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我的朋友一点都不少 > 第五十二章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可爱

第五十二章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可爱

推荐阅读:
爱尚小说网 www.23hh.info,最快更新我的朋友一点都不少 !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大明万历史》——

    1582年(万历十年),张简修接手锦衣卫。这一下子拉开了血雨腥风的幕布。

    这一年大量的贪官污吏被关押发配,严重者抄家以告天下。

    一时间人人自危,朝廷之上惶恐不安。

    同年他成立“皇家商会”和“皇家票行”。

    他下令全国的商人都要加入皇家商会,必须在这里注册下自己的信息才能经商贸易,而每年他们也都要交一些会费。

    其中还是许多内幕就不一一细谈。

    皇家票行在资本主义发展史中一直被史学家认为是现代银行的雏形,是大明王朝资本主义的萌芽。

    而随着前几年各项政策的完成和实施,这一年明朝的财政收入意外得达到一千多万两。

    其中虽有些是意外之财,但也不得不使天下人惊叹张简修改革的效果。

    “对于张简修强硬的改革手段,大家褒贬不一。但我认为处在当时那个结党营私的时代,只有用这种手段才能令腐朽不堪的士大夫屈服,要不然这段伟大的‘大变革时期’很有可能会被浅薄的人合力扼杀在摇篮之中。

    大家是否注意到一个细节,在万历十四年,张简修向被他强行镇压的保守派清官一一道歉,并与他们详谈一晚。自此之后,我们可以很明显地看到许多保守派也归于改革派。”

    现代著名历史学家文修在他的著作《大变革》中这样写到。

    ☆。

    小鹰拉着一脸迷糊的小鸠不停地在人群中穿梭,直到再也无法看到那个少女。

    这时,他才停下身子,然后松开小鸠的手,心有余悸地呼出一口气。

    小鹰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冷汗,对自己果断的行为庆幸不已。

    这个自称真冬的少女居然是传说中的腐女,自己还是第一次遇见有如此属性的少女……

    被她那仿佛要吃了自己般的痴迷眼神,小鹰整个人都不好了。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虽然同为yy,但被懵懂初开的少女和被完全崩坏的腐女yy,差别也太大了吧!小鹰不甘心地吐槽道。

    就算那本小说中的小鹰不是自己,但一想到和自己相像的角色被他人如此yy,他浑身顿时一阵哆嗦。

    被女生还好,要是被男生……

    太可怕了,小鹰完全不敢在往下想。

    “老,老哥——”

    突然小鸠抬起小脑袋,惊慌失措地拉动小鹰的袖子。

    “大,大家都在看着我们!”

    她结结巴巴地向小鹰求救,眼眶满含晶莹的泪花,仿佛快要哭出来了。

    “小鸠,怎么了?”

    小鹰满是疑惑地看向小鸠,用眼神暗暗询问。

    “老哥,周围,快看周围——”

    小鸠一边慌乱地解释,一边急急忙忙地缩到小鹰的身后,害怕地躲避着周围人群异样的视线。

    “哈?”

    随着小鹰把头渐渐抬起,他这才发现此时自己和小鸠正被一大群人围观。

    说是一大群人,不如说是一大群死宅。

    毕竟死宅和人还是不同的……

    为什么?

    因为在这群人的身上,每个人都穿了一件印着动漫美少女图案的衬衫。

    这倒还好,但可怕的是上面的人物不是春日野穹,就是高板桐乃,或是大泉栞。

    更有甚者竟然是真理奈和爱莉……

    许多同辈中人看到后,都忍不住露出英雄所见略同的神秘笑容,并暗自在心中为他们赞叹。

    能如此正大光明的表露出自己的取向,这样的人也是不多见的。

    有一句话不也是这样说的么,我不同意你的取向,但我誓死捍卫你选择的权力。

    不知是不是错觉,小鹰总觉得周围的人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充斥着深深的鄙视,仿佛是在看什么道德败坏、丧失伦理的人间禽。兽。

    那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仿佛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再一口一口吞掉才甘心。

    “可恶,这个死人渣!他,他居然把罪恶之手伸向自己的妹妹!太可恶了,一定要让fff团来审判。”

    “啊啊,好羡慕啊,我也想要一个妹妹!我也要一个不停地叫着‘欧尼酱,欧尼酱’的妹妹,我也要带着妹妹看漫展,我也要带着她一起看《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可爱》!”

    “该死的人生赢家,可恶可恶!居然实现了我辈中人毕生的愿望,太,太让人羡慕了。”

    “人渣,败类,禽。兽,妹控,史莱姆,人形自走炮,哔……”

    …………

    暂且不提异端审判团会不会插手审判兄妹的事情,宅们,你们不是一直致力于愿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妹么,为何现在还要发出如此负犬般的哀嚎?

    小鹰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居然惹得众多死宅如此愤怒。

    随即,他扫视四周,当一张张海报,一个个摊位映入他的视线。【愛↑去△小↓說△網w  qu 】

    顿时,他怔住了。

    ——完完全全地被怔住了。

    如遇见了丧心病狂的恶魔,一股难以捉摸的恶意从他的尾骨直往上冒,他的心不禁一颤。

    下意识地,小鹰急忙用手捂住小鸠好奇的双眼,防止某些脏东西玷污纯洁如白纸的她。

    因为,因为,眼前的内容——

    是18禁,18禁啊,居然是18禁啊!!!

    因为太过重要,所以要说三遍。

    更为重要的是,这片区域居然还有一块地是妹控系的!

    各种18禁的妹控galgame,各种回归自然的等身抱枕,各类妹系角色的手办,可脱式的镇店之宝,精致诱人的挂画和福袋……应有尽有,简直就是妹控的圣地。

    不知是不是错觉,不远处的那个抱枕上,穹妹娇柔地躺在床上,银发迷乱地披散,单薄的衬衫半遮半露,白皙的肌肤诱人至极。

    她在害羞!

    在对小鹰害羞!

    那羞赧的表情,怯生生的,令人怜惜,这是天使的诱。惑。

    小鹰艰难保持着理智,抑制住内心被恶魔勾起的奇特趣味。

    这是一扇新世界的大门,一直通往最深处的罪恶。

    作为妹控圣经《缘之空》中的妹妹,她早已被当作妹控界的标杆,永远被顶礼膜拜。

    虽不如永远辛勤奉献的劳模肉丝那,但她仍启迪着亿万愚昧的凡人,向全人类布教,净化污浊的世界。

    她是新世界的——

    卡密萨马!

    回过神来的小鹰不禁老脸一红,自己居然差点被引诱了,被一个和自己妹妹差不多年纪的小朋友引诱了。

    想到刚刚那想要不顾一切,奋然加入妹控教的冲动,他现在仍心有余悸。

    而那种奇特的力量,非要找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魔力!

    对,就是魔力!宛如魔女般诱人的魔力。

    还好自己是有妹妹的人。

    根据夜之君主的法则之一,有妹妹的人不妹控!

    虽然不知道这种特殊能力从何而来,但很可能和千万死宅有关系。

    再次根据夜之君主的法则之一,世上本没有神,拜的人多了,便变成了神。

    嗯,这种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小鹰越想越有可能,要不是有魔力,不然自己怎么会被引诱,还差点成为妹控呢!

    好吧,以上全是小鹰中二大开,这便是童年时期和爱莉玩中二游戏的后遗症。

    注,此爱莉非彼爱莉,彼爱莉非此爱莉。

    “老哥,老哥,刚刚的那些是什么?我要去看看。”

    由于小鹰反应的太快,还未等小鸠看清,便捂住了她的双眼,所以强烈的好奇填满了小鸠的内心。

    “不行!”

    小鹰慌乱地拒绝,语气中的强烈不容置疑。

    拜托,要是这些18禁的东西被妹妹看到了,一定会造成大地震的。

    当把妹妹,18禁,缘之空,高板桐乃这些词串联起来,很容易造成某些暧。昧的观念,要是一不小心让小鸠知晓了,会发生什么后果天知道。

    被当成禽。兽,人渣就算了,要是,要是发生那种情节!!

    好吧,好吧,小鹰自己确实有一点一点心动,一点点。

    但,这可是三次元啊,充满腐朽气息和现实恶意的三次元。

    虽然三次元绝不会有小鸠这么可爱的妹妹。

    “小鸠还是保持这样子就好,这样子就好。”小鹰呢喃般自言自语。

    “嗯?”

    小鸠边偷偷地想要从手缝中窥视,边含含糊糊发问。

    小鹰嘴角勾起一丝宠溺的笑意,牵过小鸠的小手,“没什么,我们去其他地方看看吧。”

    “老哥~~”

    小鸠沮丧地向小鹰撒娇,如一只可爱的小猫,可怜兮兮地抬起头。

    “不行哦,这里可是圣光神主玛赛可的眷顾之地,你这样刚刚复苏的血族真祖一旦遇到它,刹那间便会死于无形,烟消云散。而作为你半身的我,也只能去找其他血族真祖作为另一半了。”

    “不,不行!你可是吾雷希斯·薇·菲丽希媞·煌的半身,怎可以成为他人之物。”

    小鸠顿时焦急地娇声宣告,同时气呼呼地鼓起腮帮子。

    “好好,那我们去其他地方看看吧,刚刚我好像看到了死灵术士定制版抱枕。”

    小鹰温柔地安慰着小鸠,如抚摸着一只撒娇的小猫咪般,轻轻地揉了揉她的脑袋。

    金发穿过他的指间,如丝绸般柔软、顺滑的触感从手中传来,暖暖的。

    “恩。”小鸠乖乖地点头,顺从地抱住小鹰的手臂。

    他余光中扫过那张高板桐乃与京介亲密的海报——

    我的妹妹啊,不可能那么可爱!

    ps:双手并拢作祈祷姿势,在这里向大家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为自己消失的这段时间道歉。

    三次元出了点事情了,有点严重,像命运石之门一样严重。

    叹息……

    多谢仍在支持我的人,谢谢了。

    不过,咱回来了~~~

    大概吧……

    这章不知为何,写着写着就有点奇怪了,为什么有种小鹰是妹控的感觉,明明不是啊。

    果然是很久没有码字,生疏了。