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邪头 > 第23章 大长老齐御风!

第23章 大长老齐御风!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邪头 !

    大长老的态度让徐元感觉有些陌生,他记得自己闹得最严重的一次是在赵国的天牌楼,自己被人设套将宗门原本打算与无双谷交易的一批珍稀药材当做赌注给输了,而且还欠下了一大笔灵璧。

    当时天牌楼差点剁了自己一只手,最后还是大长老孤身一人走进天牌楼押上自己神话级玄兵天风戟将自己赎了出来。

    那可是大长老炼化了一辈子的灵器,可以说是他的一只臂膀!

    回来之后,大长老没有责骂徐元一句,只是拍拍徐元的肩膀,“你知道你丢的那批药材怎么来的吗?”

    “那是宗门整个药田一年的产值!”

    “我和父亲欠你的,你的过错我都会为你承担,但是你要记住,这是你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将紫微门拖下水!”

    大长老的话徐元记忆犹新。

    “要是被风弟知道事情的真相…?”

    徐元摇摇头,自己这些可都见不得光,大长老一旦知晓绝对不会像天牌楼那次轻易原谅自己。

    “风弟,你真的相信一个弟子说的话?我可是你哥!”

    徐元只能摆出最后一道杀手锏,面上也是带着深沉的悲痛。

    大长老还真被徐元的表演动摇了信念,目光不由得有些犹疑。

    “大长老,如果说古惊涛说的就是我的意思呢?”

    李长夜凝视着大长老的双眼平静地说出来,但大长老或许不知道,他的回答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决定紫微门日后的运势。

    若是一个宗门的决策者都自甘被蒙蔽双眼,他也没有多大兴趣去挽救什么。

    “他不过是亲传弟子而已,难道你真相信他说的?”

    徐元在和李长夜比,比谁在大长老心中的分量重!

    大长老缓缓闭上了双眼,仰天深深舒了口气,半晌才睁开眼盯着徐元,手臂颤巍巍伸了出来,“拿出来!”

    徐元瞳孔瞬间张大,他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嘴唇都有些哆嗦,一咬牙,“我…没拿!”

    大长老脸色有些灰败,若是其他人大长老不见得会相信,但说话的人是李长夜,让他无法忽视。

    自从李长夜来到紫微门,一路几乎都有神迹伴随,先是用一具源天废体开辟黄金仙田成为古往今来第一人,再后面是树神选定显灵之人,早已将“不凡”两个字印在脑门上。

    “大长老,我有办法找出血妖眼,但还是要看你的意思。”李长夜怀里抱着双臂说道。

    徐元不死心,似乎对自己很有信心,“我没拿血妖眼,你就不信你能搜的出来。”

    “徐长老,你知道血妖眼明明是一味火种,为什么偏偏以血妖的眼睛命名吗?”李长夜似笑非笑盯着徐元。

    “为…为什么?”

    徐元被李长夜盯得莫名的有点心虚。

    “因为这朵火是从血妖的眼睛中滴落出来的,生来就带着血妖的烙印,有一种嗜血的味道。”

    “然后呢…”

    “随便牵一头血妖出来,就算你把血妖眼藏在地底下它也能给你扒出来。”

    “对了,宗门妖兽场里成年血妖不好找,但幼年血妖还是有几只的,还有就是谁碰过血妖眼小血妖也能嗅出来…”

    徐元双腿一软差点没站稳,他感觉自己好像被李长夜坑了。

    “那个…什么,风弟,我觉得不就是丢了一味血妖眼吗,丢了就丢了,不用找了…”

    徐元抱着大长老的胳膊摇了起来,如同向长辈撒娇的孩童,那画面太美,李长夜和古惊涛禁不住生出一身鸡皮疙瘩。

    “拿出来!”

    大长老苦笑,到了此刻他若还看不出来紫微门大长老的位置也就可以交出来了。

    “风弟…”

    “如果你还认我,交出来吧。”

    徐元垂着头,甩着袖子进了炼药房,众人也想看看他到底将血妖眼藏在哪儿便跟了进去。

    “就那儿。”

    徐元指着药房正中间摆着的一座赤铜丹炉。

    李长夜弯腰看去,等见到血妖眼之后也是微微发愣,丹炉底端正灼灼燃烧着炉火,正中间有一撮异样的鲜红。

    “你特么也是个人才…”

    李长夜摇摇头,转向大长老道,“大长老,麻烦你取出来吧,时间一久恐怕会对血妖眼有所损伤。”

    大长老叹了口气,手掌微曲一吸便将炉底的的炉火和血妖眼一起摄了出来,掌心吞吐一股醇厚的灵力生生逼散了包裹血妖眼的杂火,露出正中间鲜艳欲滴的血妖眼。

    “放回寒冰碧玉盒,别让火性受损。”

    大长老向徐元要回了寒冰盒,重新封好血妖眼之后看向李长夜,“此事我会如实上报门主。”

    徐元感觉事态似乎有点严重,“风弟,你真要把我交出去?我是你哥啊…”

    “放心,这次我和你一起去见门主,你受了多少罚我双倍陪你。”大长老竟然笑着对徐元说道。

    徐元禁不住退了两步,“风弟…你笑什么,我害怕…”

    “走吧,先跟我去执法堂。”

    大长老拽起徐元,没有人能看到被袖子遮住的手背胳膊上暴起的青筋,大长老一颗心在滴血!

    他这一生,生在紫微门,长在紫微门,可以说紫微门比他的命更重要,圣音宫强压紫微门之时他就已经做好以身殉教的准备,他的心中没有什么东西的分量比宗门更重,徐元也不可以!

    他可以为徐元舍掉性命,但唯独不能为了徐元割舍宗门的利益。

    “走啊!”

    大长老已经处于爆发的边缘,须发皆张,他的心怒且痛。

    “慢着!”

    李长夜伸手拦下了大长老。

    “大长老,事情也并不一定非要闹到这种地步,我这里倒是有个办法,既可以对徐长老做出点惩戒,又可以让他以后再也不能做出今天这种事情。”

    大长老没说话,但是脚步却不由得停了下来。

    “撤销徐长老在炼药房的职务,此后不准他再迈进炼药房一步,也不准他再任职宗门内任何席位,以后就安安静静做个闲人。”

    徐元听完脸色瞬变,这是要将自己和宗门的权力机构完全分割,以后他就再也没有机会碰触到宗门利益。

    “还有,本人需缴纳价值盗取之物十倍的财物来作为此次偷盗的罚金。”

    “不可能!”徐元肉疼得不行,十倍?

    血妖眼虽不是顶级妖火,甚至连狮心火都比不上,勉强能和林瑜的金辉鹰相提并论,但是十倍足以让他大出血,以前偷偷摸摸抠下来的东西直接缩水大半。

    “我答应,而且我本人也缴纳十倍罚金。”

    大长老根本不理会徐元的抗议,直接给徐元定了下来。

    “好,还有一件事,我这位朋友无故遭灾,想必大长老不会让他白白吃个哑巴亏的。”

    李长夜指着愣在一边的古惊涛。

    “此事他的确是无辜牵连,我会赔偿他的。”

    大长老歉意地向古惊涛颔首。

    “我这朋友已经快要点原火,不如大长老送他一味火种吧。”

    李长夜露出了狐狸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