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我的朋友一点都不少 > 第二十五章 青葱的岁月

第二十五章 青葱的岁月

推荐阅读: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我的朋友一点都不少 !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透过史黛拉脸上熟悉的轮廓,爱莉依稀间看到了那个自信美丽的诺爱尔。

    如今回想起来,当初的那一幕仿佛历历在目。

    在爱莉回忆之间,隼人和天马觥筹交错,几杯葡萄酒已经下肚。

    “来来来,再来喝一杯!”

    天马脸颊泛着红晕,一边不停地招呼隼人喝酒,一边夹点小菜入口。

    “好!”

    隼人十分干脆地点头答应,他早已做好烂醉如泥的准备。

    后天就要离别,再次相逢之时,或许已物是人非。人生在世,朋友一场,怎能不大醉一回呢?

    史黛拉站在一旁,优雅地为他们斟酒。

    看到这副情景,爱莉不禁关心地问道:“史黛拉酱,你吃过了吗?”

    “还没有。”

    史黛拉面无表情,冷淡地回答。

    “那你和我们一起吃吧。”爱莉丝毫没有受到打击,继续热情地发出邀请。

    故人之女,必须要好好照顾。

    “不行,服侍主人和客人是我的职责。”史黛拉果断拒绝,义正言辞地回复。

    “诶~真是固执。”爱莉孩子气地撇了撇嘴,有些抱怨地说道:“真不知道你妈妈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来。”

    “不要小看我!”史黛拉不服气地反驳:“别看我才12岁,但如今已经在上大学了。”

    “是嘛?真厉害,不愧是继承了诺爱尔的基因。”爱莉感叹道。

    “你认识我妈妈吗?”

    “当然,我们是高中同学。”爱莉骄傲地昂起头,不过随后语气就低沉,有些沮丧。

    “你妈妈就没有和你说起过我吗?”

    “难道你就是我妈妈口中那个经常犯二,每天丢三落四,嘴里总是胡言乱语的邪气眼中二少女?!”

    噗,在场的人都一下子笑了出来,这个总结真是言简意赅,直指本质,真符合诺爱尔一向的风格。

    “那个该死的魂淡!”

    爱莉“刷”地一下站了起来,咒骂道:“怎么可以这么说我,不和我联系也就算了,居然还诽谤!现在的我早就不是那样了。”

    她一把拉过史黛拉,把她死死地按在座位上,不容置疑地命令道。

    “现在听我的,和我们一起吃饭。”

    史黛拉脸上浮现出为难的神色,一副想要拒绝的样子。

    “给我听着,小孩子太成熟是不行的!”

    她按着史黛拉的肩膀,双目相对,面容严肃地说道:“小孩子就应该要有小孩子的样子。”

    “就像春天就做春天的事情,去播种。秋天就做秋天的事情,去收获。夏天游水,冬天堆雪。快乐的时候笑,悲痛的时候洒泪。你们现在正是天真活泼的年龄,搞得这么老成,好比施用了植物催熟剂,早早地丧失了童年与成长的乐趣,让我们这群大人情何以堪!”

    场面顿时安静下来,唯有爱莉振振有词的声音在这大厅扩散,荡漾。

    天马对史黛拉如此早熟一直心怀愧疚,他觉得是自己的错,单亲家庭的孩子早成熟,尤其还是女孩子。

    每次想让史黛拉享受小孩子该享受的,但总是无法成功,今天可能是一个机会,他心想。

    顿了顿,爱莉又微微伤感地补充道:“我们家小鹰也是,太早熟了!搞得现在想逗逗他都不行,连身为母亲唯一的乐趣都没有了,呜呜,呜呜……”

    听到这里,大家都有些哭笑不得,几滴冷汗从小鹰的额头滑落,原本感人深刻的场面一下子被破坏了。

    同时小鹰为自己刚刚的感动而窝火,感觉自己的感情仿佛被欺骗了一般。

    史黛拉内心的坚冰稍稍融化,淡淡的笑意若有若无。她把头转向天马,抿着嘴,仿佛在询问他的意见。

    天马点头示意,史黛拉这才对爱莉轻声回复:“嗯。”

    爱莉高兴地把她搂在怀里,让她紧紧靠在自己的胸口,右手轻柔地抚摸着史黛拉的脑袋,柔声地说道:“乖乖~真是一个好孩子~~”

    她眼神中充满了温柔与怜惜。

    这么十几年,爱莉无法想象一个未婚生女的妈妈,是如何独自把一个小孩拉扯长大的。

    面对他人的白眼,家族的断绝,生活的艰辛,其中的困难与苦涩只有诺爱尔一人清楚。

    史黛拉红着小脸,羞涩地靠在爱莉温暖的怀里,内心的思绪如翻江倒海。

    她捂着自己的胸口,不知所措,这种复杂的感觉是?

    暖暖的,很开心,就像沐浴在春日的阳光之下,温馨舒适。不知为什么有点想哭,她的眼眶微微闪动。

    不过这种感觉不坏,史黛拉的嘴角挂上了一丝幸福的笑容。

    唉,冤孽啊,冤孽。

    疼惜地摸了摸史黛拉的头,爱莉恨恨地瞪了一眼天马,仿佛在看一个**一般。

    “到底是怎么回事,佩嘎萨斯!!”

    隼人拉了拉爱莉的衣袖,小声地提醒:“丽丽!不要勉强阿崎。”

    诺爱尔不仅是爱莉的姬友,也是他的朋友,他也很想弄清事实,不过这种隐私,强求不得。

    或许这和他是男人有关,女人面对这种问题比男人要更加生气。

    “唉…”天马丧气地**了一下,他懊悔地低垂着头,嘴唇微微颤动,刚想开口就被爱莉打断了。

    “等一下!”

    爱莉转头看向左边,映入眼帘的是两双充斥着八卦和好奇的眼睛,他们正竖着耳朵,努力地想听大人们的陈年旧事。

    小鸠虽然不明所以,但也学着哥哥姐姐睁着大大的碧瞳,眼巴巴地盯着。

    她无奈地扶着额头,说道:“小鹰,星奈和小鸠,我们和天马叔叔要讨论国家大事,你们就先去隔壁玩吧!”

    小鹰刚想辩解,就被爱莉狠狠地瞪了回去,一下子把想说的话给吞了回去。

    他不甘心地撇了撇嘴:“我知道了啦!”

    在爱莉虎视眈眈的目光之下,小鹰神情充满遗憾地一手拉着满脸好奇的星奈,一手牵着懵懵懂懂的小鸠,跟着女仆走到隔壁房间。

    在孩子们走后,爱莉这才收回目光,眼神锐利地注视着天马,等着他的回答。

    天马在爱莉目光的压迫下,无奈地苦笑,他知道爱莉是恨死自己了。

    “隼人,爱莉,你们俩还记得我们高中时经常的四人约会吗?”

    隼人和爱莉对视一眼,重重地点头:“当然记得!”

    天马脸上浮现出苦恼的神色,幽幽地说道:“或许就是那个时候,我和她之间渐渐地开始产生情愫……”

    随着他的徐徐道来,一幅幅记忆的画卷在大家的面前展开,曾经青葱的岁月慢慢浮现在眼前……

    在一家时尚的咖啡屋,两个留着一头毫无时髦要素短发的高中男生二人组如坐针毡,他们就这样坐立不安地等了约一个小时。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在约定时间之后数分钟,女孩终于姗姗来迟。

    “久等了!抱歉来晚了!”

    她伴着欢快的声音气势十足地进行礼节性的道歉。

    “我,我们也是刚到!”

    隼人的声音有些变尖。

    圣克罗尼卡学园学生会长,诺爱尔·德菲尔德,18岁。

    半短的金发配上细长的碧眼,给人凛然印象的美人。

    穿着的是充分凸显身材曲线的,露出度很高的鲜红迷你连衣裙,恐怕是现今流行的修身式样吧!

    对于只见过她圣克罗尼卡学园制服装的天马来说,这样时尚装束所给予的冲击实在过于鲜明,不由得心跳不已。

    “都是怪这孩子都要出发了才说果然还是不去了啦!”

    诺爱尔一边说着一边在天马对面的座位坐下来。

    “这孩子?”

    此刻天马才第一次注意到,躲在诺爱尔身后跟她一起进来的,另一位少女的存在。

    与诺爱尔一样都是金发碧眼的白人,完美演绎可怜可爱这个词的词义,多少给人弱气感觉的美少女。

    让人更加在意的是,脸上——左眼上戴着的眼罩。

    隼人则盯着那位名叫爱莉的少女的脸,一动不动。他半张着嘴,睁大了眼睛凝视着少女。

    脸上带着旁人也能一眼看出来的红晕。

    ……别人一见钟情的瞬间,还真是一看就能看出来啊……天马第一次知道了这个事实。

    “爱,爱莉,小姐吗……!”

    断断续续地挤出几个字的隼人。

    “好,好棒的眼罩啊!!”

    当事人的爱莉,仿佛是要从隼人真挚的视线中逃离似的垂下了眼睛,然后说道。

    “……是,是吗?……谢,谢谢……”

    有些嫣红的脸上,不知为何,露出十分开心的微笑。

    ……咦?

    而傻子都能看出来,那惹人怜爱的笑容,更紧地抓住了隼人的心。

    娇羞无限的爱莉似乎是为了掩饰刚刚的笑容,故意摆出严肃的口吻。

    “哼哼……爱莉不过是假名罢了……吾之真名乃夏侯煌……历经两千年的岁月于现世复苏古之英杰是也!”

    …………

    四人闲聊了一个小时左右,约好了下次见面之后就此散席。

    从此以后,天马和隼人,以及爱莉和诺爱尔,保持着大概两周聚会一次的步调。

    而在这「在旁人眼中怎么看都是双份情侣约会的某种聚会」经历了第十次之后,隼人和爱莉终于,总算,最终还是开始了正式的交往。

    至于告白情景实在是太过突然而滑稽,连浪漫的影子也见不着,而零距离目睹这一切的天马和诺爱尔相视哈哈大笑。

    在隼人和爱莉交往以后,不想做电灯泡的天马和诺爱尔也不再与那两人的约会同行,失去了「为好友的恋爱铺路」的借口,天马和诺爱尔也就没有了见面的机会。

    “原以为就到此为止,以后再也不会相见,但是没有像两个月后的一天……”大家静静地倾听着,他们知道下面的重点要来了。

    因为找父亲有事而来到圣克罗尼卡学园之后,正准备回去的时候。

    “好久不见!柏崎君!”

    在学园的校门附近,与诺爱尔撞个正着。

    互相询问了近况之后,诺爱尔提出“好冷啊不到我房间暖和一下吗?”的提议。

    外部人士进出学生宿舍当然是被禁止的,但「下任理事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说是最内部的人士,利用这个头衔,天马堂堂正正地,装作什么亏心事都没做的样子,来到了诺爱尔的房间。

    利用学生会长特权得到的这个房间,在古旧的学生宿舍来说可以说分外地宽敞而别致,桌子到椅子,**铺之类的调度品也都是难得的佳品。

    在地板上铺上褥子之后,两人并排坐在一起,一边品着诺爱尔沏好的红茶,一边说些不着边际的闲话。

    主要的话题当然还是隼人和爱莉的事情,以及各自在学校里面被好友晒瞎的抱怨。

    当然还有在学校的生活,以及将来的设想之类。

    天马在大学毕业之后就会继承父业成为圣克罗尼卡学园的理事长。而在那之前,就已经和某个素未谋面的未婚妻结婚了吧。

    而诺爱尔的梦想是回英国上那边的大学,之后成为外交官。

    “这些话,对爱莉也没提过呢。”她有些羞涩地笑道。

    “天马准备把圣克罗尼卡变成怎样的学园呢?”

    对于这个疑问,天马并没有现成的答案。

    继承父业的未来是从出生起便已经决定的事情,本以为毫无自己的意志介入的余地。

    想要变成怎样的学园,这个问题连想都没有想过。

    “……你觉得怎样的学园比较好?”

    而对天马的反问,诺爱尔稍微想了想。

    “……有趣的学园,吧。啊,当然我现在也过得十分有趣,也有爱莉在,也结识了天马和隼人。学生会长的工作也蛮开心的。但是我还希望能更加有趣一些……要是能够变成一个,能够让所有学生都度过一个最棒的青春的学园就好了!”

    “有趣的学园……啊!”

    她的话语,在日后成为了天马重要的指南针。

    到底是谁索吻的,已经弄不清了。

    不知不觉中,两人的脸相互靠近,然后两唇相接。

    就这样——不知不觉中两人的身体结合在了一起。

    在那以后,天马和诺爱尔也会不时寻找机会秘密幽会。

    连挚友都不知道的两人的关系,到诺爱尔留学结束回到母国为止,持续了三个月。

    “直到最后,我们也一次没有将「喜欢」这个明确爱意的词传达出来……”

    ps:残念,原著关于星奈妈妈一点信息都没有透露,如果你们知道,请告诉我。

    期中考试,期中考试,期中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