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邪头 > 第1章 陨落的种子

第1章 陨落的种子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邪头 !

    “轰隆隆…”

    河床上躺着一副古朴的石棺,棺盖从里面被推开了一道口子,巨石摩擦间发出一连串很有质感的声音,即使在水中也能听清,一道身影狼狈地从石棺内钻了出来。

    一出石棺,李长夜先是茫然地打量着周遭,但在河底的微光之下效用甚微,口鼻之中逸散出来的气泡缓缓上浮破裂,胸口也越来越沉闷,他抬头看了看,便挥着四肢向头顶上方的水面游去。

    水面越来越近,李长夜蓦然回首,深深望了一眼渐行渐远的石棺,才头也不回地冲破水面。

    “哗啦啦…”

    手脚并用才从河水中爬出,李长夜气喘吁吁地倒在夜晚的河岸上不省人事。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天已经大亮了。

    “我没死?”

    一间残破的土屋之中,冰冷的石炕上,李长夜怔怔地望着茶碗中变成少年模样的倒影,自己不是已经倒在帝路上了?

    纪元大劫将至,即使世人皆知这个纪元最繁华的一季都没有人能成就帝位执掌天命,纪元之末更是希望渺茫,但还是有无数天赋异禀的纪元种子走上帝路,整个星域都在背水一战!

    一路走来,李长夜亲眼目睹了多少天才身死道消,多少种子凋谢殆尽,却最终连纪元之劫的面纱都不曾掀起过一角。

    行走在黑暗之中,祸难随时将至,却连自己的拳头都不知道挥向哪里。

    “我的修为!”

    倏然,李长夜额头冷汗连连,这一刻他才终于确定自己苦修的神力和道体真的都消失不见了,即使早在昏迷前他就有了些猜想。

    生死关闭个几百年宛若喝水的他竟然会差点溺死在水中?

    “怎么会这样?”

    李长夜紧紧握拳,放弃帝路绝不可能,但没有修为,没有道体,他还有什么资格去走帝路!

    任凭李长夜百般尝试,曾经如同自己身体一部分的道宫、神火、法柱全都不显,自己连一丝一毫的神力都调集不起来,不,应该说自己身体内根本就没有神力!

    “所以说,现在的我差不多是个废人了?”

    即使在帝路之上,李长夜也是个中翘楚风骚人物,怎会料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沦落成一个凡人。

    李长夜不由得回顾起自己这一生的修行路。

    吞尘、道台、建宫、神火…

    一幕幕画面闪过,李长夜的拳头握紧又松开。

    “凡人又怎样,我从头再修,总有一天依然可以屹立强者之林!”多少年的修行早已将李长夜的心性磨炼成铁,即使这一次的挫败近乎翻天覆地,但也不足以完全摧毁他的信念。

    他唯一担心的是,大劫将至,自己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哐当…”

    土屋的老木门被缓缓推开,将李长夜的思绪重新拉回现实。

    进门的是一位老人,粗衣麻布,面容枯瘦,裤腿卷得高高的,背后挂着一只有些破损的草笠,手中拎着的鱼篓还滴着水。

    “醒了?”

    老人看了一眼李长夜便丢下鱼篓,自顾自端起一只茶碗大口灌了起来。

    李长夜站起身来,“你救了我?”

    真要按岁数来算,李长夜的零头就远远甩开这老人了,也就没有用敬称,但还是微微躬身。

    “我只是把你背了回来。”老人痛饮之后长舒了一口气。

    “不管怎样,还是感谢你的收留。”

    老人似乎有些不习惯少年模样的李长夜老气横秋的说话方式,又重新捡起鱼篓准备离去,临走还不忘填了一句,“外面炉子上还有些剩饭。”

    不说还好,听到“饭”这个字李长夜的五脏庙几千年第一次打起响雷来。

    庭院里除了晒着的渔网和鱼干,还剩下一只有些余火的火炉,温着口铁锅,有饭香弥漫出来,平素尝尽仙果神泉也味同爵蜡的李长夜破天荒的咽了口唾液。

    剩饭剩菜李长夜却吃得差点咬着舌头,几千年来一日不落的苦修最终还是活成了凡人,为了修炼,他都快忘记曾经凡人的生活。

    吃过饭,李长夜踏出了院子准备四处逛逛,顺便思考一下以后的路,他对自己倒在帝路之后怎么来到此处是一无所知。

    “先得知道这是在天海还是在九大天河。”

    四方上下为宇,古往今来曰宙,这片世界太浩大,几乎没有终点边界,生命是其中最伟大的奇迹。

    若按有无生命气息来划分这片世界,大致可分为和唯一天海域和九大天河域。传说,天海域是宇宙最中心的位置,被九大天河域包围着。

    系,或者说星系,是一片生命区域,由无数的星球天体组成,有大有小。天海域和天河域之下依次还有天河系、星座、恒星系、行星系,甚至卫星系。

    “希望还在银河系吧…”

    这一点,李长夜实在没有把握,那具石棺源自帝路,李长夜昏睡之前不得已将自己封闭在内,没想到再醒来时却恍若隔世,自己又重新变成少年了。

    慢慢走在石子铺成的街道上,四周的建筑多是破旧的土屋,屋前都晒着渔网渔具,想来不是一座多富裕的渔村,李长夜开始重新规划自己的修行路,临走之前打算为救下自己的老人做些什么。

    刚走到村口便见到一大帮子人匆匆忙忙地赶着路,多是老人和男子,神情肃穆,眉头紧锁,气氛有些压抑,手中都牵着一两名少男少女,这些和此刻的李长夜岁数差不多大的少年们都不敢胡乱张望。

    李长夜发现救下自己的老人也在里面,只不过吊在队伍最后,是整个队伍中唯一没有牵着少年的。

    这些人也发现了李长夜,但似乎并没有心情理睬这样一个陌生人,只有老人有些意外地停下了脚步。

    李长夜走上前微微躬身,“看你们行色匆匆,发生了什么事?”

    老人稍有犹豫,忽而打量了一番李长夜,目光放亮道,“我们要去拜见宫主,你若是无事便跟着来吧。”

    李长夜正要打听些信息,也想看看老人口中的宫主到底是何方神圣,便跟在了队伍后面。

    这些人都是老人所在渔村的村民,附近这样的渔村有百来个,相邻的村落部族之间会共用一座祭坛,据老人所言,这座祭坛关系到村子的兴旺和传承。

    祭坛并不是渔村兴建的,也不属于任何一座渔村,只有宫主才有权利分配归属权,村落之间为了争夺祭坛的控制权少不了勾心斗角。

    宫主每三年会重新选择祭坛的使用者,评判的依据是村子献上来的少年们,谁能得到宫主的青睐,谁便是下一任祭坛主人,这些少年长大之后也能给予村子更大的回馈。

    祭坛离村子不过三里地,由浑石堆叠而成,中央摆下石阵,四周立着石柱,上面镌刻着一些铭文。

    “灵眼。”

    这是最简单的法阵之一,一般都是摆在大地灵脉的末端位置,起汇聚灵气的作用,对凡人的确大有裨益,对道台以上的修炼者来说就有些不够看了。

    祭坛上站着一群修炼者,李长夜修为不再,但眼力还是有的,为首的紫衣中年男子便是老人口中所谓的“宫主”,一位建宫境的修炼者。

    “三重宫而已。”

    修炼之路一步一印,吞尘,道台,建宫,神火。道宫十一重,即使不求完美,至少也得七宫才能点燃神火,三重宫还很远。

    祭坛四周早已挤满了从附近渔村赶来的村民,都满怀敬畏之情地望着紫衣宫主。

    “乌鱼村今年走了狗屎运出了两个好苗子,谁能想到王老狗那憨儿子竟然是宫主所说的什么…人火体!”

    “难不成今年我们刀鱼村又要空手而归,这样下去那群乌鱼村运越来越好,我们还怎么拿回祭坛!”

    渔村队伍找了个地方静静等着宫主的召唤,隔壁乌鱼村便是刀鱼村的宿敌,三年前更是从他们手中丢掉的祭坛。

    乌鱼村被宫主发掘出两名少年,一下子腰板子就直了起来,望向刀鱼村的目光也多是看向失败者的轻蔑。

    “人火体?”

    乌鱼村村民正层层围着两名少年,似乎生怕两人被别人多看了一眼,李长夜的目光落在其中的一个小胖子身上。

    小胖子脸蛋胖得厉害,用手拍拍估计都能和皮球一样弹起来,抿着嘴不说话,眼睛骨碌骨碌四处乱转,似乎感觉到李长夜的视线看了过来。

    小胖子愣愣地注视着李长夜,眼睛都不眨,好半晌胸口一松喘了口气,鼻孔中一直憋着的鼻涕却像下挂面一样滑了下来,但又马上被他吸了进去。

    李长夜一阵反胃,再也不看这小胖子。

    “刀鱼村的少年们上祭坛来。”紫衣宫主心情很舒畅,宗门今年的收成还不错,更难得的是在这种穷乡僻壤竟然还被他发现了一位人火体。

    宇宙万物,有的生来钟天地灵秀,有的后天参日月造化,衍生出种种神妙体质,先天大道体,后天人道体,人火体便是人道体的一支。

    刀鱼村少年全都低着头踏着台阶走上祭坛,长辈们的压力让他们有些喘不过气。

    “你也跟上去,有利无害的。”老人推了李长夜一把,将他送上了刀鱼村少年的队伍末端。

    李长夜只是稍微犹疑了片刻便坦然跟上。

    少年们一个个从紫衣宫主的眼底下走过,紫衣宫主目光如炬,似乎能看到少年们身体最深处的秘密。

    祭坛下刀鱼村的长辈一个个捏拳祈祷,希冀上天能给刀鱼村降下福泽,然而紫衣宫主漠然的脸庞让刀鱼村村民的心越来越沉。

    “切…”

    乌鱼村有人忍不住嗤笑起来,快要压垮刀鱼村的脊梁。

    如果再次让乌鱼村拿到祭坛的掌控权,三年之后刀鱼村恐怕更难争得过了。

    “慢着!”

    紫衣宫主的目光终于有了变化,在他面前的是刀鱼村的一位少女,一双小手捏着衣角紧张得连头都不敢抬。

    “气海澄明,紫府饱满,虽然没有人火体稀罕,但也算难得。”

    紫衣宫主稍稍点头,答应收下这名少女,刀鱼村才是松了口气,但胸口依然压着一块大石头。

    当李长夜前面的少年全都走过之后,刀鱼村的长辈无力的叹息声此起彼伏,压倒乌鱼村的筹码远远不够。

    也在这一刻,李长夜第一次入了紫衣宫主的眼。

    “嗯?”

    紫衣宫主双目圆睁,第一次走下高台来到李长夜的面前。

    “奇怪,这祭坛之内灵气浓厚,为何一进入你的气海便立即消失,半点痕迹都追寻不到?”

    李长夜抿嘴不说话,即使他对自身的体质再清楚不过,但以目前他的年岁来说如果说出真相就显得太过诡异。

    紫衣宫主绕着李长夜打量起来,过了半晌才似乎想到什么,取出一本古籍翻看起来。

    这一下子让刀鱼村的村民有些摸不着头脑,有些人已经向之前和李长夜交谈过的老人打听情况,但老人自己也是稀里糊涂。

    “源天体!真的是源天体!”

    紫衣宫主握着古籍的手颤抖不止,望向李长夜的目光有着止不住的惋惜,这一点让李长夜有点疑虑。

    “这可是宇宙体的一支啊!”

    先天大道体之下又分四大纯正本源体,宇宙体正是其一。宇宙中存在着两种现象级天体,黑洞和白洞,宇宙体的特质和两者在本源上有着相似的特性,所以宇宙体又分黑洞体和白洞体。

    黑洞体分化成终天体和吞天体两种体质,白洞体则分化源天体和遮天体两种。

    相对于终天体时刻汲取外界的能量化为己用,源天体则是不断地向外界输送着自身的能量,修为越深厚,流失的速度也会越快,直至耗尽自身,所以身怀源天体一开始并称不上天眷之人,甚至有人称为“废体”!

    天生万物自然有其道理的,直到在很久远的某一季帝路上,世人第一次感受到源天体的恐怖之处时,这种“废体”的说法才沦为笑谈,而从此开创的源天流也名留修炼史。

    “宇宙体,那可是四大纯正之一,那我们紫微门岂不是捡到重宝了!”紫衣宫主身后有人忍不住惊呼起来,望着李长夜的目光简直要将他生吞下去。

    “是宇宙体,可惜是废体!身怀源天体之人身体便如同一把筛子,不仅留不住一丝一毫的灵气,而且自身的能量迟早也会流尽,根本不能久活于世…”

    紫衣宫主叹气,堪称绝世却不可用的感觉太令人懊恼。

    “废体…”

    李长夜皱眉,源天体不再是废体,这在整个宇宙都是众所周知的事实,难道是此处世界信息闭塞?

    “宫主,那此人还带回宗门?”

    李长夜此刻如同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带回去吧,毕竟是宇宙体,就让宗门长老会一起决定吧。”紫衣宫主考虑再三还是打算收下李长夜。

    “这座祭坛接下来三年该归哪个村子掌管?”

    若是没有李长夜这一档子事,乌鱼村拿下祭坛执掌权是板上钉钉的事,但现在却有些难以裁决。

    一个是稀有的人火体,成长起来可能造就一位人王!另一个是绝世的源天体,但修行之路几乎断绝。

    “这样吧,我也不偏不倚,两个村子各自掌管一年半。”

    刀鱼村死而复生,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而乌鱼村却是恨得牙痒痒,到嘴的肉却被别人咬去一半。

    紫衣宫主等被选中的少年们和亲人道别完就要带走他们,再和其他巡视的宫主汇合返回紫微门。

    李长夜告别了老人,在刀鱼村一众村民感激的目光之中大步离去,他现在急于想知道关于这片世界的信息,紫微门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