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荒漠树人 > 【26】护林员之伤

【26】护林员之伤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荒漠树人 !

    蒙省境内。

    靠近大兴安岭的呼特儿镇郊外有着一大片林场。

    从高空往下俯览到处是笔挺繁茂的针叶树,与地面上的灌木层、草本层和苔藓植物构成了一片色泽葱郁的大森林,其中一条大河非常的醒目,弯曲延伸,横跨整片林场,一排属于护林工作人员的青瓦房正坐落在下游的河岸边。

    清晨四点,天还没亮,伍德厚便早早起床洗漱完毕,随后他在厨房里简单热了几个包子,趁着同事们还没睡醒的时候他就架着一辆老旧的幸福250摩托车往山里赶去了。

    伍德厚今年已经五十岁了,饱经风霜的脸上满是岁月留下的痕迹,严格来讲,他并不是专业的护林人员,甚至根本没上过学,他来这里工作,纯粹是因为那些从市里来的大学生和领导们看中他的手艺才聘请来的,也就是所谓的单位临时工。

    原本靠进山捕猎和采药为生的伍德厚是周围乡镇市集上一名“经验丰富、见识多广”的山里户,自从来到这个护林站工作后,他每天早上都会到山里面逛一圈,采点药、抓些野味,顺便再完成领导们交代下来的巡山工作。

    护林站的人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甚至伍德厚每次带野味回来的时候都是集体兴奋,因为大伙又可以开小灶大饱口福了。

    伍德厚觉得自己的小日子过得非常充实,领着两份工资简直提着灯笼都找不到,甚至把远在省外读书的闺女的学费和生活费都解决了,只要他每天多采点药让家里的婆娘带到集市上卖就行。

    趁着天色朦胧,伍德厚骑着车,晃晃悠悠的驶向预先布置好的几个陷阱地点。

    几个小时过去,他的收获非常不错,甚至还挖到一袋前年他便留意到的野生黄芪,看着个头不错,能卖上几百块的价钱,当然,回去后肯定要给大家分点,最后能到手也就是一两百块钱上下。

    不过即便是这样,伍德厚也很满意了。

    最后,看时间差不多了,他便朝着最后的地点驶去。

    方向是河流那边,在昨天的这个时候他在水中布置了好几个抓鱼的篓子。

    如果再加上点鱼味,那今天简直是大丰收了。

    停好车后,伍德厚就迫不及待的朝河岸走去,他在这个林场工作了三、四个年头,这里的地形环境可以说是了如指掌,说是山大王也不为过,根本不担心会遇到什么危险,等他远远看到河岸边冒出尖尖角的鱼篓子时,那里面跳动的水花让得他不禁露出了喜意。

    可是,还没等他走近,一道墨绿色巨大的影子突然出现视野中,顿时把他吓了一大跳。

    随后,他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起来,急忙躲进旁边的灌木丛里。

    “偶滴娘咧,这啥么东西?”伍德厚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心脏急剧跳动,那颤抖的双手急忙把别在腰上的弯刀取了下来,哆哆嗦嗦的样子差点就拿不稳。

    此时河岸处,郑文楼正坐在砂砾上,表情很是郁闷的扯着身上长出来的植被。

    他虽然是树人,但非常不喜欢身上再长出什么奇奇怪怪的植被。

    ………

    ………

    “你们怎么还跟过来了?我可没打算养你们啊。”

    郑文楼一边清理身体,一边郁闷的看着在身边飞舞的大虫子。

    不止黑八带着大部队跟来了,就连守门员也是屁颠屁颠的跟在旁边。

    甚至更让他的惊讶的是,此时旁边还多了另外一只大蚂蚁!

    他仔细观察一下后,赫然发现是当初和守门员一起出现的那只!

    鬼知道它是怎么爬山涉水找过来的?

    跟踪狂吗?

    郑文楼傻眼了,这只蚂蚁的出现比黑八和守门员更加让他觉得惊奇。

    “听说蚂蚁之间有感应,不会是守门员叫你过来的吧?”

    看着两只大蚂蚁时不时把头顶上的触角碰一下,一副相亲相爱的样子,令得郑文楼顿时感觉到心中仿佛有千万头曹尼玛狂奔而过。

    蚂蚁分泌出来的化学物质在空中传递信息的特点他也是知道的,但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跟过来就有点逆天了吧,难不成这家伙一直和守门员保持微信联系?而且还跟着他屁股后面?

    这个就有点厉害了。

    郑文楼感到忍俊不禁,此时新出现的这只和守门员一点不同,人家是大大咧咧的爬到他身上,根本不像黑八和守门员那样因为害怕得只能是徘徊在周围。

    果然,新人都是不怕死的,噢不对,是不怕绑的。

    “一边玩蛋去。”

    郑文楼恼怒的把这只胆大包天的家伙从自己头顶上扯下来,随后扔到了旁边。

    谁知道这只大蚂蚁就好像黏糕糖一样,在地上滚动几圈后又死皮赖脸的爬过来了。

    “还上脸了是不是?”郑文楼目光一瞪,正当他打算给这个新人一点教训的时候,远处丛林里突然响起嘟嘟嘟的手机声,瞬间让得他脸色一变。

    “这里有人?”

    郑文楼目光一凛,不由分说,他身形顿时爆射出去,直接冲向声音响起的位置。

    巨大狰狞的身形如恶鬼出牢,甚至在半空中掀起了一阵狂风,很是吓人,而突发的情况,也使得灌木丛发生了一阵骚乱,让得郑文楼更加确定自己的判断了。

    “过来了?啊!妖怪啊!娘咧!别吃我…别吃我啊…”

    郑文楼的出现,把伍德厚吓得脸色都变了,一屁股坐到了地面上,甚至连掉到地面上的手机都不管了,疯狂的往后面爬去,而郑文楼则是眯起了眼睛。

    “竟然是一个老头?”

    郑文楼看着伍德厚手中的弯刀后,目光瞬间变得不善起来,可是,还没得他付出行动的时,惊慌失措的伍德厚眼白猛的一翻,随后就在倒地上抽搐了起来。

    巨大的恐惧,竟然直接把他吓出了心脏病!

    整个人用手压着胸口,脸色苍白得已经是喘不过气来。

    这…就有点尴尬了。

    郑文楼刚刚抬起的手不禁僵在了半空中。

    “救我…救救我…”

    伍德厚大口大口喘着气,恐惧和刺激令得他苍老的面容都变成了紫青色,但是在面对死神的时候,他还是下意识发出了呼救的声音。

    “额,好的,怎么救?我不会救人啊。”

    郑文楼急忙跑过去蹲下来用手压着伍德厚的胸口,神情变得有些哭笑不得。

    这都什么事啊!完全不在他的预料中啊!他原本还想先控制住对方再说呢,没想到这个老头这么不给力,倒是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相比于郑文楼的手足无措,伍德厚的反应更是出乎他的意料!

    那当那张狰狞恐怖的树人脸近距离出现在伍德厚面前时,这个老头的眼睛差点爆了出来,心脏猛的一抽搐,随后脑袋一歪,双眼一闭,直接就嗝屁了。

    显然,这个老头子承受不了这么大的惊吓,直接被吓死了。

    “我靠!”郑文楼看到这一幕后忍不住爆了个粗口。

    他傻眼了,他真的傻眼了。

    这老头不是叫自己过来救他吗?

    怎么直接就嗝屁了?

    这是什么情况?

    郑文楼目瞪口呆,这老头好端端的怎么就死了呢?他发誓,他什么都没干啊!

    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郑文楼打了个机灵,回过神来后他急忙用双掌压住伍德厚的胸口。

    “你没事吧?这么不禁吓啊?这么不禁吓你还敢拿把刀怼我?我也没打算杀你啊,这MMP的,我上哪说理去?”郑文楼学着医护人员的样子给伍德厚按压胸口。

    但是!

    他显然忘记某些事情了。

    情急之中,他用力一压,巨大的力道使得老头胸口的位置直接传出断裂的声响。

    噢!

    我的天!

    骨头都按断了!

    看着伍德厚的胸口位置凹陷了一小块,郑文楼的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