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星际女配种田日常 > 3.第三章

3.第三章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星际女配种田日常 !

    第三章得知蒋含烟

    苏然皱着眉头融合这个叫蒋含烟的十八岁小姑娘的一生。

    蒋含烟小时候的记忆已经模糊不清,印象中她和一个声音温柔会轻轻抚摸她的脸蛋给她唱摇篮曲的女士生活在一起。

    那是一片小庄园,有成片成片黄灿灿的麦子和嫩绿的蔬菜。那个女人特别爱笑,小含烟身边还有一个破旧的保姆机器人。

    可是没多久一件重大的事情改变了小含烟的一生,蒋含烟的父亲发现了她的存在。因为星际生育率的底下,蒋家不允许有私生子沦落在外。在蒋含烟懵懵懂懂之下她就被一群穿黑衣服的人带上一架超级豪华的星际航空飞船上,从此之后她再也没见过那个温柔笑着的女人。

    蒋家是星际联邦的新兴家族,不过也有两三百年的历史了。两三百年对于地球人来说已经是两三个世纪,而对于现在的星际人来说只是人生的一部分。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现在星际人的寿命与基因开发程度还有精神领域开发程度有关。基因开发和精神领域开发都分为九个等级,分别是sss,ss,s,a,b,c,d,e,f。sss级是传说中的存在,ss和s级已经是超高手,a级高手,bcde算是最多的普通人类,f就是天生的脑域发育不足。

    相传一个精神开发sss的前前联邦元帅现在还在活着,他已经两千多岁了,精神领域的开发必须有相应的基因基础,老元帅的基因开发程度不用说也是sss级。

    当然传说只有一个,还只是传说。现在星际人平均寿命已经有247岁,蒋爷爷现在375岁,他的精神领域是双s级,这个年纪对他来说还只是壮年。

    蒋爷爷名叫蒋迁,是α-g35星系嫦娥星一个普通的穷小子。为了吃口饭他加入星际联邦军队,恰逢虫族从人类无法探索的宇宙边界入侵,蒋迁敢打敢拼又有运气加成,自身资质也不错,一路得到赏识坐上上将的位置。

    他一共生了两个儿子,蒋家大伯蒋海196岁,如今任职联邦少将,娶了赵家的大女儿赵蓉,生有大女蒋静月82岁,二儿子也是蒋家后辈唯一的男孩蒋靖轩,31岁。

    蒋含烟的父亲蒋陆168岁因为资质等原因下海经商,因为父辈在前,如今也是一级星球澜海星上数一数二的人物。他娶了王家小女儿王晴萍。王晴萍生了一个女儿蒋明月22岁,蒋含烟在她五岁时回到蒋家直到如今18岁。

    蒋家人物简单,蒋父一家独自住在澜海星。可是蒋含烟在蒋家依旧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物件。这也可以理解,蒋母王晴萍出身于快落魄的世家王家,从小家教深严,闺阁礼仪都深深刻在骨子里,包括她的高高在上。

    蒋含烟的记忆里深深惧怕着蒋母,她每次看蒋含烟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只臭虫,恶心,不屑,傲慢。蒋父经常不在家,就算见到蒋含烟也只会用眼尾轻飘飘扫她一眼,对他来说这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了。至于蒋明月,蒋明月从头到尾当蒋含烟不存在,她有许多要忙的事情,有各式各样优秀的男士排着队等着她约会。

    蒋含烟格格不入,她越发的胆小怯弱。再加上她课业成绩不出色,资质也不好,如今基因开发到c而精神领域开发才到d。比起两者都开发至s的姐姐,这注定她一辈子也就碌碌无为,也越发不引人注意。

    幸好如今星际生育率低,身体开发程度越高的人越不容易有后代,受精卵在初期就会因为各种原因衰死。而各大世家对后辈安全关注也越来越高,蒋家这个新兴家族同样定制一系列小辈每月的生活物资。

    因而,就算蒋含烟再不受重视,该她享受的资源她都能享受到。当然这个资源不能对比,比起有母亲贴补又受父亲重视的蒋明月,蒋含烟能得到的就是指甲缝里的东西。

    蒋含烟记忆里没有怨恨,她知道自己尴尬的地位,唯一难受的是自己资质不好,在背地里越发的努力了。

    要说苏然穿越那天,蒋含烟完全是阴差阳错无辜顶包。

    那天,是星际历中期19237年4月16日,刚好是蒋明月二十二岁成年生日晚会。

    蒋含烟自知自己不受待见,送给蒋明月生日礼物后,等着蒋明月漫不经心的点点头后就躲到酒店房间里,可是她实在想看一下大厅里的热闹,就偷偷开了房门躲在走廊一脚往下看一眼。姐姐的朋友在学校也都是风云人物,蒋含烟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实在好奇。

    可是刚刚出房门就闻见一股香甜浓腻的味道,蒋含烟实在顶受不住软软昏迷在酒店房间门口,最后强撑着眼睛时只看见一个一头银发的男子踉踉跄跄向她走来。

    等这具身体的意识再次醒过来后,就变成苏然。

    蒋含烟记忆到这里就没了,苏然翻遍了她的记忆也没有那天醒来和她躺在一起的银发男子记忆。那股甜腻的香味是什么?那个男士是谁?他也中药了吗?一楼大厅里那么热闹,为什么没有人发现?

    苏然脑袋里一大群的问号,她尽管拥有了蒋含烟的记忆,在这星际中依旧是个陌生人。

    芭芭拉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记忆里未满22岁就发生关系是一件特别丢人的大事。星际法没有明文规定这件事,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个年纪就是一个标准的分水岭了。

    苏然不知道时代是进步还是倒退了,为什么星际里还有这种约定俗成的规定。下一步该怎么办,本来在家中就不受待见,按照现在的说法她的行为丢人极了,哪怕她是受害者。

    苏然一筹莫展,穿越后哪里有什么雄心大志,在她心里萦绕的更多是彷徨不安。

    该怎么办?怎么办?

    正在想着的时候,像蛋壳一样的弧形墙壁突然打开了,一个圆滚滚的东西‘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