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邪头 > 第27章 天河

第27章 天河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邪头 !

    李长夜陷入了一座隐藏的阵法之中。

    如果说整座洞宫湖是一座明面上的法阵,此刻李长夜与船夫之间零零散散的船只便组成了一座暗阵。

    这座暗阵在手法上甚至称不上有多高明,但是洞宫湖法阵在它面前都只是幌子,一个在阵法造诣上比暗阵本身要高超不知凡几的幌子。

    好比一个刚翻越巍峨高山的人正气满志得之时,又岂会在意山脚下的一个石子,结果给狠狠绊了个跟头。

    一旦踏上第一艘小舟便已经没有退路,李长夜要么破阵走到古亭,要么陷入暗阵无法自拔。

    “此暗阵估计四理阵法师都能轻易破除,我要破之也不难,但是却难以猜测布下这座暗阵背后之人的意图。”

    眼看湖水渐渐穿过小舟漫上膝盖,李长夜一时间陷入两难之境。

    “罢了,要真是有伤人之心又何必故布迷阵。”

    李长夜摇摇头,下定决心先度过眼前难关,踏着奇异的步伐踩过一艘艘小舟,令人啧啧称奇的是李长夜并没有离古亭越来越近,反而越发远了。

    当李长夜踏下最后一步时,整座小舟暗阵轰然破碎,眼前的世界瞬间颠倒,李长夜竟然已经站在古亭之中,而原本一直依柱酣睡的船夫也笑眯眯地望向自己。

    船夫一身麻衣,是个微微秃顶的老头,李长夜的目光不露痕迹地从老头背上的一只破旧斗笠流过。

    “小子可以啊,修为弱的可怜,阵法造诣倒是不浅,不枉老夫花了大力气撒这一把网!”

    李长夜显得很紧张局促,连忙作揖道,“晚辈愚昧误入前辈大阵,还请海涵。”

    船夫摇摇头哈哈笑道,“老夫可不是大度之人,你能破我舟阵我岂会轻易放你离去,正好我这儿有一个小忙需要你小子帮一帮。”

    李长夜看上去很是惶恐,“晚辈只是略通阵法之道,修为孱弱,恐怕有心无力。”

    “我说你小子行你就行,再啰嗦赏你一顿打。”船夫面容上依旧笑意连连,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很生冷,让人毫不怀疑他真的会这么做。

    “那…晚辈遵从前辈吩咐。”

    李长夜有些无奈地答应下来。

    “算上你我这儿也算凑足三个名额了,现在是时候去见见老朋友们了…”

    船夫根本没有理睬李长夜,自顾自念叨起来。

    “这老头的修为只怕不比圣音宫主弱,中洲还有这样的人物?”李长夜表面很是拘谨,畏缩站在原地不敢四下张望,但心里面已经开始搜索紫微门秘籍上的高手榜,却并没有船夫这号人。

    只有两个可能,要么此人是不出世的高手,要么此人改头换面遮掩了真实面貌。

    “走吧,只要你不耍小动作,老夫不但不为难你,事后还有一份造化送与你。”

    造化…船夫的话让李长夜有些郁闷,不久前他也曾拿这番话诓骗过树神。

    船夫手掌掩住嘴轻轻抹过,手中便多了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约莫鸽蛋大小,一眼看去珠子表面似有波纹荡漾,中央有一汪极小的泉眼,隐约有淙淙细流淌出。

    “将此珠子贴身收好,若是丢了我便拿你脑袋来抵偿。”

    船夫将水晶珠子抛给李长夜,不无亲和的威胁道。

    李长夜装作慌慌张张收下,但心里却是有些波动,这颗水晶珠子又称避水珠,持有之人趟河入海,水中行走如履平地,着实神奇。

    “光是这一颗避水珠便能抵得上一门神话级珍宝,看看最后能不能顺手拐带了,我李长夜可不会白白被你当枪使…”

    船夫见李长夜贴身收好避水珠之后点点头,一手抓住李长夜的肩膀跃出古亭飞掠过天际。

    李长夜佯装初次飞天面露惊骇之色,而后便直接闭着眼睛不敢直视脚下茫茫的洞宫湖水。

    许久之后,船夫才带着李长夜落在一座湖边小筑,一派恬静的渔家风光,湖边小楼边上早已有两道身影等候。

    “拜见天河前辈。”

    两人一男一女,看到船夫带着李长夜落地之后匆忙赶来拜见。

    男子年岁大约而立之年,着一身素衣道袍,长须飘飘,颇为几分道人风姿,女子则也年轻些许,姿容静美,长着一对颇为灵动的眼眸,李长夜的目光在其腰间一只刻写着“三才”两个鲜红大字的竹筒上不经意流过。

    两人的目光也多是从李长夜身上掠过,似乎有些讶异李长夜的年岁外貌,此刻的李长夜长相清逸脱尘,第一眼看去便觉得神采秀澈明媚无双,年龄更是小的出奇,不过十六七岁,两人实在没想到第三个人选会这般年轻,毕竟自己两人这个年岁能有如此阵法造诣已属难得。

    “互相介绍一下吧,到时候老夫我还要依仗三位同心协力!”

    “我先来吧,在下席长青,道门散修。”男子向李长夜拱拱手便算是打了招呼。

    女子盈盈一笑,“我叫云梦,拜在齐鲁山门下。”

    齐鲁山也是七国峰首之一,位于齐鲁边境,实力比之圣音宫还要强胜一筹,传言第一任山主留有传说级玄兵坐镇山门,一旦祭出可撼动神火境巅峰高手。

    李长夜也有模有样作揖道,“我叫夜长离,并非出自名门高派,师傅只是深山闲人一个。”

    “能被天河前辈带到此处,想必夜小弟对阵法之道颇为心得,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成就贵师又岂会是籍籍无名之辈。”席长青笑着道。

    李长夜只是摇头笑笑没有争辩。

    “好了,人齐了那便动身,事先跟你们说好了,我花了大半年时间才将你们三人凑齐,你们到了该使力的时候可别给我尥蹶子,不然到时候我介意让你们尝尝我的手段,当然若是你们有功我也不会吝啬,功法丹药秘术玄兵任你们提!”

    天河恩威并施,就连席长青和云梦都变得有点不安,连连称是。

    “接下来你们寸步不离跟着我,否则出了事我也救不得你们!”天河大手一拘便将三人笼罩而去裹带在身边,而后腾空而起。

    三人中席长青修为最高,李长夜粗略感应之下约有三纹道台境界,云梦虽较之弱上一些,但已然化台,只差一步便能成就道台,反倒是李长夜以仙田境排在最后,但也正是因此才让两人少了几分忌惮。

    此刻三人都还不能腾空飞行,自然都表现得很是新奇,飞越了大半个时辰之后天河才带着三人在一处水域极深的中心区域一个猛子钻入了洞宫湖。

    席长青和云梦似乎早有预料并没有很惊奇,李长夜在拿到避水珠之前便已猜测到一些,但面上还是装作惊吓过度的模样。

    李长夜甫一入湖便觉得周身四遭有巨压袭来,滚滚湖水全都挤向自己,忽而怀中的避水珠渗透出微微凉意,一股无形的力量撑开将李长夜裹住挡住了四面八方的湖水。

    身边的席长青和云梦也同样如此,想必两人身上也有避水珠之类的宝物护身。

    李长夜目光所及皆是阴沉湖水,偶有大鱼穿梭而过皆是被避水珠远远挤开,一行人真正进入了水底世界。

    天河并没有停下,带着李长夜三人在湖水之中疾驰,向着湖底深处摸索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