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邪头 > 第10章 打赌

第10章 打赌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邪头 !

    “我听闻最近本宗新收入门的弟子当中有一位源天废体,还被他侥幸开辟出仙田,该不会就是你吧?”

    罗昊表情夸张,极尽嘲讽之能事。

    “废体?那你敢不敢与我打个赌?”李长夜似笑非笑,对罗昊的讥讽似乎无动于衷。

    而另一边的大长老听见李长夜又要和别人打赌,顿时眼神变得古怪起来,这小子之前可是将连自己在内的十八位长老都闷声不响地坑了一遍,整个紫微门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折在他手里。

    罗昊嗤笑,“打赌?不瞒你说,除了修行之外,我最大的爱好便是赌,你想怎么赌说来听听。”

    “在别人最自傲的地方挫败他才能带来最大的快感,而你,能拿的出手恐怕也就修行的速度,我就跟你比这个。”李长夜打量着罗昊,不紧不慢道。

    三人之中林瑜气息沉稳浑厚,恐怕道台九纹已经补足一小半,齐中原张扬不羁,只比林瑜弱上一线,但修为最高的却是罗昊,四纹道台,在他这个年纪确实算不错的,但李长夜本身便非常人,所见所闻也都是古老道统的传人,罗昊与他们一比就如同萤火与皓月争辉。

    “修行速度?林瑜,中原,我没听错吧,这小子要跟我比修行速度的,哈哈…”李长夜这个赌法显然出乎罗浩意料之外,第一时间罗昊竟然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敢吗?”

    李长夜只有两个字,却成功撩拨起罗昊的怒火。

    “赌!不赌是孙子!怎么个赌法?”罗昊此刻恨不得立即赢下这场赌约,然后狠狠地打脸李长夜。

    李长夜嘴角掀起一抹阴谋得逞的笑意,“我也不欺你,一年为期限,咱们就看看我能不能追上你,如何?”

    “你自己找死可怪不了别人!”罗昊感觉李长夜是在侮辱自己,“有赌岂能没点彩头,想你刚入门穷光蛋一个,我们就赌你身上最值钱的东西。”

    李长夜摊摊手,“我全身上下只有这一身衣裳,你该不会要和我赌这个吧?这样吧,我此刻唯一还值点钱的就是紫微门秘传弟子的身份,我就跟你赌这个!”

    “赌秘传弟子?”罗昊双眼微眯,一刹那他竟然犹豫起来,但这种念头马上又被他掐灭,自己不会输,赌什么都一样。

    “对,你赢我放弃秘传弟子的身份,我赢你也如此。”

    “赌了,烦请众长老给这份赌约做个见证,免得到时候有人抵赖。”罗昊直接将李长夜的后路堵死,也免得长老们来劝解两人放弃赌约。

    大长老无奈叹气,秘传弟子是一个宗门的核心传承,岂能如两人这般儿戏当做赌注。

    “大长老,这位罗师兄决意如此,你又何必阻拦,而且宗门也没规定秘传弟子不准放弃身份吧。”李长夜也不愿意退让一步。

    涉及到李长夜的态度,大长老开始有些犹疑起来,“堵不如疏,你们自便吧。”

    “李长夜,我等着你,不要以为废体开辟了仙田就目中无人,谁知道修行到后面会不会还是一场空!”

    赌约既成,罗昊自然免不了灭杀李长夜的威风。

    “等着吧,我逢赌必赢。”李长夜针锋相对。

    罗昊还欲放出几句狠话,但紫薇宫宫门在轰隆声中悄然敞开。

    “门主令,众长老与秘传弟子入宫见礼。”

    紫薇宫飞出一道引路灵符,一直带着众人深入宫中,沿途多是层楼叠墅,美不胜收,最后停留在一座楼阁之前。

    楼阁二楼落着珠帘,几道人影端坐其中,影影绰绰,正前方是一汪池水,有青莲随风摇曳,舞姿飘动。

    “请门主。”

    大长老上前一步躬身行礼,话音一落珠帘便被徐徐卷起,二楼也才显露在众人眼前。

    “拜见门主。”

    李长夜行礼之后抬起头来,第一次窥见紫微门门主的面容,以他的阅历也不由得发怔,门主竟然是一位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少女,面色白皙秀美,无喜无忧,一袭黄衫,外罩透明紫纱衣,尊崇高贵。

    而其他三位秘传弟子也尽是遮掩不住眼中的惊骇,想必也是第一次见到门主的真面容。

    少女身旁还站着两位老妪,白发苍苍,一白衣一灰衣,面庞爬满细密的皱纹,很是相似。

    “此次匆忙出关,门主是要找一位亲传弟子,三年之后随门主代表本门参加中洲七国峰会,人选便从四位秘传弟子之中择优而录。”白衣婆婆开门见山,代替门主宣布道。

    “风婆,七国峰会三十年一次,距离上一次峰会才不过二十年,怎么这次提前这么多?”

    白衣风婆婆的话让大长老齐御风眉头深锁,这次峰会紧急召开着实太过反常。

    “这是七国共同的决定,我们也没办法拒绝,安心准备即可,无需太过担忧。”灰衣云婆婆宽慰大长老和众人,末了还添了一句,“哪一个是源天体李长夜?”

    李长夜挺身站出,“弟子便是。”

    云婆轻轻哼道,“听说你以入门要挟本宗赐你紫夺朱,你这小子胃口还真大啊!”

    “紫夺朱!”

    林瑜三人脸色瞬间变幻,这可是本宗根基,李长夜这小子竟然敢提出如此要求。

    云婆虽然语气严肃,但李长夜能感受到其中并无责怪刁难之意,“所以我也答应以三宗大功来抵消紫夺朱,我可以保证,这笔生意宗门绝对不会亏本。”

    “你不用紧张,我既然答应你了,紫夺朱自会交与你。”

    端坐中间的少女宫主第一次开口,冷冽如清泉,叮咚似玉碎。

    李长夜微微躬身,“谢门主成全。”

    罗昊的脸色更是变得难看几分,他实在想不通李长夜何德何能竟然真的从门主那里讨来紫夺朱,简直是暴殄天物。

    而林瑜则是不动声色,很好地将之前的波动压了下来,至于齐中原却是满带钦佩地望向李长夜,要是他自己连提都不敢提。

    “四位秘传弟子上前来,门主现在就要对你们展开考核,以决定到底选谁做亲传弟子。”

    林瑜三人皆是深吸口气,亲传弟子和秘传弟子还是有着明显差距的,有门主亲传,也就意味着日后有很大机会承继门主的衣钵接掌紫微门。

    “弟子在。”

    云婆伸出右手,拳头紧紧攥着,似乎里面藏有什么东西。

    “这是紫夺朱的分身,是从本体中摘除出来的,你们这次的考核也和此火密不可分。”

    云婆摊开手掌,有紫光逸散开来,即使在白天也将楼阁照耀得紫意盎然,掌心跳着一朵紫色火焰,形象变幻,若是细腻看去,可以分辨出其中掺杂微弱的红色内焰,如同一颗跳动着的心脏。

    “你们要做的便是驯服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