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荒漠树人 > 【10】闺女的玩具

【10】闺女的玩具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荒漠树人 !

    “该死!”一不留神,另一只大虫子已经是爬到了脚边,吓得郑文楼急忙抬起脚,然后猛的踩下去,直接踩到了大虫子的身上。

    “嘭”一声闷响,大虫子直接被踩趴到地面上了,可郑文楼却是疼得龇牙咧嘴的,还好手中的长树枝顶在地面上让他稳住了身形,不至于摔倒下来。

    “嘶…好硬的外壳。”

    郑文楼倒吸一口冷气,脸上露出震惊的神情,而接下来的情况更是把他吓了一跳。

    只见大虫子挣扎着四肢,用那坚硬的外壳把他脚顶起来,接着勇往直前的朝另一脚爬去,似乎是企图从他的小腿处往上爬!

    “见鬼!力气这么大?”

    大惊失色的郑文楼顾不得制伏脚底下的大虫子,急忙往后一跳,随后他火急火燎的用长树枝顶在大虫子的鄂牙前,阻挡对方的前进,可是这时候,那只守门员大虫子的身影已经是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了。

    “还有完没完了?”

    骂骂咧咧的郑文楼赶紧把树枝折成两段,一段顶着第一只,另一段则是朝“守门员”顶去,期间能听到小彤咯咯咯的欢快笑声,那张小脸蛋就快要笑出花了,也不知道她小小的脑袋瓜子里在高兴些什么。

    几分钟后,山洞里出现了这样的一幕。

    提心吊胆的郑文楼一手拿着一根树枝把两只长相狰狞的大虫子顶着半米开外,不管大虫子怎么挣扎躲避,都被他用树枝顶在脑袋上,前进不得,双方暂时陷入了僵持的局面。

    “你们到底想干嘛啊?”

    看着两只大虫子憋足了劲想要爬过来,郑文楼真的是一头雾水,不过这时的他也松了好一大口气。初步观察,这两只大虫子似乎没什么杀伤力,也就是爬得快一点,外壳比较硬而已,和一般的昆虫没什么两样。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完全能应付得过来!

    难道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吸引住它们吗?

    郑文楼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他一边考虑着,一边把树枝从“守门员”的鄂牙里抽出来,随后继续顶在脑门上,甚至他还好奇的用树枝戳了几下“守门员”的眼睛,看看能不能戳瞎去。

    如果瞎了,那他就放心了。

    ………

    ………

    “这好像是鹿角虫吧?”

    难得腾出空来,郑文楼蹲在地上开始打量起这两只大虫子。

    鹿角虫是他小时候玩耍的时候抓过的一种甲虫,和眼前的这两只大虫子太像了,可是他仔细观察下,又否认了这种想法。

    鹿角虫是在南方生长的昆虫,北方应该不会有,而且他发现,这两只大虫子除了尺寸大得超出了他的认知外,外形和普通的小蚂蚁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之前认为是鹿角虫完全是因为那一对巨大的鄂牙让他下意识认为是某种甲虫,而且还是变异的那种。

    “足球大的蚂蚁?这是要成精了吗?”

    郑文楼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神色,据他所知世界上最大的蚂蚁,澳大利亚公牛蚁也只是3到4厘米而已,如此大的蚂蚁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不得不让他感到好奇。

    蚂蚁是一种十分古老的昆虫,它的起源可追溯到1亿年前,大约与恐龙同一个时代,蚂蚁不但常见,而且种类繁多,目前世界上已知的蚂蚁约有9000种,估计全部种类有15000多种,郑文楼一时半会也认不出是什么蚂蚁。

    “卖相不错,拿出去卖肯定值很多钱,唉…”

    想到自己的处境,郑文楼无奈的摇摇头,如果是蚂蚁的话就说得通了,这么大只的蚂蚁别说把他的脚顶起来了,就算是抬着走也行啊!蚂蚁的力量可不是说着玩的。

    难道自己与蚂蚁有缘?不然为什么死追着不放?

    想到自己小时候经常蹲在地上看蚂蚁,郑文楼冒出一个让他哭笑不得的念头。

    “你们真是锲而不舍啊!”

    看着两只大蚂蚁仿佛不知疲倦的样子,郑文楼不由得感慨了一声。

    “算了,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郑文楼仔仔细细的“研究”一下这两只大蚂蚁,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后就打算离开了。

    蚂蚁可是群居生物,几千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都不止,据说远古时代的蚂蚁还能和恐龙争锋!

    郑文楼看着这两只大蚂蚁嘴前的巨型镰刀状鄂牙,不禁咽了一下口水。

    要是远古时代的蚂蚁有这两哥们的“强壮体魄”,别说和恐龙争锋了,人类也要灭绝啊!

    抱着这样的念头,郑文楼离开这片山区的想法更加迫切了,不过,正当他起身的时候,躺在襁褓里小彤鼻子一皱,竟然哭了起来。

    ………

    ………

    “哇哇哇,粑粑,虫虫,虫虫。”

    小彤似乎因为郑文楼起身后看不到虫子,便用着她那小胳膊小腿使劲的挣扎起来,而脑袋则是伸到襁褓外,一个劲的往地面瞅,当她发现视野被阻看不到虫虫后,哭得更加厉害了。

    “这…”

    郑文楼顿时为难起来,现在小彤的哭声是让他最为难过的事情,如果可以,他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愿小彤哭得这么伤心。

    “如果你们长得可爱一点,我拿来当宠物养养也不错,不过这个样子嘛…”

    郑文楼低头看着两只面容狰狞的大蚂蚁,顿时纠结起来。

    自从带着小彤浪迹天涯后,他对小彤一直抱着一种愧疚的心理,而且昨晚经历了这么大的一场惊吓,小彤的哭声响起都会让他的心宛如刀割一般,如果是两只普通可爱的动物,他毫不犹豫就带走,可是这哥俩看上去不像是善茬啊!

    刚才“守门员”扑球的那一幕让郑文楼可谓是记忆幽深。

    “哇哇哇,虫虫。”

    小彤不依不挠的哭道,郑文楼急忙蹲下来,好让小彤能看到两只大蚂蚁。

    “粑粑坏。”

    果不其然,重新看到虫虫后,小彤又停下了哭闹,不过那水汪汪的眼睛已经是红成一片了,似乎在埋怨粑粑不给她看虫虫。

    “唉,这都什么事?”

    郑文楼重重叹了口气,考虑着是不是狠下心来离开这里。

    指不定小彤只是一时好奇,过一阵就忘记了呢?

    不过,突然想到自己带着小彤在深林里逛了这么久了,也没见小彤对哪只动物感兴趣,让得郑文楼刚刚提起的念头又放了下来。

    “难道你们比较特殊吗?还是我女儿火眼金睛,察觉到你们的王八之气?”

    尝试几次无果后,郑文楼脸上露出郁闷的神情,因为每次他起身小彤都会大哭大闹起来。

    “算了。”

    良久,郑文楼盯着两只大蚂蚁的大鄂牙还有肢腿,突然说了一句。

    经历了一连串的事情,他的胆子也大了不少,随后他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快速伸手摁在“守门员”的背上,紧接着他抓起来撒腿就跑!

    不跑不行啊!一只还可以,两只他可“照顾”不过来。

    没等另一只反应过来,郑文楼已经是死死抓着“守门员”,满脸兴奋的跑到了山洞外,那迫不及待的样子就仿佛做了什么坏事一般。

    ………

    ………

    “呼…”

    快速跑到百米外,郑文楼这才停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哇哇哇,虫虫。”听到小彤的哭声,郑文楼急忙把“守门员”举起来:“小彤不哭,虫虫在这里呢。”

    “咯咯咯。”

    小彤一愣,随后咯咯咯的笑起来,那变脸的速度可不是一般的快,让得郑文楼瞠目结舌,不过他也没糊涂,举着“守门员”尽量远离小彤的身边。

    此时“守门员”在他那巨大枯枝手掌中使劲的挣扎,不过背部被抓住,“守门员”也只是晃动着脚而已,根本逃不出郑文楼的禁锢。

    就算你力气大,被这样抓着也白瞎啊!

    看着“守门员”挣扎的样子,郑文楼不免有些得意起来:“让你吓我,再动一会把你红烧了。”

    “咯咯咯,虫虫,粑粑坏。”

    第一次看到虫虫的位置这么高,小彤笑得非常开心,虽然她有些疑惑为什么少了一只,但她的小脑袋瓜子根本就考虑不了这么多事情,只要虫虫在就行。

    “小彤,我们走了。”

    郑文楼难得露出笑容,只要小彤开心就行,“守门员”长得恐怖那又怎么样?有他这个更恐怖的老爸在这里,小意思了。

    比起“守门员”这只诡异的大蚂蚁,郑文楼活脱脱就是一个行走在森林中的诡异树人。

    郑文楼小心翼翼的抓着“守门员”往远处走去,考虑着找个地方把“守门员”的牙齿和脚给卸下来,带着这样一只具有杀伤力的宠物在身旁,他可不放心啊,还是成为人棍,噢,不是,是成为虫棍好一点。

    “也不知道把“守门员”大卸八块后小彤还会不会认识。”

    带着这样恶意的念头,郑文楼的身影消失在丛林中。

    “恩?怎么回事?”

    半个小时后,郑文楼小心翼翼的从灌木中探出一个脑袋。

    他发现,前面隐约传来轰轰的嗡鸣声。

    听声音,似乎是有大型机械在作业。

    “竟然有人!”郑文楼一惊,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他第一反应是有人来抓自己了,不过他又瞬间否决了自己的猜测,随后露出自嘲的笑容来。

    他就是一个通缉犯而已,警方犯不着用这么大的阵势来抓他吧?如果听到警犬的声音还有可能,可此时远处的轰鸣声分明是在进行某种挖掘项目。

    ………

    ………

    “难道前面有矿山,或者是某个工厂吗?”

    郑文楼露出疑惑的神色,这声音不容有假,一听就知道有大型工程车在作业。

    “该死的。”郑文楼把头缩回来,脸色非常的难看,他没想到走着走着竟然又来到了人类聚集的地方。

    可是除了这个方向是往北的,偏移路线的话就只能往火车轨道靠去,或者是进入更深的丛林中绕道而行。

    有了“守门员”这一遭子事,郑文楼哪里还敢往更深的丛林走?

    现在只是遇到了大蚂蚁而已,要是遇到更大的变异动物他可就傻眼了,到现在他还弄不明白“守门员”为什么对自己这么感兴趣呢。

    也可能是他们父女俩,因为爬山的过程中,郑文楼发现“守门员”似乎对小彤的兴趣更大一点,每次都把脑袋对准小彤的方向。

    出现这样奇怪的情况,郑文楼更加不敢往大山里面跑了。

    “偷偷绕过去。”

    郑文楼当即在心里做出了决定,不管前面是什么工厂,他偷偷绕过去就行了,这样既避免被警察发现,又不用进入生活着变异动物的丛林深处。

    此时郑文楼还不知道两只蚂蚁是因为他的原因才变得这么大的呢。

    郑文楼坐到了地面上,现在他身上长满着的枯枝,简直就是天然的迷彩服,他有很大的自信不被人类发现,不过在此之前,他得先喂饱小彤再说。

    吃饱喝饱的小彤很容易犯困,这样能把暴露的机率减到最低。

    “嘭嘭嘭!”

    “嘭嘭嘭!”

    郑文楼抓着“守门员”就大力的朝一块岩石猛砸起来,让得襁褓里的小彤顿时就张大了小嘴巴,目瞪口呆的看着粑粑,不明白粑粑为什么伤害她心爱的虫虫。

    “粑粑坏。”小彤顿时不乐意了,哇哇叫起来。

    “额,没事的小彤,虫虫要睡觉,不然爸爸也腾不出手来喂你啊!”

    不管小彤听不听得明白,反正郑文楼脸上是露出了尴尬的神情,随后他把“守门员”扔到了一边,紧接着把背包取下来拿东西。

    不管“守门员”力气多大,外壳多硬,在这样连续的重击下也已经是半死不活了。

    小彤满脸幽怨的看着被砸坏的虫虫,心中那是一万个不满,不过很快,等她闻到她喜爱的香味时,立即就把虫虫的事情抛在脑后,抱着牛奶瓶咕咕咕的喝了起来。

    “唉,别人闺女的玩具都是毛绒娃娃,小黄鸭什么的,我的闺女竟然要一只大蚂蚁做玩具,而且长相还这么惊悚,我这上哪说理去?”

    看着小彤在高高兴兴的喝着牛奶,郑文楼非常郁闷的伸手去拨弄半死不活的“守门员”。

    爬了这么远的山,这时候他也趁机休息一下,随便把剪刀拿出来看看能不能把“守门员”的牙齿和手脚卸掉。

    他可不是说说而已,为了小彤的安全,“守门员”还是变成虫棍比较好一点。

    可是正当郑文楼找剪刀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一股凉气从脚底直串脑门。

    自从身体发生变异后,他的感知力得到了极大的增强。

    这是一种被猎人盯上的感觉,这是一种被死神凝视的惊颤。

    有危险!

    郑文楼大骇!

    不过没等他做出反应,一道巨大的枪声已经是响彻在丛林的上空。

    只见,郑文楼带着惊惧的神情,他的脑门突然间就像西瓜一样爆开了。

    一击,毙命!

    “宾果!”

    700米外的一个山头上,一名全副武装,脸上涂着迷彩的士兵正趴在灌木丛中,当他看到目标被爆头的那一刻,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

    此时在士兵面前,架着一把漆黑的大口径狙击步枪,那放着金属光泽的枪口上冒出一缕还没有挥散的硝烟。

    “痛!”

    “我要死了吗?”

    “小彤怎么办?”

    郑文楼倒在地上的那一刻,心中浮现出各种各样的念头,那狰狞的脸上尽是不甘的神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