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你以诚相待 > 第三十四章 怜心剑成

第三十四章 怜心剑成

作者:懒猫最爱吃鱼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你以诚相待 !

    “倾涛长兄,那个楚离潇手持潜龙勿用,我担心...”

    在大阵之内,叶云峰带着些许忧心望着那被拦在数百丈之外的身影,此刻那道赤焰色的叱吒身影威不可挡,在幽龙阵中持续的拼杀,就算幽龙可以无限再生,可那对于叶家子弟们的灵力消耗,同样是巨大的。

    再这样下去,恐怕一时半刻,楚离潇就要冲进来了!

    “看天上!”

    然而那瘦小老人隐压着一抹狂喜的声音,却是让叶云峰重新将视线转望向了天穹。

    在那天穹之上,黑云遮盖之间,似是有着一抹皎洁的月色,透露了出来。

    “七七四十九阵祭坛即将合一,云峰,开始吧!”老者欣喜中,声音也似隐隐的松了一口气,半个时辰他们终于熬过,接下来,就该是祭剑铸魂的时刻了。

    身旁那老人沉重点了下头,祭剑开始,也是他身死之刻了...

    两人互望一眼,看向刚将幽龙阵打散一处的楚离潇,那两道苍老身影同时而动,在楚离潇尚未冲进阵法前,猛然间便是感受到两股雄浑灵力向他压迫而来。

    叶家家主叶倾涛,还有长老叶云峰,这两人终于出手了!

    猝然应敌,楚离潇根本不暇细辩,情急中将全身灵力动用,那浩瀚无形的灵力如潮般奔涌而出,一掌相迎,三道天人境灵力略作碰撞,很快便及分开。

    同时与叶家两个巅峰高手对掌,饶是楚离潇,也不免胸口感觉到一阵气闷,见两侧叶家子弟同时又操控幽龙攻来,他手中三尺青锋爆发出无上金芒,赤焰金身扩散身周,顿时又陷入在苦战之中。

    “云峰...”望了一眼身旁那健硕老人,叶倾涛目中凝重,隐隐带着些许歉疚,然而叶云峰却是一笑,已重新步入大阵之中,从外而内,缓缓的向着那第一位女子走过去。

    手掌成刃,指尖之上,好似是有着一把半透明的剑刃成型,随着叶云峰的走动,那把透明剑刃缓缓划破女儿家柔弱咽喉,那殷红的血,徐徐的从女子身上,流淌到了墨黑色漩涡巨阵上面。

    随着这第一位女子眼瞳中由恐惧,惊慌,逐渐的沦为灰败和死气,叶云峰那一道身影闪动,沿着那旋涡状的大阵极速前行,指尖的透明剑刃的每一划,都是血肆纷飞,将一位少女的性命带走。

    那殷红的血渐渐连接在了一块,如同一幅美丽的画卷,不断的向着最中心的剑炉而去。

    “庶子尔敢!”被拦截在阵法之外的那男子身影,一双丹凤之眸顿时紧凝,其中蔓延着点点寒意,手中潜龙化为万千道金光,同时向着胆敢阻拦他的所有叶家子弟而去!

    吼!

    全力催动之下,三尺青锋已归于无形,它本便是无形物,没有了剑的外表,剑身内的那龙魂终于得以暂时的解脱,那一声嘹亢龙吟震荡天地时,一剑劈出,山巅上金光大盛,好似一轮金日!

    只是在这轮金日升起的时候,那最前面的瘦小老人,手中同样似握了一把剑,那是剑意,并非剑身。

    细长宛若柳叶的这一把剑意,就随着那道金光的蔓延,在叶倾涛手中挥出时,似一抹忧莲绽放,气流中响荡起千千万的波纹荡漾,不似潜龙勿用的那奢华浩瀚,反倒有点小家碧玉般,莲初绽,那金光都好似被吸收破除,荡漾无形。

    这原本是楚离潇盛怒时最强的一击,竟然没有产生出丝毫效果!

    适才他可以肯定,潜龙勿用并没有磨洋工,只是如此神兵之威,加上他的浩瀚灵力,竟然就如此简单的被破除了...

    这还只是剑意!

    而就在这微愣的时间里,另一面的大阵中,叶云峰也已回到了阵法中央,千名女子咽喉全部被割开,那最纯净的处子之血,随着墨黑色的大阵缓缓流淌,逐渐的汇聚与中央剑炉之内,抛除开这残忍无情的一面,倒真的像是一幅画卷,在由外而内缓缓展开着。

    以血为墨,以天为引!

    这把剑未曾成型,便已然具备夺天地造化之能,只差一样...只差一样,便可趋于完美。

    还差...叶云峰的魂。

    那也曾是受人敬重的孤高老人,在阵法中遥遥望着外面的一切,忽然哈哈笑了两声,隐隐掺杂着些许的豪壮,几分的悲凉。

    就在阵法之内,叶云峰长衣而鞠,望着叶家家主的叶倾涛。

    “倾涛长兄,我孙女...就拜托你照顾了。”

    说完这句话后,叶云峰再不迟疑,转身投入那汹汹灼烧着的剑炉内,一名天人境大能的魂魄以身殉剑,在刹那间,大阵中那最为纯净的血好似受到了牵引,化作了缕缕血魂,万千血丝如千万缕线,一同的向着剑炉的方向蔓延过去。

    在其剑炉之内,有着一把青碧色细长的剑,缓缓脱离剑炉,不断的吸收着那千万缕的血魂。

    剑身在抖,更似在那纯净血液的帮助中,从剑尖开始,由碧青色向着丹赤色转变。

    就是因为这把青碧色长剑的出现,天穹上黑云受到牵引,以此为漩涡,同样开始转动变换,远方天雷滚动,配合着那千万缕的血魂,这种场景,震撼之中,却又是如此的诡异而妖艳。

    就连楚离潇都能感受到,他手中的潜龙在不住的颤动,似是因为受到这种威压的挑衅而有些恼火,更似有一些...忌惮!

    “楚离潇...原本我们可以不用为敌,但你非要与我们叶家作对...那老夫...就让你成为这第一个殉剑之人!”遥立对面的瘦小老人,手持着那一抹剑意款款而来,随着千万缕血魂的汇聚,叶倾涛手中那把并不真切的长剑,也似在不断的凝实,化形成一把赤红色细长的剑。

    那把剑很美,宛若南域女子身段般纤细,薄似柳叶,柔若流水。

    与楚离潇手中的三尺青锋,以及九幽之寒的月下之美不同,这是一把...很漂亮的剑。

    无怪它需要一千多名处子纯净的血,因为它的剑身看起来,亦是如此动人,如此美艳...

    “记住它的名字。此剑名...怜心。”

    叶倾涛的话仿若就在耳畔清晰响起,楚离潇心中一惊,疾步后撤,只见那瘦小老人不知何时已来到他三尺之内,剑意微刺,剑身轻鸣,向着楚离潇一剑刺来!

    身为叶家家主,叶倾涛实力岂能泛泛。

    那一剑刺出,宛若莲花初绽,它不光是外形美,竟连杀人时都是如此的美...

    楚离潇急将手中的三尺青锋挥出,灵力运转,金光弥漫,霎时间将整个天阙都蔓延进入一般,只是如此威势,在触碰到怜心所绽放出的莲花时,却并没有所谓的碾压,而是两相碰撞,消散无形。

    准确的说...是潜龙堪堪才挡下了那剑意的一刺。

    “叶家子弟统统退下,去清理山脉中所有残留证据,此子由老夫来收拾。”

    低沉的声音中,叶倾涛手中一扬,那原本尽是残缺的剑意,忽与剑炉之上的细长剑身交相呼应,随着一道碧光闪烁,赤色的剑意,已被那把真正的长剑给代替。

    而在这把极富有美感的长剑之上,青碧色的剑身已渐渐被丹赤色所占据,还差一小半,就会全部的沦为丹赤色,届时...怜心方才算是大成!

    如今一来,如果叶家的人留在这里,反倒会让叶倾涛分神,只要他手持怜心,就断没有输给楚离潇的道理。

    家主下令,那数百叶家子弟相顾四畔,顿了片刻,方才退离下山,将这诺大的地方,尽数的退让给他们家主和楚离潇二人。

    楚离潇没有拦,他更加不想去拦,他只是眼望着那一位第一次相见的叶家家主,脸上似是在笑,只不过那双眼,却已然是微眯散发着彻骨的寒芒。

    等到所有人尽数撤离,此地,除了他们两个活人,就只剩下上前具女子柔弱尸骨时,楚离潇方才开口了。

    干涩的口中带着无边怅默,楚离潇只问了一句,“为你族一己私欲杀这么多人,你不惭愧吗?”

    眼下上千名女子尸骨摆在那里,楚离潇也不用再去心急,他的魂魄...更救不活这上千人的命。

    楚离潇输了...可他同样觉得,叶家也没有赢。

    机关算尽,上千人命,终究不过是换来了一把剑。

    自此以后,叶家也会成为过街老鼠,被各大家族所仇视,他并不觉得叶家很值得。

    反倒是叶倾涛望着他,忽然笑了起来,他们本就没什么仇怨,怜心未曾大成,叶倾涛自然也不急。

    他声音很沉,却异常坚定,“只要能覆灭韩家,洗刷我叶家十几年前的那一场耻辱,纵再死更多人又有何妨。楚兄,你是散人一个,这种心情...你恐怕理解不了。”

    楚离潇还想要说些什么,可他喉咙感觉是如此的干涩,似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楚兄...反正也不急于这一时三刻,我们便来慢慢说道,你如此针对我们叶家,无非是看到我们偷偷运送这么多无辜女子,可如果没有那一天,老夫又何曾会下如此辣手!”叶倾涛声音沉沉,忽然褪下上衫,将那枯瘦的胸膛袒露出来。

    只见在叶倾涛的身体上,那是数十道狰狞的血痕,那血痕好似是鞭抽,又好似是剑斩,横七纵八,每一道都深入骨髓,竟然是如此的可怖。

    “当年韩家在大败我们叶家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当着所有叶家族人的面,在我这个叶家家主身上抽打了一百鞭子,这里的每一道鞭痕,都是由他们韩家家主以浩瀚灵力鞭出,再将我身上涂上辣椒油,让每一道鞭痕都深入骨髓,永远消退不了...你知道吗?每到潮湿阴天,我的全身伤口就像要裂开一样,目的就是让我时时刻刻记着痛,让我永不敢再和他们韩家为敌!”

    说着这一切时,叶倾涛的那神色都似带着无边恨意,冷笑...再到嘴角那一道苦涩蔓延。

    他望着那阵法中的一切,忽然道:“你应该知道若凌吧...那个孩子的婚事,是由我这个家主为她主持,可最后呢?她的丈夫当晚被杀,一场喜事化作无数丧事,你知道那一晚我们叶家死了多少人吗?这叶家坟冢里面,又葬着多少死在韩家人手中的族人!”

    他的那双目,渐渐的弥漫起一层血丝,无数细小血丝的蔓延,令得叶倾涛眼瞳仿若化作了血红之色,里面涌动着疯狂...残忍...以及浓浓的弑杀!

    因为这情绪的变化,叶倾涛神志已渐渐的被手中那把剑控制了,他不再理智,更似被仇恨整个了蒙蔽。

    再开口时,那声音都是如此的可怖嗜血。

    他仰声的长笑道:“所以...你也去死好了!”

    话音未落,身上灵力已漫天而起,手握着那把丹赤长剑极速向楚离潇冲刺而去。

    在他身影甫动之际,那一双深沉狭长的丹目,同样的闪烁出点点寒芒,身微躬,一剑横刺!

    嗡。

    齐浪微掀,两把神兵的力量,扩散至整个穹顶。

    最开始的交碰,叶倾涛虽只是握着剑意,而非真正的怜心,但楚离潇却同样未能施展开潜龙勿用的真正力量,他本就不是那三尺青锋的真正主人。

    只是随着怜心的铸成,楚离潇手中那把真正的神兵...终于第一次的将全部力量发挥了出来,它自然要向世人证明,潜龙勿用...方才是最强神兵!

    怜心颤...渊龙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