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你以诚相待 > 第三十六章 异变

第三十六章 异变

作者:懒猫最爱吃鱼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你以诚相待 !

    “不...不可能!你只是说谎罢了!”

    叶倾涛的心里都似在发颤,他如何能不知,九幽之寒明明离得楚离潇那么远,对方根本没有时间去拔出匕首抵抗,可他却下意识的不想承认。

    如果他承认怜心有缺陷,那他们叶家...到最后又获得了一些什么。

    什么都不剩!

    他重新的将那把长剑取回,手握怜心,望着这一把赤晶色绝美的剑,忽然的一愣,他发现...在怜心的剑身上,竟然有一片地方是黯淡的红色,与其他地方那种赤艳绝美不同,这黯淡的红色就好像一块疤痕,烙印在怜心剑身上是如此的难看而肮脏。

    上千名处子之血中...有人不是处子!

    叶倾涛猛然想到这一种可能性,脑海都彻底发蒙下来,他无暇去顾忌到底是一开始就弄错了还是叶家有人搞的事,如今有一个非处子的血液混进来,他必须尽快的弥补!如若不然,怜心就真的是一把废剑了!

    难怪他赢不了楚离潇手中的潜龙,难怪连绝杀的赤莲阵都存在缺陷,难怪...那一个肮脏的女子,就毁掉了整个大阵!

    “你手中的那个女人...一定就是这个女人,这个肮脏不洁的贱人,竟然毁掉了我叶家辛辛苦苦才锻造的神兵!纵然她尸骨都灰飞烟灭,也难消我心头之恨!”

    那一双被血丝弥漫的眼睛,带着狰狞盯在楚离潇怀中那位早已香消玉殒的少女脸蛋上,如今山脚下的那些叶家族人,就算有一些是女人,也都是在四十岁以上,早都不是什么处子身,却让他用什么来修复怜心。

    怜心既毁,他又要这清醒的神志有何用!

    向韩家复仇的想法,终归化作了一场泡影。

    楚离潇眉头微皱,轻轻放下他怀中那少女,对于叶倾涛的那如野兽一样的狰狞与神情,他忽然...有些同情这位叶家家主。

    但这可怜之人...却更引起他的滔天恨意!

    如果不是他,那么多的女子就不会香消玉殒,叶家也不用死那么多人,他只为了向韩家复仇,却牵动了无数人的性命还有幸福,这些女子的死,她们家里人的伤心,就因为叶家的复仇,他们又破坏了多少家庭。

    叶倾涛...他该死!

    “你的那把剑炼铸失败,只能说天意如此,接下来...我也会让你一起为这些枉死的少女陪葬。”

    手中三尺青锋微闪烁出寒芒的同时,楚离潇已似一把紧绷起来的箭,只待一瞬,便要向这位叶家家主发动他最强的攻势。

    “就算怜心有缺陷,它也要比其他神兵更强,它可是倾我叶家全族之能锻造出来的,怎么可能败!”

    带着气急败坏的那怒吼,随着叶倾涛灵力的不断攀升,已似将手中的赤晶色长剑催动到极致,叶倾涛要赶紧杀了楚离潇,说不定还可以有挽回的余地,阵法尚未完全退却,他要再去寻找一名处子之身的女人才行。

    只是就在这时,盛怒之中的叶倾涛脸上忽然一滞,在他的眼帘内,忽望见到一头御神鹰向着这里急速飞来,那御神鹰落下后,那道黄衫身影的女子从远方向着大阵中心跑近,看其身影...

    那是叶若凌!

    呆愣只持续了短短的一瞬,旋即叶倾涛脸上便是涌动着狂喜,是啊!叶若凌至今尚未曾行过房事,她还是处子之身!

    这一点不光叶倾涛明白,在看到那黄衫女子的瞬间,楚离潇同样明白过来,他瞳孔微缩,眼看叶倾涛身影已化作残影,向着叶若凌的方向冲去,他同样是运用起全身的灵力,沿着相同的方向极速冲掠而去。

    叶倾涛胜在先手,在那柔弱女子尚不知发生了些什么的时候,她身前已似有着一朵莲花初绽。

    在美丽成花闪烁在她眼帘内时,杀机转眼而来!

    铛。

    可惜在那之前,另一把朴实无华的长剑已紧跟而来,楚离潇后发先至,挡在叶若凌的身前一剑刺出,潜龙与怜心再一次的正面相对,两大天人境交手所产生出的气浪,刹那席卷,就算叶若凌慌乱中将那仿制的九幽之寒举起,可她离得太近了。

    那终究只是仿制的九幽之寒,被这两股极强的力量席卷时,那匕首渐渐的似开始破损,化作是点点的幽光被气浪吹散,只剩下一个匕柄被那双柔媚的手紧握着。

    气浪再一扩时,叶若凌的身影已被震开,只是似处于巧合,她整个跌落在真正的那一把幽寒之刃身边,在其九幽之寒的力量下,以叶若凌为中心,小小的一个空间似完全隔离开两股力量的冲撞,使她免受后面的冲击。

    “家主......楚大哥...”

    再那两股力量碰撞中饶幸逃生,叶若凌有些艰难从地上爬起,拿起那一把散发着淡淡幽寒的匕首,眸子中闪烁着复杂。

    她很想远远的离开这里,再也不去关注家族祭剑的这个消息,但无意中却从族中另一人口中得知爷爷会投身剑炉,以身铸就剑魂的事,这才从遥遥万里之外匆忙赶来。

    只是来这里后见到的第一面,却是家主叶倾涛与楚离潇的生死搏斗,更让她难以想象到的是,刚才的那一攻击,似乎是家主...想要了她的命。

    “若凌。”

    就在女子眼眸中涌动着复杂情绪时,叶倾涛忽然开口了,他的声音传过来时如此清晰,却又让叶若凌下意识的有些发颤。

    “若凌,看到我手中的这把剑了吗。不错...你爷爷已经投身剑炉,为叶家牺牲了,但你记住,他是为了家族死的,你爷爷临死的时候,是笑着离开的。”与楚离潇的力量对撞之际,叶倾涛声音沉沉,向着叶若凌缓缓开口。

    楚离潇哪里能不知道他在打什么鬼主意,冷哼一声,同样是喝道:“若凌,你带着九幽之寒离开这里!你们家主已经疯了,他刚才就是想要杀你,你应该也感觉出来了吧!”

    “呵。”叶倾涛的唇角上,溢出丝丝的冷笑,凝声道:“不错,我正是要杀了你。”

    叶若凌心中一颤,下意识想要听从楚大哥的,远远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可旋即叶倾涛的话却再次传来,“若凌,你应该知道,我们叶家为了炼制这把剑牺牲了多少吧!五年心血,倾全族家产,甚至惹得天怒人怨,就是为了炼制这一把可以复仇的神兵!甚至你爷爷...都是为了这件事投炉牺牲!”

    铿锵沉沉的声音,再一次令得叶若凌有一些犹豫。

    她忽然苦笑了几声,紧抿着那有些破裂干涩的唇,向着与楚离潇对峙中的家主喊道:“我没想到会是这样...更没想到家族真的会要这么多无辜人的命,但事已至此......我只想躲得远远的,也不想再做什么叶家人了。”

    听到她这样的话,叶倾涛面色一寒,忽厉声的斥骂道:

    “胡闹!那你上来这里干什么!不就是为了见你爷爷最后一面吗,如果你当初狠下心,将楚离潇带到这里来,你爷爷原本不用死,叶若凌!你以为你爷爷是老夫害死的?错,害死你爷爷的,是你!是你这个不孝的孙女!”

    “若非你,原本是楚离潇投身剑炉,可你与他狼狈为奸,说不定连床都上了,而且还大闹祭坛,伤了那么多叶家族人...你这个不孝不忠,不贞无耻的女人!”

    “不!我没有...我和楚大哥是清白的,我没有...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多的事。”叶若凌脸蛋花白,急忙摇着头。

    眸中含泪,那般怜人的模样,让人如此心痛。

    叶倾涛还待再说,楚离潇却已破口骂道:“老贼,叶云峰临死前说得明明白白,请你照顾好他的孙女,这就是你的照顾吗!身为叶家家主,半点脸都不要了吗!”

    叶倾涛狂笑道:“那又如何......叶若凌!看这贼子如此关心你,你们不是上床了还能是什么!难道你敢发誓,说你到现在为止,还是清清白白的处子之身吗!”

    叶若凌脸上更似染了一层惨白,发颤中举手誓言道:“我叶若凌如有谎话,让我万劫不复,死后尸骨无存...”

    “老贼!你休想得逞!”

    那一双丹目似带着无边寒意,不断的催动灵力压向叶倾涛,此刻楚离潇与他二人都是进入两难之地,潜龙与怜心碰撞,除非分出胜负,不然他们谁也退缩不了,原本以楚离潇的力量,可以稳压叶倾涛一头,可因为叶若凌的关系,他现在根本拖不得!

    “若凌,好孩子。”然而叶倾涛却并没有对其过多理会,语气反而温和下来,继续说道:“孩子...现在叶家需要你的帮助,我需要你的血,来将这把融入了咱们叶家所有心血的剑成为大成!如果没有你的帮助...不光是那一千多名女子,叶家那么多条认命,甚至就连你的爷爷,也白白牺牲了。”

    “孩子...还记得吗,你姓叶!生是叶家人,死是叶家魂,你该不会...是因为怕死,不想听我这个族长的命令了吧。”

    那似是慈爱的声音,却又掺杂着属于叶家家主的无上威严。

    这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没什么,可对于叶家子弟来说,家主的命令,比天大!

    刀山火海,只要是家族的事,他们也绝不会皱眉。

    这是从小根深蒂固的想法,叶若凌在初听到时,身子一颤,便似下意识的被这命令给催眠了一样。

    “若凌!别听他的!你不是说过,还想要去大陆游离吗,你莫不是忘了,这个家族为了一己私欲,究竟残杀了多少条人命。你若死了,只能是助纣为虐!”

    “哈哈哈!助纣为虐?若凌...你莫不是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就忘了你丈夫惨死的那一天了吧!”

    叶倾涛冷冷的望着他的对手,那轻飘飘的几句话,却令得一向视家主命令为天大的柔弱女子,颤抖中已举起了那把幽寒匕首,脸蛋惨白,将匕首的锋芒,对准了自己胸口。

    “刺下去...对,刺下去,免得你丈夫和爷爷在九泉之下痛骂你,刺下去,你就可以安息,去见到叶家列祖列宗,永远安宁了....”

    耳畔中楚离潇那失声大喊,好似越来越远,取而代之的却只有叶倾涛低沉诱惑的声音,随着匕身一点一点的移近,终于刺破了她的衣服,完全不费力的,只需要手腕再刺下几分,她的肌肤就会被九幽之寒刺穿,届时便是回天乏术。

    而就在这最后一刻,在叶若凌的耳畔内,那本应很遥远的男子声音,却忽然近在咫尺般,轻轻的...向着她发出了一声叹。

    那双修长如玉的手,终于还是在九幽之寒落下前来到叶若凌身边,夺过了她手中那把匕首,将其紧紧的搂在了怀中。

    而正是因为楚离潇的这一退,那手中的潜龙已落入叶倾涛手上,他的背部更是被怜心剑意所创,穿透出一个窟窿。

    前胸后背,血肆流,染红了女子那原本美丽的衫子。

    楚离潇却恍若未觉,轻叹中,悠悠的在女子柔嫩耳内道:

    “如果非要死一个,我替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