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重生之召唤三国名将 > 第15章 一波三折

第15章 一波三折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重生之召唤三国名将 !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有人震惊地道。

    “应该是临阵想要突破,结果没成功,反倒是内伤吐血了。”有见多识广的人笃定地说道。

    “原来如此,这小子也是蛮拼么,不过很可惜,临阵突破有那么容易么,这回受内伤了,更是完蛋了。”有人表示同情。

    司晨则在阴暗处暗暗地冷笑,想突破,又有个B用,别说是临阵突破不知道有多难,一百个里面也不见得成功几个,就算是突破了,也不过堪堪达到二阶下品,现在大鼎的重量增加了百分之十,至少也需要二阶中品的内力才能把大鼎推过红线,打死叶枫他也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

    本来事先不知道叶枫的底细,司晨还略微有些担心,但现在情况已经明朗了,司晨自然也就放心了,一个一阶巅峰的扑街而已,亏得自己还这么费尽心机,真是白瞎了。

    司晨想到这儿,还真有些惋惜,三千两呀,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

    早知如此,那三千两就省下了。

    不过司晨吃了一个定心丸,心情也是大好,既然那小子都受伤了,内力大损,失败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接下来,就该是林家退婚,这小子滚回当阳那个小地方的时候了,跟我斗,你小子还嫩了点。

    主考官看到叶枫吐血,也有些意外,毕竟今天参加测试的考生一千多人,都还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于是上前询问了一下叶枫是否还要继续测试。

    叶枫摆摆手,示意自己可以,开玩笑,好不容易才来这么一趟,交了一百两银子的报名费,如果连手都没出,回去还不把他老爹给气死了,不管怎么样,叶枫都不会轻易地放弃的。

    主考看到了看他坚定的眼神,也就没有再说什么,提醒了他一句尽快地完成测试,然后退到了一边。

    叶枫刚才的那口血,完全是被气出来的,与内力无关,现在他身体的力量完全是来自于程远志,当他气聚丹田的时候,就明显的感觉到了程远志的力量要比他本身强,这让叶枫颇有些意外。

    看来同样是一阶巅峰,召唤来的三国名将比自己可要强悍的多,既然如此,叶枫没理由不去一试。

    叶枫稳稳地扎了一个马步,双臂贯力,使尽了平生所有的力道,双掌拍了出去。

    “嗡——”大鼎发出了一声金鸣,向前滑去。

    就在众人都以为叶枫受伤会弃权的时候,叶枫却突然地出手了,于是众人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到了大鼎上,看大鼎究竟能不能越过红线,叶枫会不会出局。

    本来心情愉悦的司晨心底突地一沉,他距离比较近,叶枫出手的力度和大鼎滑行的速度他都看得一清二楚,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司晨好歹也是武道精英,这点眼力他还是有的,他不禁暗叫了一声:“不好。”

    大鼎缓缓地停在了红线上,没有再移动半分。

    众人不禁发出了一阵的惊叹,真没想到看起来弱不经风的叶枫竟然能将大鼎推到红线处,真让所有的人是大跌眼镜。

    不过很奇怪的是,主考官既没有举起红旗,也没有举出黑旗,而且也没有宣布成绩。

    吴利钊走了过去,沉声地道:“怎么回事?”

    负责举旗的主考官有些为难地道:“大鼎正好压在红线上,不知如何来判。”

    吴利钊上前仔细一看,可不是,大鼎的鼎足正好压在了红线之上,不多不少,不偏不倚。

    红线并不粗,大约只有姆指的粗细,前面测试过的一千多人,要么过线,要么没线,没有一人是压在线上的,所以出现了这种情况,让主考官也不好判定了。

    “既然是压线,没有过线,那就判失败吧。”吴利钊知道叶枫是司晨要对付的人,模棱两可的时候,吴利钊自然是要帮司晨一把的,拿人钱财,自然得替人消灾。

    司晨本来悬着的心顿时就放下了,关键时刻,还得靠自己的人出手,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人乎?

    “慢着,”旁边的一位女主考官出言道,“我认为这样判决不妥。”

    吴利钊看了一眼,正是学府最为有名的美女老师方绮琴,吴利钊皱了皱眉,有些不悦地道:“方老师,你是什么意思,按照规定,大鼎必须要越过红线才算合格,现在大鼎并没有越过红线,判为不合格有什么不妥?”

    方绮琴从容地道:“红线的划定本来就是合格的标志,以红线的这一边为基准,只要越线,即为合格,我仔细看过了,鼎足正好完越过了红线的这条边,一厘一毫都不差,怎能判定为不合格呢?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差错的话,那就是这条红线画得太粗了。”

    “方老师,你这是在质疑学府的规定吗?”

    “不敢,不过我认为为人师道,有错必究,有过必改才对。”

    “你……”吴利钊有些怒不可遏。

    这边发生了争执,主席台上的杨祭酒等人也不可能熟视无睹,都纷纷地上前一探究竟。

    吴利钊看到杨祭酒过来,立刻主动地道:“祭酒大人,刚才这位考生的鼎压线未过,按规定未过红线者,一律不合格,可方老师却认为该判为合格,卑职真不知道方老师为何要偏袒这位考生?”

    吴利钊为人奸诈,故意地倒打一耙,混淆视听。

    杨如海转头望向方绮琴,和颜悦色地道:“方老师,你怎么看的?”

    方绮琴淡淡地道:“不认识这位考生,更没收过任何人的贿赂,自然也不会去偏袒任何人,我不过是就事论事,方才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既然学府划定了这条红线,那就说明但凡越过红线一边的,即为合格。而且这种情况也是有先例的,襄阳学府第三十二届测试之时,就曾发生过压线情况,当时主考就曾判为合格,祭酒大人可以查阅一下记录。”

    第三十二届,那至少也是八十多年前的事了,杨如海自然也不可能知晓,好在这些记录都保存着,杨如海命人立刻去查,果然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方老师记忆超群,学识渊博,令人佩服。”杨如海也不得不称赞道。

    方绮琴淡然一笑道:“祭酒谬赞了,我也不过是偶尔在图书馆翻阅过资料,记得有此事。每个考生为了测试,都是费尽心血,我们不能对他们的努力熟视无睹,更不能埋没任何一个英才。”

    杨如海道:“方老师说的好,我们不能埋没掉任何一个英才,既然学府有前例,我们理当按前例执行,我宣布,该考生成绩合格,通过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