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万人迷穿成作死炮灰后 > 33、第 33 章

33、第 33 章

作者:骑着扫帚去火星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万人迷穿成作死炮灰后 !

    叶轻云有想过要不要离开, 免得那几个人再纠缠。可是这里是顾沉渊的家, 为了躲避这几个人让顾沉渊走好像也不太现实, 像是看不起顾沉渊, 觉得顾沉渊不能解决麻烦一样。

    更何况在原著里面,那几个人也没有对顾沉渊造成太大的麻烦,所以叶轻云思来想去,还是决定一切照旧。

    倒是顾沉渊过了几天之后, 回想起叶轻云那时候呢所作所为,依然觉得如同在幻梦之中。

    叶轻云没有把那个人当做替身, 没有跟着那个人离去。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叶轻云对蒲天的专一, 不愿意找人代替他, 还是意味着叶轻云已经逐渐放下,蒲天在他心目中的地位逐渐变淡?

    两个猜测分别指向两种极端。

    顾沉渊不敢问,也不想问。

    如果结局不是他想要的,他不能确定自己会做出什么。那些黑暗的想法是否会再次滋生,是否会对叶轻云造成不利?

    他不希望叶轻云受伤, 也不希望叶轻云不开心, 所以, 不问才是最好的。

    不管怎么样,能陪叶轻云走到最后的, 只有他一个人。无论用何种手段, 他都不会允许第二个人的出现。

    这样就够了。

    ————

    日子在叶轻云眼里平平常常的过去,不久之后,他的研究有了新的进展。

    叶轻云看着最新的研究成果, 皱起了眉。

    顾沉渊身上的血脉禁锢,比他所想象的要可怕的多了。

    在这之前,叶轻云并没有在网络上寻找到全面的关于血脉禁锢的分析,顾沉渊也没有将这些事情告诉过他。所以叶轻云只能根据网络上的那些说法,结合出一个大概的印象。

    如果说之前他对于顾沉渊血脉束缚的印象,停留在顾沉渊只能喜欢他一个人,不能变心,如果要背叛他就会很惨,要一切以他为主上面。对于顾沉渊所要面临不利之处只有个大概的印象,并不知道具体的方方面面的束缚,那么这几天研究过后,又刷新了他的认知。

    如果他的数据分析没有失误的话……顾沉渊要面对的框框条条的制约是非常之多的。

    不能喜欢其他人,不能背叛他,这只是最基本的。

    他作为被喜欢的人,对顾沉渊还拥有绝对命令权。

    顾沉渊不能伤害他,不能违背他认真下的指令。如果他万分想要一样东西,那么,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冒着生命危险,顾沉渊也要把它给取来。

    如果喜欢上其他人,或者拒绝他的指令,那么精神力紊乱,异能逆流,疼痛加身,应有尽有。

    惩罚的严重程度也和顾沉渊对他的态度有关,如果只是漠视或者轻微不满还好,惩罚还不至于要命,还能忍耐下来。

    但如果顾沉渊是真正的生出违背他的意思,那顾沉渊离精神力紊乱自爆不远了。

    哪怕想要逃离也不行,因为只要他们两个人分开的时间过长,顾沉渊就会开始头痛。分开的时间越长,头疼的程度越高,直到他再次回到顾沉渊的身边。

    如果他不幸死亡,顾沉渊倒是不会立即跟着他死去,只是他死去的天数越久,顾沉渊只会越来越难受。直到顾沉渊也忍受不了这份折磨,给他殉葬为止。

    自此,只要他有心,顾沉渊就会成为他手上一把彻头彻尾的兵器。

    没有自己的思想,变为他的傀儡,完全按照他的指令行动。

    各种框框条条的内容还有很多,叶轻云没有感到丝毫兴奋,反倒是越看越心惊。

    讲道理,如果两个人恩恩爱爱,那么这些束缚还能当成情趣。作为被喜欢人的那一方,也不会要求另一方去做什么太危险的事情,罔顾另一方的意愿。

    但两个人若不是互相喜欢的,被喜欢的人只是单纯的想要利用他们,那么肉眼可见,顾沉渊这类人会生活的很惨。

    再多的爱也抵不过这样的折腾,等到人形兵器们的爱也被消磨干净,他们在面对自己曾经的爱人时,听着那些指令,又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叶轻云皱紧了眉。

    不行,不可以,这份血脉禁锢他一定要研究出解决方法,让顾沉渊重新获得自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不是只能听他的话。

    顾沉渊应当是最无拘无束的那个人,他是主角,没有人能操控他,没有人能强迫他,自由自在,没有烦恼。

    叶轻云重新投入到紧锣密鼓的研究当中,同时暗暗感到庆幸。

    幸好他没有很认真的提出过什么过分的要求,他想让顾沉渊帮他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基本上都是用商量的语气说的,而不是强硬的提要求。

    他还记得当初顾沉渊刚跟他直白的挑明心意的时候,他拐弯抹角的想要顾沉渊接受他的帮助,一起研究出解决方法,还被顾沉渊说是白费心机。

    如果当时他就强硬的要求顾沉渊配合他。跟他一起研究出解决血脉禁锢的方法,又会是怎么样?

    叶轻云想起什么,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如果……如果等到他研究出解药,顾沉渊又不肯配合,他能不能强硬地要求顾沉渊把解药喝下去呢?

    这样,好像就所有事情都迎刃而解了。

    而且,面对这么可怕的禁锢,顾沉渊当真一点想要解决的念头都没有吗?说不定顾沉渊本来也想解决,只是因为喜欢他才愿意忍受这样的禁锢。在他的好好劝说下,说不定顾沉渊就想通了呢?

    叶轻云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只觉得前途一片光明,不由得更加积极的投入到了研究之中。

    ——————

    又过几日,叶轻云的解药制作方法有了初步的头绪。

    而那几个之前碰到的人也没有再露过面,叶轻云便以为他们是放弃了,又或者是被顾沉渊成功震慑,所以不敢再做纠缠。

    这天晚上,叶青云躺在床上。想着等到解药制作出来的时候,该怎么语气柔和地跟顾沉渊说这件事情,让顾沉渊开开心心的把解药喝下去。

    哎,不管开不开心总是要喝的,还不如开心一点,顾沉渊这么聪明的一个人,一定能想通这个道理吧?

    叶轻云这么想着,沉沉睡去。

    ————

    另一边。

    之前叶轻云见过的那三个人聚在一块儿,貌美青年今晚打扮得格外漂亮。白皙的脸颊上透着淡淡的粉,眼眸中波光粼粼,让人一看就很想要狠狠地欺负。

    “所有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物质上的东西我来提供,至于剩下的,”抽着烟的男人冷冷的说道。“能不能成功诱惑他就看你的本事,拿出你的看家本领好好干,否则吃不了兜着走的是你自己。”

    貌美青年咬咬牙,冷哼道:“这还用你说?”

    抽着烟的男人将临时异能剂递给貌美青年,同时还交给了他两样东西。

    “这个,”抽着烟的男人指着一个圆片说道,“他们肯定是一起睡的,你进去以后,这把这个东西放到那美人的身上。这个东西会把那个美人传送到指定位置。我去那里接他,这样你和那个人就有一个单独的空间。”

    “而这个东西,你做完这一切以后喷在房间里。”抽着烟的男人指着另外一瓶透明的喷雾,介绍道,“皇室用品,一滴抵万金,响当当的感情分离剂,又名小三上位喷雾。只要闻到的那个人对爱人有一丝不满,这个不满就会被成倍的放大,对爱人以外的其他人也会态度比往常要柔和,而你的机会也就来了。再配合我给你的临时异能剂……”

    抽烟男人介绍着这些东西,越想越觉得不可能失败。

    本来男人就大多重欲,一个极品美人在跟前,主动求睡,能有多少人能抵挡的住这种诱惑?更何况还是被临时异能剂提升了的诱惑力,就算是个五根清净的和尚,他也有自信让他破了色戒。

    就算那个人顾忌到自己已经有了伴,不想对不起爱人。可闻到分离剂之后,那些平日里潜伏着的不满纷纷冒头,只怕是让那个人想要分手。再不济,也是想要发泄不满的。而这时候又有个满脸倾慕的柔软美人在面前,不就正好一拍即合,用这个人来发泄平时感情生活中的不顺吗?

    他偷偷在这个青年身上安装了摄像头,只要那个人上了这个青年,他就可以直接把画面给那个美人看。

    再然后……美人看见爱人出轨,心碎,自愿跟着他走,这一对就这样被他拆散。

    抽着烟的男人想到顾沉渊发现自己的爱人跟他跑了的场景,不由得整个人都舒爽了。

    而貌美青年接下那些东西,嘴角不由得扬起一抹笑。

    这些材料都是千金难买的材料,他平时根本不能见到。拿着这些东西,他也开始兴奋起来。

    那跟男人一看就是有钱的,而且还有实力,长得也很好看,又护短。简直就是他心目中完美的另一半。

    有了这些东西的辅助,他失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一夜夫妻百日恩,有了夫妻之实,就会难免开始滋生其他的想法。

    很快……那个男人就是他的了。

    ————

    貌美青年穿着抽烟男人给他提供的反侦查服,轻手轻脚的溜进了顾沉渊的院子里。

    这件衣服也是很昂贵的顶级隐蔽服,能让他的气息和周围融为一体,不管是高科技监控还是异能排查,都很难能发现他。

    虽然如果有人醒着的话,可以一眼就看见他,可现在顾沉渊和叶轻云两个人都睡着,现在还是天黑,又哪里能这么轻易发现?

    再接着,就是用星际警察偷偷潜入抓捕犯人时使用的特制开门器,悄悄的打开了门。

    这些科技产品,平时可是都掌控在权贵手中,用来对付那些不听话的高等级异能者。他作为一介平民,拿着这种东西,多少还是有些紧张。

    青年根据之前收集到的信息,来到推断应该是卧室的地方。

    他很幸运,顾沉渊家里的房间结构并没有弄得与众不同,他真找到了目的地,来到了地方。

    青年脚步无声的走了进去。

    让他有些意外的是,这里面的两个人居然不是睡一张床的,而是分床睡。

    ……难道是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

    呵,这对他可真是个好消息,这样,他可就能捷足先登了。

    青年走到两床的中间,借助着夜视镜片看清了叶轻云睡那一张床,正要走过去把叶轻云送走,就听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谁在那里?”

    ——怎么会,他明明没有发出声音,还穿着隐蔽服,这么还是被发现了?这不应该!

    青年大惊,在这一秒钟之内把圆片扔到了叶轻云身上,又把另一只手上的分离剂狠狠往下按,浓浓的香味顿时弥漫开来。

    青年做完这一切后松了口气,他拉开了上半截衣服的衣扣,柔情似水的回头,用娇媚的嗓音柔柔道:“恩人……”

    ————

    叶轻云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吵醒了,他睁开眼,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而两个见过一面的男人,正站在他的身前。

    叶青云连忙站起身,往四周看了看。

    顾沉渊不在他身边。

    叶轻云倒吸一口气,拼命的让自己冷静下来。

    显然,他被人绑架了。

    这么被绑架的他不知道,现在他要做的,就是稳定这两个人的情绪,等到顾沉渊过来救他,或者他伺机寻找机会逃出去。

    那个吸着烟的男人看出了叶青云的想法,勾唇一笑:“等着你那小情人来救你?他恐怕是不会来了。他正在和别人上床呢,哪里有时间过来?”

    叶青云对于这种屁话是一句都不相信的,但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顺着这个男人的话,摆出一副惊愕的样子,同时愤怒道:“不可能,他不可能会和别人上床,你少污蔑他!”

    吸烟男人嗤笑一声。对叶轻云的话表示可笑。

    叶轻云继续说道:“他跟你们这些男人不一样,他绝对不会被美色所诱惑!他才不是那种用下半身思考的人,他对我一心一意,不可能出轨。你不许污蔑他!”

    言语之中的信誓旦旦,让抽烟男人都听不下去了。

    他本来是想要等到青年给他发送消息,显示已经成功后,这才把监控的视频给叶青远看。可是看着叶轻云这一副满是信任的脸庞,让他的手蠢蠢欲动,想要立即将这份信任尽数破坏。

    算了,现在就给叶轻云看也没有关系,让他看看前戏,看看自己的男人是怎么样抚慰别人的,那不是更刺激吗?

    怀着这种想法,男人打开了监控。

    那个小小的监控器已经自行掉在地上,挑选了一个好的角度,将房间内的一切拍摄得清清楚楚。

    貌美男人衣裳半解,双目含情。红唇柔软水润,想要叫人咬上一口。

    而在他不远处,站着的是面色阴沉得可怕的顾沉渊。

    只一眼,叶轻云就看出了顾沉渊的状态不对。

    平常人当然是看不出来的,但他直面过顾沉渊的某种状态,所以对这个状态略知一二。

    这不是平日里冷淡的顾沉渊,那个人绝对是对顾沉渊下某种季节的药!

    “他怎么这么坏呀,连一张床都不肯跟你一起睡吗?”青年眨眨带着湿意的眼眸,脸颊微红,用崇拜的眼神看着顾沉渊,柔柔的说道,“我跟你睡好不好?我什么报酬也不要,你想怎么对待我都可以,我、我喜欢你。”

    青年的脸更红了,他羞涩的看着顾沉渊,满眼期待。

    叶轻云对这些话感到恶心,他的目光继续搜寻,停留在那青年的手上。

    青年手上握着一个小小的喷雾,瓶身造型独特,在市面上并没有出现过。

    叶轻云心里咯噔一下。

    他曾经因为好奇,黑进过皇家的高科技备品库,而在那里,他见过这个东西。

    这是什么来着……是……

    叶轻云绞尽脑汁的回忆着,而监控上,貌美青年试探着一步步的靠近了顾沉渊:“他看起来那么娇气,一定经常使唤你吧?我不会这样,你想使唤我做什么都可以。”

    叶轻云想起来了。

    这个药剂……感情分离剂,又或者说,小三上位专用药剂。

    只要顾沉渊心里对他有那么一点点的,微不足道的小意见,都会在这种药剂的作用下,数倍的放大再放大,直到那个小小意见变成极大的成见为止。

    顾沉渊身上背负着那种血脉禁锢,整个人都可以说被他掌控着,怎么可能一点点深藏的小意见都没有?

    再加上那个青年身上撒着的催情剂之类的东西,怪不得这抽烟男人这么自信的说,顾沉渊在和别人发生关系。

    “你看,他都没有反驳,他已经心动了。”站在叶轻云身旁的男人得意的吐出一个烟圈,想看叶轻云脸上心碎的神情。

    叶轻云没有心碎,他被吓得心脏都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

    对他严重不满,背叛他,和其他人发生关系……在血脉禁锢下,顾沉渊怕是没多久可以活着了。

    他们是想害死顾沉渊啊!

    不行不行,顾沉渊不能死,他又不在意这种事情,总之顾沉渊不能因为这种滑稽的理由死了。

    叶轻云顾不得太多,他拔腿就要往外跑,又被按住。

    “跑什么,不想看了?”抽烟的男人按住叶轻云的肩膀,强行让他看向监控,“我可是在帮你认清他的为人。看啊,你不在的时候,他是有多开心,还和别人一起醉生梦——”

    叶轻云才不看,他正要想办法挣脱,就听男人的声音突兀的停下,像是见到了什么极为不可思议的东西。

    怎么了,顾沉渊已经死了?

    叶轻云心凉了半截,他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看向监控。

    镜头里一地的血液,但是还站着的人,却不是那个青年。

    顾沉渊的衣摆上沾着鲜红的血,面无表情,黑色浓雾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扩散,铺天盖地的蔓延,镜头也被黑雾所模糊。

    叶轻云费力的想看清顾沉渊的身影,然而没过多久,顾沉渊的脸突然极近的出现在镜头前。

    他纯黑的眼眸看着镜头,声音低沉,像是一头被夺走珍宝的巨龙,濒临在暴走边缘。

    “我找到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肝到吐血,然鹅还是没有写到小叶心动……下章一定,下章一定

    感谢在2019-12-17 02:22:38~2019-12-18 01:06: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落、三罗紫、祝酒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廿四 10瓶;三罗紫 8瓶;24566111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