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重生之召唤三国名将 > 第32章 天香楼

第32章 天香楼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重生之召唤三国名将 !

    他们之中,除了肖飞之外,其他五人都是从外县来的。襄阳城的繁华富庶,外面的小县则是远远不比不了的。

    襄阳学府就处于襄阳城的中心地带,与太守府毗邻,学府内治学严谨,或许感受不到,但一出校门,喧嚣与热闹便是扑面而来,人流熙攘,摩肩接踵,店铺林立,酒肆如云。

    但究竟去哪家吃饭呢?这么多的酒楼饭庄,看得都眼花缭乱,大家恐怕都得了选择恐惧症。

    既然是叶枫请客,大家的目光自然都看向了他。

    “我对襄阳的酒楼不熟,随便哪家都可以。”叶枫虽然到了襄阳有些日子了,但不是呆在林家就是呆在学府,他还从来没有逛过襄阳城呢。

    夏秋冬对肖飞道:“肖兄,我们几个人之中,只有你是本襄阳的人,你应该知道襄阳最好的酒楼是那家吧?”

    “襄阳最好的酒楼?那自然是天香楼!”肖飞毫不犹豫地道,天香楼在襄阳城中可是最好最豪华的酒楼,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夏秋冬笑嘻嘻地对叶枫道:“叶兄,就天香楼吧,如何?”

    叶枫很爽快地一扬手,道:“行啊,就天香楼吧。肖飞,你带路。”

    肖飞脸色顿时就有些不自在了,天香楼是什么地方,别人不知道,肖飞能不清楚吗?说实话,他虽然是襄阳人,但还真没有去过那地方,能去天香楼吃饭的的,不是达官显贵就是富商名流,小老百姓光是看看那装潢考究的门脸,就已经是望而却步了。

    在肖飞的印象中,那地方除了贵之外,还是贵,一般人还真是消费不起。别的地方一桌酒席大概也就需要二三两银子,到了天香楼,很可能十倍都不止。

    本来肖飞有心思换个地方的,但看到其他人都是兴致勃勃,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他偷眼看了一下叶枫,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禁是暗暗地摇头。你不知道天香楼有多贵,自然是无所谓的,等到了付帐的时候,才会大吃一惊。

    其实算起来,也是自己坑了叶枫的,去年肖飞请叶枫喝酒,只是一个小酒馆,总共才花了几钱银子,这回叶枫回请,不但拉了一大帮子人,还要去最豪华的酒楼,哎,没事自己说什么天香楼呀,这不是把叶枫往坑里带吗?

    事已至此,肖飞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天香楼就天香楼吧,等付帐的时候,悄悄塞给叶枫一些银子不就得了。

    一般的酒楼一桌筵席也不过就是二三两银子,天香楼就按十倍算,撑死也就二三十两,肖飞虽然身上没有多少钱,三二十两银子也总是有的,这顿酒怎么也不能让叶枫一个人花钱。

    叶枫的家境肖飞也很清楚了,他父亲也只是在一个三等小县做官,如此的家世条件,比自己也好不到那儿去,一顿饭就吃掉他父亲几个月的俸禄,肖飞想想心里有些愧疚。

    打定了主意,肖飞也就坦然地多了,领着大家,朝天香楼而去。

    叶枫一脸无所谓,那还是真无所谓,绝对不是打肿脸充胖子装出来的,既然天香楼是襄阳城里最好的酒楼,叶枫当然也知道它肯定是最贵的。

    如果换作几天前刚进城的叶枫,或许会掂量一下自己的荷包够不够分量,但此时此刻,叶枫根本就无需去考虑贵贱的问题。

    一万两的银票就静静地躺在怀里,别说是吃饭了,只是直接吃银子,那也是敞开了随便吃。

    天香楼其实距离襄阳学府并不太远,穿过两个街口就到了。

    这是一座三层的酒楼,雕梁画栋,富丽堂皇,装潢地极为考究,大门之上,悬挂着一块红底烫金字的招牌,龙飞凤舞地写着三个大字:“天香楼”。

    今天正好是休沐日,天香楼的生意自然是出奇地格外好,往来的酒客是进进出出,好不热闹。

    他们几个来到了天香楼的门口,看到往来进出的客人无一不是锦衣绸缎,光鲜亮丽,再看看他们自己,皆是一身布衣,不禁是面面相觑,有自惭形向秽之感。

    在学府,无论出身如何,都是穿着一样的校服,光是从衣服上来看,是分不出高低贵贱的,可一出学府,地位的高低立刻就能从人身上的衣着体现出来。

    范通东瞧西瞅:“要不……咱们还是换一家吧?”

    胖子也有自己的精明之处,这天香楼光看门脸就是一个宰人的地,一只烧鸡肯定要卖得比其他地方贵很多,与其伸出脖子挨宰,倒不如换个物美价廉的地方,最起码,同样的价钱也能多吃几只鸡不是?

    肖飞立刻道:“好啊,其实对面的那个同福居也是很不错,酒菜好,价钱也公道。”

    其他几人都没有意见,正准备转身离去,刚一回头,就瞧见了张绍峰和地字班的那几个学生走了过来。

    张绍峰也瞧见了叶枫和肖飞他们一行,很是夸张地道:“哟,居然这么巧,在这儿见到几位,你们这是刚来,还是要走啊?”

    肖飞冷哼了一声,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们走不走,关你什么事?”

    张绍峰阴阴地一笑道:“当然不关我什么事,不过做为同学,我可是好意地提醒一句,天香楼可不是什么人都随便可以来的地方,穷人嘛,也就去同福居最合适了,否则吃完了没钱付帐,岂不很尴尬?”

    肖飞脸一阵青一阵白,很显然,张绍峰听到了他说同福居,才故意地这么说,这不是赤果果地打他的脸么?

    “张绍峰,你什么意思?想找茬吗?”

    张绍峰嘿嘿一笑道:“我没什么意思,天香楼的门在那儿开着呢,我也没拦着你不是,你爱进不进!”

    肖飞这下有些纠结了,进吧,天香楼实在是太贵了,根本就不是他们能消费得起的,不进吧,张绍峰那帮人一脸鄙视地瞧着,正等着看笑话呢。

    叶枫很是随意地道:“不就是天香楼吃顿饭么,有什么呀?张同学,要不,咱们一起?”

    张绍峰脸色如吞了一只苍蝇那一般难受,他们几个也不是什么富家子弟,正巧碰到旬休,每人凑了一点钱出来打打牙祭,路过天香楼,未必他们就真得舍得进去。

    “不了……你们先……我们还要等几个人。“张绍峰支支唔唔地道。

    “那回头见。”叶枫一转身,潇潇洒洒地迈进了天香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