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荒漠树人 > 【100】蜉蝣撼大树

【100】蜉蝣撼大树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荒漠树人 !

    嘭!

    嘭!

    嘭!

    黑暗而遥远的角落忽然传来沉闷诡谲的回荡声,随着声音越来越近,地面竟然开始出现轻微的震动,似乎在这空寂灰白的世界中隐藏着某种体型巨大且未知的东西,联想到路上遇见的森森骸骨以及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味,这时候就算再迟钝的人也开始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劲。

    “那是什么?”

    惊魂未定的小吕迫不及待的问道,这时候男子已经松开了手,并示意着大家找地方躲起来,而他自己更是毫无形象的把身体挤在山石底下的裂缝中,这样的行为无疑引起另外三人的注目。

    “《美国末日》你们玩过吗?”

    男子望着三人满是疑惑的表情不禁开口询问道。

    “那是什么?游戏吗?”

    吉塔娜学着对方的样子趴下来,远处传来的声音实在是让她感到心悸不已。

    “恩,那《森林》呢?”

    “都没玩过。”

    “这样啊…那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和你们解释了,或许你们可以亲眼看看。”得到答案后男子不由得神秘一笑,配上那苍白无血的面容以及伤痕累累的情形不禁让得吉塔娜和小吕咽了下口水,随后显得更加紧张了,倒是目光中充满戒备的司机皱起了眉头。

    “兄弟,有什么你就直说吧,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现在我们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蚁,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你现在的情况很危险,如果不及时救治的话,你可能熬不下去的,我恰好学过一点包扎手段,你这样的做法在我看来太过业余了。”司机指了指男子手腕上正在渗血的包扎带,不禁让得吉塔娜和小吕大惊失色。

    “啊!你左掌的手指呢?怎么都没有了?”

    小吕发出惊呼声瞬间让得男子的目光变得狠厉起来。

    “妈的,告诉你了别出声!想死的话我现在就成全你!”男子直接把尖锐的木刺顶在小吕的喉咙上,愤怒的低吼声充满了杀意,让得三人的情绪变得紧绷起来。

    这说翻脸就翻脸啊!

    ………

    ………

    “兄弟,冷静点,你杀了他没用。”

    司机看着精神极度不稳定的男子赶紧安抚道:“杀了他,你伤情也活不了几天的,有什么事情好商量,大家一起想办法找到出路才是最重要的。”

    “对啊对啊,帅哥你冷静点,起码先让我们帮你包扎下吧,人多力量大,你经历了什么我们不想知道,但现在这情况,只有我们齐心协力才能活下去,最起码也能让你等到救援,现在不是起内讧的时候。”吉塔娜很是惊慌的说道。

    “呵呵,不用劳烦,我自己就是医生。”男子露出一抹冷笑。

    “你们知道我在这里呆了多久吗?”

    “一个星期!”

    男子在三人愕然的目光中迅速收回了木刺。

    “刚才的事情只是个小小的警告,希望你们机灵点不要做出让我为难的事情,这里可不是你们想象的这么简单。”男子目光在三人脸上扫过,似乎回忆到什么不好的事情,他表情有些恐惧的轻声说道:“怪物,这里到处都是怪物,如果你们玩过那两个游戏就知道我形容的是什么东西了,循声者,巨无霸,多手怪,把这些结合起来能让你们体会到死亡濒临是什么样感觉。”

    “就是外面那个东西?你能详细形容下吗?你说的游戏我们都没玩过。”

    看着男子身上裹着几件明显不同型号的外套,司机若有所思,心中对男子戒备心更大了。

    这说明已经有人死亡!

    不然这些外套也不会出现在男子身上!

    谁出门穿四五件外套的?

    就连脚上也裹着几件?

    如果是对方口中的怪物所杀还好。

    要不是呢?

    在这鬼地方呆了一个星期啊!

    思极深恐。

    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很奇怪是吧。”

    男子留意到司机的目光不禁露出抹玩味的笑容:“你想得没错,这些衣服是我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这个地方多穿点衣服还是有好处的,希望你们的衣服不会被我批到身上。”

    “怎么会这样…”

    吉塔娜颤抖的看着男子身上厚厚的破烂衣物。

    如此天方夜谭的事情让得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

    ………

    嘭!

    嘭!

    嘭!

    在附近不停回荡的声音仿佛重重撞击在众人的心脏上,令得他们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气氛非常压抑,这时候吉塔娜、司机和小吕三人也顾不得询问关于怪物的事情了,因为他们知道怪物已经来到他们的身边。

    至于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就逃走?

    谁能肯定在这迷雾中跑着跑着会不会直接跑到怪物面前啊!

    看男子的所作所为就知道了,呆在原地藏起来,等声音远离才是最好的办法。

    现在吉塔娜冷汗都流出来了,担惊受怕的她选择相信男子的话,有模学样的挤在岩缝当中,不管怎么说人家在这里呆上了一个星期,怎么也比她这个“菜鸟”厉害吧,倒是保持这怪异的姿势让得她很是吃力,只是突然间,黑暗朦胧处,一个巨大的影子摇晃着出现在视野里面时,瞬间让得她瞳孔放大…

    狰狞恶心!

    肥大臃肿!

    这竟然是一个在地面上行走的巨大蘑菇!

    听上去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但确实是把吉塔娜吓坏了。

    视线中那巨大的蘑菇就好像颗癌变的心脏,又似流着血浓的肉瘤,只见高高的盖冠处长有恶臭气味的粘稠状孢子囊,中间裂开露出巨大的口子,不断有烟雾从里面冒出来吞云吐雾,就好似异形张开的大嘴被腐烂的人肉和植被覆盖了,狰狞恐怖得让人胆寒,而往下看,有着数根粗壮如蛇头的菌柄延伸下来,溃烂般的皮表上粘附着黯黑冰凉的血液,宛若被剥皮扭曲的人手在地上支撑着巨大的盖冠爬行,摇摇晃晃,突然“嘭”一声摔倒在地上又蠕动着重新爬起来,甚是恐怖!

    吉塔娜死死捂住嘴巴,生怕自己叫出声来。

    难怪男子解释不清。

    这简直就是地底深渊爬出来的异形生物!

    吉塔娜觉得自己二十多年来的三观崩塌了。

    她多么希望这是一场梦,一场噩梦!

    而在此刻黑暗中的司机几人也是看得胆颤心惊,浑身上下冒着一股股凉气,头皮发麻,手脚都开始不听使唤,这种剧烈的惊恐感让他们觉得自己就要炸了!

    正当众人祈祷噩梦快快过去时,接下来发生的情况却是让得所有人紧绷的神经瞬间炸开!

    “噗哧”一声。

    小吕的脸部肌肉突然猛缩在一起,只见一根木刺从他腰腹位置伸了出来,长长的木刺直接把他的肚子贯穿了,剧烈的疼痛瞬间席卷全身,让得他眼眶撑得大大的,嘴里忍不住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啊!”

    刺耳的声音把吉塔娜和司机吓了一大跳。

    “你干嘛!”

    “该死!你干了什么!”吉塔娜露出惊慌的神色,可是哪里还有那男子的影子,周围都是灰蒙蒙的烟雾,都不知道男子跑哪里去了,刚才大家都被异形生物吓个半死,紧张得不得了,根本想不到对方会突然行凶!

    司机也是露出怒容,可是突然间,他脸色一变,直接大喊道。

    “不好!这家伙把我们当成诱饵了!”

    就在这时。

    宛若黑洞的身侧传来一声尖锐的异响,让得司机和吉塔娜瞬间露出惊恐的神色。

    那个异形生物竟然在远处消失了,当再次出现时,已经是鬼魅般伏在小吕身旁!

    宛若献血肉瘤般的冠盖正在向着小吕的脑袋遮去,如此近的距离能闻到一种类似腐烂尸体的臭味,不禁让得司机瞳孔一缩。

    糟糕!

    他们被那男的骗了!

    根本就没有什么躲藏!

    这玩意就是冲着大家来的!

    “跑啊!”

    司机惊怒的把处于呆泄中的吉塔娜拽起来后撒腿就跑。

    原本连着小吕的布绳直接是被他硬生生给扯断了。

    想要蜉蝣撼大树?

    他可没有这样的胆量。

    “不!!!”

    ………

    ………

    草原湖畔上。

    郑文楼正用绳子牵着几只牛犊大小的黑背蝎子在朦胧的雾气中游逛,旁边已经开始蹒跚学步的闺女也是用小绳子牵着十几只毛茸茸可爱的跳鼠,父女两人那清闲的神情就像是饭后出来遛狗打发时间,让人看得莞尔。

    其中的几只黑背大蝎子是小彤在魔鬼藤地域用绿光催化植物时意外增大的产物,郑文楼见状便喂了点绿血让它们初步进化,加入异兽阵营里,其中最大那只被他命名为沙暴之王,简称沙王。

    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会外出孕育新的迷雾阵地,顺便到各个区域巡视查看毒瘤蘑菇腐蚀植被的状况,导致有不少像沙王这样的昆虫动物沐浴到闺女的“圣光”,甚至连跟随外出的异兽们也多多少少增大了体型,此时在附近朦胧的夜雾中,就有着十几只巨大的黑影在里面游荡。

    突然。

    郑文楼心神一动,下意识抬头朝远方的山脉看去。

    “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