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邪头 > 第32章 渡冥河

第32章 渡冥河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邪头 !

    “这位小施主怎么不跟着大家一起进去碰碰运气,说不定就遇到一份莫大的机缘。”

    竺道生微微躬身,面带微笑,很有得道高僧的派头,但李长夜之前可是见过其师鸠摩炎的无双风采。

    李长夜还礼道,“真龙巢凶险非常,若得大师相伴我自是欣然前往,否则我还是在这儿和大师谈天说地的好,机缘虽好,但也得有命享受,你说呢,大师?”

    竺道生低诵阿弥陀佛,也不再劝,“小施主自便。”

    而后,竺道生屈膝闭目,席地而坐低声诵经。

    李长夜见状也在旁边拾掇了一片地方闭目养神起来,两人似乎真的没有一探龙神宫的欲望。

    整整持续了三日,这种微妙的状态才被打破。

    竺道生睁开双眼站起身来,望着紫炁河对面沉吟不语。

    “大师,何故惊醒?”李长夜也跟着站起来。

    竺道生手中的佛珠手链簌簌作响,“家师有难,三位师弟也生死不明…”

    李长夜一顿,旋即道,“大师那你还不赶快救援他们?”

    “可是我之前有言在先不入龙神宫…”

    “这个时候你还顾忌什么誓言,人命关天!走,我陪你去!”李长夜拽起竺道生的胳膊就要踏上星子台。

    “小施主真是古道热肠…”

    “哪里哪里…”

    李长夜和竺道生两人相依着跨过星子台。

    紫炁河另一半的龙神道场是一片宽阔的大地,举目望去,数不清的小道分支摆在面前,也不知道尽头通向哪里。

    “小施主为何这般眼神看着我?”竺道生发现过了紫炁河之后李长夜便片刻不离地直勾勾盯着自己。

    李长夜挠挠头,“等你说怎么走啊!”

    “我怎么可能知道?这龙神宫我也是第一次进来…”

    “第一次进来可不代表不知道路怎么走。”李长夜低声喃喃自语。

    竺道生似乎没有听清,“什么?”

    “没什么,大师你不是感应到贵师和师弟有危难吗?现在你就凭感觉任选一条我们追上去吧。”

    李长夜大咧咧建议道。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希望佛祖保佑。”

    竺道生合上双眼静静感应,几十息之后再睁开眼睛时目光已经落在其中一条再平常不过的小道上。

    “赶快走吧,不然去晚了你师傅和师弟就真的有难了!”

    李长夜拉着竺道生的袈裟一路狂飚,看上去比竺道生这个当事人还要着急。

    小道两侧皆是乱石林,一座座高耸的石峰拔地而起,乱石林中岔路无数,李长夜完全将竺道生当成活地图,指哪走哪。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两人面前躺着一条黑河,而且脚下似乎就是黑河源头,淙淙河水从地底之下流出。

    黑河边上停泊着两只通体漆黑的木船,也不知道在这儿停了多久,除了蒙上尘土,竟然没有半点腐坏。

    “冥船!”

    李长夜瞳孔微缩,进入龙神宫以来第一次面容有了些许变化。

    “看来不仅仅是一座真龙巢啊…”

    竺道生这时候开口道,“小施主我们共乘一船吧?”

    李长夜笑了笑,摇头道,“大师,我仔细考虑了一下,咱们还是在这儿分手吧。”

    竺道生微微皱眉,“小施主这是何意?”

    “与其我和大师一起盲目追下去,还不如分头寻找,这样找到鸠摩炎大师的可能也会大一些。”

    “但小僧实在不放心让小施主一个人冒险,依我看小施主还是和小僧一道最好。”

    李长夜二话不说直接跳进其中一只黑色木船,握住木浆狠狠用力抵在河岸,黑色木船如箭矢一般飞速远去。

    “不敢劳烦大师,在下定会牢记大师此番带路之谊。”

    竺道生再想跳上黑色木船已经来不及,只能无奈望着李长夜远去,身影逐渐消失在黑河之上。

    “大意了,竟然让这小子逃脱了!”

    竺道生面容阴沉,再无先前的慈善面目,主要是李长夜此举太过突兀,起先还死缠乱打竺道生不放,蓦然又急不可耐脱身而去。

    “也罢,没有我你是绝不可能到达彼岸,最后也只能困死在这黑河之上。”

    竺道生跳上另一只黑木船划着木浆渡黑河而去…

    又是三日之后,李长夜依旧飘荡在黑河之上,四下望去皆是茫茫黑色河水。

    “传闻,冥河通向阴间冥界,需要接引人才能渡到彼岸。”

    李长夜掬起一捧黑色河水,看上去传说中的冥河水。

    “看来只有这个办法了…”

    李长夜摊开左手手掌,并指成刀划过掌心,顿时一滴滴鲜红血液流淌出来滴落冥河之中。

    黑色河水中血珠如同浓墨浸染画纸一般散开,李长夜的目光中闪烁着妖异的光芒。

    “小血人啊小血人,我能不能走得出去就看你的了。”

    李长夜的话语仿若魔咒,散开的血珠顷刻间变幻成一个巴掌大小的血人形状,四肢俱全,手脚并动颇为灵动,蕴有一股别样的灵性。

    小血人甫一现世便围绕黑木船游窜不止,很是活泼,似乎在向李长夜展现自己新生的开心。

    李长夜失去精血面色显得有些许苍白,“去吧,去做我的眼睛帮我寻找尽头。”

    小血人似乎听懂李长夜所言,欢快地绕着自己转悠了几圈才掉头向着前方游荡而去,还时不时回头看向李长夜,生怕李长夜跟不上自己一样。

    “滴血咒不愧为血仙族的绝技。”

    李长夜划动木浆尾随着小血人。

    也不知道划了多久,李长夜的胳膊早已没有了知觉,抬头看去模糊间望见了一点亮光,在这黑河之上宛若灯塔一般显眼。

    也在这一刻,小血人愈加淡薄的躯体彻底散开,融入无尽冥河之中,李长夜的面色也更加难看。

    “还好,总算是到了尽头…”

    李长夜又是划了好久才终于到了亮光近处,刚抬头看去李长夜便被眼前的一幕震住。

    一颗硕大的银色眼珠被悬挂在天穹之上,渗人的寒光便是这颗眼珠发出来的。

    “夜叉之眼!”

    李长夜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这一下他可以确信这一处真的和阴间冥界有所关联。

    夜叉是冥界的守卫,低等的称为铁角夜叉,往上还有银翅夜叉、金身夜叉以及天夜叉。

    这颗眼珠应该是一位银翅夜叉的眼眸,那可是相当于人类修行者神火境甚至通天境的强者。

    “或许,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真龙巢…”

    李长夜踏上河岸,摆在面前的是一座断桥。

    “奈何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