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荒漠树人 > 【27】鬼怪留传说

【27】鬼怪留传说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荒漠树人 !

    “额呵呵,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的。”

    郑文楼的表情瞬间尴尬起来,讪讪说道。

    此时伍德厚几乎死得不能再死,让他有一种不知道该怎么办的自责感。

    他不是一个喜欢滥杀的人,更不会平白无故去伤害一个没有恩怨的平头老百姓。

    可现在这么办?

    人都被他吓死了。

    这就有点过意不去了。

    “对了,小彤,小彤的绿光可以恢复伤口,不知道能不能救他。”

    郑文楼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后他急急忙忙把肚子上的植物扯下来。

    刚才他清理身上的植物就是想让小彤出来透口气,此时老头死了,也不知道小彤能不能把对方救活过来,起码,也曾救过那些蚊子不是?

    郑文楼现在是打算死马当活马医了。

    肚子上的门一打开,他立即把在里面呼呼大睡的小彤抱了出来。

    “小彤,醒醒,这老头子嗝屁了,你看看能不能救他?”

    郑文楼把小彤摇醒,令得小家伙不满的吐起了泡泡。

    睁着睡眼惺忪的大眼睛,小彤虽然好奇的瞅了几眼伍德厚,但很显然,除了有着特殊联系的虫虫和酸奶外,她对其他的事情并不感兴趣,在迷迷糊糊的打了几个哈欠后,她聋拉着小脑袋又睡过去了。

    “你过来。”

    郑文楼急了,抓住旁边悄悄爬过来的“新人”大蚂蚁,随后他也不管这只大蚂蚁的反抗,对准地面的岩石就猛的狂砸了起来,把跟在后面的黑八和守门员看得心惊肉跳,随后争先恐后的跑到远处去。

    “呜呜呜…粑粑,虫虫…”

    小彤看见有新虫子的时候顿时一喜,可是郑文楼的举动又让得她瞬间不高兴了,那生气的小样子仿佛看到什么怨天尤人的事情,张着小嘴巴咿咿呀呀的叫唤,甚至她还用胖乎乎的小手去锤郑文楼,显然是想阻止粑粑的暴行…

    “绿光,小彤,用你的绿光试试。”

    郑文楼也是迫不得已,看着伍德厚快死翘翘的样子,他一咬牙,更加使劲砸起了蚂蚁,这次他也是抱着发狠的决心,力道用的非常大,这只新人蚂蚁的头都被他砸歪了,流出体液,巨惨无比!

    如果这只悲催的蚂蚁能说话,肯定会有一万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呜呜呜…”

    小彤直接就哭了,让得郑文楼心中一疼,但现在救人要紧,他也管不得这么多了。

    果然,就在新人蚂蚁快要死的时候,小彤独角上的绿光再次出现了。

    ………

    ………

    柔和的绿光照耀着一小片土地,把新人蚂蚁和老头都覆盖了进去。

    “小彤,乖,虫虫没事了。”郑文楼表情一喜,立即把快要断气的新人蚂蚁放到小彤身边,随后他则是紧张的看着已经嗝屁的老头子。

    小彤才不想看去什么糟老头子,而是嘟着嘴巴,用着那泪水汪汪的眼睛期盼的瞅着快要被粑粑揍死的新虫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新人蚂蚁果然和之前的恐怖虫一样慢慢恢复过来,甚至体型都变大了一圈,当黑八和守门员看到后,顿时也一窝蜂涌了过来,一个个就像吸大麻一样沉醉了绿光的照耀下。

    郑文楼看了一眼,发现它们不会伤害小彤后便不再理会,而是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地上嗝屁的老头。

    这个老头的容貌,竟然在发生着变化!

    原本年迈皱褶的脸庞竟然显得越来越年轻!朝着返老还童的方向发展!

    当然,变化没有这么恐怖,但也比之前年轻了好几岁。

    如果不是郑文楼盯得仔细,他都发现不了这种细微的变化。,

    小彤的绿光竟然这么牛逼?

    这已经不是治疗了,而是增加生命力吧?

    这不会是传说中的佛光普照吧?

    不,更有可能是类似玄幻中光明(生命)治疗术一样的东西。

    郑文楼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不过对于小彤的绿光他早就有了猜测,现在他惊讶的是这个老头的情况已经有了好转的迹象,原本停止跳动的心脏在他的感应中慢慢恢复了跳动频率,就连凹陷断裂的胸骨也在慢慢痊愈起来。

    活了吗?

    时间并不是太久,因为新人蚂蚁恢复过来后小彤的绿光就消失了。

    这时,郑文楼皱着眉头观察起老头子的状况,打量了好一会,这才松了口气。

    “应该是没事了。”

    郑文楼点点头,现在的老头别说活过来了,身体状况甚至比先前好了几倍不止。

    他之前还考虑着如果不行的话就给对方喂点血,现在看来是用不上了。

    而且喂血太危险,完全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要是这个老头产生了变异,那他可就玩脱了。

    现在的他都没有弄清楚自己的血液到底具备什么样的功能,如果老头返祖变成元谋人、山顶洞人这些还好,要是直接变成了只猴子,那画面简直太美,不敢想象啊!

    如今的情况,他倒是放心了下来。

    “算了,先离开这里吧。”

    趁着老头还没醒,郑文楼便决定离开这里。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现在的情况和外人交流根本没有益处,说不定还会给自己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在临走前,他把几颗色彩艳丽的宝石放在老头手里。

    这几颗玩意是他在河底里捡到了,原本觉得好看想收藏起来,现在送给老头就当做是自己的补偿了。

    这些东西可能对他没用,但是放在外面足以卖上几万块大洋,说不定有十几万。

    郑文楼把正在和守门员黑八它们玩耍的小彤抱起来后,悄悄退到树林的阴影中。

    几分钟过去,一阵咳嗽声突然响了起来。

    ………

    ………

    “咳咳,我怎么了?”

    伍德厚有些不适应的睁开眼睛打量着周围的情况。

    “啊,妖怪啊!有妖怪!”突然间,他想到了什么后猛然坐了起来,就在起身时,他手中放着的宝石也随之掉到了地面上。

    “偶滴娘咧,妖怪呢?妖怪去哪了?我不是死了吗?这是什么?”

    伍德厚环视一圈,显得很是紧张,他第一次觉得这片树林是如此的阴森恐怖。

    不过,等他留意到地面上宝石时,目光顿时一楞,随后急急忙忙就捡了起来。

    “嘶…这是宝石吧?怎么会在我身上?不会是妖怪留下的吧?难道这是买命钱?”

    伍德厚震惊道,令得躲在树林中观察的郑文楼脸色都黑了起来。

    “不对,妖怪去哪了?偶滴娘,真是吓死了我了?我不会是在做梦吧,不,不,这不可能,我刚才看到了,离开这里再说。”

    伍德厚被吓得一惊一乍,他拽着几颗宝石也不管什么鱼篓了,匆匆忙忙就朝车子的方向跑去。

    脑子乱成一片的他已经什么都不考虑了,只想着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感觉经历一场劫难的伍德厚回到护林站后立即跟同事们说起这件事。

    当然,宝石的事情他没有说,也不会傻到去说。

    护林站的工作人员显然不相信这种天方夜谭的事情,纷纷取笑伍德厚胆小,觉得他是把什么野兽错当成了妖怪。

    不过,伍德厚信誓旦旦和惊恐的样子又让得一部分人认为他不像是作假。

    最后争论不休,护林站只能在单位里组织起一队调查人员去到事发地点调查。

    结果当然是什么都没查到,让得伍德厚郁闷不已。

    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甚至护林站的领导都没有往上报,这种没有证据的饭后趣谈,恐怕没有一个领导会傻到往上报,报了也只会被骂而已。

    不过这件事给伍德厚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影响,那个妖怪的形象已经是牢牢刻在他的脑海中,甚至他都不敢再做这份巡视山林的工作了,直接就辞职回了家。

    几天后,情绪还不稳定的伍德厚被家人带到了医院检查。

    然而医院惊人的结果出来了,伍德厚的身体甚至比年轻人还要健康!以前进山劳碌多年留下的暗疾通通不见了,大病小病没有,壮的不像个年过半百的老人。

    这件事在医院内部引发一阵不大不小的轰动,而伍德厚则是把原因归功到那个妖怪身上。

    七八年过后,伍德厚靠着几颗宝石发了家,成为当地乡镇上一名人尽皆知的土豪。

    这个时候的他也想通了,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神奇事情当成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而记忆中那个妖怪的样子更是被他请人铸了一尊金像,放在家里的祠堂上供奉起来。

    伍德厚享年131岁,成为当地一个传奇人物,年迈苍老的他每次和子子孙孙坐在一起的时候,最喜欢把当年和妖怪相遇的事情描绘出来,栩栩如生,怎么离奇怎么吹。

    那个时候的人们从他嘴里听到的就不再是妖怪了,而是山中之神,御河大将军。

    他自己则是被神仙庇佑、醍醐灌顶的人中龙凤,每年都会带着一大家族的人去当初的事发地河岸边供上一头金猪祭拜,祈求保佑。

    土豪伍德厚的大肆宣传,不管故事多么离奇不靠谱,但一个关于山神鬼怪的传说就这样在呼特儿地区流传了起来,成为一件让人津津乐道的趣谈。

    ………

    ………

    (妖怪大逃亡的剧情也告一段落落了,后面开启荒漠崛起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