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万人迷穿成作死炮灰后 > 3、第 3 章

3、第 3 章

作者:骑着扫帚去火星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万人迷穿成作死炮灰后 !

    叶轻云惊讶的又翻了几页,发现后面的内容里的重点也同样被画了出来。

    不会吧,顾沉渊难道是真的认真看过吗?

    看他写的这本晦涩难懂,除了他自己以外几乎没人看过的书?

    一股欣喜从心底涌上,叶轻云差点忍不住笑出声。

    他转过身背对着顾沉渊,哗啦啦的翻动书页,假装自己很愤怒,努力的调整快要控制不住的表情。

    叶轻云翻完整本书后回过头,恶狠狠道:“你以为划了几条线就算看懂了?”

    顾沉渊沉默不语,一双漆黑眼眸没有波动的看着叶轻云。

    叶轻云翻开某指着某段画线内容,把书放在了顾沉渊的鼻子底下,凶狠道:“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嗯?”

    顾沉渊垂眸看向那一段文字,长睫半掩,淡淡道:“略知一二。”

    略知一二?这本书并不是什么有趣的基础读物,能看懂一些就说明不知看了,还花心思去研究过!

    叶轻云非常高兴,他常年当一个孤独的研究者,根本没有人跟他讨论研究的东西,现在突然来了这么一个人,叶轻云简直想要拉着顾沉渊聊上三天三夜。

    可是碍于人设,这个想法也只能迂回着进行。

    “你以为我会信?”叶轻云随手把书扔到桌面上,脸上是被冒犯的气恼,“我的书也是你这种人能看懂的?”

    顾沉渊看看被丢得有些凌乱的书页,眉头终于微微皱了起来。

    叶轻云双手插兜,不屑的转过身去:“我会给你出一份考卷,如果你能及格,我就承认你看懂了。不过……我看你也就是个考零分的料。”

    叶轻云嘲讽完,也不回头看顾沉渊的表情,直接大步走了出去,充分表现出了自己不想和顾沉渊待在一个房间里的心情。

    大门被大力关上,顾沉渊的视线慢慢从门口撤回,沉默的拿起被叶轻云扔到桌面上的书,把被弄皱的书页抚平,重新摆在了众书的最顶端。

    ――――

    叶轻云走出去没两步,看到了在不远处靠着墙抽烟的蒲天。

    叶轻云没太惊讶,原著里也有这个情节,渣攻担心炮灰看上容貌出众的主角,所以特意躲在外边听墙角。

    听到炮灰对主角态度恶劣,渣攻心里其实是满意的。主角不可能看上炮灰,炮灰又讨厌主角,只是因为他的吩咐而来给主角讲解,这样他就能完全放下心来了。

    叶轻云回想了一下刚刚和顾沉渊说的几句话,虽然和原来的台词不一样,但也是表达了自己对顾沉渊的嫉妒,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叶轻云假装被吓了一跳,不安道:“蒲、蒲天?你怎么在这里?”

    蒲天上下打量了一下叶轻云,眼神微妙:“不是让你帮我说好话,你都说的是些什么?”

    叶轻云一愣,想起刚刚太过激动,确实没有帮蒲天说好话――可原著里面,炮灰受和主角的第一次见面,炮灰受因为被嫉妒冲昏头脑嫉妒,也一样忘记了说好话,为什么原著里的蒲天不责怪炮灰,现实中的蒲天却因为这个而有了反应?

    叶轻云心里疑惑,他低下头,用一种委屈的语气说道:“抱歉……这次忘了,下次一定说。”

    叶轻云说完这句话,就听见蒲天很是烦躁的猛吸了一口烟,走了过来。

    叶轻云极快的皱了皱眉,不知道蒲天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

    难道这个世界的蒲天格外喜欢顾沉渊,所以不能忍受他犯的这个错误?

    肩上一沉,一只手搭了上来。

    “不许做表情,把头抬起来。”蒲天说道。

    叶轻云不明所以,面无表情的抬头看向蒲天。

    蒲天还是那副渣攻标配脸,一脸的风流倜傥。他看着叶轻云,用一种蛊惑的声音说道:“你就这个表情,再用刚才跟顾沉渊说话的语气,跟我说一句话。就说……”蒲天想了想,整个眼神都兴奋起来,“你就说跟我说――就凭你?”

    叶轻云:“……”

    想到蒲天就爱被人甩脸色的奇特癖好,叶轻云当即换上一副要哭不哭的表情,抖着嗓子道:“就凭我当然是配不上你的,我、我也会努力,让自己更加优秀,所以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和我在一起?”

    蒲天胳膊上肉眼可见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威胁道:“想跟我在一起,就按我说的做。”

    叶轻云:“?”

    大哥,怎么你也不按套路出牌?

    这个故事,只有他一个人的剧本是在线的吗!

    叶轻云简直要吐血了,他费力的挽救剧情,带着哭腔道:“你怎么了,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我做不到,我没办法对你说出这样粗鲁的话!”

    蒲天被恶心了这么一下,当即松开了手,看着叶轻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块被九流手艺人雕刻坏了的好玉,越看越让人生气。

    蒲天掐灭烟,不想再跟烂泥扶不上墙的叶轻云说话,愤怒的走了。叶轻云站在原地装了一会儿忧愁小白花,也跟着往外走。

    叶轻云并没走多久,就碰到了送他过来的那位大汉。壮汉拎着叶轻云的行李,把他带到一个房间里。

    这个房间明显比顾沉渊那个要小,环境也普通些。

    “这里就是您休息的地方,”大汉说着,又掏出一份上船指南和营养剂给叶轻云,“饭点已经过了,暂时只能吃这个。”

    叶轻云道了谢,随手翻开指南中间看了看,就看到一份地图,上面标着他可以去的地方。

    叶轻云大概记下,紧接着又发现顾沉渊住的区域标着一个红色的【禁止随意进入】,而他住的地方,标着一个【可随意进入】。

    叶轻云:“……”

    “本来您也住那个区域的,”大汉看看叶轻云,又不安的看看地面,“但是我上去放行李的时候碰到老大,他好像不太高兴,让我把您带到这里来。”

    叶轻云:“……”

    叶轻云表情温柔的说道:“没关系,他肯接我上船,我已经很满足了,睡哪里都没关系的。”

    大汉一脸震惊,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一片痴心的叶轻云关上门,脸上爱慕温柔的表情瞬间消失不见。

    系统感慨:【如果蒲天看到宿主您现在这副表情,一定喜欢死了。】

    叶轻云并不稀罕蒲天的喜欢,他一口喝完营养剂,打开行李箱,从里面拿出纸笔和几本书。

    叶轻云虽然嘴上一直在刁难主角顾沉渊,但实际上还是想要好好给顾沉渊讲解,所以要摸清顾沉渊现在对书的理解程度。

    写字的沙沙声响起,时间不断流逝,很快到了深夜。

    叶轻云替代了炮灰受,炮灰受要做的事情自然由他一一亲自做过,包括出版的书,也都是他进行研究后亲自写的,所以不会出现他不熟悉书本的情况,也能精确的把握各种难度的题目。

    叶轻云出完一张试卷,洗漱过后躺上了床。

    直到这时,叶轻云才想起不知为何产生了些许偏离的剧情。

    顾沉渊对他,未免也太过客气了。虽然整体还是冷淡,但看完了整本原作的叶轻云知道,顾沉渊愿意回头看他一眼,已经算是相当高的待遇。

    【系统,剧情歪了要紧吗?】叶轻云问。

    【啊?什么?】系统反应了一下,【哦,不要紧啊,狗血恋爱文要什么剧情。】

    叶轻云:【……】这也太随意了吧!

    【人物关系才是狗血恋爱文核心,】系统说道,【也就是说,您需要死之前保持对渣攻的追求者关系,还有与主角的敌对关系,做到这两点就行。】

    系统顿了顿,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再次开口:【虽然主角很好看,还让您很开心,但不能跟他做朋友哦。】

    【放心,就我和他见面时候的那个态度,】叶轻云很有自知之明,【他疯了都不可能和我做朋友。】

    系统:【……有道理。】

    叶轻云打了个哈欠,现在实在是太晚了,他迅速陷入到了沉睡之中。

    第二天一早,叶轻云拿上试卷出了门。

    虽然睡眠严重不足,但他非常激动于即将到来的见面,以至于困意都被抵消了。

    他书上的内容都是些理论,并且和现在的科学理论有所不同。而且大部分人根本看不懂他写的到底是什么,小部分能看懂一些的又对他的理论嗤之以鼻,认为是胡说八道。

    所以,能有一个能看懂一些,并且看上去还颇为认可他理论的人,叶轻云简直恨不得立刻跟人称兄道弟。

    只可惜受于辣鸡人设的限制,叶轻云也只能把这份好感掩藏起来,换成另一种表达形式。

    比如说,天天给顾沉渊出试卷。

    【你这是嘴上叫着小贱人,心里叫着小宝贝啊。】系统幽幽道。

    叶轻云:【……注意你的用词,小系统。】

    说话间,叶轻云已经根据记忆来到了顾沉渊的房间门前。

    叶轻云摆出一脸的不耐烦与厌恶,抬手敲了敲面前的门。

    时间还挺早,叶轻云做好了顾沉渊没起床,他要在门口等挺久的心理准备,然而刚敲两下门,眼前的门就被打开了。

    速度之快,简直就像房内的人一直在等着他。

    叶轻云诧异的看向开门的顾沉渊,顾沉渊依然面无表情,衣服穿戴整齐,头发也一丝不乱,完全不像是刚醒过来的人,后面的床铺也是整整齐齐,简直看不出来有人在上面睡过。

    顾沉渊侧过身让叶轻云进门,叶轻云调整好表情,大摇大摆的走进去,猛地把试卷拍到桌面上。

    “试卷我带过来了,哼,我倒要看看你能考多少分!”叶轻云阴阳怪气道。

    顾沉渊没说话,他关上门,在桌子前坐下。

    “呵,不会吧,想翻书吧?”叶轻云进一步阴阳怪气。

    顾沉渊沉默着拿起试卷。

    叶轻云靠在桌子旁边,对顾沉渊施加监考老师的压力:“我就站在这里看着你写,你不写完我不走,别想着能耍小花招作弊!”

    顾沉渊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

    叶轻云一惊,假装镇定的和顾沉渊对视。

    这是……生气了?

    顾沉渊一向很冷淡,不爱说话也不爱走动,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是个弱者。

    相反,顾沉渊的实力非常强,这也是蒲天不敢强行动手,直到如今都没能碰到顾沉渊一根头发丝的原因。

    叶轻云毫不怀疑顾沉渊有能力把他强行轰出去,并顺便送上骨折套餐。

    而顾沉渊看了看一直站着的叶轻云,没有动怒,而是低下头,从桌子底下拖出另一张椅子,推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