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邪头 > 第20章 树神显大能

第20章 树神显大能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邪头 !

    “老树来了!”

    沙哑苍老的声音悠悠袭来,前一刻还在飘荡在很远处,下一秒已经响在耳畔,好似有人揪着你的耳朵在说话。

    紫微大厅前面几百年历史的玉石广场龟裂成块,一道道狰狞的裂缝爬满了地面,深处黑漆漆不见底。

    “怎么…回事?”

    “地震?”

    圣音宫的人倒成一片,有的站位不好的更是直接掉进深坑,不要说他们就连紫微门的人也没有弄清状况。

    郦潇音面露震惊,也没有料到会横生出变故,当下身子一沉将身后的道宫虚影镇下,这才稍稍缓解震荡,一些圣音宫弟子勉强站直。

    “何方神圣请现身,这是我圣音宫和紫微门的私人恩怨,还望勿要插手多管闲事!”

    郦潇音不相信紫微门还潜藏着绝顶高手,不然这些年也不会忍气吞声到如此地步,所以他迫切地想要表明态度,利用圣音宫的威望逼退来人。

    “呼哧…”

    霍然,地表裂缝之中钻出来一条条粗如腰身的黑皮树根,疯狂生长蔓延,不一会儿便将紫微广场爬满。

    “老树来了!”

    紫微广场忽然暗了下去,似乎头顶被什么擎天巨物遮盖了太阳,正是树神的庞然的元神投影俯视着众人,便如同凡人望着脚下的蝼蚁一般冷酷无情。

    树神的元神只是凝聚成一颗硕大头颅,一张皱纹横生的木头面庞,绿意盎然,头顶上还有三支分枝化为的树角,垂落的胡须连接地面宛若一根根通向天际的天柱。

    “元神!”

    郦潇音第一次惊吓地叫出声来,差点连手中的魔琴都被他扔了出去,元神脱壳至少也是神火境六七灯叩天宫之后才会拥有的能力。

    也就是说,眼前这位树人元神的本体至少是一位六灯神火境强者!

    “七国没人是对手,横扫中洲也不是难事…”

    郦潇音嘴边慢慢升腾起淡淡的苦涩,今日之事怕是难以善了,仅仅此人,圣音宫和紫微门的境遇便要易位而处。

    “这是…”

    大长老好不容易才扶稳身形,望着天穹上的树人元神一时间说不出话,不知道为什么这树人元神总给他一种难以名状的熟悉感,好似在哪里见过一样,但任凭他百般思索却又抓不着头绪。

    祈紫儿目光微微波动,她的感觉比大长老更要深切,毕竟和树神朝夕相处了十年时光。

    “这位道友…在下圣音宫主郦潇音,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郦潇音的声音有些发虚,神火境每一灯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仅仅一灯之隔实力修为可以说是倍增之效。

    “道友?”

    树神粗犷的面容眉目有了波动,带着一丝疑惑看向郦潇音。

    “你喊我道友?”

    “…”

    郦潇音被树神这一句话问得发蒙,不称呼道友他该称什么。

    “之前你可不是这么客气的,好像你说过紫微山寸草不留的吧,那你看我这株老树又该如何?要不要劈了给你圣音宫当柴烧?”

    “不敢不敢,是在下失言,还望…前辈恕罪。”郦潇音摸不透树神脾气,不敢再胡乱称谓。

    三十年前郦潇音来过紫微门,要是当时紫微门有此号人物,别说带走祖师祠堂的牌匾,就连他自己都得折在这里,所以他猜测此人应该是最近才落户紫微门。

    “前辈,敢问您和我紫微门有何…渊源?”大长老舔了舔发干的嗓子忍不住问道,这么粗的大腿现在不抱到时候就跑了。

    “齐御风是吧,当年的羊角小辫现在也一片花白了,我还记得当年你玩尿尿和稀泥的时候尿湿了我的脚。”

    树神僵硬的面庞竟然浮现一抹笑意,当他说出来的话却让整个紫微门的弟子都哄堂大笑起来。

    “羊角小辫…大长老?”

    “尿尿和稀泥?”

    “大长老也干过这种事?”

    紫微门的弟子拼命想象他们心中敬慕的大长老扎着羊角辫提着小弟弟尿尿和稀泥的画面,但无一不是被自己成功逗笑,先前宗门的颓势让他们沮丧,此刻却一扫而空。

    就连其他十八位长老也是顾忌形象强忍着笑意,但看向大师兄的目光多了一丝诙谐。

    “笑?笑什么笑!”

    大长老的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要不是树神的修为背景太过神秘遥远,一般人说出这些话他定然要拼命。

    “前辈…这些你怎么知道…”大长老面对树神只能苦笑,但下一刻他目光倏然一顿,脑海中一道灵光一闪而过,指着树神口中结结巴巴道,“您是…药榕树,树神…大人!”

    大长老膝盖一软就跪了下来,一双老眼泪花斑驳,恭恭敬敬磕了个响头,最后才被祈紫儿搀扶起身。

    而郦潇音脸色就不好看了,齐御风连头都磕了,与这位树神大人的关系只怕浅不了。

    “前辈你们聊,我们就先告退了…”

    郦潇音知道光凭自己今天肯定奈何不了紫微门了,只能回去和其余峰首商量再做打算。

    李长夜可不答应,“慢着!我说让你走了吗?这么着急匆忙,不符合郦宫主的气质啊,来的时候那可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现在却好像一条夹着尾巴逃窜的狗…”

    “李长夜!你敢辱我!”

    郦潇音怒火飙升,恨不得撕了李长夜这张嘴,即使他顾忌树神但也不堪李长夜如此折辱,背上的魔琴一翻手指滑过滚滚琴音剑如同牛毛细雨袭向还不自知的李长夜,更可怖的是每一道琴音剑中都被郦潇音种下了神火印记,如同下了一场浩大火雨,盛焰几乎遮掩了整片天空。

    “琴魔剑阵,诛杀!”

    无数的火剑在李长夜的瞳孔之中放大,只要一道,任意一道火剑都能摧毁李长夜的肉身神魂。

    “不要!快躲开!”

    大长老惊呼出声,李长夜拒绝圣音宫的邀请让大长老彻底将李长夜当做紫微门的人。

    祈紫儿已经出手,即使她知道接下这一招的代价会很大。

    “琴不错,收!”

    然而,一直将一切尽收眼底的树神岂会让郦潇音得逞,遍地乌黑树根竖起,卷曲穿梭,将所有火剑一一击落。

    最后一根甚为粗壮的树根直接穿越琴魔剑阵轰然抽在郦潇音的魔琴之上,卷着魔琴缩进地底深处。

    “我的圣音琴!”

    郦潇音单手撑地,一口老血喷了一脸,一半是被树神所伤,一半是因为魔琴被夺。

    圣音宫的人见到宫主都被重伤,顿时旗帜倒了一片,围着郦潇音不知如何是好。

    “门主,此人如何处理?”

    长老们有些为难,郦潇音同为七国峰首,贸然杀之难保其余五国峰首不反弹,但他今日过分逼压紫微门,众人也不打算轻易放过。

    “放他走吧,三年之后七国峰会上我定会向七国要一个交代。”祈紫儿思虑后才道。

    郦潇音踉跄起身,冷冷一笑,“那就七国峰会再见,到时候希望树神前辈也能大驾光临!”

    郦潇音今日虽败,但他并未绝望,七国峰会将是他翻盘的重要一环,但凡如树神这般草木灵长修成得道,在未化形之前都不能轻易离开本体扎根之处,到时候就算树神手段通天,七国峰会不在紫微山树神又能奈若何。

    李长夜眉头微皱,按照他的性格是绝然不会放郦潇音活着下紫微山的,但无奈祈紫儿已经决定,他也不好推翻,可是也绝不会让郦潇音轻易脱身,脸皮总要扒掉一层。

    “郦宫主,你驾临我紫微门有三件事要做,这第一件要我拜你为师我也为你出谋划策了,只是你自己不愿,可怨不得人。”

    “这第二件嘛,易剑心的人头你也带不走,却是你自己实力不够,回去别说我紫微门待客不周。”

    “第三件,我还想听听郦宫主说些想法…”

    郦潇音望向李长夜的目光生冷,但是已经没有之前的暴怒,很好地将自己的情绪隐藏起来,而另一边祈紫儿的脸色不由得有些不自然起来,心里念着自己这位徒儿还真是小心眼。

    “此番联姻不成,是我郦某人高攀了,日后再见再向祈仙子告罪。”近乎屈辱的说完这番话郦潇音在这紫微山再也呆不下片刻,甩袖子走人。

    “联姻?”

    李长夜古怪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师傅,难怪之前祈紫儿吞吞吐吐。

    “那个…我们祖师祠堂的牌匾还在圣音宫手上呢…”

    有的弟子壮足胆子咕囔了一句。

    “祖师祠堂的牌匾…送回来的多没意思,日后我亲自去取!”

    李长夜忽然对三年之后的七国峰会有了几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