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星际女配种田日常 > 37.第三十七章

37.第三十七章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星际女配种田日常 !

    三十七

    “含烟,星网老地方见, 一起写作业啊~”

    苏然正躺在床上静静的听音乐呢, 这个时间是她平时和宝贝交流感情的时间。

    清珂的视讯突然弹了出来, 她戴着毛绒绒红色围巾, 整个脸陷在围巾里, 显得愈发的小了。听清珂说她和何忻居住的半人马星最近很冷,虽然有高科技恒温服装,不过清珂就喜欢这些毛绒绒可爱的东西。

    苏然回了一句好的, 立刻登陆到星网, 清珂和何忻已经坐在那里等着了。

    “含烟, 上次作业发下来了, 你得了多少分。”一见面清珂就迫不及待的问这个问题。

    “行了, 你先坐下吧。”何忻笑着把她拉回到凳子上,“知道你模型得了87分, 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在提这件事情。”

    “你不要管我啦!”清珂挣脱了何忻的手,高兴的对着苏然道, “含烟, 哈哈!这是我有史以来在机甲课程上得的最高分数!”

    苏然笑着坐到清珂旁边,看了一眼在清珂旁边一脸无奈看着她的何忻, 装作丧气的说道, “不要提了,我才64分。。”

    本来是为了逗逗清珂的, 可是说着说着苏然心里是真的郁闷了。她在这方面已经下了很大功夫了, 可是效果并不显著, 付出却得不到收获的失落感一时间萦绕在她心头。

    “没关系的。。”清珂看到苏然将下巴搁在桌子上,低垂着眼睑,一脸落寞的样子,心里的高兴都消散了一半,她有点歉疚,拍了拍苏然的背说,“我都是靠阿忻给我补课才得了这么多分数的,以前上机甲初级课程时我都没上过七十分。”

    苏然看到她绞尽脑汁来安慰自己的样子,都不惜自爆短处,忍不住笑了出来,“我没事啦,逗你的~”

    “好啊!你现在和阿忻一样都变得好坏啊!”清珂忍不住炸毛。

    何忻就坐在她们旁边无奈的摇摇头,他是一个真学霸,旁白有两个叽叽喳喳的女孩子,依旧可以安安稳稳的学习。

    最开始的时候苏然还不好意思打扰,后来发现这个人是真的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学习环境了,也渐渐当他不存在。

    不过身边有个学霸,还是很安心的,苏然有不会的地方,他也能看在苏然是清珂好朋友的份上指点一二。

    苏然吸了一口气,拿出上次的作业,不要看每科老师只留了一道简单的题目,就这一道题目就涵盖了老师近两个月讲授的所有东西。

    看着几科老师批改后的作业,苏然感叹的想到,机甲模型老师不愧还年轻啊,虽然看起来很冷淡,可是细致起来也没有人比得上。

    苏然做的数据机甲模型外表第一个可爱的哈士奇狗狗,的确可以接收到声音信号,也可以做出反应。

    苏然说,“早安。”

    哈士奇:“汪汪”

    苏然说,“你好!”

    哈士奇:“汪汪”

    苏然说,“今天吃的好饱啊!”

    哈士奇:“汪汪”

    好吧,无论苏然说什么,哈士奇都会汪汪。

    虽然有何忻的指导,苏然完成了关键性步骤。可是制作一个机甲模型对苏然来说太困难了,到最后她完全是破罐子破摔的状态。

    能把作业按时完成的就是好学生,对吧?

    苏然双手捂着脸,她真的不想写作业啊。。。可是没办法,她呼出一口气,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加油,正准备按照老师的批示重新将自己的模型改良一番呢,清珂咋咋呼呼的声音又把她的决心吹到天边了。

    “哈!模型老师也太偏心了吧!为什么给你的批示那么详细啊!”

    苏然纳闷的瞅了瞅自己的作业,又对比一下清珂手上的,默默的咳了一声。

    的确,老师偏心的挺明显的。

    清珂又把何忻的找出来,上面打了两个字98,后面简单的说了句,“不错!”

    “看吧,我的评价是继续努力,阿忻给了两个字不错,为什么你的批注的那么详细,还把资料链接备注在后面,还给你一份他做过的模型。。。”清珂的大眼睛盯着苏然问道,“说吧!你和陈辞什么关系?”

    “难道,是因为老师看我分数太少,可怜我的?”苏然看着清珂气势汹汹的叉腰质问的样子,缩着脖子找了一个借口。

    “会有这么简单吗?”清珂翻了一个白眼,真瞎了她长得那么美艳的外表,最后她趴在苏然耳边总结道,“老师一定是看上你了!”

    “不可能!”苏然睁大眼睛脱口而出道。

    清珂对她的看法坚定不移,“怎么不可能?上次我和阿忻吵架,阿忻还说什么机甲老师总是偷偷看我,这次终于真相大白了,陈辞明明看得就是你嘛!”

    “咳”,何忻在后面拉了拉清珂的袖子,红着脸道,“你干嘛说这些啊?”

    清珂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也红了脸,支支吾吾道,“我,我为什么不能说啊?我说的是实话。。”

    “那也不能随便说。。”

    苏然就睁着眼看着他们两个周围是怎样冒出粉红泡泡的,揉了揉胳膊,偷偷遁了。

    此时不溜,待到何时?

    不过,机甲老师真的对她有意思吗?

    不可能,不可能。。

    不是苏然自己妄自菲薄,从八卦小能手清珂那里听到的消息,陈辞是第一军校的学生主席,三年级的年级长,精神力已经达到ss,体能已经s+了。班级里有不少学生,都是因为得到陈辞会做试点教学的消息,才来网上授课点上课的。

    而且,陈辞家世顶尖,长得帅,自身能力又那么强,怎么会看上一个怀着别人的孩子,成绩不好,又没什么特点的自己呢。

    苏然皱着眉头在心里理清思绪,愈发觉得清珂说的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他为什么特殊对待自己呢?

    苏然看着作业上陈辞密密麻麻的批注,有些地方可以看出是他手写的,字体刚劲有力,犹如铁画银钩。

    有人说,从一个人的字体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品性。陈辞,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苏然摇摇头,禁止自己再想下去。她高中时因为长得胖,只敢偷偷的暗恋着班长。那个时候一腔少女情怀无法述说,只能偷偷的看各种情感杂志来寻求共鸣。

    其中看到过这样的一句话,男生想的和女生总是不一样,与其每天想那么多,还不如好好学习。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触动青春期苏然敏感的少女心。

    的确,那个时候不管苏然做什么,不论是偷偷的将那个男生写进日记,还是装作看窗外休息眼睛的样子偷瞄他,亦或是在背后贪婪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苏然做着种种感动自己的事情,故事里的男主角依旧淡定的学习,打球,围着老师问问题,和他周围的同学讨论问题,他的眼睛里没有苏然一丝一毫的影子。

    那时候苏然突然就觉得索然无味了,心里像是被扎了一样,有点幡然悔悟的明朗,还有更多的酸楚感。她现在还能清楚的记得那时候自己心里是多么失落和卑微。

    那是苏然唯一的一段感情,慢慢的随着时间消逝在名为青春的时光里。

    时隔多年,苏然一点都不想将自己陷入同样的场景里,一厢情愿是一件很难过的事情,别人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能扰乱你的心神,是不是最近太过寂寞了啊?

    苏然在心里矫情的默默心疼自己一把,脸上已经带上笑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是算了吧!

    她现在最大的期待就是宝宝能够平安降生,健康快乐的长大。

    苏然这样想着,被扰乱的少女心慢慢平静下来。

    室内温度适好,苏然打了一个哈欠,慢慢闭上眼睛,还是先睡一觉吧。作业什么的还是醒来再做。。。

    陈辞现在特别烦,亚尔曼这个战斗狂,一直缠着他到星网机甲赛里来一场。

    那天和严瑾瑜说了蒋含烟的事情,第二天亚尔曼和欧阳就都知道了。

    欧阳听说陈辞只知道暗搓搓的在屏幕后面观察人家,笑的眼泪都掉了下来。

    比起严瑾瑜对待感情绅士内敛的态度,欧阳才是一个传说中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

    “喂,阿辞,出去千万不要说是我欧阳的兄弟啊!”欧阳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又说道,“怪不得每次离开首都星,陈爷爷都看着我欲言又止的,让我好好教教你。”

    陈辞淡漠的瞅了他一眼,默默的将欧阳放在他脖子上的手臂甩开。

    他一点都不认为欧阳有什么妙招,如果真的有,到现在欧阳连挽风的影子都没有追到。不要以为他不知道欧阳从高中开始就偷偷的暗恋挽风了,只不过看在兄弟的面子上没有揭穿。

    “喂!”欧阳看着前面大踏步走着的陈辞,大声的喊了一声。

    陈辞根本不想回应,欧阳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放过他呀,他三步两步跟了上去,对着身边长得像高中生的亚尔曼挤眉弄眼的说道,“亚尔曼,你告诉我,如果你有喜欢的姑娘,你会怎么做?”

    亚尔曼笑的非常可爱,“带她看我最喜欢的机甲赛!”

    欧阳抽了抽嘴巴,不认输的向装模作样的严瑾瑜问道,“瑾瑜,你呢,你怎么追女孩子的,教陈辞两手。”

    瑾瑜微微一笑,说出来的话一点也不温柔,“我大概不会像某人那样只会偷偷摸摸的观察,像个变态一样。”

    “哈哈哈哈,变态!”欧阳勾着严瑾瑜的肩,捂着肚子笑,陈辞可不是像变态一样吗?

    那天,陈辞恼羞成怒将三个人拉到训练室,一对三狠狠的教训了他们一顿,当然,他自己身上更没有好的地方了。

    吵完闹玩,欧阳身上严重的地方还青着呢,就拉着几个人给陈辞出谋划策。

    “阿辞啊,在机甲和指挥这方面你的确很强,可是,在追女孩子你真的要向我学习。”

    陈辞丢下对战模拟图,静静的看着欧阳吹。

    “真的,你这样不行啊,等她把孩子生下来了,还不知道有你这个人。再等等她都给孩子找一个爸爸了,那时候你可不要后悔。”欧阳这个时候显得特别语重心长,像极了他那个搞教育的爷爷。

    严瑾瑜把手里的书放下,“现在是时候制定一个作战计划了,孩子不能叫别人干爹。”

    陈辞嘴巴抽了抽,又看到亚尔曼装着无辜的样子眨巴了两下眼睛,默默的移开视线,孩子真的不需要这么一群干爹。。。

    不过,他们说的有道理,每次看到蒋含烟,他越来越迫切的想要靠近她。

    他想蒋含烟能够对着他笑,他想陪在蒋含烟身边,像那个女孩子一样可以随便抱她,可以摸一摸蒋含烟的肚子。。。

    三个臭皮匠或许真的能够抵得上一个诸葛亮。

    欧阳说,“这样,你不是教她们班的机甲模型吗?阿辞你可以故意把蒋含烟的分数打得很低,让她来问你,这么一来二去不就接触了吗?”

    陈辞心想,她的课业已经一塌糊涂了,再打少分数,她会不会哭啊。

    亚尔曼说,“要不然就送她礼物,女孩子不都喜欢别人送她东西吗?我妈就这个样子。”

    陈辞心想,这样突然送给她礼物,蒋含烟会不会认为我是变态?

    欧阳立刻反驳亚尔曼,“以什么借口送她礼物?”

    严瑾瑜打断说道,“要不,从她身边的朋友入手怎么样?”

    陈辞默默的站起来,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

    从小一起长大,他到底在期待什么,相信这三个人能给他想出一个好办法。

    当天夜里,陈辞房间的灯一夜没熄。

    蒋含烟的作业笔记端端正正的摆放在他面前,上面打了一个红红的62分,一点都没有水份。

    看着蒋含烟写过的字,陈辞心里就软的一塌糊涂,为什么那么笨呢,这种东西他十二岁就能做出来卖着玩了,孩子生出来后可千万不要像他的妈妈。。。

    陈辞查了一夜的资料,又半夜给管家发消息,让他把陈辞小时候做过的一个相似的模型资料发了过来。

    陈辞一笔一划的标注着,时间滴滴答答的流逝,他一点也不觉得累。

    想着蒋含烟抓耳挠腮做作业的样子,陈辞情不自禁就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