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重生之召唤三国名将 > 第39章 这酒不对

第39章 这酒不对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重生之召唤三国名将 !

    司晨一脸便秘似地站在那儿,不是说叶枫是打小地方来的一个小官吏的儿子么,他手头怎么会有一万两一张的银票,辛苦设计了这么半天的局,到头来还是白瞎了。

    本来司晨还指望着在美女们面前出一次风头的,但现在出风头的,反倒成了叶枫。

    司晨郁闷地有些想吐血。

    叶枫站了起来,准备离开,扫了一眼才发现,夏秋冬居然没舍得酒坛里的最后一点残酒,正抱着坛子喝呢。

    叶枫不禁轻笑了一声,还以为夏秋冬听说了这坛酒价值一百八十两,才会惜酒如金,他道:“夏兄,喜欢喝的话一会儿再送你两坛好了。”

    夏秋冬这时抬起头,道:“叶兄,这酒不对!”

    众人皆是一怔,齐齐地望向了夏秋冬。

    夏秋冬郑重其事地道:“叶兄,这酒根本就不是仙人醉,而是和仙人醉同一酒坊产出的仙人酿。”

    叶枫微咦了一声,转头向何掌柜看去,道:“何掌柜,你这做何解释?”

    何掌柜一听便有些心慌,方才下百司晨说了这些土包子分辨不出仙人醉和仙人酿的区别,他才大胆地掉了包,但没想到最后还是让人给辨别出来了,这下可坏事了。

    不过事到如今,他也只能是硬着头皮硬撑了,否则承认作假的话,天香楼的招牌可就砸了。

    何掌柜好歹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他定了定心神,矢口否认道:“不可能的,这仙人醉绝对是正宗的,敝人以天香楼的信誉担保,绝无假货可能!”

    夏秋冬冷笑一声道:“在下家中便是开酒铺的,专营各种白酒,仙人醉和仙人酿虽然都出自琅山酒坊,但仙人醉可是窖藏六十年以上的老酒,无论是选料还是工艺,都是上上之品,是以仙人醉价格最为昂贵。而仙人酿只不是二十年的普通陈酿而己,品质与仙人醉相差甚多,价格也只有仙人醉的十分之一。这酒是否是仙人醉,其实也很简单,这坛里还剩了一些酒,拿去酒坊鉴定一下,自然可知真假。”

    何掌柜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这事本来酒楼就理亏,真要是拿到酒坊去鉴定的话,肯定会被判定为假的仙人醉,这样一来,酒楼的名誉只会大损。

    叶枫一看何掌柜的态度,也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虽然自己现在不差钱,但不意味着就愿意当这个冤大头,叶枫冷笑一声道:“好一个天香楼,自诩为襄阳第一酒楼,却干这种以次充好欺瞒哄骗的勾当,真是令人失望的很!”

    其实这边发生冲突的时候,酒楼之中的许多客人都看着呢,开始还以为这桌的男女吃完饭付不起帐,正准备看笑话呢,结果事情发展到最后,竟然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酒楼居然被人家发现以次充好欺诈顾客,这下整个酒楼是炸了锅了。

    “什么?天香楼居然卖的是假酒,太坑人了!”

    “还以为天香信誉卓著呢,原来也是骗人的货!”

    “就是,老子经常来天香楼喝酒,光仙人醉也喝了至少几十坛了,没想到居然是假的,妈的,退钱!老子要退钱!”

    有人义愤填膺的摔了酒坛子,吵吵嚷嚷地要求退钱,有的人则是乘机开溜,连帐都不付了,整个酒楼乱作了一团。

    门口虽然守着两个三阶的武者,但这么多人一涌而出,他们也拦不住啊。

    何况,那些故意吵吵嚷嚷的,大多也是些浑水摸鱼之辈,那个号称喝了几十坛仙人醉的,分明就是张嘴胡扯,他的话根本就经不起推敲,一坛仙人醉一百八十两银子,几十坛就是好几千两,别说是一个散客了,就是真正的富豪都未必消费得起。

    但这种混乱的场面之下,又有谁还会考虑合理不合理,叫骂声,摔盘摔碗声,吵闹声不绝于耳,整个酒楼成了一个大闹市。

    何掌柜这回真是傻了眼,天香楼开业这么多年,遇到这种情况还是破天荒的头一遭,连他也没有意识到只是两坛假酒,竟然能掀起如此轩然大波。

    当然,这并不是最可怕的,更可怕的是,天香楼卖假酒的事宣扬出去,只怕天香楼的名声彻底地就臭了,以后天香楼的生意,只怕会一落千丈。

    如果被二爷知道了这事是他在背后捣的鬼,以二爷的那个脾气,只怕会活剥了他的皮。

    一想到这里,何掌柜就不寒而栗,差点哭出来了。

    他现在连肠子都悔青了,千不该万不该听那司晨的话,搞什么掉包计,搞得现在酒楼的局面是一发不可收拾,真是一粒老鼠屎,坏了满锅汤。

    “司公子,你不是说不会出事吗,可你看现在这局面,你教我怎么收场?”何掌柜拉着司晨的衣袖,一把鼻涕一把泪可怜兮兮地道。

    到了这会儿,司晨还能有什么办法,他甩了甩衣袖,象避瘟神一样地躲着何掌柜:“何掌柜,我也是出于一片好心,真正拿主意的还是你们酒楼,出了这种事,又关我什么事?”

    司晨一面摆脱何掌柜,一面偷眼看看林清菡他们,还好距离较远,再加上酒楼里面现在一片混乱,没人注意到他和何掌柜说些什么,也略微安心了些。

    就在此时,一位黑衣男子忽然地出现在了酒楼之上,络须虬髯,满脸横肉,体形彪悍,目露精光,看到酒楼上的光景,登时便是勃然大怒,双掌一挥,砰砰两声,将两名正在打砸的酒客击飞了出去。

    这一掌力道刚猛,那二人直接就飞出去了丈外,把桌子都砸烂了,滚落在地,哀号呻吟,也不知断了多少根肋骨,鲜血狂喷,半死不活了。

    那黑衣大汉怒吼一声:“什么人,敢在老子的酒楼上撒野,都他娘活腻歪了吧!”

    那声音,中气十足,震得人耳膜嗡嗡发颤,顿时现场上鸦雀无声,再无人敢出半声言语。

    司晨瞧了一眼,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来者不是旁人,正是天香楼的东家之一,有“黑虎”之称的陈世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