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荒漠树人 > 【2】树倒猕猴散

【2】树倒猕猴散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荒漠树人 !

    回来那二十平方米的家里,郑文楼小心翼翼的把小彤放在床上。

    “小彤,睡一觉,爸爸一会带你去搭车车。”

    郑文楼看着那睡意惺忪的可爱小脸蛋,使劲忍住泪水挤出一丝笑容,随后蹑手蹑脚的收拾行李,生怕把小彤吵醒了。

    这是他和女儿唯一的家,虽然只是一个简陋的出租屋,但他一直把这里当着自己的避风港,不过现在,他要带着女儿回去了,回去见一些不想见到的人。

    “该死的东西。”

    郑文楼看着桌面上一小堆黑灰,这是他烧掉的东西,是一根捡来的奇怪枯枝。

    自从离开老家跟随着那个女人来到这里,他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只是埋头工作想拼搏出一份好的未来,五年的时间,让得他性格有点孤僻,平时也养成一些自娱自乐的习惯。

    在每次去到河边海边的时候,他都喜欢捡些奇怪的石头回来收藏观玩,但几个月前,他一时多手,看见河滩上躺着一颗拇指粗的嫩叶枯枝,就捡了回来,原因无他,就是觉得枯枝上还长着嫩叶,让他感到好奇而已。

    原本没什么事,但三天前买菜回来的时候,发现小彤竟然把枯枝拿在手里,吧唧着小嘴巴啃着上面的嫩叶,顿时让得第一次当爸爸的他非常的懊恼,随即急忙抢过来,不理会小彤的哭闹声,当场折断就扔到了垃圾桶里。

    ………

    ………

    可就因为这一错失,让得他后悔终生。

    他还清楚的记得,在嫩叶枯枝折断的一刹那,裂口处突然弥漫出晶莹的绿光,来得快也去得快,只是一下子就把他和女儿包裹起来,随后瞬间消失,让得他惊愕不已。

    据冯主任所言,他是遭受到某种异体侵害才导致病毒变异,只是一个晚上的时间,就得了医学史上罕见的“树人病”,肯定是因为这根枯枝才让他变成了这幅鬼模样,现在他简直是狠死自己了。

    折断的嫩叶枯枝他拿去检测,但专家给出的结论基本一致,就是一根普通的枯枝,并没有什么大问题,最后他拿回家再折断几次,可绿光不在出现,他便一气之下烧掉了。

    不过现在他有点后悔,说不定枯枝隐藏着什么秘密,但现在烧成灰了,他想后悔都来不及了。

    “唉。”

    郑文楼叹口气,等把行李收拾好后,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五年呆的地方,就抱着小彤向着火车站走去。

    ………

    ………

    三天后,郑文楼背着襁褓里的小彤,走进一个富人小区,敲响了一处房门。

    “谁啊?”

    “二婶是我。”

    “嘭”一声,房门打开,露出一位打扮荣贵靓丽的中年妇女。

    “你过来这里干什么?五年了,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

    中年妇女不满的看着郑文楼,等她看到衣袖下两双恐怖的手掌时,顿时被吓得一跳。

    “你这是什么回事?”中年妇女急忙把门掩起来,只露出一条缝隙,满是惊恐的说道。

    “生病了,一种奇怪的病。”

    郑文楼苦涩的笑了笑,随后侧着身子,把背后的小彤露出来,说道:“二婶,这是我的女儿,叫小彤。”郑文楼看着小彤好奇的大眼睛,说道:“小彤,这是二奶奶…”

    “哪来的野种,我没有你们这种亲戚,不要说了。”中年妇女脸上露出一抹厌恶的神色,说道。

    “慧芳,是谁啊?”

    “二婶…”郑文楼一愣,张开口想说些什么,但听到屋内传出声音后,脸上不由得一喜,喊道:“二叔,是我,文楼!”

    “恩?你打工回来了?”

    一名中年男子探出头来,奇怪的看了一眼郑文楼,等他注意到那双恐怖的手掌,也是被吓得一跳,问道。

    “怎么回事?”

    “老头子,这兔崽子生病了,病死了最好,省得别人在背后戳脊梁骨。”中年妇女讽刺道。

    “你别说话。”中年男子瞥了一眼,随后看着郑文楼问道:“发生什么事了?这是什么病?怎么看起来这么严重?”

    ………

    ………

    “医生说是肿瘤。”郑文楼使劲挤出一丝笑容,让自己显得态度谦和一点,问道。

    “二叔,能向你借点钱吗?我想带小彤去看病…”

    “借钱?好小子!我们家哪里有钱借给你?当初你爸死的时候,可是把我们牵连进去了,老头子的公司直接是被政府查收了,那可是几百万啊!说没就没了!现在是不是见我们家情况变好了,就想过来问钱啊?你以为你是谁?现在给我滚开,我们家没有你这种亲戚!”

    中年妇女越说越生气,想到郑文楼那个大贪官父亲,脸色变得阴冷起来,说道。

    “当年也是你说的,你的一切都与亲戚们无关了!”

    “慧芳,大哥大嫂去世了,但文楼…”中年男子刚说着,就被妇女打断道:“你还帮他是不是?当时要不是我父亲在!你也一样要去坐牢了!你忍心让我们母子两孤苦伶仃了吗?”

    “嘭!”

    中年妇女怒吼一声后,便狠狠的把房门关上,让得郑文楼一愣。

    “哇哇哇!”

    “不哭,小彤乖,不哭,不要怕,爸爸在这里呢。”

    郑文楼手忙脚乱的安慰被惊吓到的小彤,直到在门口呆了好久,才挪动着步伐向外面走去。

    “舅舅…”

    “嘭!”关门声响起。

    “陈秘书…”

    “文楼?你从哪里找到我的号码的?以后不要再找我了,现在你爸那件事影响还没散去,我挂了,对了,现在不要叫我陈秘书,我已经是镇里的副局长了。”

    “奶奶…”

    “你是谁啊?小伙子,我认识你吗?”一名老年痴呆的婆婆奇怪的问道。

    “三姑…”

    “大哥哥,我妈在敷面呢?你找她有什么事吗?”

    “浩浩,我是你表哥,小时候还抱过你呢,你不记得了?”

    “是吗?”一名男孩站在铁门后面,奇怪的看着郑文楼说道。

    “是是是,浩浩,这是小彤,是你的侄女,你和你妈妈说一下,就说郑文楼来了。”

    “咦?好的,我去问问。”小男孩很快就跑回来,一脸惊恐把门关上,嘴里嘟囔着说道:“我妈妈说你坏人,你快点离开吧。”

    ………

    ………

    此时一处荒郊山头上,郑文楼满是泪痕的拔下一株株野草,伸手抚摸着那块自己买材料制作的水泥粗糙墓碑,嘴里喃喃道。

    “爸、妈,文楼不孝,这么长时间没来看你们,真的…”

    “可恶,当年他们哪个不是巴结我们家…可现在…”

    郑文楼跪在地面上,直接嚎啕大哭起来,而身后懵懵懂懂的小彤,不禁好奇的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庞。

    “乖,小彤,这是爷爷和奶奶,爸、妈,你们看,这你们的孙女,叫小彤…”

    郑文楼擦了下眼泪,可正说着,突然一道怒吼的声音响起,让得他不禁一愣,小彤更是被吓得哇哇的哭了起来。

    “小子!我等你好久了!你知不知道私自埋葬是犯法的!”

    两名体型精壮的老农,满脸怒容的从旁边的杂草里走出来。

    “小彤,不哭不哭。”

    郑文楼安慰一下,便看着两名老农,心中有股不详的预感,便问道:“请问有什么事吗?”

    “这块山头是我们村里的地!你小子没经过村里同意,竟然把死者埋在这里?你说有什么事?”两名老农挽起衣袖,怒视着郑文楼。

    “啊?真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见周围有很多坟墓…”

    郑文楼刚说着,就被其中一名老农打断道:“不好意思就行了,现在这么多年了,我们也不为难你,想埋在这里可以,但要上缴一笔钱给村里。”

    “钱?多少钱?”

    “不多,两万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