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万人迷穿成作死炮灰后 > 18、第 18 章

18、第 18 章

作者:骑着扫帚去火星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万人迷穿成作死炮灰后 !

    叶轻云抬头看了看四周,刚刚那突然出现的黑暗仿佛只是他的幻觉,一切都亮堂堂的,窗外也没有乌云,一切都很平静。

    明明四下无人,叶轻云却不知为何,有种突然被发现的感觉。他放出精神力在房间里扫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监视仪器,勉强放下半个心。

    至于刚刚那本书,叶轻云重新塞回了角落,打算假装自己什么也没有看到,并且他还需要加速寻找离开的方法,不然哪天少年发现他知道了这个秘密后,他要面对的很可能就是死亡。

    哎。

    叶轻云叹口气,不可避免的想起了顾沉渊。

    顾沉渊在干什么呢,也会担心他的安全吗?会到处寻找他,想要把他带回来吗?

    算了,他对于顾沉渊来说,连个朋友都算不上,可能就是一个行走的百科全书,犯不着在自己还受伤的情况下想办法解救他。

    叶轻云明确了自己在顾沉渊心里的定位,随即再次埋头翻找起需要的器具和材料。

    干着急也没用,不如抓紧时间制作出毒液解药,说不定真的有一天能用到。

    在叶轻云没有注意到的角落,倒映在地上的,本不该存在的黑色阴影扭曲了几下,缓慢消散开来,不见了踪影。

    ――――――

    距离叶轻云所在地很远的地方。

    顾沉渊睁开漆黑的眼,而随着他的动作,原本弥漫在他身边,几乎是遮天蔽日的黑雾散去,显现出原本明朗的天空。

    他终于找到叶轻云了。

    顾沉渊没有耽搁,迅速动身前往叶轻云的所在地。

    顾沉渊的动作是少有的急迫,他想起他所“看”到的东西。

    事实上,在叶轻云抽出那一张纸进行阅读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了叶轻云,并且那些黑雾也如实将纸上的内容浏览了一遍,传达给他。

    顾沉渊没想到的是,抓走叶轻云的就是那个所谓的“神”,更没想到,那个“神”的血脉缺陷对普通人而言竟然如此的具有诱惑力。

    只要让“神”再一次爱上自己,那么不管先前是多么弱小的身体,都可以拥有庞大的力量,这个奖品简直叫人无法抗拒,舍不得不去尝试。

    叶轻云是个没有异能的普通人,所以很有可能会选择留下,试着让“神”爱上他两次,以此来获得力量。

    顾沉渊想到这个可能性,不适的按了按心脏,眼神也冷下来。

    顾沉渊在看到那页纸的时候就发现了,那个“神”的血脉缺陷,和他的血脉缺陷,其实有相通之处。

    那个“神”两次爱上同一个人,就会失去自己的力量,将力量拱手相让。

    而他爱上一个人,就必须从一而终,不能逃离,不能背叛,可能会就此沦落为杀人兵器,作为爱人爬到更高位置的垫脚石,成为一个完全的工具人。

    他和那个人都可以被利用,如果叶轻云这次选择了攻略利用那个“神”,那么显然,叶轻云如果有一天发现他的体质,也很有可能会利用他。

    顾沉渊眼神晦涩,然而还是脚步不停,身形如烟如风般的前行目的地。

    那又跟他有什么关系,如果这次叶轻云真的做了那样的选择,那么他大可以用强硬的手段逼迫叶轻云帮助他完成药剂,之后就远走高飞。

    至于那些曾经有过的,不该有的幻想,也该全部消失了。

    ――――――

    叶轻云费劲的挖出了所需要的器材,正在进行毒液的研究,就见房门被突然打开,那少年信步走了进来。

    “天黑啦,我们去吃东西吧,别饿坏了身体。”少年体贴道。

    叶轻云虽然现在怀揣着一个关于少年的大秘密,恨不得离少年八百米远,但对于吃顿好的这件事完全没有抵抗力。

    最主要的是,这少年家里的东西实在太好吃了,跟之前顿顿营养剂的生活有着天壤之别。

    叶轻云跟着少年前往餐厅,同时给自己找理由。这是合理的进行接触,不让少年对突然态度大变的他起疑,完全不是因为被美食引诱。

    叶轻云吃着饭,突然听少年开了口。

    “相信你在村子里也一定听说过,我宠幸一个人只会宠幸十年,等人老了,我就会再换一个。”少年撑着脸,明媚的眼睛看着叶轻云,红唇带着笑,“亲爱的,你是那种爱吃醋的人吗?会阻止我找新人吗?当然了,就算来了新人,属于你的财宝,我也是不会让你少得到的,你不用担心哦。”

    如果叶轻云说不会阻止他,那么就说明叶轻云已经被那张纸吓到了,收起了不该有的心思,也不会妄图让他爱上他两次,可以留下来。

    少年微笑着等待着叶轻云的回答,表面上看起来人畜无害,实际上他自己知道,如果答案不是他想要的,那么叶轻云就会在下一秒身首分离。

    叶轻云听着这渣男宣言般的话,整个人都十分无语。

    这个大兄弟,既然每十年就要重新找一次伴,那他的存在也没那么重要啊,又不是什么一见钟情,为什么不能直接放他走?

    于是叶轻云试着委婉的说道:“我还挺爱吃醋的,并且希望能和另一半长长久久,没有外人插足。”

    少年脸上的笑意转淡,他的指尖上蓄起一层薄薄的异能。

    可惜了,这样一张脸,他是很喜欢的,怎么这张脸的主人就这么贪得无厌呢?

    “所以你还是直接放我走吧,我们不合适。”叶轻云陈恳道。

    少年愣住了。

    “你说什么?”少年不敢相信的说道,“你现在就要走?”

    叶轻云更加莫名其妙:“我不是一开始就跟你说了想走吗?”

    少年当然知道叶轻云一直想要离开,可……

    “你没看到那一屋子的金银珠宝?只要随便拿一样,就够你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少年询问道。

    之前叶轻云不知道他的财力,想走很正常,他也能理解。

    可看到了那么多的金银珠宝,加上这里的舒适生活,再加上他的容貌,居然没能让叶轻云产生留下的念头?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活了多长时间,又换过多少次伴侣,但他从没有在这个阶段上被拒绝过。

    少年怒气腾腾的瞪着叶轻云,等着他接下来的回复。

    最好别被他发现是在欲擒故纵,否则……

    叶轻云不知道这少年在想些什么,只是对少年说的金银珠宝产生了疑问。

    什么金银珠宝……堆在那房间里面的垃圾是金银珠宝?

    叶轻云想想那堆落灰的杂物,整个人都要窒息了。

    他那时候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寻找研究器材上,还真没走心去观察那堆花花绿绿的东西是些什么,不是器材就全扔一边了。

    “说话。”少年怒道,“你为什么不想留下来?少拿你那个根本没成功的对象当做借口!”

    叶轻云顿了顿,这次没有再次把顾沉渊抬出来,而是小心翼翼的说:“您这里……科技太落后了哈。”

    少年:“……什么?”

    “连网都没有,这叫人怎么活。”叶轻云吐槽,“金银珠宝,它能有上网香吗?”

    叶轻云的回答出乎了少年的意料,他一时之间愣住了,不知道该回些什么。

    叶轻云继续说道:“我不能欣赏这些金银珠宝,我就是个沉迷上网的网瘾少年,您换个懂欣赏的人来不好吗?”

    少年不说话。

    叶轻云继续说:“还有您这绝世的容颜,让我这不懂欣赏的大老粗看十年,多浪费啊,找个会吹彩虹屁的,不开心吗?”

    少年动了。

    他直起腰,对着叶轻云阴恻恻一笑:“我不会放你走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胆敢拒绝他,就要做好一辈子都待在他身边的准备!

    ――――

    当晚,叶轻云临睡之前跟系统唠嗑,系统表示,它看过的很多狗血小说的开头都是这样。

    不为金钱所动、纯洁无瑕的小白花,毫不犹豫的拒绝老男人的包养,并表示自己不是个愿意因为一点点金钱就出卖自己的人,他想要的,是平平淡淡,和喜欢的人一生一世一双人。

    老男人:呵,很好,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老男人强行将小白花留在身边,却没想到,发誓绝不会动真感情的他,在这段时间的相处里,被那纯洁无瑕的人儿勾走了心……

    叶轻云:“……”

    叶轻云面无表情:【你这脑子不能用了,去数据化了吧。】

    系统:【qaq】

    叶轻云:【你是这段时间太闲了?你们开会的最终结果呢,讨论出来了吗?】

    系统委委屈屈:【没、没有,主系统让您先随意,就是不要在主角面前太崩人设了。】

    叶轻云冷哼一声,盖好被子。

    他不能坐以待毙,之前他在那间房间里发现了足够多的零件,给他一段时间,他也许能做出一个能帮助他逃跑的东西。

    等他出去,就去找顾沉渊,然后离开这个星球。

    ――――――

    夜深,万籁俱寂。

    一缕黑雾从门缝中钻入房间,接着慢慢凝结成一个人型。

    如果叶轻云这个时候还醒着,就会发现那缕黑雾变成了顾沉渊。

    顾沉渊悄无声息的走到叶轻云床前,低头看向叶轻云沉睡中的脸庞。

    叶轻云睡得似乎很不安稳,眉头轻皱着,直教人想要抚平他眉宇间的忧愁。

    顾沉渊没有出声唤醒叶轻云,也没有直接的将人带走,而只是沉默的看着。

    叶轻云没有跟那个人睡一个房间让他感到了些许的欣慰,但这并不能完全消除他心中的焦虑。

    如果他直接把叶轻云带走,叶轻云醒来后会不会责怪他破坏了他的计划,接着心生怨恨?

    叶轻云会不会想要留在这里,攻略那个男人,夺得力量,而不跟他这个“一无所有”的人离开?

    ……这似乎是理所当然的。

    叶轻云凭什么要跟他走呢?

    顾沉渊沉默的看着,直到叶轻云翻了个身,手打到了他站在床边的腿,眼睛缓慢睁开。

    叶轻云刚开始还没意识到哪里不对,他转变睡姿,平躺在床上,然后就看到了一个模糊的黑影站在床边。

    叶轻云简直是三魂七魄都被吓出来了,他蹭的一下坐起身,刚想要喊出声,就被那个黑影捂住了嘴。

    那捂住他嘴的手微凉,带着他熟悉的气息。

    是顾沉渊。

    这个人天生就能给人带来安全感,叶轻云绷直的身体放松下来,他拉住顾沉渊的手腕,示意顾沉渊放开手。

    顾沉渊并没有立即松开,他凝神看着叶轻云片刻,这才慢慢的放下手。

    “你怎么过来了,是找到了进来的路吗?”叶轻云用气音说道,“快,我们快走!”

    叶轻云轻手轻脚的下床穿鞋,接着迅速走向门口方向。

    叶轻云走了几步发现不对,回头一看,发现顾沉渊还站在原地。

    夜色浓厚,让人看不清顾沉渊脸上的神色。

    “你愿意跟我走?”顾沉渊的声音很轻,像是怕打破了什么美梦。

    “你在说什么傻话,不走留下来做什么?”叶轻云莫名其妙。

    顾沉渊没有回答,在无人可以看见的黑暗中,他的嘴角扬起,露出一个堪称温柔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