿之后,那磅礴灵力覆盖,叶家族人如果真的被摔出去,免不了就是血溅当场,尸横于此,老人心里一惊,忙闪身过去将那叶家族人救下。

    楚离潇似是得了便宜,擒拿住叶家族人后,反倒更是天女散花一样,随手从某一处乱掷,这一下更是苦了老人,他不光要赶上楚离潇下抛的速度,更是必须以修为承受下对方的那雄浑灵力,如此一来更见狼狈。

    “哈哈,你灵力怕是所剩无几了吧。也好,我楚离潇这就杀人夺宝,将九幽之寒也给抢到手里。”

    前面的楚离潇忽然朗声一笑,反而向老人说道。

    老人怒道:“你大可试试!若是真的输给你,这九幽之寒不要也罢。”

    “好!那我就来试试看。”笑声一顿,楚离潇身影陡然停下,老人还以为对方真的存了这种心思,当下神色一凝,同样是严阵以待。

    等了半晌,却见楚离潇横剑于前,嘴角嗪着一抹轻笑望向自己,始终没有其他的动作。

    老人一愣,略微皱眉的同时,心中却也想到:只要能将他拦在这里,倾涛长兄那里的计划就可以稳妥进行,这样一来,陪他在这里耗上一天一夜又有何妨。

    与此同时,他心里也在暗暗警惕,紧握着九幽之寒严阵以待,生怕楚离潇是在酝酿什么绝强的战诀。

    嗡——

    蓦然间,那道悠长沉闷的声音,忽然响彻在这一片天空之下,老人刚感觉到这声音有几分熟悉,忽见到楚离潇身影一闪,竟然远远的在逃离,他心里升起怒意,刚想追赶时,方才感觉到有几分不对劲。

    这声音...是谛听!

    声既到,声波便即至!

    那道仿如是将世界翻新的无声波纹,转眼已扩散而至,无形气浪蔓延之处,原本的枯萎老树在瞬间化作灰烟,成为一片黄土平地,其波纹一扩,已临近老人面门!

    就算手持九幽之寒,老人终究还是反应慢了一步,他举起九幽之寒向身侧格挡时,刚好胸膛已被击中,不过那幽寒的刃锋一至,那一道无影无形的声波之力,也是顷刻间破碎于,连任何东西都没有留下。

    “咳咳...”胸膛被那种气浪斩击到,老人身上同样溢出血,剧烈咳嗽起来。

    他已知是中了楚离潇的算计,眼中戾气一显,刚想要去找楚离潇算账,身后那道白衣身影已然欺至,一掌挥出,在老人腰后拍过去,将他打伤的同时,再一次推出了十几丈开外。

    眼下他站得这个位置,刚好在谛听兽的攻击范围内,可老人却偏偏就处在谛听兽与楚离潇之间。

    一切攻击,都要由他先来承受了。

    嗡——

    另一道有些细微变化的声音随即传来,老人面上一变,已感觉到自己的灵力在被不断的吸收。

    这样下去,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他体内就不会再存有半点灵力,严重一点,说不定还会被谛听兽吞了!

    他哪里敢再耽搁,手中那幽寒之刃向身前横斩,如似在巨大的气浪波纹之间生生撕开一条口子,幽光斩出,残留在半空的那一道隐晦光芒下,前方压力顿停,这让楚离潇都感到异常棘手的招数,在九幽之寒面前果然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谢谢你了。”

    耳畔内忽然传来一声轻笑,那是楚离潇。

    只见他已闪身来到老人不远处,在声波骤停的同时,手中的三尺青锋金芒大盛,剑身上,宛若金龙怒哮,随着他举剑挥剑,体内灵力源源流转于剑身,一剑纵斩,那道漫天的金光霎时间冲掠过去!

    那道金光,宛若天谴。

    光芒之下,天空上那汇聚成漩涡状的乌云似也被割开一道口子,随着这漫天金光的挥出,百丈开外的那硕大谛听兽,从中间部分,忽然似有着裂开的痕迹。

    一声悠长悲鸣响起的同时,那有若盔甲的身躯,渐渐的从头颅开始分离,一半上,一半下,沦为两个部分。

    那只巨大如山丘的远古谛听兽,终于是随着一声轰隆,大地震颤之余,已然不可能再活过来了。

    “你...你利用我在!”

    看到如今这一幕,老人那眼瞳内都似有着无数的血丝在密布,脸上狰狞,更似带着弥天大恨。

    这远古谛听兽,可是他们叶家好不容易降服,安放在这里的,这种等级的灵兽,对他们叶家来说自然也是极为的珍贵,如今竟然因为他的一个失误...导致这谛听兽死了!

    老人岂能不恨楚离潇!

    “彼此彼此,你们不也在利用那只谛听兽吗。”

    楚离潇神色中似带不屑,手中长剑横握于前。如今老人身上受伤,就算他有九幽之寒,那也抵挡不了他多长时间。

    只是那双狭长丹目向着老人望过去时,楚离潇莫名神色一变,大喊道:“你的手!”

    老人怒声道:“要你来多管闲事!”

    他以为楚离潇是又要搞什么阴谋,自然不会信他,正要运转体内所剩无几的灵力向楚离潇拼杀过去,他余光微扫,在扫到自己手上时,却同样是一愣,旋即整张脸都陷入一片骇然。

    “我的手!我的手被割伤了!流...流血了!”

    只见老人眼中彻底慌乱,他握着九幽之寒的那只掌心处,不断的滴答着殷红的血,那似乎是不经意间被匕首划伤到的,明明只是一道很小的伤口,老人一生经历过无数战斗,受过无数种比这严重百倍的伤,可就是这样一道小小的口子,却让他神色剧变。

    九幽之寒划出来的伤,无解!

    那个皮肤一旦被割开,就算你是神人境修为,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流血而死。

    那道伤口,代表着阻隔生机,代表着斩断一切!只要这道伤口好不了,老人就会不断的流血,一直到流完了最后一滴血。

    他心慌之下,忙想要撕下衣服来包裹伤口,只是关机则乱,他手中那把匕首,再次因为他的失误,匕尖划到了另一只手腕上。

    以九幽之寒的锋锐程度,莫说是吹毛断血,便是一座铁山它也能轻易划开,匕首柄端的设计,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担心九幽之寒陷入地底。

    它可斩万物,便是说...如果没有那个碍事的匕首柄端,垂直放下去,九幽之寒可以将大地都刺穿,直至地心的尽头!

    老人的手腕,自然是瞬间出血,没有半分的阻挠。

    在看到自己又酝酿成大祸后,老人一声怪叫,忙将九幽之寒丢到地上,撕开衣服去包裹两处的血口,只是那鲜血越包越多,衣服条子上完全是被鲜血打湿,不断的在地上滴答血迹。

    老人脸色又变,他慌忙从储物袋内取出上好的伤药,想要将药粉涂抹上去,可是那药粉一涂上去就散,他杨眼睁睁看着这血液越流越快,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更是充满了一种惊恐。

    脸上是惨白,眼神似惊慌,全身在颤抖!

    可是那两道伤口,终究是阻止不下来!

    “有办法了...有办法了!我可以用针把它们缝住,这样血就不会流了,针...哪里有针,哪里有线...哪里有针!”

    老人似疯了一样,喃喃不断,哪里还顾得上再来拔那把“凶兵”,忽然快速的向着外面跑出,去寻找能够治疗他伤口的办法。

    只是九幽之寒造成的伤口...又哪有什么治疗的方法。

    就算缝住,也会从口子内迸出来。

    这本便是一个死局!

    望着那已近似发疯的老人,楚离潇刚刚举起的长剑,在一声轻叹过后,忍不住又放了下来,他眼神中带着一丝复杂,望向那被斜插在地上的幽寒匕首,走过去将之拔起,想了一想,却先收起了那把长剑。

    潜龙勿用是可以收起来的。

    可九幽之寒不行。

    除非有鞘,不然这出鞘的匕首,会斩断一切东西!

    储物袋子是由雄浑灵力创造出来,它本身便蕴含着灵力,这种含有灵力的东西,根本撞不了九幽之寒,反而会被它的锋芒破穿。

    偏生楚离潇这里没有能将其收起来的鞘,如此神物,又不好就扔在这里,他只好权且握着。

    在匕柄上那股淡淡暖意的波动传过来时,楚离潇心中微叹了一声,那一双丹凤之目,微微眯起望向山巅上那隐隐汇聚而来的黑云。

    远处隐隐天雷滚动,四周仿若有着无数怨魂齐聚,这种天地异响已然升起,也就是说...距离剑成的时间...已经接近了。

    顿了一顿,那白衫的身影微晃,已沿着那山道极速向巅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